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八十七章 对不起
    按贺景衍的想法,真是不想让苏沫回家,虽然知道,就算她住下来,以她那情况,今天也不能再做什么了,甚至是以后的几天,她都需要好好休养生息。

    但他还是不愿意让她回家,这个住处,因为有了这个小东西,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

    只是,苏沫却执意不肯。

    贺景衍无奈,当然他也明白,苏妈妈对苏沫管教的比较严,他给苏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她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如果苏沫一直不回家,恐怕苏妈妈对苏沫就该没有好脸色了。

    虽然,他对苏妈妈的印象并不好,且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她有点怪。但他看得出来,苏妈妈对苏沫来说,很重要,小东西看似天不怕地不怕,但实际上怕的东西很多。当然,最怕的还是苏妈妈,或者说,她是怕因为自己做的不好,失去妈妈的爱。

    所以,吃过饭,休息了一会儿,贺大叔就载着他的小女友回家了,路上特意去了药店,买了治伤的药膏。

    当然是他一个人去的,苏沫就坐在副驾上,听着动听的乐曲等着。

    到了家,苏沫一打开门,看到老妈一如既往的坐在沙发上编着中国结。家里静悄悄的,好像没人,

    “妈,苏翊呢?”一边脱外套,一边问,且很习惯把外套递给后面的贺景衍,连举举手挂在衣钩上的这事儿,现在苏小白同学都不用操劳了。

    更不要说猫腰拿拖鞋了。

    苏妈妈看女儿正扶着半蹲着给她拉开短靴拉链的贺景衍的肩头,有点看不惯,“你就不能自己换鞋?”

    “嘿嘿!”苏沫嬉皮笑脸。

    贺景衍好脾气的说,“没事儿,阿姨,沫沫穿的有点多,我怕她猫腰费劲儿!”

    “景衍,你可不能太宠着她了,这丫头懒着呢!”

    “妈,有你这么胳膊肘往外拐的吗!”苏沫嘟起嘴,“您还没说,苏翊这家伙干嘛去了!”

    “跟阳阳约会去了!”

    “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还说对欣阳没感觉,这才刚开始,家里就见不到他人了!”

    呵呵,苏大小姐,还说别人了,不想想她自己。

    苏妈妈看着换了鞋,跟着提着大兜小兜的贺景衍进了厨房的苏沫,皱了皱眉头。

    “苏沫,你又买新衣服了?”

    “哦,阿姨,我给沫沫买的,昨天那身沾了些油污,送去干洗了!”

    “你也太宠她了,估计不是弄上油污,而是被她吐脏了吧!这丫头,明明没酒量,却总是逞能。每次,不喝到吐,不算完事儿!见识到她撒酒疯了吧?”

    “还会撒酒疯吗?昨天,怎么这么乖,吐过之后,就老实睡觉了?下次撒个酒疯给我看看?”

    苏沫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她昨天没撒酒疯吗?哦,她给他讲故事来着,这大概是自己酒醉之后新的壮举,文雅的撒酒疯?

    然而,大叔那脸上的笑是什么意思,还有他居然,跟她挤了个单眼!真是妖孽啊,这个小表情,配合那张俊脸,真是太特么的可爱了!

    可爱的让苏沫特想捧过来那张脸,好好的吧唧两下。然而,不行,老妈在呢!

    “妈,他买了好多肉、鱼,还有虾,我都分成小份,放冷冻里!”苏沫扯着脖子嚷嚷,实际上什么也没做,就看着贺景衍,把那些东西分别放在一个个保鲜袋里。

    一回头,才发现老妈已经走到厨房门口了,“叫唤的挺凶,还不都是人家景衍在弄!懒死你了!”

    “嘿嘿!”

    “阿姨,晚上,你想吃什么?我来准备!”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苏妈妈看着那左一兜,又一袋的!

    “提前准备出来,省的您去菜市场了!天气凉,雾霾重,您身体又不好,尽量少出门!”

    苏沫挑眉看着贺景衍,心里老高兴了,这些东西,都是他让人一早就送到酒店里,出门时从那个双开门的大冰箱里一样样拿出来,告诉苏沫,是特意给家里准备的。

    “你不要这么破费,又给苏沫买衣服,又买了这么多吃的,这得多少钱啊!”

    “没事儿阿姨,我薪水高,这点钱不叫事儿!晚上,咱们吃鱼,怎么样,这白鲳鱼,挺新鲜的,我做个清蒸。再配个素烧茄子,沫沫爱吃,您看,其他的再弄个什么菜好?”

    苏妈妈看了看那袋子里东西,“那个是牛肉吧,让苏沫做个红烩牛肉,鹤鹤最喜欢吃她做的这个菜了!”

