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九十章 你别插话
    看着小女友眼眸闪烁,带着点不高兴,贺大叔揉了揉她的小脸,“明天一早我来接你,”声音压了很低,“洗澡的时候别忘了擦药,药膏放你包里了!”

    苏沫红着小脸,挑着眼睛,点了点头,贺大叔朝里面望了望,见苏妈妈依然在精神集中的编着手里的中国结,不,好像是在拆,拆刚刚他编的那个。

    不管是编还是拆,只要没注意这边就行,快速的在苏沫唇上亲了一下,“走了!宝宝,你要乖乖的!”

    苏小白都要打冷战了,宝宝都上来了,是因为,她说觉得自己现在还是个宝宝吗?不管因为什么,他会这样称呼她,反正听着挺美,笑嘻嘻又不舍的看着那人出门,抬脚也跟了出去,她想在楼道里目送他下楼,却被贺景衍推了回来,“进去,楼道里也冷!”

    扁了扁小嘴,挑了挑眉,表示不满,却又被大叔偷袭,成功的亲了一下,然后,人被往门里推了推,再然后就是关门声。

    站在门边的苏沫,依然恋恋不舍,是的,她变得粘人了!可是又觉得,贺景衍这么好,她不粘他,才怪!

    要怨也得怨他!谁让他对她那么好的。

    苏小姐,你这样想,真的好吗?

    进屋的苏沫,百无聊赖坐到老妈身边,捏着笸箩里的红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闲天。

    “妈,他说跟您订好了,下周末一起看房子!你可别安排事儿。”

    “嗯,知道,我能有什么事儿!”

    “他说,买个大点的,让您跟我们一起住!”

    “现在房价这么高,一平米就得几万块,就算是景衍年薪高,可买房子也不是小数,不过,这孩子的心意是好的!还是买你们够住的就行了。”

    “妈,没事儿,首付的话,对他来讲也没什么压力的,”别说首付,全款买个别墅,贺大少也没有压力,只是苏沫并不想那样。

    “后面的分期,我跟他一起还,房本上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就算将来分手,哪怕结婚以后过不到一起,离婚了也都可以拿回各自的那一份,谁也不吃亏!”

    苏沫说的只是一种现象,她可不想跟他分手。

    “你这丫头,一天到晚的胡扯,还没结婚就想着离婚!”

    “不是我想,是防患于未然,且,两个人一起还贷,房子也有我的一份,妈您住着不是也踏实!”

    “再说,您看苏翊跟欣阳这意思,大概很快就回结婚,你不得把咱家这房子腾出来收拾收拾,不跟我住,您还准备在这跟苏翊和欣阳挤,那您不成了老灯泡了!”

    “我跟着你住,就不是灯泡了?”

    苏沫搂着老妈的脖子,“闺女和儿媳妇能比啊!再说,人家欣阳不嫌弃咱家穷,你也不能委屈她不是吗!”

    “哎,我这还愁呢,听王大妈他们说现在结婚给女方的礼金都要十几万呢!这要是等鹤鹤毕业了,说不定还得水涨船高,咱家往那弄那么多钱去啊!”

    “妈,您别担心,欣阳的父母不是见钱眼开的人,人家始终知道咱家的情况,不是也没阻止欣阳追苏翊吗?到时候没准不要呢!”

    “不要我们也不能装傻不是?”

    “那就这样,您跟贺景衍多要我嫁给他的彩礼钱好了!”

    “这孩子,怎么说话了,我还卖女儿不成了!”

    “嘿嘿!我开玩笑的,我妈才不是那种人呢!”亲了一口老妈的脸蛋,“这小肉肉,怎么还能那么嫩呢!妈,我都想调 戏你了!”

    “啪”的一声,苏沫的后背上挨了一巴掌,她美了,蹦起来,“哈哈,我洗澡去了!”

    而这个时候,贺大叔车上已经多了一个女孩!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李欣阳。

    她跟苏翊一出楼道就吵了起来,当然,不是她要吵,而是苏翊阴沉着脸,没好气的质问,“你还懂不懂女孩子的矜持?”

    “啊?”李欣阳莫名其妙,“我做错什么了?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难听了?”

    苏翊没说话,而是掏出支烟点上,心中却想,“我没说你不要脸,就很注意措辞了!”

    “这就难听了?李欣阳,你跟苏沫说我们做过的事儿,有什么目的?”

    “我,我,我只是跟姐姐聊天,顺口就说了!”

    “顺口说,那是不是想,哪天跟我妈也顺口说一说?”

    “你怎么能这么想?”

    “不然呢?”手里的半截烟扔了出去,拽起李欣阳的手,起初,李欣阳还以为,他就是怪她不该和苏沫说,对,他脸皮薄,会不好意思,所以才责怪她。

    可是,她没想到,苏翊主动拽她的手拉着她,是去街边的一家药店,买事后药,看着他付钱结账,李欣阳心里凉凉的。

    更是万万没想到,他会在旁边的便利超市买了水,然后丝毫不顾忌还有收银员以及其他等着结账的人在场,逼着她将那药片吃了!

