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87章 当场击毙
    控物者……这是异能者之中的一个分类。

    或者说,其实异能者的分类太多了,以至于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分类,所谓“控物者”只是对拥有这种能力的人的一种识别用的标签而已。

    嗯,异能者是多种多样的。

    有人能操纵元素,金木水火土之类,苗熙就是一个控火的。有人能控物,比如说隔空取物。还有人的眼睛能透视,有人能刀枪不入,有人……就比如崔图志,他的身体骨骼完全软化,可以360°无死角的进行折叠和缩小……反正就是五花八门种类繁多,一条斑点狗仔细数一数,还能数清身上有多少个点儿呢,但是异能者的种类……这玩意儿根本没法数!

    之前跟崔图志打过交道之后,陈策也去查了一些这方面的事情,虽然都以臆想和胡说八道居多,却也能够看出一点比较基础的干货。所以对于异能者的事情,陈策现在也不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白菜鸟,说他精通是扯淡,但是略知一二还是可以达到的。

    上次,崔图志也说陈策是控物者。

    陈策没否定。

    虽然看起来,修士和异能者好像差不多,可实际上,两者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要是解释起来,陈策能累吐血,所以……嗯,差不多就行了,脑袋被驴踢了才跟一个外行往细了掰扯呢!

    所以现在,听苗熙这么一说,陈策依然没否定,点了点头:“有差别,但是差不多吧!”

    “哦!”苗熙听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不置可否,然后,他就朝着楼里喊了声:“刘瞎子,还活着没?活着的话就滚出来!”

    话音落下,十秒钟之后,就见楼里跑出一个人来,

    一身正式的军装,很年轻,二十岁刚出头的样子,脸上的线条很是刚毅,非常富有男人的雄壮气息。

    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脸上有一条狭长的刀疤,甚至连他的左眼都损毁在了这道刀疤之下,成了一个独眼龙。而这样一来,他的脸就显得很狰狞了……然而,他说话的声音却与他的相貌有着极大的反差,不仅柔和,而且极其的细腻!

    “队长!”刘瞎子敬了个军礼说道。

    苗熙歪歪头:“这是陈策,今天他过来了,走一路挺辛苦的,你去给他安置一下,今天算休息,然后从明天开始让他跟着正常流程走就可以了。”

    “是!”刘瞎子立刻应道。但是他略微犹豫了一下:“队长,他按哪个级别走?”

    苗熙显然早有打算,立刻说:“就按第三级别走吧,明天先来保密教育,然后就到预备队去锻炼半年,如果表现好呢,就提上来,不行的话再说!行了,就这么办吧!”

    刘瞎子啪的一个立正:“是!”

    是?

    是你妹的是啊!

    陈策立刻就不干了,自己之所以答应过来,是因为师父吴道宗之前说过,来这儿就是来扶贫的,当老师教学生,指导一下,意思意思就行,而且顶多一个月就能结束,享受的是教官同级待遇。

    可是现在听起来,完全不是那么一码事啊!

    先去预备队锻炼?而且……还是尼玛的要锻炼半年?

    我靠!

    我家里学校里医院里的事情一大堆,哪有那么多时间在这儿跟你们扯半年啊?

    这不开玩笑呢吗?

    这事儿,陈策必须不能忍!

    脸色有些难看的问道:“苗队长,您搞错了吧?”

    “哦?哪错了?”

    “我师父说,我来这里是当老师教学生的,您却要把我安排到预备队去锻炼半年,这个事情……您是不是再跟我师父沟通一下?”

    “呵呵!”

    听陈策这么一说,苗熙竟是忽然笑了。

    坐起身,看了看陈策,而且还是那种上上下下的,带有几分戏谑似的打量,然后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25。”

    “觉得自己挺了不起是吧?”

    这话风可就有点不对劲儿了。

    陈策眉头皱了皱:“什么意思?”

    “哼!”苗熙手指头在半空中晃了两圈:“看到这三栋楼没?里面住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来之前都觉得自己了不起,哎哟喂,我会异能啊,我跟普通人不一样啊,我是天之骄子啊,我战无不胜啊,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一样,来到这里都是目空一切觉得都能给别人当老师,结果呢……呸!”

    突然,苗熙一口痰吐到了地上:“还不都是一样得从头做起?呵……陈策啊,你也别埋怨,是,我之前跟你师父说好了,可你别忘了,这里我说的算啊,我有随时更改我决定的权力,你师父手再长也管不到我这里来的,对不对?而我现在看你呢,我觉得你就应该去预备队,等半年以后,你行,给你提上来,你不行,想继续留这儿我都不要!”

    “苗队长,怎么听起来好像是我求着你留我似的?”陈策也是怒极而笑:“既然咱们说不到一起去,我看还是就此分开为好,我也不耽误您的事儿了,咱们回见!”

    说着,陈策就想转头离开。

    这么难伺候的主儿,爷不伺候了还不行吗?本来自己就不太乐意过来……呵,弄的好像我求着你赏我吃饭似的。

    陈策是真的准备走了。

    然而他刚转身,身后就传来了刘瞎子的声音:“没有队长的命令,你走我就打爆你的脑袋!”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细腻柔和。但是言语之中却是满满的,不容置疑的味道。

    与此同时,一个硬硬的铁管子顶在了陈策的后脑勺上。

    陈策不继续往前走了,他能感觉出来,如果自己继续走,刘瞎子真的敢开枪。

    但是陈策心里没有丝毫的畏惧,而是笑了:“跟我玩武力胁迫吗?你是军人唉,这事儿犯法你懂不懂?”

    刘瞎子依然还是那副万古不变的柔和语调,手中的枪也拿的极稳,顶在陈策头上甚至连一点颤抖都没有:“在这里,队长的命令就是法律,你不经他的允许就往外走,就是临阵逃脱,而对于临阵脱逃分子,我们这里只有一个办法,当场击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