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五十二章 你还有理了
    本来肺部发炎,苏沫就有些喘,现在又带了气,喘的就更厉害了,还不停的咳嗽,那种要把心脏咳出来的感觉,胸腔里隐隐的还有些痛。

    小脸瞬间憋的通红,贺景衍疼惜的拥她进怀,轻轻的抚着她的背。

    苏沫不是那种小鸟依人的女生,平时生病什么的,也不娇气,可是此时,却突然觉得委屈的不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但她并不示弱,也不肯依偎在贺景衍的怀里,虽然挣脱不开他的手臂,但她却执拗的扭来扭去,这一折腾,咳得更加厉害了,还干呕了起来。

    贺景衍无措,只能松开手,“喝点水,冷静下来,听我解释,好吗?”

    “不好,我什么也不听,贺景衍,我要跟你分手!”

    “分手?苏沫,这样的话,我希望只听到这一次,如果你确实这么想,我可以答应你,只是,你问问自己,是气话,还是深思熟虑以后的结果!”

    苏沫没话了,她承认自己在赌气,但,不分手还能怎么样。不是说,刚刚恋爱的时候,两个人都希望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吗?

    可是,他呢?把他扔在那个公寓酒店里,一走了之,之后几天音讯全无,刚刚恋爱就这样,这以后要是久了,还不知什么奶奶样呢!

    苏沫明白,她驾驭不了这个人,完全驾驭不了。

    “先喝点水,我买了粥回来,吃一点!”

    苏沫将身子扭向里面,给贺景衍了一个后背,不打算理会他。

    “别闹好不好!”

    “我没闹,贺景衍,我说的是真的,纵然我确实不舍,也很生气,但更明白,你不适合我!”

    贺景衍端着水杯的手一顿,静止了几秒之后,将水杯放在床头的小桌上,转身离开。

    背对着他的苏沫,听到脚步向门口移动的声音,呼的坐了起来,“你还有理了是吧?”喊过之后,一阵剧烈的咳嗽,眼泪也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贺景衍停下脚步,侧头,脸上不经意的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苏沫看到那张盛世美颜上写满疲惫,眼底隐约泛着青色,下巴上的胡子渣都冒了出来。他这两天一定没休息好吧?心里升腾起一抹心疼。

    但转念一想,他这样都是为了那个初恋女友,又不是为她,她才不要心疼他,估计人家也不稀罕她的心疼。

    贺景衍已经走了回来,站在病床边,捏了捏她的鼻子尖,“口是心非的小东西,把水喝了!”

    那个被放在小桌上的水杯再次递到苏沫的嘴边。

    她确实渴了,刚刚一阵咳嗽之后,想喝水的感觉很强烈。

    没好气的接过男人手里的水杯,她是因为必须喝水才喝的,不是给他面子,所以不稀罕他喂她!

    贺景衍坐了下来,看着苏沫将那杯水全部喝光。

    “还喝吗?”

    “要你管!”

    依旧没好气,但比刚刚好了点。

    贺景衍抬起大手揉了揉苏沫的脑袋,“你的厨艺很好!”

    苏沫愣了一下,那些饭菜都过了那么多天,不臭也要馊了,他不可能尝过!

    “不用讨好我,你又没吃过,怎么知道,当我是小傻子吗?”

    贺景衍的笑意更明显了些,苏沫觉得他那该死的表情分明是说,“你就是个小傻子!”

    “我是没吃,但高峰却大饱口福,赞美之词说了一大推!”

    “呵呵!”不说高峰还好,说到这个人苏沫更气,不是气高峰,而是起贺景衍!

    “你有什么权利让他没收我的手机,还不让我给苏翊打电话?”

    “因为,不想别的男人照顾你!”

    苏沫瞪圆了那双不算大的黑眸,“苏翊是我弟弟哎!”

    “但是没有任何血缘!”

    靠,苏沫心底爆了粗口,只是没让那个字从唇齿间溜达出来而已,“贺先生,请问,您的那个朋友,高峰是女人吗?还是跟我有血缘?”

    “但是他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即便有也不敢!

    苏沫翻了翻眼睛,“苏翊怎么会对我有非分之想,开什么玩笑!”说完这句,苏沫似乎想起什么,眼睛再次瞪了起来,

    “既然你这么害怕别人对我有非分之想,怎么还把我一个人扔在医院里?跑去帮你那个初恋女友解决问题,她的事儿就这么重要?我看你们是要旧情复燃吧?”

    贺景衍哪双蕴含了天杰地灵的眼眸闪了闪,“这才是你要跟我闹分手的原因!”

    苏沫抿唇不语,是,也不全是,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至少有这个因素在。

    “吃醋了!”贺景衍脸上的笑意更明显,大手按着苏沫的脑袋后面,将她拉向自己的怀里,苏沫绷着劲儿,一点也不配合。

    他的唇在她的头顶上按了按,“虽然你有点不可理喻,但吃醋的样子还挺可爱,我很喜欢!”