    冰冷冷的水吞下去之后,李欣阳的心更凉了,眼泪无法控制的流下来。

    但这并没有完,苏翊将她丢在寒冷的街头,扔下一句,“我回学校宿舍!”人就消失在夜幕里。

    李欣阳一个人顺着街边低头行走,从这个小区到她家的小区并没有多远,常来常往的不知走过多少次,可是她却仿佛找不到了归路,泪如雨下。

    贺景衍开车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街上有点失魂落魄的女孩。

    北方的冬夜,因为冷,虽然才十点,但已没有什么人烟。一个女孩子这样的状态,很不安全。

    所以,他停了车下来,“小李,怎么就你一个?”四下里看了看,并没有看到苏翊。

    李欣阳艰难的,很礼貌的笑了下,“姐夫,你也要回去了?”

    “嗯!苏翊呢?”又问了一遍。

    “他,他,哦,他学校临时有点急事儿,走了!”

    女孩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眼眸闪烁,很明显说了谎话!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姐夫,我家就在前面,很近的!”

    “你若执意不肯,我就只能给沫沫打电话,让她过来!这么冷的天,你也不忍心,让她出来挨冻吧!”

    就这样,李欣阳上了贺景衍的车,报了自家的地址,但是,开到那个小区门口,贺景衍却改了主意,方向盘一打,转了方向。

    起初,李欣阳以为他是调头停车,可是,人家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姐夫,到了,就是这里!”

    “嗯,我知道,但是我准备现在送你回苏家,你一个人太不安全了,回去,跟沫沫他们母女挤一挤,也好做个伴!”

    话是这么说,他也确实生气,苏翊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把一个女孩丢在冬夜的街头,更何况,这个女孩的情绪非常不对头,这事儿得让他妈和他姐管管!

    其实,这一晚上,贺景衍看出来了,苏翊并不喜欢这个女孩,但是喜不喜欢是一码事,不管不顾人家的安全又是一码事!

    他很气,气的都想抽苏翊嘴巴,如果苏翊在的话!

    苏沫正洗澡呢,门铃响了,听到对话的声音,隐约的像是贺景衍,怎么好像还有欣阳的声音,赶紧穿了衣服出来。

    头发都没擦,还滴着水呢!贺景衍一见,也不管苏妈妈在呢,直接进了卫生间,拎了干毛巾出来,强行给她擦脑袋。

    “不擦干了,披散着,湿气都被颈椎和后背吸去了,你又该闹肩膀疼了!”

    苏沫没工夫管头发,眨着眼问,“你怎么和欣阳又一起回来了,苏翊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脑袋很自然的全交给贺大叔,嘴里问着自己想问的话!

    “唔,我不太清楚,见她一个人在街上哭,就停了车,问她只说苏翊临时有事回学校了,”低了声音,“她情绪很不好,好像跟苏翊吵架了,怕她一个人在家,会出什么意外,就强行给送你家来了!我这样做,对吗?”

    更低了声音,“宝宝,是不是得奖励我?”

    苏沫翻了个白眼,抢过毛巾,坐到老妈和李欣阳跟前,听着李欣阳跟老妈的对话。

    听着听着就听出了端倪,什么学校临时有事,她也是念过大学的,周末又这么晚了,学校能有什么急事儿,无非就是不想陪欣阳住,这臭小子,不想陪人家,下午的时候干嘛跟人家滚床单!

    “阳阳,别哭,姐替你出气哈!贺景衍,你送我去趟美院,找臭小子算账去!”

    她刚洗了澡,头发还没干,这样出去可不行,贺大叔肯定得拒绝,可是还没等他开口,苏妈妈说话了,“你闹什么闹,鹤鹤回学校肯定有重要的事儿!”

    听老妈如此袒护自己的儿子,苏沫不干了,疾声厉色的闹唤起来,

    “妈,您不能这么偏袒苏翊,这事儿明摆着他做的不对,就算再急,也得把欣阳送到家吧?再说,他今天刚刚跟人家欣阳给那个了,可您也看见,这一晚上,他是什么态度!他拽什么拽,又有什么资格可以拽?”

    苏妈妈那总是一副安静的面容有了变化,惊诧的看着女儿,“苏沫,你说什么?鹤鹤他跟欣阳?”又转过身看看李欣阳。

    李欣阳的那布满泪水的小脸,一片绯红,还有点尴尬,面对的毕竟是苏翊的妈妈啊!看到这种表情,不用她再回答,苏妈妈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眉头拧着,拉过李欣阳的手,“阳阳,告诉阿姨,是你自愿的,还是苏翊那小子强迫你的?”

    “妈!”一旁的苏沫提高了嗓门,“有您这么问的吗?你让人家一个小姑娘家怎么回答!”

    “你别插话,我问的是阳阳!”苏妈妈冷着脸,虽然训斥女儿但一直看着李欣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