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八十五章 你在邀请我给你洗
    只是没想到小白同学看都没看,从他身边风一般跑过去了,大叔心里有点受伤!

    进了洗漱间,解决完三急问题的苏沫,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赤着整条大腿,后知后觉的羞涩起来。但又不自觉的想,等会出去,会是个什么样的剧情?

    他会不会已经躺在床上,正等她呢?这样一来,那不就换成他等着被她宠幸了吗?想到这,苏沫笑出了声音。

    不过,还是要矜持点,不能再这样出去了,眼睛在浴室里搜寻了一圈,看到衣架上放着的白色浴袍,哈哈, 她有遮羞的物件了!

    拿过来浴袍穿在身上,还在镜子前照了照,感觉还不错,像穿了件连衣裙。

    可是,当她一打开门,还没来得及伸头探脑的往套间里张望,就遇到是一堵人墙。根本不是她想象的场景,靠,这家伙有听人上厕所的癖好吗?

    那刚刚她方便以及冲马桶的声音,他是不是都听到了?好羞涩啊!

    “你,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去洗澡!”贺大叔把要出来的小白同学又推了回去。

    “不洗,这么凉的天,一会出去多冷啊,会感冒的!”

    “你认为今天你还能出去?”

    苏沫眨眼,“你总得让我回家吧?”

    “我怕你没力气,下不了床!”

    额,苏沫满额头黑线,这家伙不会那啥的时候,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吧?

    那她岂不是会很惨!

    “愣着做什么,快去洗澡,身上都是酒臭味!”

    “我喜欢臭着,就不洗!”说着不洗,却抽着小鼻子闻了闻,好像真有酒臭味!

    “你这是在邀请我给你洗?”

    苏沫顿时不敢嚣张了,“我,我,我自己能行,你先出去!”

    贺大叔扯了个得意的笑,优雅的转身,顺势带上了洗手间的门。

    里面的苏小白同学乖乖的洗白白去了。

    只是,她才关掉水龙头,准备穿衣服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那家伙的声音,“不要再穿你那件打底衫还有里面那件!”

    靠,老男人不会一直在外面偷听吧?不让她穿,她非要穿!明明刚刚还在纠结,那件打底衫上不知沾上没沾上,她吐的那些污秽东西,洗干净了身子,再穿,有点别扭。

    听完贺大叔的话,索性,全部武装的又都套身上了。

    “对了,我的那身衣服,是不是都弄脏了?”苏沫扯着脖子喊,有点心疼第一次穿的新衣被糟践了!

    “嗯,已经让服务员拿走干洗了!”

    “啊?那要几天啊,我不能一直待在你这不出门,等衣服啊!明天还要上班呢!”

    “新衣服已经让服务员送上来了,从里到外全套的,不用担心!”

    苏沫听了很开心,正要开门的手忽然停住,这家伙不是一直在门外等吗?嘿嘿,那就让他等着吧!

    苏小白同学不紧不慢的开始擦湿漉漉的头发,看见镜子旁边挂着的吹风机,摘了下来,对着自己一阵吹,直到头发基本干了,又对着镜子梳理。

    她就想让外面的那家伙干着急,反正门锁着,他进不来!想象一下贺大叔那份猴急的状态,苏小白同学就特别得意。

    但是,吹风机都不响有一会儿了,他怎么没催促她呢?不是真的躺回去,等着她宠幸吧?

    “喂,你还在外面吗?”

    没有回应。

    “贺景衍!”声音提高了八度,大叫,依然没有回应。

    不是睡着了吧,就算套房隔着远,她这么大声的喊他,也应该听见啊!

    她哪里知道,人家贺大叔的道行不知比她高了多少段位,此时正优雅的倚着门,等着她乖乖的羊入狼口呢。

    他就不信,她还能在里面磨叽到天黑去。

    果然,苏沫的耐性比不过大叔的。喊了几次,没人理会之后,忍不住了,推开了门,当然,她还是有点脑子的,只悄悄的打开了一道缝。

    可是,就这么一道小小的缝隙,便让大叔有机可乘,一道白花花,却线条分明,十分有力的手臂伸了进来,不备之下,门从小白同学手里脱开,还没反应过来下一步该怎么斗智斗勇,就被来了一个公主抱。

    不过,小白同学表现的很乖,这次没有挣扎,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贺景衍的胸口上,那好闻的气息钻入她的鼻息,让她有些失神。

    只是,这一失神的功夫,人就已经在大床上了,且身上压着贺景衍的身躯。

    “你要干嘛?”

    以为他会说“明知故问!”她都想好怎么怼他,可是并没有,贺景衍坏坏的一笑,“上蒸笼,吃肉!”

    “嗳,不是变异的小羊吃掉老狼吗,上蒸笼的是你!”她以为自己的口才很好!

