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82章 春色满屋
    袁梦瑶很冲动,但是,她也不是完全而突发的冲动,昨天陈策给袁大可治伤之后脱力晕过去的时候,袁梦瑶就已经做出这个决定了。

    自己这一辈子,生是陈老师的人,死是陈老师的鬼,除了陈老师之外,自己不会再让任何别的男人碰自己了。

    结婚?拿结婚证?

    呵,只要陈老师能将他的爱分给自己一点点,就足够了,至于那一纸婚书有没有的又能如何?

    就是这么想着,袁梦瑶非常的坚决。

    但是……她可以这么想,陈策不行啊!

    虽然作为一个二十五岁的老处男,陈策一直渴望着盼望着,能够今早有一天摘掉那个丢人现眼的处男帽子,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可他想要的第一次,是两情相悦,是水到渠成,而不是现在这样……

    如果现在与袁梦瑶发生那种关系,那不是乘人之危吗?那不是挟恩图报吗?所以现在,陈策拒绝的很干脆,也很坚定,一个劲儿的摇头,不想改变自己的初衷。

    但是现在,袁梦瑶显然不想让陈策犹豫太久,她见陈策不配合,就已经开始学着某些电影里的桥段,很声色的去挑1逗陈策了。

    嘴唇,轻轻舔着陈策的耳垂,一只手抚摸着陈策的胸膛,另一只手则是下去,解陈策的裤子。

    陈策看出了她的想法,吓了一跳,喂喂喂,这尼玛的越玩越大了是不是?差不多就行了啊,别继续了,不然我真控制不住自己了啊:“瑶瑶,别……别这样!”

    “陈老师,我喜欢你,我自愿的,我要把自己给你,陈老师,求你了,你就当是可怜我!”

    袁梦瑶近乎哀求的说着,语气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

    其实,她也知道,感情上的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的。

    但是她真的想要陈策,现在就想要,她一分钟都不愿意多等了。

    陈策竭尽所能的安抚,但是,效果不佳。

    袁梦瑶挺倔的,陈策的皮带都已经被她解开了,拉链也被她一拉到底。

    既然这样……好吧!

    陈策只能使出最后的绝招了。

    “瑶瑶,别闹了,我昨天晚上晕过去的事情你忘了啊?我还没有完全恢复呢,就这样……”说着,陈策伸出一根手指,先是直的,然后又缓缓的下垂,又勾了勾!

    多么明显的示意啊!

    嗯,这一招杀伤力挺大的。

    袁梦瑶当时就惊了,动作停了下来:“陈老师,我……”

    她有些惶恐了,是啊,怎么把陈老师刚刚晕过去的事情给忘了呢,男生的那地方,如果身体不好的话就会下垂,就会……

    嗯?

    袁梦瑶几乎是下意识的往下一摸,然后下一刻,她竟是直接一下,从拉链的入口将手伸到陈策的裤子里去了。

    “陈老师,你骗人!”袁梦瑶在陈策耳边轻声的说道。

    正所谓是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会听的不如会摸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陈策说自己身体还没恢复,那地方还没恢复战斗力,无法登陆战场。袁梦瑶本来已经相信了。

    可是这么一摸……扯淡,软什么软?比铁条还硬呢!

    而被她这么一语道破,陈策也是无奈了,而且很尴尬……拜托啊,我那就是一个不想伤害你的借口啊,你咋那么认真,怎么还去亲自检查了?

    嘿嘿嘿……那特么的是我随便说说的啊,能当真?你这么连摸带舔的,就算真软的也能立起来了啊!

    “瑶瑶,我……啊!”

    陈策还想说什么呢,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袁梦瑶却是做出了一个陈策完全没有想到的举动……她常年坚持锻炼来着,身体素质极好,属于那种阳光运动型的妹子,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照顾她哥袁大可而耽误了锻炼,有些弱,可她的身体柔韧性以及爆发力还都在,现在,竟是趁着陈策一分神,她纵身一跃,竟是一下子从床下跃了上来,好像骑马似的,两腿跨在了陈策身上,而这个时候,陈策才发现,袁梦瑶下面的裤子早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脱掉了,而陈策的那玩意儿也被她掏了出来。

    一上,一下。

    袁梦瑶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往下一坐……

    “嗯!”第一次的疼痛传来,袁梦瑶咬着嘴唇,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她俯身,趴在了陈策的身上,有些粗喘,也带着一万分的羞意道:“陈老师,我终于得到你了,我好开心!”

    陈策也在急促的喘息着……太刺激了,二十五岁的老处男同志也有些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刺激啊!

    头脑,一片空白。

    陈策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跟随着一起颤抖。

    那……现在怎么办?把袁梦瑶推下去,然后起来把裤子系好?

    别逗了,既然已经如此,再怂也不能怂成那个逼样啊,那还是爷们儿吗?

    好吧!生米已经成了熟饭,泼出去的水也无法重新回到水桶里。

    陈策不再犹豫了,一翻身,想要占据主动。

    袁梦瑶却是及时制止住了他的动作:“陈老师,别动,我……有点疼,先缓一会儿。”

    “哦!”陈策搂住袁梦瑶,对于这件事情,他还是略知一二的,女孩第一次都会有些痛感,而这个时候,要给她充足的时间来缓解,不顾一切的穷追猛打显然是一种很不负责的行为。

    袁梦瑶头埋在陈策的脖颈下面,羞臊的不太敢看陈策的脸,只是轻声的在他耳边呢喃:“陈老师,这是我的第一次呢,我想一直在上面,可以吗?”

    “嗯!”陈策轻声的应着。

    足有一分多钟,两个人都没说话,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终于,袁梦瑶缓的差不多了,然后对陈策道:“陈老师,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你呢?”

    “我也不太疼了呢!”她舔了一下陈策的耳垂,吐气若兰的道:“那我动了哦!”

    说着,她依然保持着一个亲吻陈策耳垂的姿势,腰肢却是缓缓的动了起来,而随着动作,她不禁发出一阵轻缓的呻吟,陈策的呼吸声也是愈发的粗重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