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零二章 来回的围绕一个蓝若嫣
    这一刻,贺景衍真想毫不顾忌,由着自己任意妄为。

    然而,苏沫却被自己的声音吓的清醒过来,小身板扭着,喘息着断断续续的说,“不,不行,我妈妈还没睡,我们不能!”

    这声音有媚、有羞,但更多的是紧张和怕。

    说到底,贺景衍不是个没有自制力的人,虽然,此时此刻,他很想不要什么恼人的自制力,可他却不能不顾忌苏沫的感受。

    虽然,表面上看他的苏小白同学挺放的开,满不在乎,甚至不经意间还爱飚一两句疯话出来,但实际上却是很保守。

    不然,也不会在他第一次吻她的时候,那么在意的说,她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甚至,在他们那次迤逦缠绵的时候,他体会到,她不仅是羞涩,是紧张,更多的是怕,不是怕他事后不负责任,而是怕被苏妈妈知道。

    更何况,丈母娘就在不远处的那间房间里,如果他不自制,非要在这里怎样,苏沫可能不会拒绝,但心里一定是非常紧张,当经受怕,并不能体会到其中的美妙。

    不仅如此,或许还会给她以后造成什么心理阴影。

    他可不想以后漫长的人生里,每次和她做这件事时,她总是放不开。

    所以,深吸一口气,顺着苏沫推她却没有什么力气的小手,离开了一点点距离。

    帮女孩整理下凌乱的衣衫,摸着她的小脸,“你先出去,我洗个澡!”

    苏沫的小脸绯红,眼里雾气蒙蒙,有点不想走,但却知道不能不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除了脸红以外并没有什么不妥,还好,她家大叔这次没有给她脖子上种草莓。

    低头,去摸门把手,却偏偏不知死的回头冲着贺景衍,特别一本正经的说,“那个,那个,你不要总用手,对身体不好!”

    低下头,本来红红的脸更红了些,“等她们两个走了,我跟你回去!但是,不能住你那,我得回来!”

    贺景衍一把将她拉回身边,低声问,“小东西,你怎么知道总是用手不好?再说,谁告诉你,我总用手的,嗯?”

    苏沫缩了缩脖子,“我是在网上看的,至于你是不是用手,没人告诉我,我猜的!”

    小嘴翘了翘,小巴收着,眉毛挑的老高,本来不大的眼睛也瞪圆了,却不敢看贺景衍。眼睫毛不安的忽闪着。

    “以后,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想了解什么,直接问我!”大手抚了一下那红红的小脸,顺带抚了抚那精致的脖子,“我不是说过,我会教你吗!”

    苏沫的眼睛瞪的更圆了,睫毛也不逗了,他不说,她还没想起来,之前就想问问他是不是以前跟别的女人有过这种事儿。

    不单纯是好奇,其实她还是有点介意的,明知道,他三十二岁的年纪,不可能没接触过女生,但还是想问。

    “你是不是以前有过很多次跟女人那个的经历?”随着这句话,小脸也垮了下来,一只脚不满的来回踢着地面,眼睛也不再看贺景衍。

    贺大叔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是言多语失了。

    讨好的笑,伸手要去摸摸苏沫的头顶,却被她躲过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过!沫沫,虽然说男人对这种事,可以解释成无师自通,但我不想骗你!”

    “很久,是多久?”苏沫不死心,准备刨根问底!

    贺景衍想了想,“大概还是你上小学的时候!”

    又是她上小学的时候,类似的话,高峰也说过,那个蓝若嫣和贺景衍恋爱的时候,她还在上小学。

    苏沫突然觉得心里很堵。

    这种事儿就是这样,如果是不知道的人,可能听了也就算了,可是,是蓝若嫣的话,她觉得有点介意,不,是很介意。

    不死心的问,“是跟你那个初恋女友?姓蓝的那个!”

    贺景衍沉默了几秒,脸上呈现出一个讨好的笑容,然后特别正经的说,

    “不管是谁,那都过去了,而且过去很久了,你就当我那会儿是年少无知,对异性的好奇心驱使下,做了件错事儿!”

    “我只是比较介意是她,因为她还跟你有联系,且之前还找过你帮忙!”

    “沫沫,现在我在乎的只有你一个,我发誓!如果对沫沫不忠,就让我……不举!”

    苏沫抿了抿唇,低头看着脚面,“你不举了,那还不是对我不利!”

    虽然如蚊子嗡嗡一样的声音,但还是被贺景衍听的很清楚。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将苏沫从门口拉回自己的怀里,“这么可爱!”