    “行,我做!”虽然腰酸背痛腿抽筋,但苏沫还是开始捋胳膊挽袖子,拿起围裙,却被贺景衍抢了过去。

    “你歇着!”语调不高,但绝对是命令的语气,然后,转头看向苏妈妈,

    “阿姨,红烩牛肉,是吧,我也会。您要是怕我没有沫沫做的味道纯正,让她在一旁给我指导,”

    顿了一下,又说,“以后,我是不准备让沫沫进厨房了,您看”抓起苏沫的小爪子,在苏妈妈跟前摇了摇,

    “这么漂亮的小手,因为做饭,烫的都是伤疤,你看着也心疼不是吗?”

    苏妈妈撇了撇女儿的手,确实好几块烫伤好了之后的疤痕,

    “这孩子做事情马虎,总是容易把自己弄伤。”

    “所以!”贺大叔套上围裙,把腰间的那两个带子捏在手里,转过身去,后背给了苏沫,苏沫很自然的帮他在后腰上系了个扣,其实,还想趴在那背上亲热一下,怎奈老妈在场,没敢。

    “杜绝她马虎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禁止她做那些危险的事儿,包括进厨房,点火,用菜刀什么的!”

    听贺景衍这么说,苏沫没心没肺的嘿嘿傻笑,苏妈妈也笑了笑,但笑的有点尴尬。

    “那我去给鹤鹤打电话,让他早点回来!”

    “对,对,阿姨你打电话吧,哦,让他把那个约会的女孩也带回来,我再多安排几个菜!”

    苏沫抿着唇,表情有点小得意看了看妈妈。

    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就知道她是这么想的,还没等她说,就直接替她说了出来。苏小白同学哪里知道贺大叔有贺大叔的想法。

    苏翊的女朋友,一定要好好对待,最好能让他快点办婚礼,把那女孩娶进门,免得他没事儿惦记着没有血缘又傻了吧唧的姐姐。

    苏沫只能是他贺景衍一个人的,就是别人爱慕一下都不行。

    贺景衍心里一直在琢磨一件事儿,那就是他得把苏沫宠上天,什么也不做,还得蛮不讲理,盛气凌人的那种,俗话讲,狗横狗横的,最好,别人一看就烦。

    那样,在他唯一不占优势的年纪这一关上也没有任何危机感了!

    真是腹黑的大尾巴狼!苏沫的评价一点错都没有。

    而此时,李欣阳家里,正赤条条,光溜溜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的苏翊,接了养母的电话后,看了看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心潮翻滚。

    后悔自己一时冲动,但后悔已经晚了,这一刻,他已经完成了有一个男孩到男人的蜕变,而身侧的女孩,也因为他的冲动成为了女人。

    按说,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应该感到美好,但苏翊却没有,他甚至觉得有点恶心,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恶心。

    望着天花板,他想自己一定是中了什么魔障,居然和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滚了床单。

    这一切,都源于,昨夜苏沫的彻夜未归,且连上午直至直到他出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回家。

    而家教一直严苛的养母却没有任何异议,他明白是贺景衍连日来在养母面前的表现,获得了认可,养母已然把他视为自己的女婿了!

    可是,这怪的了谁呢?还不是他苏翊自己放弃了争取的机会;

    还不是那次在养母和苏沫吵架的时候,自己打电话把贺景衍叫来接走的苏沫,那一次,他很清楚,她住在贺景衍那里,但却不像这次如此刺痛。

    虽然想好了,要做苏沫身边默默付出和守候的那个人,但一想到苏沫会和贺景衍亲热,他就气血翻滚。

    所以,中午的时候,他实在不愿意待在家里,正好李欣阳来电话,问他下午要不要出去逛街。

    他想都没想就让她在家里等着,他来找她。是因为知道,欣阳的父母都出差了,只有她一人在家吗?

    苏翊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

    因为,李欣阳一打开家门,他就抱起她直接去了卧室,然后,在李欣阳完全没弄清楚要发生什么的时候,就被扒掉了身上的障碍物。

    其实,那个时候,苏翊是希望,李欣阳拒绝的,但是她没有,不仅没有,还非常配合。

    只是,因为两个人都未经人事,难免会因为紧张、慌乱不得要领。

    苏翊想起了曾经的那个梦,梦里,一切都行云流水,做的很顺利!那一刻,眼前浮现出苏沫那张总是没心没肺的笑脸,想起她叉着小腰教训他的样子,有过一刹那的退缩。

    偏偏,这时,贺景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继而,脑海里出现了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就像他跟李欣阳现在这样。

    气血直冲天台,一阵混沌上来之后,他听到李欣阳叫了疼,却丝毫没有怜惜之意,顺着自己的情绪,疯了一样的横冲直撞。

    明明听到了女孩低声啜泣,却不肯停下来,莽撞且粗鲁的发泄着自己那与其说是欲不如说是怒!

    直到他彻底释放之后,才算疯够,而此时的李欣阳,如被抽去筋骨,破碎了的布娃娃,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混账的事儿。

    不忍心的抱了抱,轻轻吻了下她的脸颊,算做是安慰,极为艰难的说了句“对不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