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二十六章 遗传基因开小差了
    苏沫想都没想,一只手从脑袋底下抽出枕头,朝贺景衍身上砸去,却被他稳稳的接住,扶起她的小脑袋瓜,重新将枕头放了回去。

    “躺好,别乱动,忘了手上还有针吗!”他捡起她的手,苏沫瞥见,细细的塑料管里已经红了一截,又回血了!

    贺景衍细心的调了调,输液器点滴的速度,看着那红色渐渐的散去,才放下她的手,“淘气!”

    “还不是怪你总逗我!”

    “那好,不逗你,我们来谈谈出院之后你去哪的问题吧!”

    苏沫有点没底气了,出院去哪这还真是个难题。

    “要不,去我那,如何?”

    苏沫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因为手上用了力气,不仅再次回了血,那细细的针还在她手背的血管里剜了一下,疼得她直唏嘘。

    贺景衍紧张的再次抓过她的手,看了又看,确认针头并没有移位,才放平那只手,但是自己的手却没又离开,而是压在她的手上,“不是叫你别乱动吗!”

    “我,我,我,”苏沫结巴了,不是因为痛,而是还在因为刚刚他说的那句去他那。

    “我不是随便的女孩!”

    “我知道!”贺景衍轻轻按着她的手,答的轻描淡写。

    “贺景衍,别以为你帮我几次,我就会……..”

    “会怎样?”他挑着眼角问她。

    苏沫语塞。

    “是你想多了,我那不是只有一个房间,我是好心提供一个住处给你。你现在这样又不敢回家,总不能让我再给你出一次住酒店的钱吧?”

    苏沫转了转眼睛,“你才过来滨城没几天,难道不是住酒店吗?”

    “是酒店,但是那种公寓式酒店,跟平时家居的没什么区别,可以自己做饭的那种。”

    “公寓式酒店是什么意思?”

    “孤陋寡闻!”贺景衍的注意力全在苏沫的那只手上根本没看她。

    苏沫撇了撇嘴,“我虽然不是什么乖乖女,还很淘气,但却保守,除了住校,根本没在外面住过,怎么知道酒店还有那么多讲究。”

    “是么?那丽江的酒店,上海的酒店,还有这病房又怎么说?”

    “贺景衍!”苏沫提高了嗓门,也挺直了脊背,要不是她插针的那只手被他按着,估计又要动到回血。

    “有话好好说,别动!”

    “这些都是特殊情况,不一样的,还有不要总提上海的那一晚,行吗?”

    “行,”贺景衍不紧不慢的说,“那我们就说说昨晚如何?”

    苏沫深吸了一口气,“我告诉你贺景衍,我真的挺感激你的,但不代表我是个随便的女孩,你不要总是有意无意的拿话挑逗我!”

    “没有,我只是想说明,我们都那么熟了,也应该知道我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即便你住到我那里两天,也不会有事儿的!”

    苏沫踢了踢脚,为了误会人家有点不好意思,“名不正言不顺的我住你那会被人说闲话的!尤其你又是我上司,被同事们知道不好!”

    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其实自己也矛盾着,不仅是出院了,回家见老妈不好交待,她还贪恋这两天跟贺景衍一直腻着的那种感觉。

    “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个明确的身份吗?”他轻描淡写的说,可是苏沫却觉得别扭死了,这话说的,好像自己是被贺景衍包养的女人,吵着跟他要名分一样呢!

    “好吧!就算是我女朋友吧!”

    “靠”苏沫在心里低骂,只是没叫出声音而已,还就算女朋友,去他奶奶个腿的吧,她宁肯回家老妈被数落,听老妈唐僧念经去。

    “我回家好了!”她挑起眼正色说到。

    贺景衍本来噙着笑意的神色暗了暗,“跟你妈怎么讲?”

    “这个就不劳贺总大人您操心了!”

    病房里静了下来,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苏沫别扭的看着窗外,小眼睛却用余光一下又一下的瞟着贺景衍。

    这瓶液体出乎预料的很快就输完了,其实并不快,只是苏沫自己觉得快。

    护士拔掉针头,也就等于宣布苏沫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住进来的时候,除了一身伤什么都没带,自然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可她又不愿意走,不是喜欢医院,而是不想就这样和贺景衍分开,可是真的要跟他住到他的地方,苏沫又怎么也做不到。

    “我送你回家,顺便跟你母亲证明一下你是在加班的时候,摔伤的,这样行吗?”

    苏沫习惯性的摸了摸耳朵,这个办法无疑是好办法,可是她却不怎么心甘情愿。于是别扭的说,“你就那么想见我妈?”

    贺景衍一笑,“不然,你有什么好办法,去我那?”顿了顿,对着本以为会朝他翻白眼,却并没有的苏沫说,“你又觉得名不正言不顺!”

