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86章 你是控物者?
    燕来市,化学污水处理研究所……也就是那个隐藏起来的柔水特种部队总部!

    幸亏小贝是直接开车进来的,而且陈策睡着了,不然的话,他看到门口挂着这样一个牌子,肯定又得问问问了。

    不过,现在,陈策也是一肚子的问号。

    昨天坐上车的时候,天刚黑,而现在天已经是大亮了,陈策一脸古怪:“你开了一夜?”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飞过来的?”小贝说话挺怼人的。

    “呃,不是这意思……”陈策摆摆手,他只是比较纳闷,自己平时睡觉没这么死啊,尤其还是在车上,睡的就更不怎么踏实了,而这次咋就那么奇怪,自己竟是老老实实在车上睡了一整夜都没醒呢?别说动,甚至回忆一下,自己这一觉睡的好像连梦都没做,断片了似的。

    咋回事?

    毕竟,陈策是个医生,有着一种很天然的敏感。

    鼻子嗅了嗅,他就忽然发现,在这辆丰田车里,竟是有一股子隐约约的药味儿。

    之前没注意,而现在注意了,一闻,闻到了。

    陈策惊骇道:“你这车里有药?你给我下药了。”

    “是啊!”小贝点了点头,竟是很坦然的承认了。

    陈策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给我下药?你什么意思啊?”

    小贝呼噜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继续坦诚:“你现在又不是我们柔水的正式队员,而我们这里的地点是保密的,如果你能加入,当然没问题,可是如果你不行,我们队长说你不够格而不要你的话,我还得用这种办法把你送回去。”

    “……”陈策一脸苦逼的表情:“你之前不是说过我已经正式成为柔水的人了吗?”

    “那是欢迎词,我对每个新来的人都这么说,但是至于要不要你,还是我们队长说的算。”小贝说着,就已经是打开车门:“下车吧,怎么的,你还打算继续在车上睡啊?”

    “败给你了!”

    陈策恨恨的哼了一声,也是开了车门,从车里走了出去。

    冬日里的早上,气温有些寒冷,但是空气质量很好,尤其还在车里闷了一夜,陈策觉得胸腔都发霉了,下车之后先是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润了润肺,然后他才开始打量这个所谓的柔水特种部队的总部所在地。

    嗯……地方还是挺大的。

    操场上有一些常见的训练器材,看起来就跟之前袁大可所在的特警队没什么区别,还有三座白色的小楼,也显得非常普通……哦,如果非得说这里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可能就是一个人了。

    在中间那栋小楼的门前,有一把藤椅,冬日清晨的寒风中,这个男人竟以一种上半身不着寸缕的造型躺在藤椅上,手边还有一个小桶,他左手拿着一本书,正在看,右手则是一把木勺,从桶里挖出一种白色的东西往嘴里塞……陈策觉得自己挺没见识的,他吃的是什么玩意儿?怎么看起来……好像是冰淇淋呢?

    这季节,光着膀子吃冰淇淋?

    我靠,真的假的?这哥们儿没病吧?

    陈策正诧异呢,却见小贝已经紧跑几步过去,在那个怪人旁边打了个立正,说了几句什么。

    那个怪人则是放下手里的书,歪头看了看陈策,然后招了招手,喊了声:“你过来!”

    声音很浑厚,中气十足的样子。

    说着,他对小贝挥了挥手,小贝又是一个立正,然后走到楼里去了。

    陈策纳闷了,看这样子,这个怪人是小贝的领导。

    尼玛……谱也太大了吧?

    连起来跟我说话的兴趣都没有吗?那么喜欢躺着?那把藤椅是你租来的啊?

    心里腻歪,可是呢,陈策还是按耐住心中的火气,走过去了……毕竟这里是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还是不要深究了,先过去,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再说。

    而等陈策到了近前,他才看清这个人的正脸……嗯,一个身材很壮硕的中年人,也就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普通的五官,普通的长相,但是表情有些冷漠……他是一直这样还是只有现在这样,陈策不清楚,反正陈策过来之后,这人没什么表情,一点热情都没有。

    “你是陈策?”

    “对!”

    “吴道宗是你师父?”

    “对!”

    “你还有个师兄和一个师弟?”

    “对!”

    “二徒弟!”这人叹了口气,嘟囔一句:“不是首徒也不是关门弟子,吴道宗那老东西还真是够敷衍我的!”

    这话,虽然声音小,但是陈策的听力远超常人,还是听了个真而切真。

    实话实说,他有点不爱听了。

    吴道宗是陈策的师父,是一个类似于父亲的重要角色,陈策自己怎么抱怨怎么嘲讽,都可以,但是听到别人叫自己师父“老东西”,陈策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于是,陈策的语气也不怎么太好:“稍等一下,我能问问您是哪位吗?”

    “我?我叫苗熙,这地方我管,你师父没跟你提过我的名字吗?”

    苗熙?

    他就苗熙?

    陈策愣了一下,嗯……如果不是苗熙自报家门,陈策还真是没有想到,面前这位就是柔水的队长,那个师父说的,那个跟他有着几十年交情的朋友!

    “奇怪啊!”陈策有些纳闷了,因为吴道宗曾经明确的跟陈策说过他与苗熙相识的经历,也明确跟陈策说过,苗熙是他的同龄人,见面了要尊称一声前辈。既然如此,陈策也就下意识的认为,苗熙应该也跟师父吴道宗一样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才对,可现在看上去,苗熙完全就是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啊!

    真的假的?他真是苗熙?

    陈策心里有些疑惑,因为苗熙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怎么看都不像是跟师父是同一年龄段的。

    但是在这儿,陈策也没办法去进行考证,只能听之信之……OK,既然他说自己是苗熙,那他就是苗熙吧。

    而苗熙呢?

    他也没太怎么纠结这个问题。

    又挖了一勺冰淇淋塞到自己嘴里,动作舒展而自然,就跟在度假似的。

    受到嘴里的冷气刺激,苗熙舒服的“啊”了一声,然后就继续问陈策:“听崔图志说,你是个控物者,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