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二十九章 套路而已
    苏妈妈没好气的打了女儿屁股一下,“对了,你这个领导姓贺?”

    “嗯!”

    “哪里人啊?”

    “不知道,公司总部是上海的,他是从总部派过来的,大概是上海人吧!”

    苏妈妈脸上又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妈,您这是怎么了?这么关注我这个大叔领导?不是您看上他了吧?哈哈。”

    苏妈妈抡起手臂照着女儿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掌,“什么混账话,越来越疯的不像话了!我是看他有几分眼熟又姓贺,所以问问!”

    “你这一说,还真提醒我了,最初见到我这个领导的时候,我没什么感觉,可是,他跟苏翊往那一站,眉眼间真有几分像,当时我还想,难怪对他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是跟我弟弟有相似之处!”苏沫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瞪圆了眼睛,“不会是苏翊同父异母的哥哥吧?”

    “不可能!”苏妈妈非常肯定的冒出一句。

    苏沫莫名其妙的看向母亲,正要问妈妈为什么这么肯定,

    苏妈妈却先发制人的问,“苏翊和贺景衍什么时候见过?”

    “啊?”苏沫眨了眨眼,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说走了嘴,挑着眉毛,“就是刚刚我们进来那会啊!苏翊给我们开门的时候啊!”

    “哦!”苏妈妈应声,但依旧有点怀疑的看了看苏沫的脸。

    “哎呀,妈,这个话题到此为止,苏翊马上就上来了,咱们等他回学校再议论哈。您不是也不愿意让他知道他妈和他亲爸的那段吗!”

    “对,对,不说这个了!”

    话音才落,门口就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果然苏翊回来了。苏沫得意的跟老妈对了下眼神,那意思,“看我提醒的是时候吧!”

    老妈这里算是蒙混过关了,可是苏翊好像有些闷闷不乐,回来后就钻进自己的房间,直到晚饭才出来,但也是话不多。

    苏沫也没怎么在意,苏妈妈却发现儿子的不对劲儿,问了几次,苏翊都是强挤笑容说没事儿,就是快考试了,压力有点大。

    苏妈妈又开始给儿子念经,好在,儿子比女儿乖,无论妈妈怎么念,都是一副谨遵母命的样子,苏沫在老妈身后,冲着弟弟一个劲儿的做鬼脸,逗得苏翊不笑都不行。

    当然,他一笑就暴露了苏沫,所以她的小屁股上挨了老妈几巴掌不说,精力也转移到她身上,开始念她的经。

    苏沫二百五一样,捂着脑袋,歪在沙发一边打滚,一边学着孙猴子的声音喊,“师傅,别念了,徒儿听话了,不再打妖精了,遇到了也不打了!就让妖精们,把师傅涉到洞里成亲去吧!”

    苏妈妈又气又笑,真的是拿这个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

    周一一早,

    苏沫好心情的顶着还没完全褪去的淤青脸去上班了。

    同事中除了陈艳别人都不知道苏沫是因为打架弄伤了自己,一个个看到她这副尊荣都过来问咋回事儿。

    苏沫囫囵吞枣的说自己周末在家干活不小心摔得也就过去了。

    陈艳看到她先是一惊,然后凑到她跟前低声说,“不是说,你要病假几天的,怎么今天就来了?”

    苏沫伸伸胳膊伸伸腿,“我啥事儿没有,懒得在家听我老妈唠叨,还是上班清净,嘿嘿!”

    陈艳笑笑没再说什么,就回了自己的位置开始工作。

    苏沫却怎么也沉不下心来,眼睛有意无意的总往总经理办公室那边扫。昨晚,她睡的不是很好,一闭上眼就想贺景衍,想他的体温和怀抱。好容易睡着了,又梦到他,且梦到他吻了她,之后苏沫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一直睁着眼睛混思乱想到天明。

    开天辟地第一次,不是被闹钟叫醒,更没用老妈一遍又一遍的催促。早早的就出了门,到了公司。

    她来的时候,公司除了保洁阿姨,还没有任何一个员工,所以,她很确认,这会儿,那紧闭的房门里并么有贺景衍,但依然控制不住往那里看。

    十点多的时候,贺景衍来了,他才一出现在大厅前方,苏沫的小眼睛就望了过去,正好碰到贺景衍看向她这边的眼眸。

    抿了下唇,苏沫赶紧移开视线,盯着电脑屏幕,假装认真工作。

    贺景衍也收回了视线,面无表情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十几分钟以后,各部门经理会议。苏沫又抬起眼看向总经办,给经理们开会要去会议室,贺景衍是要从那紧闭的房门里出来的。她就是想看看他,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好。

    只是没想到,贺景衍站在大厅前面,视线在扫了一圈,停留在苏沫脸上。

    苏沫再次迅速的将眼睛移开,但余光瞥见,在她挪开目光时,贺景衍的嘴角上提了一下,好像是笑了笑,但她不敢确认。

    会议似乎开了很久,苏沫时不时的又去看会议室方向。其实,会并不长,只是苏沫感觉长而已。

    一众经理们鱼贯而出之后,贺景衍也从会议室里出来了,可这次他并没有向苏沫的方向看,这让眼巴巴等着的苏沫,怅然若失。

    正失落呢,陈艳走到她的工位前,压低了声音,“一会儿,贺总会跟你们几个转正签批的人谈话,你准备一下!”

