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四十九章你是谁
    男人上下打量着苏沫,看的她别提多别扭,多尴尬了。换谁,估计也得尴尬,一个大姑娘家的敲开酒店房间的门,面对一个只穿了浴袍的男人,说自己找人,不让人浮想联翩才怪,

    “对不起,我大概是弄错了!”苏沫低头,欲要转身,却听男人说,“你找景衍?”

    听到这个名字,苏沫停了转了一半的身子,傻傻的点点头,“您,认识他?”他直接称呼他的名字,应该很熟悉吧,那么,他并没退房吗?

    男人优雅的依靠着门框,“你是谁?”

    苏沫咽了咽口水,“我,我是,”要说是他女朋友吗?好像不妥,“我是,是贺先生的下属,昨天,他让我帮他来这里做饭,走的时候匆忙了些,围巾忘了,所以来取!”

    幸亏有围巾这个蹩脚的理由,不然苏沫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些饭菜,是你做的?”

    苏沫不自觉的往房间里厨房的方向看了看,“是!”

    “手艺不错!进来吧。”

    男人率先进去,苏沫跟在身后,没敢关门,虽然他似乎跟贺景衍很熟,但苏沫还是留了一份警惕。

    “坐吧,要喝点什么吗?”

    苏沫没坐,也不敢喝什么,在有陌生人的酒店房间里喝东西,那就是找死。这点心思,就是苏沫再大条也还是有的。

    男人似乎看穿了苏沫的心思,也不再礼让,“别紧张,也别害怕,我是景衍的朋友,叫高峰!你呢,叫什么?”

    “苏,苏沫!那个,高先生,冒昧的问下,贺先生呢?他一直没回来么?”

    高峰再次用那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苏沫,“你真是景衍的下属?只是下属?”

    苏沫的小爪子在身体两侧抓了抓自己的衣服,“是,只是……下属!”

    高峰的眼角爬上些笑意,“老贺他还挺能奴役你们,下属还要管给他做饭的事儿?”

    “那个,是,是我,我自愿的!”抬头对视上高峰的眼神,苏沫马上解释,“贺先生对员工特别好,之前又帮过我几次,我没有什么可回报的,就会做饭。所以,所以……”

    高峰眼里的笑意更明显了些,那笑有着明显的含义。

    苏沫很不自在,“我去找我的围巾!”进了厨房,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围巾,却看到她精心烹制的菜肴,已经被人动过了。

    心里很不是滋味,那是她特意给他做的菜,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且,贺景衍肯定不会再吃别人已经用过的菜。

    高峰提着她那条在公交站地摊上花二十元买的围巾,依靠着厨房的门口,“是这个吗!”

    苏沫回头,“嗯,是的!”

    其实,她一进门就看到了,就挂在昨天进来时挂的位置,她只是找个理由,想进厨房看看,因为高峰说,她的手艺不错,她猜她一定吃过了那些菜,事实也果然如此。

    接过围巾,苏沫似乎也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和必要,“那我先走了!”

    高峰耸耸肩,“好,小萝莉再见,路上注意安全!”

    “谢谢您!”

    门口,苏沫停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话,“那个麻烦您,看到贺先生替我转告他,无论多忙,也要按时吃饭、好好休息!”

    “一定会帮你把话带到,放心!”

    苏沫走了,带着失望走了。

    回到家,苏翊已经回来了,她强打精神,和妈妈、弟弟聊天,脑子里想的却都是贺景衍。

    那个叫高峰的人,怎么会住到他的地方,还有,他到底在处理什么事儿,自己的朋友都不用陪吗?

    再有,他就忙到连给她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他不知道,她惦记他,想他吗?

    又是一夜辗转,清晨没用老妈叫,苏沫就起床了。

    今天是周一,贺景衍肯定要去公司吧?

    然而并没有!

    却来了一个叫冯天宇的男人,是他给各部门经理开的会。

    以苏沫的级别,即便陈艳不在,也轮不上她参加会议,可她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贺景衍连公司例会都会放弃参加。

    难道,总部把他调回上海了吗?即便如此,他也该告诉她一声啊!可是那天高峰并没没有提到他离开滨城。

    到底怎么回事?苏沫百思不得其解。本来就够烦的,可是,电脑屏幕上的qq还一直闪,大家都在问她,贺总为什么没来?这个姓冯的是干什么的,是来顶替贺总的吗?

