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八十四章 你就是狼
    贺大叔开始施展制服酒醉的苏小白同学的无敌神功,两条腿别住她的腿,让她不再乱动。可是醉了的苏沫,似乎意识还停留在跟那两个大汉的挣扎中,比上一次在上海的那夜还要难搞,两条腿不停的踢腾着,身子扭来扭去,胳膊也不老实的挥动着。

    终于将贺大叔禁锢她的腿成功的踢开,却特没形象的,四仰八叉的呈大字形状,很满意没有了束缚般的呼呼睡着。

    而大腿内侧的一些疤痕清晰的映入贺景衍的眼帘。

    那些疤的颜色比她的肤色深了许多,大小不一,呈圆形或椭圆形,一看就是有些年月了,但有的还能看出模糊的牙印,趴在那骨瓷一样白皙的皮肤上很是刺眼。

    贺景衍想起苏沫说过,因为小时候淘气,妈妈打她,打急眼了,就会咬她的话!

    心疼的抚了抚那些疤痕,那时候,她应该还很小,一个亲妈妈,怎么能这么狠心?而且咬的部位,还是这么的隐蔽,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吗?

    对于,他一个律师来说,苏妈妈当初的这种行为完全可以上升虐待儿童,能定罪了!

    小东西很肯定自己是父母亲生的!那是什么原因让苏妈妈对自己亲生女儿做出这种常人不可理解的行为?

    更何况,以他最近跟苏妈妈接触感受到的,苏妈妈是个脾气温和的人,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些伤,贺景衍是绝对不会联想到她伤害苏沫的时候会这么狠。

    难道苏妈妈有什么心理疾病?不像!

    那真的只是因为苏沫太淘气了吗?这也太不可理解了吧!

    大概是因为感受到了腿上的那双手的摩挲,苏沫不满的翻了个身,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拳打脚踢的瞎折腾。

    贺景衍无奈,再次用腿别住那两条不老实的腿,一只手穿过她的肩膀,另只手攥住她的两个小爪子,“好好睡觉,不许再动,不然,把你扔出去喂狼!”

    迷迷糊糊的苏沫竟然很有力度的回了句,“你就是狼,一直想吃掉小绵羊的狼!”

    歪了歪脑袋,嘴角还翘了翘,

    “可是,羊急了,也会变凶,也会吃…….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小东西窝在贺大叔的胸口上,流着口水睡实了!可是贺大叔,心旌荡漾,热血沸腾的难以入睡。

    清晨,哦,其实,已经八点多快九点了,应该不能算作清晨了。

    苏沫依然睡的迷迷糊糊的,但是很热,还口渴的很,极不情愿的睁开眼,正对上贺景衍的那双黑眸。

    他在她头顶的斜上方,一瞬不瞬的正凝视着自己,睫毛低垂,在眼睑上形成了一道阴影。

    一只手臂拖着头,落出肩膀的地方,能看到很明显的肌肉,且肤色很白,却一点不女气,和他那张五官立体又精致的脸很搭。

    那姿势,那神态,透着慵懒的性感,真特 么的撩人!苏沫特想抬手摸摸那张脸,不过,她没敢动,因为此时已经完全清醒的她,意识到被子里,自己的腿和他的腿别在一起,很明显那是肌肤和肌肤的触感!

    咽了咽口水,“你怎么在这里?”

    贺景衍噙着着笑意,看她这小表情,大概是以为,他是睡在她家里,她那个隔间的小床上了吧?

    “这是我住的地方,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声音有点暗哑,却带着点魅惑。

    苏沫再次咽口水了,该死的老男人,真实个妖虐,她都想扑倒他把他直接那啥了。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转了转脑袋,四下看了看,是哦,这是他住的地方。小嘴嘟了老高,“昨晚,喝断片了!你把我接回来的?我给你打电话了?”

    一脸狐疑,打了吗?好像打了,又好像没有!

    “不然呢?你以为是自己爬回来的!”故意忽略掉有没有给她打电话的问题。

    “嘿嘿!你肯定给我妈说了吧,我不回家,怕她不放心!”

    “嗯!打过电话了!所以,你可以安心的再睡会儿!”但心里,其实,一点不想她睡,他可是眼睁睁的等着她醒来呢!

    被窝里的苏沫扭了扭身子,“不睡了,有点热!这酒店的供暖也太好了!”

    贺景衍却坏笑着,“你确认是供暖好,而不是是你内心在喷火?”说着话,被子里的脚勾着苏小白同学的脚动了动。

    苏沫的小心肝那颤啊,想扑倒大叔的念头又强烈了些,抿了抿嘴,应该都有吧,被这妖孽一样的家伙抱着,心里不喷火才怪!

