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69章 我哥想见你
    拜年继续进行中。

    下一个要拜的,就是袁梦瑶了。

    其实,陈策名义上算得上是袁梦瑶的老师,应该袁梦瑶给他拜年才对,但是呢……好吧,关系都那么熟了,也就没那么严的老师学生规矩了,谁给谁拜不是拜啊?而且元旦的时候是袁梦瑶先拜年的,现在,陈策觉得自己给她主动拜年就算是礼尚往来了。再说了,最近因为比较忙的关系,陈策一直没给袁梦瑶打电话,另外一点就是陈策寻思着她在老家呢,周围肯定各种亲戚朋友的什么的,自己给她打电话,万一她被人各种问问问怎么办?

    但是实话实说,挺长时间没联系了,陈策还真是挺想她的。

    手机里的联系人名单是按照首写字母排列顺序,袁的字母是Y,比较靠后了,严格的说,她就是陈策手机名单列表里的最后一个,可是,陈策找到她的名字,还没等往下按拨号按键呢,就像心有灵犀似的,陈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名字显示,来电话的正是袁梦瑶!

    陈策立刻接了电话,笑道:“哎呀,瑶瑶啊,太巧了吧,我刚要给你打电话拜年呢,过年好啊!”

    可是,袁梦瑶根本没有回应陈策的这句话,她在哭,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陈老师你快来,我哥……他要不行了!”

    一句话,陈策直接就被干蒙了,脸色突变:“什么?什么什么?你哥怎么了?你说清楚一点,你在哪儿呢?”

    袁梦瑶哭道:“陈老师,我在宛州呢,我哥这里,我哥……我哥他要不行了,他想见你!”

    “瑶瑶,瑶瑶,你别哭,你等着,我这就过去!”陈策已经来不及多问了,立刻回到自己房间,二话不说就穿好衣服,准备出门。

    到了门口,他跟苏雯星和陈念念打招呼:“我出去一趟啊,不一定几点回来,你们俩看家吧!”

    见他这副变毛变色的样子,苏雯星和陈念念都吓了一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有一个朋友病危……哦,不多说了,我走了!”

    陈策说完就开门出去,在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袁大可所在的特警军营所在地,而在路上,他的心情也是有些慌乱……袁大可要不行了?怎么回事啊?得病了?受伤了?一条挺精壮的汉子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到底他出什么事了?

    虽然,陈策与袁大可见面的次数不多,而且每次见面还都有些叽叽咯咯的。但是对于袁大可这个人,陈策还是颇多好感,第一因为他是袁梦瑶的亲哥哥,而且听袁梦瑶不止一次的说过他对袁梦瑶的照顾,陈策爱屋及乌。第二就是上一次亲眼目睹袁大可抓捕王颂山,可谓尽职尽责,不愧人民卫士这样一个光荣的称号。

    而这样的人,就算他不是袁梦瑶的亲哥,他现在命在旦夕想见自己一面,自己也得必须去,马上去,立刻去。

    因为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过了一会儿,出租车停在特警队的门口。

    这地方,出租车是肯定进不去的,但是很显然的,袁梦瑶已经让人跟门口站岗的卫兵打过招呼了,所以陈策到门口一报名,略微检查了一下就被立刻放行。然后,门里就有一个人迎了过来,请陈策上车……是一辆早就等候在这里的军用吉普车,而这个等陈策的人,自称叫丁朝阳,还说以前见过陈策,就是在KTV的那一次,他是跟袁大可一起去的,只是因为当时很乱人很杂,他能记得陈策,陈策却不记得他了。

    他是专门过来接陈策的,因为袁大可现在所在的楼离门口有一段距离,如果走着去的话,很是耽误时间,而袁大可现在随时都有可能咽气,时间不等人,所以陈策也没客气,丁朝阳让他上车,他就立刻开门坐了进去。

    一边开车,陈策一边问丁朝阳,袁大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丁朝阳是个一米八零的汉子,东山人,性格粗犷豪迈,脸上的线条也是格外分明,刀砍斧剁一般,是个很硬朗的汉子。

    但是现在,他的眼睛通红通红的,而且陈策一问这事儿,他脸上的肌肉就是一阵忍不住的抖动,憋了好几秒才把要流出来的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然后,他一边开车,一边用很低沉的声音对陈策说道:“陈老师,我们队长是二十二天之前受伤的,那天他带我们几个弟兄去执行任务,半路上中了埋伏,也怪我们几个弟兄废物,没有保护好队长,才……才让他变成这样……”

    这条汉子哽咽着,已经说不下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陈策非常惊骇。

    袁大可是谁?是普通的老百姓?不……他是军人啊,而且还是省军区直属的特警队队长,这样的身份,居然有人敢对他设埋伏?还将他打成重伤将死的状态?我靠……简直就是亡命徒啊!

    不过!

    那些亡命徒是专门针对袁大可的还是搂草打兔子顺手把袁大可打成这样的都与陈策无关,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袁大可的伤势究竟如何。

    于是陈策就问丁朝阳,问他袁大可受的是什么类型的伤,是枪伤是刀伤?有没有贯穿?伤到哪儿了?

    然而,丁朝阳的回答却是完全出乎陈策的预料范围之内。

    他告诉陈策,袁大可受的伤既不是刀伤也不是枪伤,而是……箭伤!

    而且并不是现在人们运动用的反曲弓之类的运动弓箭,而是那种非常传统的也非常古老的竹制箭,后面是竹棍,前面带个铁头的那种。

    黑暗之中,就一箭,就这么一箭,便是射中了袁大可的右大腿外侧,贯穿肌肉,但是并没伤到骨头。

    之后,射箭的人就远远遁去,消失无踪,再也没有露面,无迹可寻。

    而这个地方中箭……嗯,其实这里并不是什么要命的地方,正常情况下,只要好好调养,休息一段日子也就没什么事儿了,毕竟只是皮外伤。

    可是,袁大可受的伤却不然,他在受伤之后,就被立刻送到医务室去就医,医生检查之后也以为就是皮外伤,当时给他做的就是一些最简单的处理,然而……袁大可的伤势,却是朝着一个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方向恶化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