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77章 我裤子呢?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一个词儿就是这个:但是……

    不管前面说的如何花团锦簇,后面加上一个“但是”,这句话肯定就得变味儿,出现完全相反方向的转折。

    现在,听陈策忽然冒出一句“但是”,袁梦瑶也是立刻吓了一跳,脸色瞬间变了:“陈老师,但是什么?”

    “唉!”陈策叹了口气,摇摇头:“瑶瑶啊,你得有点心理准备啊,你哥命保住了,这肯定没问题,但是他肯定也是回不到以前那种身体状态了,他的心肺肾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出现了衰竭的症状,而这些症状都是不可逆的,他的身体……怎么说呢,就算是恢复好了,或许也只有以前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七十的程度,顶多就是一个普通人了……”

    说这事儿的时候,陈策的表情很严肃。

    他也的确不是在开玩笑,说的都是真的。

    这种毒素,直到现在,陈策也不知道其属性具体是什么,也分析不出来这玩意儿到底是金属性的还是植物性的还是动物性的还是什么类型的,这种专业级的分析必须要依靠仪器才能实现,但是显然,陈策并不擅长这方便的操作。而现在,陈策知道的,就是这种毒素有着很强的腐蚀性,而在强烈的腐蚀之下,袁大可的内脏器官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虽然现在可以确定他能保住性命,可是已经损伤的内脏器官再想恢复原状已经是不可能了,这样一来,袁大可还可能像之前那样去当什么特警,去战斗在第一线吗?显然不可能,甚至他的身体恢复之后,可能连个普通人都不如,怕冷怕热怕劳累,走路久了都会连咳嗽带喘,甚至连生育能力还会不会有都是个问题……

    对袁梦瑶,陈策没有半点隐瞒,将这一切后续的可能性都对她说了。

    袁梦瑶一言不发的听着,听着听着,就又一次的落泪了。

    但是这一次,她只是默默的流泪而已,并没有出现情绪过于激动的哭喊和吵闹。

    能把自己哥哥的命给保住,这就已经足够了,至于其他的,袁梦瑶此时已经不再奢求。

    哥哥没死!

    就是这四个字,袁梦瑶就已经很知足很知足了。

    可是陈策并不知足。

    他说完了这些话之后,便是有些懊丧的摇了摇头:“唉,如果在他刚中毒的时候就治,可能还会更好点,瑶瑶啊,你哥中毒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这话,可就有点埋怨的意思了!

    本来,袁梦瑶只是流泪,还没怎么太悲伤,但是陈策忽然冒出来的这句话,就像一把刀子似的,直接捅到了她的心里,让她又是自责又是惶恐……是啊,我……我怎么早就没找陈老师呢?要是陈老师能早点给我哥治疗的话,是不是我哥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怪我,都怪我,都怪我啊,哥,我对不起你啊……

    带着无限的悔恨,袁梦瑶哭出声了!

    她是真的悔恨,真的自责,恨自己因为对陈老师的那点小心思,因为自己的私人情感而耽误了哥哥的病情,可是……实话实说,她也非常的无辜,因为这是特警队,在她印象里,这里的医生都应该是高水平的,值得信任,而有他们一直在给哥哥治病,而且治的很用心,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去找陈老师呢?

    可是现在想想,终究还是自己的错啊!

    袁梦瑶捂着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些天来,她哭的次数太多,眼泪差不多已经哭干了,而现在又是这样一阵发自内心的自责和哭泣,她有些受不了,竟是哭的有点要呕吐了。

    啪!啪!啪!

    突然,陈策猛地起身,三下,用手指分别点了袁梦瑶身体之中的中脘穴,手肘之中的内关穴,以及腿上的足三里。

    就这三下,袁梦瑶想要呕吐的恶感顿去。

    而这时,陈策已经重新缩回到被窝里了……嗯,虽然面前是袁梦瑶,陈策也不想大摇大摆的走光。

    很尴尬的好吗?

    男人,总要保守一点属于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躺在床上,扯着被,陈策劝慰道:“好了好了,瑶瑶,别哭了,我又不是在责怪你,其实你做的也没什么错的,实话跟你说吧,我刚给你哥做针灸的时候我也觉得他没救了,心里也是要放弃了,因为我那个时候连他是什么病因都不知道,也幸亏啊,那个时候他大笑了几声,我这才机缘巧合的发现了他身体里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否则,我也是无能为力的……”

    反正就是一连串的劝解和安慰吧,袁梦瑶总算是止住了眼泪,但是她的情绪依然不高,内心深处依然还有那种自责的念头在作怪……这也难怪,毕竟是关系到自己哥哥的伤情性命,袁梦瑶心里有包袱也是在所难免。

    陈策见她情绪还是提不起来,有些懊悔,好端端的,自己刚才干嘛嘴欠说那些话啊?

    毕竟,她只是个大二的学生而已,标准的少女一枚,在这种大事上,还能指望她有多冷静多成熟?能做到现在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有什么可埋怨她的呢?

    但是……唉,反正这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后悔又有个毛用?

    陈策想一想,最后只有转换话题这一条路了,他就提出要去看袁大可,再给他做一次检查。

    而听陈策说这事儿,袁梦瑶立刻就不哭了,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现在,此时,再怎么矫情的事情,也都没有袁大可的病情重要。

    虽然陈策说了,袁大可已经是性命无忧,可是,袁大可毕竟还没有完全的康复,至少现在他还躺在病床上呢不是?

    而就这样的情况,陈策以一个医生身份说要去给袁大可检查,谁敢不答应?

    “好,陈老师,我们这就去吧!”袁梦瑶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然后,转身就要往外走。

    陈策却是囧了,赶紧把她叫住:“瑶瑶你等会儿……那个啥,我裤子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