    苏沫歪了歪头,“我妈可精明了,不是那么好哄弄的!”

    “那我更要见见了!看看你口中精明的母亲到底什么样的!”

    苏沫挑了挑眼睛,拿起手机,找出和妈妈的合影递给贺景衍,“诺,就是这样的!”

    不是真的想让贺景衍看母亲的样子,而是在故意找借口拖延时间。虽然,她很清楚,这也不过只能拖个几分钟,但苏沫却也觉得,哪怕是几秒也好。

    贺景衍接过去,仔细看了看,嘴角翘起,“你确认苏翊是抱养的,而你是亲生的!”

    这次苏沫翻了一个大白眼儿,但却不得不承认,“我妈妈很漂亮,我不像她。也不像我爸,小时候,好多人都问个你这个问题。”嘴唇又撅的老高,“我曾经自己也怀疑过,不过事实是我是爸妈亲的不能再亲的女儿!估计遗传基因开小差了,我才长成现在这样!”

    贺景衍却将她搂进怀里,“这样挺好看的,只是不是很像而已!苏翊虽然长的很帅,但一看就不是你家人。”

    听他说自己好看,苏沫开心了,扯着嘴角,在他怀里扬起了小脑袋,“你说我好看是真的还是安慰我?”

    贺景衍的大手抚上她的小脸,“嗯,真的,不是第一眼美女,却眉清目秀,很耐看。”说罢,大手附在了她的后脑勺上,迫使苏沫只能仰头看他。

    他那眼里泛滥起浓浓的漩涡,似乎要把苏沫吸进去一样,不自觉的,踮起了脚尖,唇瓣凑近那带着清新薄荷味的唇瓣。

    然而,这一刻,手机响了。苏沫才回过神儿来,摇了摇头,缓解自己的尴尬,猫腰低头,从贺景衍的怀里退了出来。

    电话是苏翊打来的,问她中午想吃什么,给她带过来。苏沫忙说,自己已经可以出院了。马上就能回家,让他别跑了。

    苏翊要来接她,苏沫看了看一旁的贺景衍,果断的制止了!当然她实话实说,告诉苏翊贺景衍答应配合她唬弄老妈,送她回去。

    末了,再次跟苏翊强调,一定不要在老妈跟前落出麻脚,不然,老妈唐僧念经,会把她念死的!

    苏翊答应之后就挂了电话,苏沫美哒哒的却不知此时苏翊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喜欢她,从上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了。最初,苏翊并没有认为自己愿意陪着苏沫一起疯闹是心底蕴含了一种叫*情的东西。

    他只以为,那是自己的姐姐,陪着她做她愿意做的事儿,是理所当然。

    直到某一天他做了一个梦,那个梦有些难以启齿,至今他对任何人都没有提起过,但却深深的记在了心底。

    那是他高一的暑假,苏沫刚好高考结束,且考得不错,收到211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个时候的苏沫很高兴,一高兴就疯过了头。

    有好久没有下河摸鱼的她,怂恿苏翊背着母亲偷偷的去了郊外的小河沟。本来这也没什么,姐、弟两个之前经常来,只是那一次,苏沫一个没留神,栽倒了河沟里,浑身上下湿了个透。

    湿了的衣服将她玲珑的曲线完全暴露出来,苏翊看着一个劲儿的咽口水。而苏沫却不自知。

    可是苏翊却不愿意让她那样坐在河沟边上吹着风等衣服干,被那些不多的路人用眼睛瞄来瞄去,脱了自己的T恤扔在姐姐脑袋上,让她穿。

    开始,苏沫还不想穿,可是苏翊黑了脸,还用了命令的语气。苏沫吐了吐舌头,听话照做。可是苏翊在看到她那粉红的舌尖后,心思没来由的动了动。

    当天夜里,苏翊就做了那个梦。梦里,他吻了苏沫,还是那种柔情的深吻,并且扒掉了她的衣服,和她做了那件事儿。且,褥单和毛巾被在他惊醒后,已经湿了一片。

    趁着养父养母和苏沫都还没起床,苏翊将那些东西清洗干净,晒到阳光下。好在,自从初中开始,因为养母的身体不好,他都是自己洗自己的衣服什么的,才没有引起家人的任何怀疑。

    但苏翊的心里却不舒服,为他做了这么一个龌蹉的梦感到羞耻。以至于苏沫去大学报到的时候,他都没有履行要送她到大理的诺言。

    苏沫走了以后,苏翊却不能停止自己对她的思念,担心她那爱管闲事,爱闯祸的性子,没有他在她身边会吃亏。

    可是,苏沫才走一个多月,苏爸突发脑出血住院,接到消息的苏沫,跟学校请了假,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在医院守着苏爸不过几天,老人家就二次出血一命呜呼。且,老人过世的时候,苏沫都没有在跟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