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六十九章 做梦抓小偷
    说实话,苏妈妈一直认为,苏沫的颜配不上苏翊,她始终不明白女儿为什么没有遗传自己的相貌。

    虽然,苏沫长的也不太像爸爸,但是苏妈妈觉得她一看就是苏家的孩子,跟她奶奶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皮肤像了自己,又白嫩又细致。

    她评价女儿的口头语就是,一白遮百丑。

    虽然她不喜欢这个女儿,觉得苏沫并非是在自己主观意志下出生的,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她也希望她幸福。

    现在贺景衍也说了,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能有现在这样傲人的职位应该是自己打拼努力换来的,那就让他们交往试试吧。

    或许将来走不到一起,会分手,苏妈妈认为那也是女儿的命,人是争不过命的!

    见苏妈妈半天不开口,眼神飘忽,贺景衍坐的也尴尬。

    “咳咳,”假装咳嗽了两声,站起身,“阿姨,我先回去了,沫沫这会儿也该醒了!”

    “嗯,她也该回家了,一个女孩子总是住在才刚刚开始交往的男友那里不像话!我说不让她回来,她就不回来吗?她有这么怕我?”

    贺景衍听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也就是说,苏妈妈不仅变相的答应了他们恋爱的事儿,还允许苏沫回家了。

    “阿姨,沫沫还真怕您,其实也不是怕,是在意您!她烧的迷迷糊糊的还一个劲儿的叫妈妈,醒了之后想回家又不敢,担心您气没消,怕被她气的心脏又不舒服。”

    “我一会儿就把她送回来,不过,”

    顿了下来,冲着苏妈妈展开一个笑颜,“我却有些担心!”

    苏妈妈的眉,微不可察的挑了下,这细微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贺景衍的眼。

    “我担心,沫沫回家以后,您,”停下不说了。

    苏妈妈冷笑了下,“怕我为难她?”

    贺景衍笑,很礼貌的笑,“您怎么会为难自己的亲生女儿呢,是我多虑了!不过,我其实很希望您为难他,因为那样我就有机可乘,能把她彻底拐走,让她死心塌地的住在我那里,不再老想着妈妈,想着回家!”

    停顿下来,看着苏妈妈脸上的表情。

    苏妈妈冷笑了下,语调很轻,依旧是不紧不慢,“你在威胁我?”

    “不是,肯定不是!哦,有件事儿,我提前跟您说下,过两天等沫沫身体恢复好了,我就会带她去看房子,婚房,房产证上,会写上我和沫沫两个人的共同的名字!到时候,希望阿姨可以一起去看,房型什么的,给我些建议!”

    没有等苏妈妈回答,贺景衍就打开了门,“阿姨,一会儿见!”

    回到住处,贺景衍比较意外,苏沫居然还在睡,而且睡相很难看,半趴着身子,枕头早不知跑到哪去了!一条腿卷着,膝盖都要贴近胸口了,而另一条腿伸的笔直,小腿和脚丫都已悬在了床铺边缘外面。

    一双手臂高举过头,抱着自己的脑袋,那姿势,怎么看怎么像……小狗。

    贺景衍差点笑出了声,拿着手机对着床铺上睡意盎然的小人,各种角度的一通拍,这照片他可得好好留着,万一哪天苏小白同学不听话,他就拿这个威胁她发到网上,给她曝光。

    苏沫睡的昏天黑地,一点知觉也没有,贺景衍好笑的摇了摇头,从地板上捡起被她踢落的被子,重新盖在她的身上,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睡相如小狗一般的 女孩。

    大概是因为身上有了被子的分量,苏沫不满的哼唧一声,翻了个身,挽着的发髻已经散乱,几缕碎发贴在粉嘟嘟的小脸上,因为趴的时间有点长,那小脸一侧比另一侧红了些,这样似乎显得更加可爱。

    贺景衍不自觉的伸出修长的手理了理贴在她额上和腮边的乱发。

    苏沫不满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人打搅,长臂挥了挥,然后一伸,放到了贺景衍的大腿根部,额,那位置,如果她醒着一定很尴尬。

    可是,她此时睡意盎然,全然不知,且,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小爪子还不老实,抓了抓,又用力抓了抓。

    贺大叔只觉得全身的血液迅速的集结到某处,一点也不受他控制的茁壮成长起来。偏偏那只不安分的小爪子还在不停的作祟。

    “这是你招惹我的,小东西!”贺大叔喃呢出声,那声音里居然充满了蛊惑,还带有一点点邪魅。

    可惜苏小白同学在梦里,没有听见,估计此时要是清醒着,一定会被这声音感染,乖乖就范!

    修长的手顺着嫩滑的脖颈一路下滑,探入了那微微敞开的衣领里,指尖触及到她的皮肤时,引来他内心的一片徜徉。

    然而,还未及碰触到那绵绵的一团,睡梦中的苏小白同学嫣然有着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瞬间化身为武功高强的女侠,飞起一脚,踹在贺大叔的身上。

    同时,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只是,仍旧闭着双眼,还没醒。

    贺景衍不过是跨坐在床铺边上,又遂不及防,可想而知,苏女侠这一脚带来的后果!