    只是,贺景衍不疾不徐的用大手拂过她的小脸,然后脖颈,然后…….

    “我们互相吃,今天都都要吃饱了才行!”

    苏沫无言以对,微张着小嘴,不得不承认,在那双修长的手有魔力般的抚弄下,她心跳加快,小脸绯红,思维混乱了。

    刚刚沐浴后的她,沐浴露的花香中混合着少女的清新,灵动的眸子清澈见底,蕴含了几许羞涩,几许不知所措。

    那微张的小嘴里,粉嫩舌尖若隐若现,小脸上的神情却带了一丝俏皮,这些无意的表现,如催化剂般撩起贺景衍体内的躁动,如星星之火般,瞬间就燃烧成燎原的熊熊大火。

    低下头扑捉住她软糯的香唇,吻,轻柔的落了下去。她的唇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一贴上便将他的心神全部吸了进去。

    苏沫本能的回应着,伸出小舌尖抵住他的舌,青涩甚至有些莽撞的动作对此刻的贺景衍来说是致命的。

    她的唇,柔软、香甜,舌尖上残留着淡淡的柠檬味牙膏的清香。嫩滑无骨的小手不安分的,且毫无章法在他的背上摩挲。

    贺景衍的心跳不断加速,最原始的念头冲击着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他热烫的唇贴着她冰凉的脖颈,一寸寸下移。

    那件薄薄的打底衫成了最大,最繁琐的障碍物。

    “嘶啦”一声,连同心口处的一阵凉意,让苏沫已经混沌成一锅浆糊的脑子稍稍清明了些。

    “衣服坏了,你要赔我!”声音软软糯糯的,不似往常跟他斗嘴那样犀利,却如无数根细针从他的心头掠过,痒兮兮的一片。

    “嗯,陪,我把我整个人都赔给你,好不好!”这样的时候,他依然不忘用语言撩拨她。

    苏沫已然没了平时那种跟他斗嘴的精神,含含糊糊的哼唧了一声,算是对他的回答,但听在贺景衍的耳朵里,却是某种特别的声音,蛊惑着他的神经。

    卸去了多余的阻挡,那雪白的肌肤在柔和的光晕下,闪烁着光泽,如珍珠美玉般无暇。这一刻,贺景衍已经热血沸腾,两个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密不透风。

    但就在那最后的一瞬间,他还是停了下来,那柔软的小身体,和那无措的小眼神让他舍也不敢过于莽撞,生怕会伤到她。

    尽量放缓自己的动作。

    即便如此,苏沫还是叫了疼,秀气的眉毛拧了拧。

    贺景衍怜惜的拥紧她,吻着她,静止了好一会,让她慢慢适应......

    后面的时间是注定了的迤逦缠绵。

    苏沫累得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但贺大叔仍旧是意犹未尽,只是,他克制了自己,体谅她是第一次经历,怕她无法承受他的强壮和无度的索取。

    虽然很他很想无度。

    虽然,他说过,会让她下不了床。

    但最终,没有发起再一次攻势。

    即便如此,苏沫也是浑身跟散架了一样。纵然,那个过程中她体会到了美妙,纵然,她始终都是晕晕乎乎如在云端飞舞,但累是真的,尤其是小腰,跟要折了一样。

    没好气的将抱着她的贺景衍推了推,“你是天天喝鹿血,还是没见过女人,跟疯了一样!累死我了!”

    贺景衍瞪了瞪眼,他的小女友的确不同寻常,一般这种事儿之后,女人不是都该软绵绵的,小鸟依人般的趴在男人怀里,莺声燕语的撒撒娇吗!

    她可倒好,瞪着眼质问他!

    “嗯,看来你还有力气,或是不满足,我们再来!”作势又欺身过来。

    苏沫怕了,妈妈呀,还来?大叔的体力爆发了,真是不能小觑,真心话,就一个字,服!

    赶紧嘟嘴卖萌,一个劲儿的讨饶。

    贺景衍笑弯了眉眼,紧了紧手臂,“睡一会,乖!不要乱动,不然,我保证不了,能不能控制我自己!”

    苏沫翻了翻眼,又想斗嘴,然而,她不经意间看到了那茁壮成长,生机勃勃的东西时,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她还是老实的睡觉吧,脑袋一歪,闭着眼睛,以为自己睡不着的,但是才不过片刻,本来准备装死的苏沫,就睡过去了。

    而且这一睡便有点不可收拾,直到鼻息里源源不断的饭菜香袭来,才迷迷糊糊的转醒,但依旧不愿张开眼。

    明明感觉那人并没有在身旁,但小手依旧下意识的在被子里往另一边摸了摸,又摸了摸,摸到一片冰凉,看来,他应该起来有一会儿了,不用说,这饭菜香是他弄出来的,闭着眼,苏沫笑了出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