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二十八章 念出老茧来了
    苏沫仰头看向贺景衍,“我妈没事儿做点手工,贴补家用!你看那些都是我妈弄的。”

    顺着苏沫手指的方向,贺景衍看到靠角落的墙壁上挂满各种各样的中国结。

    “阿姨手真巧。”贺景衍得体的奉承,不过那些东西也确实做的挺好看的。

    苏妈妈收拾好了,又掸了掸沙发,“领导快坐,快坐!、”直起身子朝着苏翊说,“鹤鹤,去烧水,给你姐领导沏茶!”

    苏翊不情愿的瞟了眼苏沫和贺景衍,进了厨房去烧水。苏妈妈也跟进去找还是苏沫很久之前一次放假回家给她带的,却一直不舍得喝的普洱茶。

    “鹤鹤是苏翊的乳名!”苏沫耸了耸肩,对贺景衍解释着,“都跟我妈说了好多次了,可她改不过来,习惯了!”然后压低了声音,“这乳名是苏翊他亲妈妈给起的,我妈也是为了尊重她的好姐妹!”

    贺景衍点头,一点也不客气的坐到了沙发上着环视了下这个屋子。据他观察,这是一个普通的二居室,家居虽然陈旧了些,但干净、整洁。

    但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一家四口,两居室,他们是怎么住的?如果说,苏爸过世以后,苏沫跟妈妈挤在一个房间里,那以前呢?

    “我能参观下你的房间吗?”贺景衍转向苏沫问道。

    苏沫眨了眨眼睛,“看我房间干嘛?”

    “好奇,想知道你的闺房会不会像网上曝光的那些女生寝室一样,脏衣服堆成山,袜子什么的满天飞!”

    苏沫咯咯咯的笑出声,“即便是,我都几天没回家了,我妈早收拾整齐了,她可容不得一点脏乱差。”

    苏沫说着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推开门,“请领导视察!”还把两只小手在小腹处交叠着一放,微微颔首,“欢迎批评指正!”

    贺景衍笑着走过去,视线所及,很小的一间房,准确的说根本不是房间,而是放了一张床的狭小空间而已。很明显,中间的墙壁是后来砌的。且没有窗子,但好像,还挺有办法,那后砌的墙上手绘了一扇窗,还是打开窗页的那种,连窗外的树影婆娑都画的惟妙惟肖。

    “苏翊画的,怎么样,不错吧!”

    “嗯!”贺景衍点头,他略通画艺,那工笔确实不错。

    “这里,”苏沫的手指着那后砌的墙壁上的一扇小门说,“原本是一个房间的,小的时候,我和苏翊住上下铺,但是后来大些了,我爸觉得再这样住就不方便了,我上初中那年就找人立了面墙,开了个门。”

    “苏翊是男孩子,怕热,而我是女孩子,没有窗,更能保护私密性,所以我就住了这边!而且我爸妈都觉得我住没窗户的这边更安全,免得我哪天发神经,大半夜爬出去,过清风!嘿嘿,”她说着走到床前,将床尾初垂着的帘子用力一扯,便到了床的另一边,将整张床掩盖在窗帘里面

    “睡觉的时候,我拉上这个,即便苏翊夜里去厕所或者比我起的早,都不会打搅到我!”

    贺景衍仔细打量了下这方寸之地,很整洁,床头放了些书籍。床上放了个手工的布娃娃,倒是很女生的感觉,但是如果不说,他绝对不会和敢爬高楼阳台的苏沫联系到一起。

    只是,他看了又看,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并没有空调,又没有窗,夏天会不会很受罪?

    “夏天住,你不热吗?”

    苏沫挑了挑眉,“我不怕热,再说,夏天的时候,那个门不关,我拉上这个帘子也没什么不方便,那边有空调,凉气过的来。还有,”苏沫的脸上落寞了些,“爸爸走了以后,我暑假回来都是跟我妈睡她那边!”

    贺景衍心头升起一抹疼惜,眼睛紧紧锁住苏沫。

    苏沫抿了抿唇,错开视线,正不知该说什么,听到苏妈妈叫,“苏沫,苏沫,茶好了,让领导过来喝茶!”

    “来了!”苏沫应着,往外走,“我妈给你沏好茶了!”

    贺景衍跟着苏沫走出房间。

    苏妈妈脸上一顿,有了些不悦的神情,但很好的掩饰过去,不过还是被贺景衍捕捉到了这个细微的神情。

    重新坐回沙发上,端起跟前的马克杯,喝了一口,让品习惯了上等茶叶的贺景衍差不点没吐出来。他本不喜普洱,加之苏沫买的那普洱茶的成色真的不怎么样。虽然不至于难以下咽吧,但对贺景衍来说也是难为他。

    不过他终是不动声色的将口中的茶水艰难的咽了下去,却再也没动一下。

    又随便扯了几句,该寒暄也寒暄过了,瞎话也说完了,看苏妈妈的意思也信了,贺景衍起身告辞。苏沫也站起来,本能的想送他下楼,苏妈妈却叫住女儿,“苏沫,让鹤鹤去吧,你给妈帮个忙!”

