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二十四章 他是大叔,她是爷
    风停了,夜幕已经降临,医院院子里的路灯并不密集,但那高耸的楼宇里,大多数窗口都亮着灯,所以脚下的路很清晰。

    不过一天之间,树木枝头的枯叶就被这无情的寒风全部掠夺而去,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偶尔会见到一两片倔强的叶子,枯黄的挂在枝头,苟延残喘。

    这样景色,多少让人会冒出些伤感,而苏沫的伤感更盛一些,苏爸爸的祭日快到了。

    脚下的树叶在他们举步间,沙沙作响,苏沫的脑子里全是父亲故去时的情景,忘记了身边的贺景衍,也忘记了自己一直被他牵着手。

    直到,那大手微微用了些力气,捏了捏她的手指,“怎么了?好像不开心?”

    苏沫抬起一直低着的脑袋,勉强扯了个笑脸,“没,深秋总会让人落寞!”

    “你也会多愁善感?”贺景衍的声音里又出现了戏虐之音。

    苏沫朝他翻了个白眼,“我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女生,多愁善感很奇怪吗?”

    她以为,贺景衍怎么着也会附和她一两句,没想到他说,“嗯!很奇怪!”

    本来伤感的心情被他如此的回答弄的荡然无存,苏沫连续翻了几个白眼,“那就奇怪吧!”手也用力抽了下,但是没能成功的从那只大手里抽出来。

    “苏沫!”

    “有话就说!”本来,苏沫还想说有屁就放的,但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已经时刻注意言行了。

    “没事儿!”

    “没事儿叫我的名字干嘛?”

    贺景衍没理会她的问候,而是看着远方,又叫了一次,且这次去掉姓氏,亲昵的叫了她,“沫沫!”

    苏沫浑身一抖,好久没有人这样叫她了,似乎自从长大以后,没有人再叫过她“沫沫”,即便是父母,也都是直接连名带姓的唤她“苏沫。”

    而她更喜欢被人叫苏沫,而非“沫沫”但是,此刻从贺景衍的唇齿间吐出这个称呼,配合着他那低沉如水的声音,很动听,苏沫不得不说,她很喜欢他这样叫她。

    但,她却口是心非的说,“你想说什么就说,还有,叫我苏沫!”说完,还立起眼睛,带着一种警告的意味瞥向贺景衍。

    贺景衍依旧保持着温蕴笑意,只是看到苏沫那好像挺厉害的小眼神之后,笑意更浓了些。

    将苏沫的手放到自己另一只手里,腾出来的那只手揉了揉苏沫的脑袋之后,很自然的搭在她的肩头。

    她的整个身体被他高大身躯拥在怀里。苏沫有点不适应,别扭的扭了扭,却也不是执意挣扎着离开,她没想离开,只是有点不适应,关键,他们这算什么关系呢?

    如此亲密,很像情侣,贺景衍也几番暗示,却不曾直接表白,他用意何在?是想让她主动投怀送抱吗?想的美!苏沫暗暗腹诽。

    贺景衍根本不介意在自己怀里的那个身体,既别扭又僵硬。不紧不慢的说,“沫沫这个名字,很好听!”

    别扭而又僵硬的苏沫挑了挑眉,她也认为沫沫很好听,但是苏沫好像更好听!

    “不过,”贺景衍话锋一转,苏沫猜到这个转折词后,一定没什么好听的,果然,贺景衍说,“和你却不是很搭!”

    苏沫翻眼睛,继续腹诽:“名字和人还有搭不搭,呵呵,没听说过!”

    “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

    苏沫一顿,奶奶个腿的,这个老男人会读心术么?

    “我没什么不满,你说的对,这么女生的名字跟女汉子一样的我,确实不搭!”

    “女汉子?嗯,除了爬楼,智斗小偷之外,还有什么汉子的行为,说来我听听!别回来你又突然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的时候,再次吓到我!”

    苏沫听了咯咯咯的笑出声音,“你后半句怎么跟我妈说我一模一样!”

    “哦?是吗?那等你出院了,我去见见阿姨,看看我们对你的评价还有什么惊人的一致之处没!”

    “呵,我又不是学生,你又不是老师,还要见家长么?”

    苏沫这么问自然有她的道理,小学、初中,甚至到了高中,被老师请家长那是家常便饭。但每次都不是因为学习问题,大多是苏沫淘气闯祸,偶尔的会是因为她捉弄同学。

    “看来,你上学的时候没少请家长吧?”

    苏沫眨了眨眼,这家伙是会读心术,还是能有透视眼,她刚刚不过是在脑子过了一下被小时候经常被请家长的事儿,他怎么就知道了?

    可是还没等苏沫琢磨明白,贺景衍又说,“终是要见的,早见晚见都一样!”

