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六十六章 吃货本色
    贺景衍看着苏沫没有说话。

    “我跟我妈每次吵架都是这样,只要我低头认错,就能和好!尤其我爸爸过世以后,都是这样的,只是,”眼睛里一片迷茫,

    “这次我整夜不归,估计我妈不会轻饶我,没关系了,大不了让她打几下,她现在年纪大了,没多大劲儿了,也不会打疼的!”

    “她要是想咬我,就咬吧,让她解解气!谁让她是我妈呢!”

    “不许出去,任何事儿都等我回来再说!”说完不等苏沫回答就起身去了卫生间洗漱。

    苏沫无奈的来回踢着脚。

    贺景衍洗漱完毕出来,换上西装,走到门廊下穿鞋,

    “午饭我会带回来,厨房里有粥,冰箱里有奶黄包,还有牛奶,你自己热了再吃,不要出去,还有,妈妈那里我会想办法沟通,一切交给我!”

    苏沫抓了抓脑袋,撅着嘴,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要是无聊,就看会电视,电脑我不带着,想上网也行,开机密码是我手机的后六位!”

    “哦!”

    苏沫翘着脚,撅着嘴,满脸的不高兴,不单单是因为不让她出去,更多的是因为他要离开的这一会儿,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是从来不粘人的性格,自从遇见贺景衍以后却悄然改变了。

    她片刻也不愿与他分开!

    贺景衍大概是明白了她的心思,本来手都推上了门把手,又放下,重新走回到苏沫跟前,将她的小脑袋揽到他的身前,此时,她坐着,他站着,苏沫的脸其实是贴着他的小腹的,有那么一点难为情,可真不想他离开,于是伸出了手臂环绕上他的两条大长腿,

    “你快点回来!”

    “嗯!”他答着,大手在她的肩头拍了拍,又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苏沫强行制止了自己,恋恋不舍的松开手,

    “要走就快走啊,别磨磨唧唧的,大叔!”

    贺景衍一笑,食指在她唇上按了下,然后又贴了自己的唇,才快步走向门口,拿上大衣。

    他很想吻她一下再走,可,估计这一吻,他再想走都难了,今天公司有重要会议,他不能不参加。

    咣当一声,不大的声响,苏沫知道他离开了,站起来跑到门口,耳朵贴着门,想听听电梯是不是上来又下去,怎奈,隔音效果太好!她什么也听不到,百无聊赖开始在房间里晃荡。

    一低头看到身上的校服居然有一块油污,想起昨天午饭的时候,掉了一块肉在身上。沾了油,时间越久越不好清洗,苏沫干脆脱了下来,里面只穿了一件打底衫。

    虽然房间里够暖,可是大病初愈的她不敢折腾,在柜子里翻了翻,贺景衍的那些西装都是定制的高档货,她自然不会穿,再说在屋里面穿西装也不舒服。

    刚好看到有件毛衣开衫,还是红色的,苏沫捏了起来,撇了撇嘴,

    “老男人,这么喜欢穿艳色花哨的衣服!”

    不过,好像,在公司里贺景衍穿的都是深色西装,这个应该是平时家居时穿的。脑子里联想了下大叔同学那些价值不菲的衣服,似乎经常能见到,不是衣服的里子是艳色,就是领子,袖口有些碎花修饰。

    “还是个闷骚的老男人!”苏沫嘟囔着,把校服脱了下来,套上毛衫,那毛衣宽宽大大的,穿在她身上却别有一番风味。

    再次将散着的长发在脑后挽起发卷,在家的时候她喜欢随意,但却偏偏讨厌长发甩来甩去的麻烦。

    换好了衣服,又跑去卫生间洗自己的那件校服,看到洗衣筐里丢着一件衬衫,一条平角裤,还有一双袜子,勤快的苏沫,向来不喜家里有脏衣服,尤其不喜有脏的里衣,

    索性一起洗了。

    又想了想,反正贺景衍也不在,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的里以里裤也都脱下来洗干净。

    其他的可以挂在卫生间里晾着等干,她的小内却不行,直接穿着外裤太别扭。

    不过苏沫早就想好了对策,用干毛巾裹着小内拧了又拧,水分被吸的差不多了,又跑去拿吹风机,开到最大功率,对着那点布料猛吹。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小时以后,终于大功告成。

    可是,BRA就没那么容易干了,苏沫举着吹风机的手也酸了,还是潮湿的,找了个衣架挂在卫生间通风的地方,想着晾一会,自然干透也就没问题!