    “昨晚,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了!”贺景衍淡淡的问,如同聊家常。

    苏沫摇头,一脸真诚,“全忘了!我喝了那么多的酒,不过,”想起什么,瞪着眼睛赶紧解释,

    “我也是没办法才喝的,我这个人不能激,可是”低垂了眼皮,“明明知道自己的这个毛病,还是没控制住!你不要骂我,没听你的话!”一脸卖萌讨好的表情。

    贺大叔真想一口把小白同学吞吃入腹,但腹黑就是腹黑,心里早已按捺不住的渴望,被他压制的很好。

    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徐徐善诱,“本来想,你如此不听话,醒来要打PP,以作警戒。”

    “嘿嘿,你这话的意思就是现在不准备打了?”

    “嗯!因为昨天你醉意阑珊的给我讲了个故事!”

    苏沫好奇,自己那酒品,喝多了,基本就是撒酒疯,还能讲故事?逻辑能通?

    “我讲了什么?”继续卖萌。

    “大灰狼和小绵羊!”

    苏沫眨眼,难道是儿时看的童话故事脑记忆太深刻,酒醉的时候,一气呵成的复述出来?

    只是,贺景衍却说,“这个故事有点特别,是小羊反客为主,牢牢的把握了主动权!”

    苏沫更加期待了,自己醉酒状态下,是不是编出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版本?

    “你快说呀,我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你的故事是,小羊吃掉了大灰狼!”

    “哈哈哈,我也太能扯了,羊是食草动物,怎么会吃狼,再说,也没那个本事啊!”

    “嗯,是只变异了的羊!”

    苏沫小嘴微张,瞪着那双细长的眼睛,“科幻片?”

    “不,是动作片!”

    “啊?”

    “你不仅讲故事,还实战表演来着!叫嚷着要吃我!”贺大叔一本正经。

    苏沫眨眼,脑补昨天她呲牙哦咧嘴要咬人的样子,满头黑线。

    “那最后呢?”

    “最后?最后,你说累了,先睡觉,等睡饱了有力气再吃!”

    “哦!还能和老狼商量啊,这小羊的思维能力挺神奇的,我一定是把西游记里羊精直接代入故事里面了,哈哈,这脑洞真大!”

    苏沫沉浸在自己酒醉之后编故事的超能力里,都忘了她被贺景衍抱着躺在一个被窝里的事儿了!

    “现在睡饱了?”

    “嗯!”

    “那我给你吃,要不要?”又是那种带着微微沙哑,魅惑力极强的嗓音。

    怎奈苏小白同学这会儿没怎么关注,嘻嘻笑着,“妖怪要吃唐僧之前,都是让小妖们,把唐僧洗白白,烧上开水,上蒸笼的!”

    抻着贺大叔那白花花的胳膊,看了看,“我不喜欢吃生肉!”还作势呲了呲那一口整齐的小白牙。

    “好!那我先去洗个白白,然后回来给你吃!”贺景衍说罢起身,下床,苏沫赶紧闭眼,这家伙,居然只穿了一条平角裤,剩下的全部皮肤暴露在外。

    只是,闭着眼的苏沫有点不甘心,特想看,悄悄的打开一只眼,眯缝着偷瞄, 那背部扇子面一样,线条清晰,两条长腿笔直,而且显得很有力,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

    这不是她第一次看见他赤着上身的背影,但这次心境不同,差点让她喷鼻血!不自觉的,小手在自己的鼻子下面抹了一下。

    “想看就看,大方点,不用偷偷摸摸的。”贺大叔不经意的出声,吓的苏沫一个哆嗦,该死的家伙,后背上张眼睛了,怎么知道她偷看了!

    一声不吭的把脑袋缩回了被子里,却竖着耳朵听动静,浴室里传来水流的声音,苏沫脑子里猛然就冒出了一副美男出浴的画面,搞得自己面红耳赤。

    调整了下呼吸,坐了起来,倚着床头,开始纠结,要不要趁他洗澡的这会儿,把衣服穿好了呢?

    贺景衍很想和她做那件事儿,苏沫明白,此时,她也愿意把自己交给他。可是,自己就这么躺在这里,怎么觉得像后宫里那些等着被宠幸的嫔妃一样呢!

    但要是穿戴整齐了,他出来会不会不高兴?

    正纠结着,洗漱间的门开了,额,这么快就洗好了!这下不用纠结了!可苏沫并不想乖乖的躺着,等他过来。

    于是爬了起来,迅速的往洗漱间跑,都忘了自己只穿着薄薄的打底衫和小内,两条大白腿上没有任何遮盖物的事儿。

    她是闭着眼跑的,因为他怕那家伙什么也没穿,那样要是真的喷了鼻血,多丢人啊!

    嘴里却嚷嚷着,“可出来,我要去厕所,憋死了!”越过贺景衍的身旁,钻进卫生间,啪的一声,关了上门,还落了锁。

    其实,她还真是想多了,人家贺大叔怎么会赤着出来,那多没品啊,人家是裹了浴巾在下半身的好不好!

    贺大叔对自己的胸肌、腹肌,弘二头肌什么的还是挺自信的,觉得肯定能迷倒小白同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