    “啊?什么?”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这会儿有些凉了!”

    这并非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只是支会她一声,贺景衍搭在她肩上的手顺势一楼,用了些力气,苏沫觉得自己几乎被他一直胳膊夹了起来,脚丫子都要离开地面了。

    就这样苏沫被夹进了医院大厅,又夹进了电梯。直到回到病房,他才放开她。

    “去洗漱,上床老实睡觉!”

    苏沫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才九点刚过,这时间段对她来说那可是黄金时间,怎么能这么早就睡,“我看会儿电视!”

    苏沫跑到沙发跟前的小茶几上,拿过遥控器,可还没等她对着电视按开关,就被贺景衍轻松的捏了过去。

    “我说了睡觉!”

    “管的真多!大叔!”

    贺景衍却一下子凑到苏沫跟前,不仅距离很近而且还楼上她的脖子。炙热的气息夹杂着着淡淡薄荷味,扑面砸了下来。

    苏沫紧张的朝后仰着脖子,“你干嘛?”

    贺景衍却打开手机,举到面前,屏幕上顿时出现他们两人的脸,苏沫看到自己的脸已然是姹紫嫣红了!而贺景衍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嗯,这么对比,确实,我老了点!”

    苏沫听他声音里有着明显低落,屏幕上的表情也渲染了失意,情不自禁的想要安慰一下,然而,还没等她开口,贺景衍的眼睛不再看屏幕而是转向她,紧紧锁着她的眸子。

    直盯得苏沫脸红心跳,不自觉的错开视线,直觉告诉她,贺景衍要跟她说什么,或许是要跟她表白?

    “大叔配萝莉,这,其实是个不错的组合,你说呢?”

    苏沫万万没想到贺景衍会这么说,这是变相的表白么?怎么那么搞笑,一点也不正式。

    本来就红红的一张脸,此刻更是红云密布,娇羞的低了眼眸。

    “可惜!”贺景衍又开口了,这个可惜后面的话还没说,苏沫就开始失落。

    果然他说,“你不是可爱的小萝莉!我也不算大叔!怎么办?”他说完掀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苏沫却抬手打掉捏着自己下巴的那只手,“我去洗漱,没时间跟你这探讨什么大叔萝莉!告诉你,爷,没兴趣!”

    贺景衍一愣,之前她不过说自己是个假小子而已,这会儿爷都上来了,他是大叔,她是爷,自己还小了这小丫头一个辈分?

    看着那别扭的小身影钻进卫生间的门,贺景衍好心情的笑起来。

    等苏沫洗漱完了,爬到病床上,躺好,看着歪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将两条大长腿架在茶几上的贺景衍,几次欲言又止。

    苏沫从小是淘气了些,但是却很懂得疼人、照顾人。父亲病逝,母亲心脏病住院,她陪床的经历很多,知道这是一个辛苦的差事。可是,要他走吗?

    苏沫犹豫着,下午贺景衍吓唬她的那些话在脑子里一个劲儿的盘旋,医院是灵异事件的多发地,这张病床上不知道死过多少人,想到这些,她的脊背开始发麻,突然觉得贴着床的那侧身体,凉飕飕的瘆人!

    她哪里还敢说让他回去,他就在自己不远处坐着呢,她都害怕的不行,如果,他走了,这一夜睡不睡的还是后话,自己要怎么在这个空间里待着都是难题了!

    不安和歉意中,苏沫辗转反侧,在病床上烙饼。

    贺景衍移开眼前的手机,看着病床上翻来覆去的女孩。

    “害怕?”

    “嗯!”苏沫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也不完全是害怕,看你坐在沙发里,于心不安,怕你休息不好。可是,”

    苏沫冲着墙壁,这会儿不是装强的时候,凭心而论,贺景衍对她已经很好了,人,要懂得感恩,所以,苏沫选择实话实说,

    “想让你回去,可是我又不敢自己在医院里睡!”

    贺景衍已经走到病床前,“那好办,里面挪点,我跨个边躺着就行!”

    “啊?”苏沫一惊,差点翻身坐起,却被贺景衍按住,“别动!”他说着已经躺到她身边,一只手还穿过了她的肩膀,让她贴近自己的怀里。

    “我…….我们这样,不………不好!”苏沫不仅身体僵直,说话都结巴了!

    “又不是第一次睡一张床,忘了在上海的那一夜了!”

    苏沫咽了咽唾沫,“那不一样!”

    “嗯,是不一样!”贺景衍淡淡的说,“那次我给你裹了浴袍,这次你穿着病服呢!”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苏沫别扭的向里侧挪了挪。

    “我都没什么反应,难道你这是有想法?”贺景衍淡淡的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