    虽然陈艳已经察觉到这个新来的贺总对苏沫似乎有所不同,转正单应该不会不签,但依旧例行公事的提醒。

    苏沫听了为之一振,这么说,她一会可以到他的办公室里,单独会面喽,即使谈工作,苏沫也愿意。

    焦急又喜悦的心态下,苏沫等待着。

    总经办秘书开始安排着新入职的员工去跟贺景衍面谈,那几个人一个个的进去又出来,整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却始终也没有轮到苏沫。

    当然,苏沫也什么工作都没做,开始是心不在焉的等,等烦了就在心里开始骂贺景衍,“该死的老男人!”

    手里的自来水笔,在A4纸上不停的点来点去,好好的一张纸都被她点成了麻子脸,若是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非得吐了不可。

    就这样,一晃到了午休时间,大厅里的同事们动了起来,伸胳膊伸腿的,一边活动,一边互相喊着搭伴去吃饭。

    和苏沫一起入职的孙嘉信走到苏沫工位处,“走了,去吃饭!”一低头看见那布满麻点的A4纸,“怎么了?怕老大谈话,紧张?”

    苏沫抬头看了看孙嘉信,她才不紧张了好不好,见老男人有什么可紧张的,她是着急,为什么老男人一直没有让秘书安排她进去,是不准备谈直接签字同意吗?那样多不好,让她跟同事们,还有艳姐怎么解释呢?

    再说,她很想跟她面对面的说会话好不好!

    可是,她却不能跟孙嘉信实话实说,只能笑了笑点头,“嗯,有点紧张,他都跟你谈什么了?”

    “就问问这几个月有什么感受,自己的职业规划是什么,以及对公司长远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苏沫撇撇嘴,“套路而已!无非就是走个过场而已”她还以为,贺景衍能有什么不同呢!

    孙嘉信将食指放在嘴上做了嘘的手势,提示苏沫注意言行,不要随意议论上司。

    苏沫吐吐舌头,坏坏的一笑。

    “走了,走了,去吃饭。”孙嘉信将手很自然的搭在苏沫的肩头。

    他们是同一天报道的,又是学一个专业的,共同话题自然多些。而苏沫平时大大咧咧,像个假小子,跟孙嘉信勾肩搭背的事儿没少做,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是今天,苏沫是不自然的错了下身子,将肩上的手甩开了。还无意识的看了一眼总经理办公室的方向。

    孙嘉信先是楞了一下,但看到苏沫眼神的方向,立刻明白了,她还没有被谈话,估计是怕总经理看到,以为他们要发展办公室恋情,对她的转正签批不利。

    给了苏沫一个“我理解”的表情和她肩并肩的走了出去,

    等电梯的功夫,苏沫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她拿出来一看,居然显示的是贺景衍的名字。她没记得自己把他的号码打上名字存到通讯录里。一定是在医院的时候,老男人自己偷着弄的。

    苏沫开心了一下,打开信息一看,很简单的两个字,“在哪?”

    “等电梯!”苏沫秒回,回了又觉得没说清楚,迅速的按了三个字,“去吃饭!”发送出去之后,电梯也来了,苏沫和孙嘉信一起进去。

    门关上前一秒,手机又震,苏沫打开,“一楼大厅等我,我们出去吃!”

    苏沫攥着手机犹豫了下,扯了笑脸对孙嘉信说,“抱歉,你自己去员工食堂吧,”扬了扬手机,“我朋友给我信息,约我去外面吃饭!”

    “男朋友?”

    苏沫抿了抿唇,她也搞不清楚贺景衍现在跟自己算什么关系,“不是,你想多了,就是一普通朋友!”心虚的苏沫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两字,“女的!”

    正好电梯停住,孙嘉信抬脚下去,“那好,下午见,拜拜!”

    苏沫点头,电梯门关上,徐徐向下。

    但苏沫并没有听话的等在一楼大厅,她才不要那么听老男人的话呢,她是他什么人啊?为什么都得听他的!果断的出了大厦站在门口吹冷风,天很阴,没有什么风,但很凉。裹了裹身上那件贺景衍给买的大衣,早知道要出来,就把围巾带上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