    干完活,苏沫又开始无聊,她不爱看电视,也不想上网,虽然贺景衍留下笔记本电脑还告诉了她开机密码,可是苏沫觉得那毕竟是属于个人**范畴,就跟手机一样,别说,他们还只是男女朋友,就是夫妻,苏沫觉得也不能随便动。

    看了看厨房,不免手痒,她是真的想亲手给他做饭吃。可是,老男人有指示,她还不敢违背,当然,更明白那是疼爱她。

    不过苏沫一向属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那种人。想了会儿,就有个主意,小嘴翘的老高,跑进厨房,打开冰箱,冷冻柜里有肉,有虾。

    拿出来放到微波炉里,打开解冻功能。

    又去看冷藏,她需要的鸡蛋和面粉都有,虽然那印着全是外文的面粉小包装袋子上很清晰的写着面包,糕点专用面粉,但还是拿了出来。

    当然,她不会烤面包更不会做糕点,但是她想既然是面粉那么包饺子应该就没问题。

    是的,她要给他包饺子吃,调馅儿的本事她可是有的,而且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老爸做出来的味道还有好呢。

    刚好,冰箱的冷藏里有些芹菜,虽然那是西芹,但苏沫不管那套,放在水池里洗干净,开是忙活开了。

    没有和面物件,她也真能想招,精致的骨瓷汤钵秒变和面盆。反正就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汤钵的大小足够了。

    剁肉馅,切虾,抹菜泥,一切准备就绪,准备开始包,发现了一个最不该忽视却被她忽视了的问题,没有擀面杖!

    这可麻烦了,饺子皮该怎么解决?在厨房里一通翻找,怎奈这里大部分都是西式的厨具,没有顺手的替代品!

    正当苏沫准备找个矿泉水瓶子凑合的时候,一抬眼看到了刀架上的磨刀棒,这粗细,大小,不用它做擀面杖纯属糟践。

    于是当贺景衍回来的时候,便看到苏沫在厨房里包饺子,而且是即将完工的状态。

    她穿着他的红毛衫,头发因为随便的挽着,额前散落了几缕发丝,鼻尖和一侧的脸颊上蹭了点面粉,却恰到好处的让女孩显得更加柔美。

    像极了一个为老公做饭的新媳妇儿!

    因为专注,苏沫并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进来,正站在门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最后一个饺子包好,满意的拍了拍手,准备出去给贺景衍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她好提前烧水下饺子。

    一转身看到门口的人,瞪了瞪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走路不用脚吗?”

    “嗯,我变成蚊子,从窗缝里飞进来的!”他说着走到她身边,用指腹抹掉她脸上的面粉。

    “真要是变成蚊子,这天气,你还没飞就冻死了,嘿嘿!”

    “不是说,不让你做饭吗?”

    “你说不让我烧菜煮饭啊,可我是包饺子啊,既没有烧菜也没有煮饭哦!而且,我也没出去,都是就地取材,聪明吧!”得意的挥了挥被她当了擀面杖的磨刀棒。

    “淘气!跟我玩文字游戏,小东西,你长本事了!”

    “嘻嘻!”苏沫笑着用胳膊肘推他,“去洗手换衣服,我烧水,马上就能吃了!”

    贺景衍却将她抱了起来,又是那种直上直下立着包,他似乎更喜欢这样抱她的感觉。

    “去歇会儿,我来煮!”

    “我不累!”

    “听话,站了这么久,怎么会不累!”把她放到沙发里,指着茶几上的一袋子桔子,“先吃个水果,我去洗手!”

    “桔子,真好,我最爱吃了!”

    “你不是最爱吃车厘子吗?”他本来是想给她买些车厘子的,可是酒店下面的便利店里买的不是很好,他就凑合的买些桔子,想着下午的时候去趟大的水果超市再买。

    “都爱吃啊!你知道吗,我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叫爸爸也不是叫妈妈,更不是什么爷爷奶奶,而是,”停了一下,转着眼睛笑眯眯的问,“你猜我说的是什么?”

    贺景衍脱下身上的西装,扯下领带,“猜不到,不过一切皆有可能!”

    苏沫翻了翻眼,“一点情调也没有,猜都不猜,没劲儿!”

    贺景衍已经解开了衬衫的袖扣,“快告诉我,说了什么?”

    “真想知道吗?”

    “当然,对你的一切都想了解!”

    “我是指着街头卖这个的”晃了晃手里已经掰开的桔子,“说,吃桔桔,哈哈!”苏沫笑出了眼泪,每次提到这事儿她都会不停的笑。

    “嗯,从小就决定了你吃货的本色!”

    “吃货有什么不好吗?”

    “挺好!”贺景衍说罢走向洗手间,“老实坐那吃你的桔子,我洗了手去煮饺子!”

    “遵命,大叔!”苏沫嘴里塞满了橘子瓣,含糊的说。

    贺景衍没理他,直接进了洗手间的门,只是,那毛巾架上晾着的是什么?趁他不在的这会儿,小东西清洗了他的衬衫、平角裤和袜子,还洗了她自己的bra,也就是说,她现在里面是真空的?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贺景衍的身体里的某些渴望迅速膨胀的不可压制。

    一念间想马上冲出去,将东西好好的欺负一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