    然后,正了神色,“沫沫,我跟蓝若嫣分开很多年了,不会再有任何瓜葛,即便之前帮她,也是出于相识一场,其他再无别的!”

    苏沫抬头,“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很爱她?”

    贺景衍对苏沫问的这个问题有点无奈,“你想听什么样的回答?我说爱过,你会不开心!我说没爱过,你又会想,不爱人家,还跟人家做那种事!继而,你会联想到,我也不爱你,只是想跟你滚床单,对不对?”

    苏沫低头不语,不得不说,贺景衍正好说中了她的心中所想,但她极不想承认但也不能否认。

    “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曾经爱过,甚至想过要和她牵手一生。沫沫,我跟你一样,也不是个随便的人。”

    “但是后来,发现我跟她并不适合,和平分手,这之后,我没再交过女朋友!”

    苏沫刚要张嘴,贺景衍又说,“但不是因为忘不了她,而是因为确实没有出现过让我心动的女子,直到那次在丽江遇到你!”

    虽然没有恋爱经历,但苏沫经常看言情小说,还有大学室友一到晚上熄灯以后,趴在被窝里的那些闺中密话,都涉及过关于男人哄骗正在交往中的女孩子,是如何说甜言蜜语的,基本就是贺景衍说的这些。

    不是不想相信他,只是他说的这些好像并没有什么说服力。虽然没有开口,但眼睛里呈现出一片迷蒙,表情变得也严肃起来 。

    贺景衍看着她那皱巴巴的小样子,拍了拍她的小脸,“不过,我现在,有点犹豫,这个我要娶回家做老婆的人到底适合吗?”

    “什么?你什么意思?”迟疑夹杂着紧张,苏沫抬眼望向男人,却见他保持那魅惑人心的笑,眸光中藏着了那么一点点狡黠。

    “还能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这个女人的智商有待商榷,怕影响了我儿子以后的聪明程度。”

    苏沫瞪了瞪眼,难得的低下头,她承认跟他比起来,自己确实是笨了点,但也仅限于跟他比较而已。

    “我哪有那么笨!”小嘴嘟囔着,不满意的用脚踢着地面。

    “还不笨?妈妈虽然在她房间,但一定还没睡,要是她出来想上个厕所,或是苏翊回来了,看见我们两个都躲在洗手间,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你又该如何解释,嗯?”

    苏沫抖了抖肩,是呀,她把这事儿给忘了。顾不上吃干醋,也顾不上别扭,抬脚就要往外走,却被贺景衍先一步出了门,“你先洗,洗过了就去睡觉,我等苏翊!”

    他人就这样出去了,可苏沫却郁闷的要死,好像还有很多话想问,但是又清楚那些话不过是车轱辘话,来来回回的围绕一个蓝若嫣。

    这个女子,她没见过,但听电话里的那水样动听的声音,她猜那一定是美的不可方物。

    且,贺景衍说,他曾经想要跟她牵手一生的,但最终因为不合适分开了。是因为什么不合适呢?

    这种不合适有没有不得已?如今,那女子婚姻又不幸福,贺景衍会不会因为动了恻隐之心,顺带将曾经的那份爱激发出来?

    诚然,自她那次生病之后,没见过贺景衍跟蓝若嫣再有过联系,但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呢?

    毕竟贺景衍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比如他的忙,是全部都是公事儿吗?或者说,在处理公事的时候,会不会顺便去看一下蓝若嫣?

    不要乱想!贺景衍对你有多好,你不能体会吗?苏沫你是不是没心?

    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苏沫走到花洒下,打开水龙头,温热的水淋了下来,却无论如何也洗不尽心头莫名的恐慌。

    市中心的购物广场,虽然已经接近零点,但客流依旧不小。商场里灯火通明,到处悬挂着红灯笼,中国结。

    春节的气氛已经很浓了。

    苏翊完成了手里的素描,交给被画像的客人,收了钱,抬眼向远一点的方向望去,李欣阳手里拿着,他给她画的那副肖像做招牌,还在帮他招揽客人。

    那个身影好像比之前清瘦了许多,齐肩的秀发也毛糙了,又油乎乎的,好像多日没有洗过。

    也难怪,这一个多星期,李欣阳都是如此,陪着他一直到打烊前才离开,公交车已经收车,他们又不舍得打出租,都是一路走回去的。

    估计,这丫头到家之后倒头就睡。而早上,其实不用很早出来,她应该有时间整理下自己的。

    可是,从每天欣阳带的那一个个保温罐里装的饭菜和汤或者粥,苏翊知道,她肯定是早早起来做好了给他带着。

    想及此,心里滑过一抹愧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