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六十四章 要不要做个亲子鉴定
    苏翊将眼睛看向窗外,心里默默的祈祷,苏沫,你一定要快乐、幸福下去。

    苏妈妈无奈的点了点头,虽然她很希望女儿能嫁给养子,但既然养子有自己心仪的女孩,她也不能强求。

    “我去给你热热饭,你还没吃午饭吧?”

    “嗯!妈,我自己来就好了,真的是饿死了!今天学校有篮球赛,消耗了很多体力呢!”

    苏翊说罢起身进了厨房,他怕再坐下去跟养母继续聊,泄露内心隐藏的情绪。

    苏沫醒了的时候,房间里黑暗一片,陌生的环境让她吓了一跳,缓了一会儿,才想起这是贺景衍的住处。

    头上还顶着一块裹着冰袋的毛巾,抬手拿了下来,身上虽然依旧是无力感,但比睡着之前已经好了很多,翻了个身,并没有看到贺景衍,拿过手机看了时间,吓了自己一跳,都凌晨一点了,她这一觉睡的可真踏实。

    四下看了看,好像贺景衍并不在,深更半夜的他去哪了?苏沫胆子不小,但是在陌生的黑漆漆的房间里,虽然不是医院依旧还是会害怕。

    之前那两次住酒店,她可是开着所有灯的。

    利落的翻身坐起,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找着灯的开关。

    轻微动静传来,苏沫提高了警惕,将手机反扣在床上,盯着那动静来源的地方。

    “怎么起来了?”贺景衍的声音传来,虽然是熟悉的人,熟悉的声,但苏沫还是吓了一哆嗦,“你吓死我了,突然就冒出来!”

    贺景衍打开了一盏小灯,“我有这么可怕?”

    “不是你可怕,是黑灯瞎火的,我正害怕呢,你一说话我条件反射!”苏沫踢了踢脚,坐在床边上,“你大半夜的不老实睡觉,跑哪去了?”

    “贺景衍指了指外面厨房的方向,“在煮粥!怕你醒了,可能会饿,可以有东西吃。”

    他说着已经凑到苏沫跟前,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怪我没有陪你一起睡?嗯?”

    苏沫抿了抿唇,歪了下小脑袋,“不是,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人会害怕,煮粥就煮粥,干嘛非要把所有灯都关了!”

    “我没想那么多,以为不是在医院,你就不会怕了!”

    “我都跟你说过,在家我都不敢关上门睡觉,狗脑子!”

    “对不起!”贺景衍揉着苏沫的脑袋,低声下气的求原谅。

    “好吧,看在你态度虔诚的份上,本姑娘就绕过你这次了!”

    “嗯!谢女王陛下不杀之恩!”

    苏沫咯咯咯的笑了出来,贺景衍抱着她,“现在开心了,也不烧了,有没有胃口,要不要吃点东西?”

    苏沫摇了摇头,其实身体上的难受,一般不会影响苏沫的食欲,她现在是心里不舒服,所以任何东西不想吃。

    “那个,我睡的时候,我妈妈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虽然刚刚拿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已经翻过通话记录,既没有未接也没有已接,但她还是不死心,贺景衍在她住院期间跟母亲多次通话,或许妈妈留了他的号码,直接打给他了?

    她这么晚没回去,又是赌气出来的,妈妈应该会不放心吧?怎么说她也没有过无缘无故夜不归宿的前科。

    贺景衍迟疑了一下,将苏沫抱的更紧些,“我给苏翊打了电话,让他转告阿姨,你在我这里,又烧起来,已经睡下了,让他们放心!”

    苏沫的小脑袋在贺景衍的肩头蹭了蹭,双手环住他的腰,默不作声。很快,贺景衍察觉到肩头有了湿意。

    “怎么哭了!”

    “你说,我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是因为我没有遗传她漂亮的容貌,长得丑吗?”

    贺景衍一顿,其实苏沫不说,他也有所感触,苏妈妈似乎确实不怎么疼爱女儿,他想这跟长相没关系吧?

    有哪个母亲会嫌弃女儿丑?更何况苏沫并不丑,只是没有苏妈妈漂亮,准确的说是没有她身上的那种清新淡然的气质。

    “我看看,我的小女友是不是真的很丑!”他说着捧起苏沫的脸,貌似非常认真的审视,“嗯,是不怎么好看!”

    苏沫咽了咽口水,很谨慎的问,“你也会嫌弃我吗?”

    贺景衍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逗你的,一点也不丑,皮肤这么好,又白又光滑,标准的瓜子脸,眼睛虽然不大,但眼型很好,还有,”

    手指附上那果冻般但有点起皮,却依然诱人的唇瓣,“这小嘴,唇形饱满,还有唇珠,美女的标配。”

    “可是我的鼻子不够高,鼻头还有点圆,一点不像我妈,有一个典型的希腊美女的鼻子!”

    “嗯,你说的都对,可是有一点你却不知道,”

    “什么?”

    “这种鼻子,”用力的捏了捏,那圆润的鼻尖瞬间犯了红,“很旺夫,我喜欢!”

    苏沫眨了眨眼,对视上那双悠悠黑眸,“真的?”

    贺景衍点点头,“现在心情好了吗?吃点粥,不能枉费了我大半夜守着锅给你煮的一番心意,好吗?”

