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十七章 大叔级别的老男人
    苏沫看到那些水果里有一盒车厘子,口水在嘴里转了转。她最爱吃这东西,可是自从父亲过世,再没有吃过。

    每次看到超市里包装漂亮的车厘子,苏沫只有望梅止渴流口水的份。

    指了指那盒子,“我想吃这个!”说完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挑着眉毛,微微收了下巴,不算大但形状很漂亮的眼睛滴溜溜的转。

    贺景衍那标志性笑又爬上了嘴角,伸手揉了揉苏沫的脑袋,“我去洗干净!”

    脱掉外衣,扔在对面的沙发上,拿着车厘子进了洗手间。

    苏沫这才注意到他已经换了衣服,外衣依旧是一套深色的西装,但跟早上他身上的那件颜色上还是有些微小的差别。

    但,重点是他身上的那件衬衫,居然,居然是藕粉色的!!

    苏沫想都没想就扔出一句,“怎么穿一件这么骚气颜色的衬衫!”

    贺景衍闻声脚步一顿,“这个颜色骚气?”并没有回头,只是侧着脸,看着自己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新衬衫。

    天杀的!又是让苏沫心跳的角度,完美的侧颜杀,让她根本没注意他说了什么。

    “这个颜色很难看吗?”

    “啊?啊!”苏沫才反应过来,眼睛不舍的离开那让她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的侧脸。

    “不是颜色的问题,是你这个年纪不适合这个颜色!”

    “我年纪的问题?”

    “嗯,嗯!”苏沫用力朝着那个背对着自己人点头。“粉色是少女色,就算男生穿,也是小男生穿,你这么老,还穿这颜色,胆子真大!”开始,苏沫说的还很认真,但是后面的话分明带着调侃!

    “我老吗?”侧颜换成了正脸,他面对着她,很认真的问。

    “你多大了?”眨了眨眼睛,她还真不知道他的年纪,但是她清楚,绝对不是少年!

    “二十九,还不到三十,记得有句话说,男人三十还是个孩子!”

    “噗”苏沫笑出了声,“那都是什么年代的话了!再说,”挑了挑眼,“这也得分跟谁比,比如对我,你就是大叔级别的老男人了!”

    贺景衍差点被自己的唾液噎死,大叔,老男人!这两个词他可从来没跟自己联系过。

    “我小表叔,就是我爸最小的表弟,也不过才二十八,还没有你大!”

    贺景衍缓缓的将不怎么友善的视线投向苏沫,“你喜欢小男生?”

    沉浸在自己得意的心情下的苏沫并没有贺景衍问这话的意思,“当然是喜欢年龄相当的啊!三岁一个代沟,有代沟就没法好好沟通,沟通不好,还怎么快乐的玩耍!”

    苏沫自顾自的说着,贺景衍已经进了洗漱间,水流声哗啦啦的传来,此刻苏沫脑子里全是那大大的车厘子,不停的咽着口水。

    心里一个劲的说,“快点,快点啊!”

    贺景衍端着还挂着水滴的那盒车厘子出来,苏沫的眼睛再也离不开那大而饱满的深紫色果实,根本没注意脸色比车厘子还黑的那张俊颜。

    忘了要保持矜持,从床上坐了起来,小手朝着那塑料盒子伸了过,然而手指还没碰触到果子时,贺景衍一个侧身,将盒子转移到靠外侧的手上!

    “没洗手呢!”

    苏沫翻了翻眼睛,低头在床下找自己的鞋子,一条腿已经耷拉到床下。

    “别乱动,坐好了!”

    苏沫抬眼,“不动,怎么…….”洗手两个字还没说出来,一个大大车厘子已经塞进嘴里,堵住了她要说的话。

    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充斥着她的味蕾,很满足,苏沫眯起眼睛,充分享受着久违的美味!

    一高兴忘了还有果核儿这嘛事儿,咽了下去,卡在喉咙时才意识到,咽了咽口水,好在果核儿很小,才不至于噎到。

    一个车厘子根本满足不了她的**,反而将肚中的馋虫勾了出了,此刻什么矜持,什么不好意思,统统都是浮云,苏沫的小爪子又要伸过去的时候,又一个果子递到唇边,伴随着男人好听的声音,“这次别忘了吐核儿,又没人跟你抢!”

    苏沫缩了缩脖子,嘿嘿干笑两声,缓解自己的尴尬之后,这个果子也吃的只剩下核儿了,还没等她把自己的小爪子举起放到嘴跟前接果核,贺景衍那双修长的手就在她的下巴跟前,掌心朝上的摊开了!

    果核儿被舌尖顶了出来,但刚准备吐进那掌心的前一秒,苏沫停住了。抬起眼睛看向贺景衍。

    浅红色的舌尖微落在那两片粉嫩却微微起皮的唇上,那颗小小的果核粘在最顶端。无意中举动,却是致命的诱惑。

    贺景衍的心猛然收紧,要吻她的冲动这一刻是从来没有过的强烈。即便那晚,她酒醉后,粘着他的身体,他也没有现在这样的热血沸腾。

    但,苏沫却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声音,当然声音出来前,舌尖和果核都回到她的唇齿之后。

    “那个,我还是吐自己手里吧!吐你手里,嘿嘿,有点太暧昧,我们没有那么熟!”因为含着果核,说话稍许的含糊了些,但却不影响贺景衍听的很明白。

    “不熟吗?那在上海的那个晚上,是谁抱着我不肯松手?又是谁说的从第一次见到我就偷偷喜欢我了?”

    “谁?是谁?”苏沫装傻,不过,她说没说,她真的一点记忆也没有,或许是说过,因为,她的确有点喜欢他,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他便打动了她的少女心。

    小爪子抹了抹嘴,顺便把果核儿摸了出来,攥在自己手心里。

    “再暧昧,还有那天晚上暧昧吗?你吐脏的衣服可是谁一件件的脱下来的,又是谁给你清理干净身上的污秽的。虽然,什么也没做,可是你的身体已经被我看光了!”

    “别说了!我那天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贺景衍却不理会她带着羞怯的大声嚷嚷,脸凑近苏沫的脸,“酒后吐真言,不是吗?”

    苏沫又开始翻眼睛,翻的连本来内双的眼皮都变成了宽宽的三眼皮了!贺景衍一只手的拇指按上了苏沫的眼角。

    “你干嘛?”比刚刚嚷嚷的声音又高了几个分贝。

    “别动!”歪了歪头,换了几个角度,贺景衍很认真的说,“我建议你去个隔眼皮,再开个眼角,那样,会好看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