    不等苏沫反驳,苏妈妈喊了还蹲在厨房里的苏翊,“鹤鹤,你姐的领导要走了,去送一送!”

    苏翊虽然不情愿,但却觉得好过苏沫去送!

    从厨房里出来,跟贺景衍很礼貌,且职业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率先走到房门口。

    “明天先休息,等好彻底了再来上班!”贺景衍转向苏沫,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我明天能上班!”苏沫说得是心里话,不是她有多敬业,而是她想看到他。

    “好!再见,阿姨,再见!”贺景衍转身离去,苏沫看着那似乎没有一丝不舍的背影,怅然若失。

    不敢太过表现出来,怕被老妈看穿心思,且她也不敢确认老妈是不是完全相信了贺景衍的话,这就是做贼心虚吧。

    收了视线去看老妈,老妈却盯着门口,若有所思。

    “妈!”苏沫叫了一声,还用爪子在走神的老妈跟前晃了晃。

    苏妈妈转过头,眉头紧着,“你坐下,我有话问你!”

    苏沫的心一抖,揣测着妈妈问这话的意思,难道被猴精的老妈看穿了她脸上这伤不是摔得?那她该宁死不屈呢?还是坦白从宽,接受老妈的唐僧念经呢?

    “他真的只是你领导?”

    “当然!”心里打了个小鼓,看 向母亲。目前来讲,虽然他们之间有些暧昧,可关系确实也只是上司与下属。

    “那刚刚你们进房间干嘛?”

    苏沫咧嘴一笑,楼上老妈的肩膀,“他要看看我房间的整齐度啊!”

    “一个单位的领导,看女员工的房间干嘛?”

    “妈,这你就不懂了!现在呢,一个企业考察员工,都是多方面的。私人生活的空间能很好的体现一个人的调理性的!我这两天,正好要签批转正,估计人家老大,想借着这难得的机会考察我的个人生活能力呗!”

    把下巴放到老妈的肩头,苏沫用脑子里知道的那点人力资源知识跟老妈胡扯,心里想的是,我怎么知道,老男人为啥要看我的房间!

    苏妈妈确实不懂,多年来不上班,她对职场一无所知。将信将疑的斜眼看着女儿,

    苏沫的下巴在妈妈的肩头上按了按,“您知道吗,我们公司去学校招聘的时候,还考察血型和星座呢!据说这都是决定是否录用一个员工的要素!我的一个同学,各方面都很优秀,比我强多了,可是就因为她的血型和星座搭配在一起,说是容易冲动,所以没录用,这才有了我被录取的机会呢!”

    这话倒不是苏沫胡扯的,确实是事实。

    “还有这事儿?”

    “嗯!”苏沫认真的点着头,“大企业考核员工,现在都是方方面面的!我能进入辉煌也不容易呢!说明你女儿其实很优秀!”

    苏妈妈听了这句,笑了出来,“嗯,优秀,不闯祸的时候优秀!”

    “嘿嘿!”

    苏沫以为这关算是过去了,可是没想到老妈又说,“我告诉你,你跟这个领导还是保持着点距离的好,你们都年轻,关系太密切了容易让人说闲话,再说,妈妈呢,也不指望你钓个什么金龟婿,咱就是普通老百姓,这种有钱人招惹不起的,要是赶上个心思不良的,弄不好会伤了你自己的!”

    “妈您想哪去了!”说着用手戳了戳妈妈的脸蛋,“我要长成您这样,说不定还能让人看上,动点什么歪心思,可您看我,”又戳了戳自己的脸蛋,“其貌不扬的,将来能不能嫁出去都不一定呢!”

    “那是你自己这么认为,妈觉得我女儿挺好看的,丫头,防人之心还是要有的,现在外面太乱了,职场潜规则妈妈也都知道!”

    “呦呵,老妈还知道这词啊!安啦,第一,我会保护自己,第二,您刚刚说,我们都年轻,这话不对,我这个领导跟比我小表叔还大呢,在我眼里他就是个老男人,我背后都偷偷叫他大叔来着!”

    “关键,人家有女朋友的,我见过,大美女一个。”苏沫说着眼前晃出邢月仪的那张脸,莫名的酸了一下以后,又想起贺景衍跟她解释过他跟邢月仪的关系,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

    “有女朋友才要提防的,那些有钱人不论什么年龄的,别说有女友,老婆孩子都有的,还要在外面找女人呢!”

    “我懂,我懂!”听老妈又要老生常谈,苏沫双手捂着耳朵,“这段你都快给我的耳朵念出老茧来了!收,赶紧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