    他都这么说了,纵使是再没有胃口,苏沫也勉强的点了点头,好歹在贺景衍连哄再吓唬的情况下吃了一碗白粥。

    房间里很暖,又因为吃了热粥,身上和额头有了些许的汗意,贺景衍从卫生间里拧了热毛巾出啦,给她抹了抹脸,

    “身上是我来,还是你自己擦?”

    “自己,你躲开一下!”

    贺景衍笑,“你都病成这样了,我就是有想法也下不去手,再说,躲什么躲,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只不过,”黑眸眯起,“没发生过实质的事儿而已。”

    苏沫拧眉,想要怼他,可是还没张口,人家贺先生又说,“看看,这小样子,是彻底好了,有精神要跟我打嘴仗了!”

    说罢,将苏沫抱到自己腿上,头埋在苏沫的颈项间,鼻子嗅了嗅,故意搞出很大动静,“臭臭的,还不快点擦一擦,等我动手么?”

    额,苏沫额上黑线一片,捏着毛巾就要抹自己的脖子,却被贺景衍抢了过去。

    “你干嘛?”

    “毛巾冷了,我去重新弄下。”说罢从腿上把苏沫抱下来,放到沙发上坐好。

    “要不,我去洗个澡好了!反正这里也方便!”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苏沫还是说了自己的想法,在医院的这几天也是每天弄个湿毛巾擦了擦身上,并没有洗过澡,身上很别扭。

    “不行,你才不烧,别折腾,再忍耐几天!”

    苏沫不情愿的将唇撅起老高。

    贺景衍却根本不理会她无声的抗议,进了卫生间,拧了毛巾出来。

    没有征求苏沫的意见,直接将拿着毛巾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给她将前心连带着腋下都擦了个遍。

    虽然他的手隔着毛巾没有碰触到她的肌肤,但她依然很难为情,还带着一丝病态的小脸红了个彻底。

    一句话不敢说,一动也不敢动。

    擦过前面,贺景衍又去了洗手间拧了一次毛巾出来,准备给她擦后背。

    “还是我自己来吧!”

    “你确定你能够的到?”

    苏沫不说话了,乖乖的转过身体,本以为,他还会像刚刚那样将手裹着毛巾探进衣服里,哪知人家直接把她的衣服撩了起来。

    羞的她,小脑袋都要扎到脖子里头去了。

    温热的毛巾在整个后背上游走了一遍,但并没有放下她的衣服,苏沫知道他在看什么。抖了抖身子,想把屯在脖颈子后面的衣服抖下去。

    “别动!”大手按住她的肩,指尖在那本该光滑的背上摩挲,“这些疤,是怎么来的!”在上海的那夜,他好像就看到过,但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触。

    苏沫不语,贺景衍浅笑一下,“是因为淘气闯祸被教训,不好意说,对吗?”

    他能想到也只是这个原因。

    苏沫摇了摇头,“确实是教训,被我爸爸教训的,用皮带抽的,但不是因为淘气,而是因为……”

    有点哽咽,但还是将那次因为自行车挨打的事件说了出来,这么多年的委屈,她一直想跟人诉说,可是始终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其实,不仅是背上,我的大腿内侧也有好几块疤,是我小时候,我妈咬的!我是淘气,脾气又犟,可是,你不知道我妈每次打我的时候,都跟丧失了理智一样,打不动就咬,不咬到出血不解恨!”

    此时苏沫的眼泪,已经稀里哗啦了。

    贺景衍越听眉头锁的越紧,“别哭,乖!”

    苏沫吸了吸鼻子,“我就是想起那时候,心里难过,想哭一哭!”

    贺景衍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沫沫,想过没想过,做个亲子鉴定?”

    苏沫愣了下,随即笑了出来,眼角还挂着眼泪,那小样子生出了几分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你怀疑我不是父母亲生的?其实,以前我也怀疑过,因为我妈不喜欢我,我又长得不一点不像她,所以偷偷的问过我爸,我爸就笑说,我是充话费送的。呵呵,”

    “你想要真不是他们亲生的,避讳还来不及,我爸怎敢这么说,再说我看到过我的出生证,那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我爸妈的名字,还有出生的时间、医院!”

    顿了顿,又说,“我妈生我的时候是剖腹产,肚子上面老长的一道刀口,我看到过呢!”

    抬起头望向贺景衍,“而且,我姥姥在世的时候跟我说过,我妈生我的时候特别不容易,让我长大了要疼我妈才行!”

    “因为当时的医疗没有这么先进,麻药好像没怎么起作用,基本是硬挺过来的。术后也没有止疼泵,她整整疼了一宿呢!”

    “我觉得我妈不喜欢我就是因为我长得不漂亮,据我姑姑说,我刚出生的时候,脸上都是小黑毛,鼻子还是歪的,护士一抱过来给我妈看,我妈就别过脸去,拒绝喂奶!”

    小眉毛挑高了些,“我姑姑说,我出生的第一宿就是个不老实的,整整哭了一夜,气的我妈跟我爸发脾气,让他赶紧把我抱走,嫌我烦!还有从医院回家的那天,可能是不适应环境,我又哭起来没完,我妈差点把我扔出去,后来还是我爸将我抱到奶奶那屋,为了不让我哭,抱了我整整一夜。”

    “我奶奶也说,我从一出生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丑丫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