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五十五章 这是求婚吗
    “不是,我接,接!”苏沫说话都结巴了,将那本不想移动的视线从洗手间方向有点艰难的挪开,手也抓到了手机放在耳边,微凉的手指碰到自己耳朵边缘的皮肤,热热的,苏沫猜,她的脸一定红红的。

    “喂!”

    然而,才不过“喂”了一声,那边就挂断了!

    看了看手机,苏沫想对方一定是觉得等的太久,没耐心了吧!

    手机放到一旁,等着再响,可是却再也没有动静,直到贺景衍穿戴整齐的出来,也没再响。

    “我刚接上,就挂了!你给她回过去吧!”对着正在用毛巾擦头发的贺景衍苏沫说。

    贺景衍单手拨动着头发上未干的湿意,走过来,拧眉看了看手机,苏沫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也有可能是听到我的声音,人家不愿意对话了,你给她回过去吧!”这话是违心的,但却是试探,她就想看看贺景衍会不会给那个蓝若嫣回电话。

    见他在手机上按了几下,然后放到耳边,苏沫有点失望,还有点伤心,却在心里劝自己,是她让他回的,他只是听她话而已。

    “你在哪?”听了这话,苏沫的心酸了一下,他是不是又要走?可是,他走了,她一个人在医院里真的害怕啊,要拦着吗?

    “现在去若嫣那里!”

    还好,还好,他在安排别人处理,也就是说,他不会走了!

    见贺景衍要挂电话,苏沫赶紧闭眼。

    大手附在了她的小脸上,“你以为眼睛和耳朵的功能是一样的么?闭上眼睛就能证明你没偷听?”

    苏沫瞬间睁开眼眸,明明刚刚就是竖着耳朵听来着,可是她却抵赖,“谁偷听了,我才没兴趣听你跟那什么初恋前女友对话呢!”

    贺景衍吸了吸鼻子,故意把那声音搞的挺大,“我闻到了酸味!”

    苏沫小声嘀咕,“知道是你前女友打来的电话,不酸才不正常!”

    “嗯,酸的挺好!”他说着躺到她身边,“是想跟我紧紧贴着吗?躺的这么靠外边!”带着调侃还有一点点挑,逗式的腔调。

    苏沫向里挪了挪,又挪了挪,贺景衍却一把将她捞进怀里,“刚刚的电话是打给高峰的,并不是回给她!嗯,你看!”

    他说着已经打开了手机的通话记录,苏沫眯着眼睛,假装不屑一顾,却看的清晰。

    嘴角不自觉的翘了翘,人,也不自觉的往那个温暖的怀抱里贴了帖。

    枕着他的一个手臂,而他的另一个手臂搭在她的腰上,并没有楼的很紧。鼻息里全是他的气味,虽然没有薄荷香,但苏沫依然迷恋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困意渐渐袭来,扭了扭身子,将小脑袋扎在他的心口处,迷糊中,她感觉他吻了她的发顶,好像还说了句“晚安!”

    苏沫也想对他道声晚安的,可是嘴还没张开就睡了过去。只是,电话铃声又响,吵了她的好梦。

    她觉察到贺景衍动作很轻且快速的按了电话,但并没有说话的声音。有点不情愿的打开眼,含糊的说,“又是那个初恋前女友吧?”

    虽然迷糊,但依旧带着浓浓的酸味!

    “嗯,我关机了,你好好睡,不会再吵到你了!”

    苏沫动了动,没回答,她真是困死了,实在不愿意说话。

    “沫沫,放心,我不会走,知道你一个人在医院里害怕,无论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不会扔你一个人在这里的,安心睡吧!”

    听了这句话,苏沫睡着了,彻彻底底的睡踏实了。

    夜里苏沫醒了,动了动身子,后背空荡荡的,一下子睡意全无。他说不会扔下她,但他还是走了。

    伤心抵不住恐惧,病房里没有开灯,窗帘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拉上,窗子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苏沫的小心脏一下子抽的紧紧的,蹭的从病床上坐起,脸上全是惊恐,她害怕,真的很害怕,她需要打开灯,必须打开。

    恐惧中,她慌张的用脚摸索的自己的拖鞋,穿好。有点着急的奔向门口找寻灯的开关,既忘了床头其实就有开关,更忘了手上还插着输液的针。

    手背上传来一点疼意,还有冰凉的水意,她才意识到是针头因为自己着急而带了出来。

    顾不上管那针头,她需要马上开灯。门口有了响动,苏沫吓的瞪圆了眼睛,虽然一直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但她还是害怕。

    贺景衍推门进来,看到苏沫傻愣愣的站在床边,全身戒备,那架势似乎要跟谁干架!

