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二十五章 舍不得和我分开么
    苏沫的脸一片通红,不过,刚刚她紧紧的贴上贺景衍时,确实人家没有什么反应,是自己想多了吗?

    “你这个样子,”贺景衍的手指在苏沫脸上抹了抹,苏沫想起刚才洗漱时看到镜子里,依旧青一块紫一块的小脸。

    当时,她还想呢,就副尊荣她居然跟着贺景衍出去吃了饭,还逛了商场,估计有这种胆量的除了自己也没谁了!

    试衣服的时候,自己脑子只想着那价钱了,跟本没注意看脸。难怪,人家导购员小姐姐会用那样的眼神看他们。

    她本来就不是大美女的标准模样,再配上这一脸伤,跟贺景衍这个优雅的大帅哥在一起,确实会引来别人的好奇。

    大概她这样的长相,贺景衍不会看上吧,不说别人,就是她见过的邢月仪,自己就没的比。

    且,贺景衍都说邢月仪不是他喜欢的哪一款,那么漂亮的女子他都没看上,怎会看上她呢?

    所以,他应该只是想在这病床上歇息一下,或者说是怕自己害怕,更或者说,因为自己像个女汉子,他没把她当成了哥们?

    可是,贺景衍在停了几十秒以后,又说,

    “我就算是有想法,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做什么,这叫乘人之危,懂吗?”他是手指很轻很揉的在她脸上摩挲了几下,“就算有想法,也会等你好了,且在你愿意的前提下!”

    苏沫背对着贺景衍,抿了抿唇,这一天,像这样有意无意的暗示,他说了很多,苏沫不知他是什么意图,是有点喜欢她么?还是真的像苏翊所说,他的目的不纯。

    贺景衍微微眯着眼,睨着苏沫,大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睡觉,不然,我就回去了,留你一个人等着和鬼聊天!”

    苏沫的心抖了下,暗骂,“没有鬼,也被你招来了!”

    她没好气的又往里面挤了挤,但依旧没能挪出他的怀抱。

    苏沫不得不承认,他的怀抱很暖,很有安全感,被他这样拥着,安全感倍增。一点也没有刚刚的那种自己吓唬自己的凉飕飕,冷凄凄的紧张。

    不知不觉的苏沫睡着了,且一夜无梦,直接睡到天明。

    睡意朦胧中,打开双眼,正对上斜上方那双凝视自己的眸子。

    贺景衍用手臂支撑着脑袋看着她。他早就醒了,却不愿打搅睡的香甜的女孩的梦境,

    同样是相拥着睡了一晚,但这在医院里醒来跟那晚在豪华的酒店里醒来,心境大不相同。

    “早!”他略带嘶哑声音传入苏沫的耳朵里,让小姑娘的心突突的乱跳着。

    “早!”

    “睡的好吗?”

    “嗯!”苏沫点了点头,忽然有点怅然若失,这一夜过得可真快,而她怎么能睡的那么实。如果,自己能在他醒来之前就醒了该多好,那样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欣赏下,他的绝世美颜了!

    “没有梦见鬼来和你聊天吗?”

    苏沫正沉浸在自己情绪中,贺景衍却调侃了这么一句,弄的她一点想欣赏美男的兴致都没有了。

    抬腿不客气的踢了贺景衍一脚,“没梦到鬼,却被你吵死了!”

    贺景衍莫名其妙的看着苏沫,他吵到她了?可是,半夜里,明明是她睡觉不老实,一会儿胳膊砸在他胸口上,一会大腿架在他的腿上。

    倒不是她有多沉的分量,只是她动来动去的,让他心猿意马,身体也跟着不安的躁动着。

    酒店的那一晚,她也不老实来着,可是那时候,贺景衍以为是酒醉的缘故,再加上他当时对她存有偏见,认为她是故意的,所以能够很淡定。

    但昨晚,完全不同,他甚至在确认她熟睡的时候,偷偷亲了她的小嘴一下。还差点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

    只是自制力极强的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行为。

    “说说看,我是怎么吵到你的?”他的大手攥住她的小手,眼里泛滥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苏沫觉得如果定性不够,一定会被吸进去,可是,苏沫是谁,她的定性可强大了。

    得意的 摇了摇脑袋,“嗯,放屁、打嗝、说梦话,你都占了吧!”

    贺景衍一愣,举手敲了敲苏沫的脑袋,“说你自己吧!”说完,便起身下床,做着扩胸运动的同时,去了洗漱间。

    苏沫朝着那后背翻白眼,只是那褶皱了的衬衫也没能影响到他精壮的身材,随着他运动的幅度,苏沫脑海里浮现出酒店那日清晨她看到的那赤着的,结实的背,还有健硕的胸膛,还有隐约可见的人鱼线。

    额,这次是苏沫自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想什么呢!”

    她这是要变腐女的节奏吗?可是,男人喜欢美女,女人喜欢美男,道理是一样的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吗!

