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60章 为人父母,真的很难
    李森,三十九岁,是一个小五金店的小老板,有个独生儿子李智,今年五岁。

    李森这人不好烟不好酒不好赌不好色,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饲养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宠物,家里有蛇,蝎子,蜘蛛,蜥蜴,荷兰鼠,鹦鹉,热带鱼,以及两条狗……家里就跟动物园似的。

    这不,昨天,他刚从一个朋友那里买了两条据说很稀有的蛇,具体连什么种类他都还没弄清楚呢,只是觉得这两条蛇挺可爱的,就买了回来,暂时没有地方放,就放在了一个以前用来养鱼的小玻璃缸里,上面加了一个盖子,寻思着等过几天有空闲了,在弄个专门的容器把它们装进去。

    然而就在今天,出事了。

    李智年纪小,五岁的男孩正是好奇心重而且喜欢到处乱跑乱动的年纪,他也觉得这两条蛇挺好看的,就不顾李森的各种警告,趁着李森在厨房做饭的工夫,拿了根小棍儿,把盖子掀开了,去撩闲,逗弄那两条蛇。

    结果其中一条蛇的脾气挺大,直接往上一蹿,一口,正咬在了李智右手的虎口上,疼的他当时就惨叫出声,也正是听到这一声,李森才发现出了大事,赶紧过来把蛇缸子的盖子盖上,再看孩子的手,上面牙印清晰可见,血刺呼啦的。

    这可坏了!

    李森养了这么多年的宠物,也算是有些经验,没有任何耽搁,立刻就抱着孩子冲出家门直奔医院。

    好在他家离着第一人民医院不远,跑几步就到了。

    可是……这条蛇的毒性显然比李森想的更加猛烈,因为刚到医院门口,李智就已经出现了身体轻微抽搐的迹象,哭声叫声也小了,有气无力的,而且呼吸开始变得粗重,是个很明显,连呼吸都出现了困难。

    李森吓坏了,家里可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要是他出了事儿,全家都别活了。

    救孩子!

    这是他此时心里唯一的事情!

    至于什么排队啊,挂号啊之类的事情,早就被他完全的抛在脑后了。

    于是,这才有他直闯儿科门诊求救的事情。

    他讲述的时候,苏雯星和陈策并没有傻站着,而是已经一边听,一边给李智做了检查。

    只见孩子还没有完全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已经到了昏迷的临界点,嘴唇处有口水不受控制的流出,身体偶尔出现轻微抽搐,虎口上的伤口虽然出血不多,但是已经很明显的肿胀起来,呼吸粗重而急促……见此情景,陈策立刻判断出了,这是神经性蛇毒中毒的典型症状!

    在这个世界上,蛇的种类很多,有的有毒有的没毒,而有毒的蛇细分一下,蛇毒种类又是成千上万,但是按照类别,大概可以分为出血性和神经性这么两种,相比之下,出血性的蛇毒往往更加猛烈,也更加吓人,神经性的虽然看着要比出血性的平和一些,但是破坏力一点都不差,这两种蛇毒无论是哪一种,如果不抓紧时间抢救治疗的话,都是会死人的!

    而治疗蛇毒的最好办法,毫无疑问就是注射血清!

    这时,何姐也从外面回来了,见到一个被毒蛇咬伤的孩子,她也吃惊不小,立刻很主动的去联系,问医院里是不是有相应种类的血清。

    可是很快的,不好的消息传来,第一人民医院里竟是没有血清的储备!

    这也很正常……因为之前说过了,宛州并不是一个蛇类活动频繁的地区,而且现在还是处于蛇类冬眠的季节,出现这种被蛇咬伤的患者的几率几乎为零。

    何姐说,现在,医院里没有血清,但是她已经咨询过了,而在宛州医院里拥有血清储备的,只有宛州四院!

    四院!

    天哪!

    这真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因为四院的位置,与第一医院的位置正好处于一个斜对角的方位,几乎是横跨整个宛州,距离相当远,而现在,李智的情况极其危险,不论是他从这里去四院,还是四院派人来这边,都有可能因为路程与时间的关系而耽误救治。

    怎么办?

    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双管齐下,一边用其他的手段来控制蛇毒的继续蔓延,一边请求四院支援,将血清送过来。

    只有这样,李智才有被救回来的机会!

    可……怎么控制蛇毒蔓延呢?

    何姐和苏雯星都是面面相觑,虽然她们都是医生,可是在宛州这种地方,她们都没有治疗蛇毒的先例和经验啊!

    “我来吧!”这个时候,陈策忽然说话了。

    也不等何姐和苏雯星答应,他就已经开始动手做准备了。

    救人如救火,多耽搁一秒钟,患者就会多一秒钟的危险。

    所以现在,陈策根本没时间跟别人商量,既然你们不会,那就我来!

    见陈策这样主动,何姐并不了解他的医术到底如何,还有些迟疑。

    苏雯星则是二话没说,已经自动自觉的充当了一个助手的角色,准备好给陈策打下手了。

    不去手术室,也不去急诊室,地点,就在儿科门诊的那张小床上。

    绳子,冷水,消毒过的手术刀,以及一个中医拔罐用的火罐……所有这些东西被苏雯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来,放在了陈策最称手的地方。

    同时,何姐也跟四院那边联系好了,那边已经有专人来送血清了。

    陈策开始动手,先用绳子将李智伤口向心一侧牢牢地捆住,然后开始用冷水清洗伤口表面,然后,他就以伤口为中心,用那把手术刀切开了一个十字花的口子,血液顿时流淌出来,弄了一地,但是现在也没人顾得了这么许多了。

    感受到了疼痛,李智精神恢复了一些,开始呻吟。

    李森则是在陈策的要求下,用蛮力死死压着儿子,不让他乱动。

    心疼!

    真是太心疼了。

    看到儿子这么痛苦,遭了这么大得罪,李森这条七尺汉子忍不住泪水横流,却是咬着牙憋着,还得一个劲儿的安慰儿子,告诉他没事儿,医生叔叔在给你治病呢,一会儿就好。

    为人父母,说起来容易,其实……真的很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