    呵!呵!苏沫此刻觉得心里奔腾过无数匹某种稀有动物。

    她这少女的脑细胞果然不是老男人的对手。

    她明明很生气,为毛他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心里却舒服了很多?关于,忽然扔下她几天,不理不睬的气,好像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还有,他的胸膛似乎有种魔力,让她很想靠着。

    眼泪不争气的流成了串。

    苏沫不爱哭,非常不爱哭,记忆力除了父亲去世,她没忍住,其他的时候,即便想哭,也会抬头看着天空,将泪水憋回去。

    只是,遇到贺景衍以后全变了。尤其这一刻,不知为什么,她不想忍,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但心里却骂自己,真没用!

    贺景衍抬起那张有点苍白的小脸,拇指滑过沾满水泽的眼尾。

    “我好像到今天,才真正理解什么叫梨花带雨!你,这个样子,看上去很乖!”

    苏沫抿了抿唇,本来是无言以对,他这么一说,反而犯了驴脾气,挥手打开按着自己眼角的那只手,

    “我并没有原谅你!你也没有合理的解释给我,不要这么亲近!”

    贺景衍浅笑,“好,我解释,高峰跟你说了多少?”

    “什么?”

    “关于初恋女友的事儿!”

    “这种事儿你觉得我应该从别人嘴里知道吗?”

    贺景衍无奈,将苏沫抱到自己的腿上,让她坐好。

    “不应该,是高峰嘴比较欠!我本打算,等忙过去,慢慢给你说的!”

    “是吗?如果,是我消失几天不见,连电话都没有,然后好容易打通了,却是一个男人接的,还说看我睡的实,才没有吵醒我,你会怎么样?”

    “我会动用一切手段,找到你,然后带你走!还有,把那个男人打到爬不起来!”

    “所以说,你是在欺负我没有能力找到你,奈何不了你,对吗?”

    贺景衍的眼眸闪了闪,“不是,因为那边的事儿,确实有点棘手。但是,沫沫,你要相信,没有什么旧情复燃,我只是尽力在帮她。我想如果换成你,你也一定会鼎力相帮,因为她现在,确实需要帮助!”

    “你不说什么事儿,我怎么知道我会怎样做?再说,你怎么就那么笃定,我会鼎力相帮!”傻子才会帮自己的情敌!

    “因为你很善良!她,”贺景衍吸了一口气,似乎不知该从哪说起,“有一个女儿,得了很严重的肾病,且,”顿了顿,似乎在考虑该不该以实相告,

    苏沫听了,眼里明显闪过惊诧,“那孩子多大了?”

    “五岁!”

    苏沫不说话了,这个年龄得了这种病确实挺可怜的。

    犹豫了一会儿贺景衍才说,“她的婚姻状况并不好,老公家暴很严重,孩子生病以后,婆家不但不管,还将她们母女赶了出来,她的积蓄为了给女儿看病全都花光了,无奈之下,她才找我,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如果只是用钱,高峰也可以,主要是她想让我帮她跟婆家打官司!”

    “帮忙打官司就打官司吧,也用不着几天几夜守着她,还睡在她那里!”虽然善良的苏沫觉得这个忙是应该帮的,但是依旧解不开那个电话带来的影响。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睡在她那里了?我那天突然离开是因为,她电话我说,女儿突然发病,但她已经拿不出来住院费了!”

    苏沫踢了踢脚,还是不高兴。

    贺景衍无奈的捡起她的小手,捏了捏,“那天我以为只要给她缴了费用就可以回来,但是没想到小丫头的情况不怎么好,一直在抢救,所以就留在医院里了。后来,她婆家的人又三番五次的跑去闹事儿,我才一直没有离开。毕竟,律师证一亮出,对他们那家人是个震撼!”

    “那天你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睡着了,所以,才有她接电话的事儿!”

    苏沫翻了翻眼睛,“你的意思,是如果她没有接这个电话,你就不准备告诉我了吗?”

    贺景衍没有马上回答,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蓝若嫣擅自接电话一事儿,他确实不准备告诉苏沫这些。因为,觉得没有必要!

    “沫沫,接受我的道歉好吗?”

    苏沫摇了摇脑袋,“不好!”

    “那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

    苏沫正了正表情,“贺景衍,我说分手其实并非冲动也不是单纯的吃醋,我觉得你确实不适合我,我想要我爸爸妈妈那样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大部分时间都是柴米油盐,但却能相濡以沫,时时刻刻的陪伴!”

    “而你注定了会很忙,给不了我想要的那种细水长流的爱情。”

    “唔,你说的,我懂了,我以后会尽量不让自己忙,就算是忙,也会让你知道我在忙什么,或是带着你一起忙,这样好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