    她这样安慰着自己也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贺景衍这会儿霸占着卫生间,她不仅不能洗漱,连个厕所都去不了,真烦人。无聊之下,一脚踢飞了拖鞋,不偏不倚的砸在洗漱间的门上。

    这一下的动静不小,估计里面的贺景衍得吓一跳,苏沫缩了缩脖子,心虚的偷眼看那门,还好,里面的人并没有马上出来找她兴师问罪。

    还剩下一只拖鞋,穿还不如不穿,苏沫索性光着脚丫踩在地面上,跑去阳台打开一个窗缝,给屋里过一过新鲜的空气。

    这时候,贺景衍也从洗手间里出来,低头先是看到门口的拖鞋,猜到是刚才那不小的一声动静的来源。嘴角不经意的翘起,弯腰捡起,却看到只穿着一身病服,站在窗口吹风的苏沫,关键还光着脚,这丫头就不怕着凉吗?

    提着鞋走过去,“穿上!”

    苏沫回头嬉皮笑脸,接过鞋,扔在脚下,一只脚丫踩了上去,单脚蹦着去找另一只,贺景衍却已大步走到床边,把另一只也捡起来递给她。

    苏沫继续嬉皮笑脸,穿好两只鞋,冲着贺景衍眨了眨眼,“我去洗脸刷牙!”说着往洗漱间小跑,还不忘回头,“女孩子比较麻烦,洗漱的时间可能比较长,你不能用鞋子或其他东西砸门泄愤哦!”

    “还知道自己是女孩子?”贺景衍淡淡的问。

    纳尼?她始终知道自己是女孩子好吗!该死的老男人!

    刚洗漱完,护士就推着医疗车进来,苏沫苦着脸歪在病床上,“又要输液啊!”

    小护士笑,“今天的不多,就一瓶500毫升的,中午的时候你就能自由了!”

    苏沫噘着嘴,“我还要几天才能出院?”

    小护士依旧笑着,做着插针的准备,“昨天才进来,不要着急啊!”

    苏沫活动一下胳膊腿给护士看,“我觉得都没事儿了,肋骨这里也不疼了!”

    “那一会儿医生查房的时候,你问问他!”说着,小护士利落的将那根细细的针扎进苏沫手上的血管里。

    苏沫龇牙咧嘴。

    “很疼?”站在一边的贺景衍关心的问道。

    “其实不疼,嘿嘿,护士姐姐的技术挺好的!我就是条件反射,害怕!”

    “吊在几层楼的高空中你都不怕,还怕这小小的针?”

    苏沫朝着贺景衍翻白眼,“大叔,不一样的,懂吗?”

    贺景衍顿了顿,这小死丫头叫他大叔叫上瘾了,还同着人家小护士。

    输上液的苏沫不得不老实的躺在病床上,今天的她可跟昨天不一样了,身上哪也不难受了,让她就这么躺着,还真无聊。

    “贺景衍,你一会儿跟医生问问,没什么事儿,我就出院吧!”

    “出院去哪?”

    “当然是回家啊!不然,还能去哪?”

    “你不怕你妈妈看到你的脸了!”

    “额!”苏沫忘了这茬了,刚刚在洗漱间照镜子的时候,脸是不怎么肿了,可是那淤青还没完全散去,回家跟老妈怎么说?就说自己不小心,碰了一下?好像不妥,碰一下能碰出好几块青紫来?

    再说,老妈精着呢,她肯定能猜出来那是打架弄伤的,再加上自己一贯的不良记录,一准能被老妈揭穿。

    嘴唇撅的老高,“哎,还得在这个破地方躺着!你问问医生,有没有迅速去掉这些的办法啊!”苏沫指着自己的脸。

    “你老实待着吧!”

    贺景衍一边说,一边把餐车送来的早餐放好,包了一个白水煮蛋,放到苏沫嘴里,

    苏沫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指了指小桌上的食物,“你也吃,我一只手也成,不耽误吃!嘻嘻!”

    贺景衍没搭理她,只是把手里剩下煮蛋塞到自己的嘴里,又去包另一个。

    这顿早饭,都是这样吃的,她一口,他一口,鸡蛋如此,米粥也如此,小菜也一样。有了昨天晚饭的经历,苏沫也不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只是等吃的差不多了,苏沫才想起,贺景衍不是不习惯在医院里吃东西吗?怎么今天也吃开了。

    吃了饭,两人正聊着外面的天气,医生来查房,检查了一下,问了问情况,“嗯,今天的液体输完就不用在用药了,给你开点活血化瘀的外伤药,自己想着擦,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苏沫先是雀跃了一下,马上就打了蔫了。

    贺景衍不动声色的将苏沫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等医生交待完注意事项出去,他走到病床前,“你刚刚不是吵着要出院,怎么医生给开了特赦令,却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舍不得和我分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