    苏沫,一律复制粘贴我也不知道几个字。大家都觉得,苏沫是嘴风比较严,不愿意说或是,不能说。所以,也不再问。

    但是,好像没有人相信她不知道事情,苏沫想,换她也不信,毕竟自己是贺景衍的女朋友,这才在公司里没公开几天,有调动这么大的事儿,她怎会不清楚。

    一连三天,贺景衍都没落面儿,公司的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是冯天宇在处理。苏沫因为心不在焉,工作上出了纰漏,给客户做错了单子,导致库房发错了货。被冯天宇态度严厉的点名批评,还上了公司内网的通告栏。

    此事一出,很多同事私下议论,苏沫是被贺总大人玩了一把,然后甩了。所以,悄悄的走人,换了新领导来。

    而新来的冯先生虽然目前还没有任命书下达,那肯定是顶替贺总接任分公司总经理一职的,当然要想办法挤兑前任留下的麻烦。

    或者说,是贺总经理授意的也未可知。

    背负着同事们各种议论,心里又藏着对贺景衍莫名其妙消失了好几天的怒意,苏沫根本不敢再去饭堂吃饭。

    她承认,她怕了,怕看到那些形形*的眼神,怕听到那些难听的低语。

    婉言谢绝了孙嘉信的邀请,自己独自一人出了公司大厦,在寒冷的街头,独自行走,不知不觉就到了她和贺景衍那次吃火锅的店前。

    想起,他还留了一张储值卡在火锅店的前台,苏沫走了进去,报了卡号,拿出贺景衍给她手机里发的那张卡的照片,前台服务员核对之后,给她安排了座位。

    很快,红油锅底端了上来,菜品也一样样的送到桌子上,滚开的红油,冒出香香的味道,苏沫却没有一丝开动的食欲。脑子里全是,他那次照顾她吃东西的场景。

    辣锅里升腾的蒸汽,眯了她的双眼,有泪水滚了出来。

    再不想这样坐下去,苏沫离开了火锅店,点的菜品一筷子未动。她发誓这是生平第一次如此浪费美食,虽然不舍,但,她真的没什么心情吃饭。

    不只是今天,这几日,她都没怎么好好吃饭了。在家面对老妈的时候,她也只是敷衍的好歹吃两口就回到自己的隔间里躺下。

    苏妈妈以为女儿不舒服,也没多劝,只是,提醒她不舒服就要去看医生,别小病养成大病。苏沫只能敷衍,说自己是胃动力差。

    风依旧很大,咆哮而过,卷起街边的残叶,苏沫落寞的走在街头。

    黑色的豪车在她身边停下,苏沫用余光瞥见,心头一动,是贺景衍吗?他终于出现了吗?带着满满的期待抬头望去那车子里下来的人,然而并不是,只是,他的司机。

    “苏小姐!”

    “王师傅,您这是?”是去接贺总吗?苏沫想问,可是却咽下了后面的话。

    “我去替冯先生看房子,他租了个住处。”

    “哦!”果然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苏小姐,公司里的那些八卦您听听就好,不要往心里去!据我所知,贺总并没有被调回总部,而这位新来的冯先生是贺总的助理。”

    “助理?”苏沫不解,似乎,司机师傅知道的要比她多,那他会不会知道贺景衍去哪里了呢?

    “嗯!贺总好像最近遇到了一些私人事情在处理,无暇顾及公司里的事儿,就让他在上海那边最得力的助手过来,代替他管理,这么大的公司,不能一日无主对吧?”

    “是,是吧!那您知道他在处理什么私人事情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也是在接送冯先生的时候,从他讲电话的时候,听到了一点,本来不该我多嘴,可是见你,这几天,有点,有点难过,所以就多事儿了!”

    “没有,没有,王师傅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不用谢我,快些回去吧,看你穿的这么单薄,又这么冷,别生病了!”

    “嗯,我这就回去了!”

    司机大叔上了车,却没有马上开走,而是按下车窗,“苏小姐,我虽然给贺总开车的时间不长,但是以我的阅历和看人的经验,贺总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刺手的事儿,您要相信他,耐心的等待消息!”

    苏沫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她不等还能怎样呢?

    “好!”

    车子开走了,苏沫的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的,这么多天了,他的手机不可能一直没电吧?却没有给她来过一个电话,当然,她也再没给他打过。

    手机拿在手里,心里冒出了一个冲动,没给自己任何思考的时间,苏沫按下那串烂记于心的号码。

    几个数字按完,屏幕上老男人几个字挑动起来,那是她特意给他改的备注。

    电话通了,但很久没有人接,在苏沫即将要丧失信心的时候,听筒传来了声音,

    “喂,您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