    当然,他也看到了还在滴着药水耷拉的针头。

    大步迈到苏沫跟前,还没等他开口,她就扎进了他的怀里,“你去哪了?不是说不会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吗?”

    贺景衍轻轻抚着她的背,“我没走,只是去叫护士来给你撤掉针,液体马上就没了!”

    苏沫这才注意到,跟在贺景衍身后的护士小姐,不好意的从他的怀抱里退出来,嘟着唇,低着头。

    “嘿嘿!我胆子太小了,你们不要笑话!”

    护士已经注意到苏沫的手和输液器已经彻底脱离,放下手里的托盘,用镊子夹出消过毒的棉球,“来,我给你处理一下!”

    苏沫老老实实的伸过去小手,护士轻轻的抹了抹那针眼处渗出的血迹,然后换了一个棉球,“按一会儿!不要揉!”

    苏沫的另一只小爪子刚要伸过去,贺景衍的大手就先她一步按在了那棉球上。

    “护士姐姐,谢谢你啊,你的手真好看!”苏沫说的是心里话,小护士的手凉凉的,却很软,就是她一个女孩子看着都很喜欢。

    听到赞扬,小护士开心的笑了笑,“你的手也好看啊,肉呼呼的,一看就是有福气,不受累的手!”

    苏沫也笑,莫名其妙的看了眼一旁的贺景衍,要是能嫁给他,应该算是有福气吧?摇了摇脑袋,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总是想要嫁他的事儿呢!

    “小姐姐,我有一个问题可以问问你吗?”见小护士端着托盘要出去,苏沫忽然想起一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问题。

    “什么?”

    “嗯,你一个人在医院里值夜班不怕么?”

    小护士脸上的笑容放大了些,“哪里是我一个人,这么多值班医生、护士,还有病人、家属呢!”

    说罢,推门出去了。

    苏沫的脸皱成了小包子,自言自语,“我也知道其实有很多人,可还是害怕!”

    贺景衍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别怕,有我在呢?”

    苏沫抬眼,一脸真诚,“你会一直陪着我吗?不是说,这几天生病的时候,就是以后,很久很久以后,你都会陪着我吗?”

    贺景衍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用眼睛锁着苏沫的小脸。

    怕他不明白,苏沫继续解释到,“那个,我不敢自己住的,要是,我们在一起了,你出差什么的,我一个人会害怕的!”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在变相的向我求婚?”

    苏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才意识到好像自己的话确实有点问题,

    “求你个大头鬼的婚啊!”眼睛翻了又翻,“我只是比较现实,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如果你做不到,我们大可以不必继续下去了!”

    “又来,虽然没说分手两字,但这话分明就是那个意思,苏沫,这种话我不许你再说!”

    男人的本来温柔的表情瞬间变的冷冽,还夹杂了点怒气!

    “我没那个意思,是你曲解的。”苏沫晃了晃脚丫,

    “你不知道,这是对我困扰最大的问题。其实,我也不知自己到底是胆子大还是小,走夜路不怕,多晚都不怕,但就是不能一个人在黑暗的空间里,尤其是一点光亮都不透的地方!”

    “就算睡在我自己那个隔间里,明明知道我妈就在外面,还是很害怕,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不会关门,也不让我妈关门,或者干脆跑到我妈那里起腻,除了,”

    小嘴翘了更高了些,有点孩子气,

    “跟我妈吵架,但这样的时候,我都不敢关灯!当然,即便我跟我妈吵架了,我赌气关了门,但我知道我妈也不会关她房间的门的!从我爸活着的时候一直这样。”

    “嗯!”贺景衍带着浓浓的笑意,揉着那一头已经跟鸟巢样的头发,“这说明你还是个孩子,并没有长大!”

    虽然总是调侃他是老男人,也喜欢叫他大叔,但被他说自己是个孩子,苏沫很不服气。

    “我才不是什么孩子,再说,就是将来我到了七老八十,我觉得我还是不敢一个人睡!所以,”小手从贺景衍的大手里抽出来,跟自己的另只手绞在一起,

    “才那么问你,因为,你注定了会很忙,出差、应酬什么的……”

    贺景衍的手揽上她的腰,将她拉倒自己的怀里,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处,“应酬我会尽量减少,也不会彻夜不归,出差在所难免,那样,你可以去妈妈家住,或是把妈妈接过来陪你!”

    苏沫眨了眨眼,在他怀里扬起小脑袋,“你的意思是,你会留在滨城吗?”

    “嗯,留在这里,娶你!等你好了,我们就去看房子!”

    他说娶她!苏沫心中窃喜,虽然想尽量克制着不让那份开心表现出来,但是眼里的光芒却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

    “你这是求婚吗?”

    “分明是你先对我求婚,虽然说得很隐晦,但美人都已开口,我岂有不接茬的道理,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