    扑通一声,女侠彻底醒了,瞪圆了双眼,看着被自己踢到地板上,有点狼狈的男神!

    小手揉了揉眼睛,不太相信眼前的看到的是真实发生的!

    “你,你,怎么会是你?”

    贺景衍从地板上爬起来,“不是我,是谁?”

    “嘿嘿!”苏小白同学尴尬的笑,“没摔疼吧?”

    贺景衍看着她那一副天然无害又有点幸灾乐祸的表情,索性给她来了个饿虎捕食,直接将她扑倒了。

    “你,是不是想谋害亲夫,嗯?小东西!”

    苏沫继续嘿嘿两声,“哪里来的亲夫,在哪?在哪?”乱蓬蓬的小脑袋来回摇动着,假装寻找。

    贺景衍一只手攥住她的一双纤细的手腕,另一只手固定了她摆来摆去的头,“近在眼前,不是刚刚被你踹下床吗?这么快就忘了?”

    苏沫挑着眉毛,“我,不是要踹你,人家做梦正抓小偷呢!”

    “抓小偷?”

    “嗯,嗯!”苏沫特认真的点头,“那小偷正好把钱夹从别人的口袋里捏出来,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他的手腕,证据确凿,他抵赖不了,居然,还色 胆包天,对我,对我,”

    本来挑着眼睛,眉飞色舞的表情渲染了点不好意思,声音也小了下去,“袭…….胸!”

    眨了眨眼,“所以,我就飞起一脚,嘿嘿,做梦,做梦而已,你不要介意啊,没摔坏哪里吧?”

    “你抓了那小偷的手腕?嗯?”

    “嗯呢!”苏沫拼命的点头。

    哪知贺景衍却带着一点点坏坏的笑意,拽着她的小手向下移动,“你觉得这里是小偷的手腕?”

    一碰触到那坚实,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温度的地方,苏小白同学的脸红成了西红柿,牙尖嘴利的她此刻竟然无言以对,连嘿嘿都不好意嘿嘿出声了。

    只能憋在心里偷笑。

    手已经攥成了拳头,却依然无处安放,想抽回,又抽不动,只能硬生生的感受着他极强的渴望。

    贺景衍那双蕴含了天杰地灵的秀眼里,此时翻滚着浓浓的情愫,如深不见底的两汪泉水,不停的打着漩涡,苏沫觉得,如果自己分量要是再轻点,个子再小点,一定会被吸进去。

    “你握成拳头,就不是你的手了么?嗯?刚刚,不是还挺有胆量,用的力气也不小,这会怎么不敢了碰?”

    苏沫咽了咽口水,“刚才不是做梦抓小偷吗?”

    “你可以继续!”

    “啊?啊,额,不,不用继续了!”缩了缩脖子,眼神游离开那张让她有点神魂颠倒的俊脸。

    可是俊脸并不想就此罢休,他凑近她的脸,微凉的唇瓣在她的腮边摩挲,渐渐游移到她的耳廓周围,带着魅惑气息,蛊惑的音质,“你点了火,不灭掉,可不行!”

    苏沫觉得自己像被大灰狼猎到手的小兔子一样,只能听之任之,随他摆布了!当然,她并不想拒绝,似乎还挺期待,虽然有点怕!

    “那个,我,我,我先去了厕所行吗?”可怜巴巴的提出自己的请求,她确实有要尿裤子的感觉!

    贺景衍就是再急切,也不能剥夺小东西三急的请求,所以他松开手。

    苏沫没了身上重物的禁锢,迅速的爬起来,下床穿鞋,夹着尾巴一溜烟的跑去洗手间。

    然而,贺大叔却看到她身后的裤子上红艳艳的一片,回头,洁白的床单上也有一大块红色的印记!

    小东西的大姨妈来的可真是时候!还有,苏小白同学自己一点感觉没有吗?都唱上血染的风采了竟然不自知!

    进了卫生间的苏沫,才发现大姨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来访,裤子上弄的里里外外全是,那么床上也一定沾染上了,尴尬的她,躲在里面不知如何是好。

    “沫沫!”

    正愁着不知该怎么办呢,外面传来贺景衍叫她的声音,苏沫没敢应声,却听到推门的声音,纵然,她进来的时候,反锁了门,但心里还是一紧,羞的想顺着马桶藏到下水道里去。

    “我去帮你买姨妈巾,你平时习惯用什么牌子的?”

    苏沫“…….”奶奶个腿的,要买就快去买啊,问什么问,这时候,还管什么牌子!

    见门里面的苏小白同学没有任何反应,猜到她一定在难为情,贺景衍说,

    “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他说着离开,苏沫听到脚步声渐远,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

    坐在马桶上望着天,她现在也只能等了,可是,就算他给她买来姨妈巾,她没有换洗的衣服也是个麻烦事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