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零四章 吵架伤感情
    苏翊明白,苏沫得到亲生母亲的爱真的是太少了,这当然是因为他!

    是为了让他别有寄人篱下的伤感,养母才对自己亲生的女儿态度冷淡,而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他!

    这样看,他是对不起苏沫,是他的存在抢夺了本来属于她的那份无私的母爱!如今她有了爱她的男人,那个男人也确实优秀,比他更能给她带来安逸的生活。

    而且,他也看的出来苏沫也很爱贺景衍!

    侧头看了看低头走路,默不作声的李欣阳,似乎她一直都是这样永远都安安静静的,不会像苏沫那样,小嘴聒噪个不停的白话。

    既然已经错过了月亮,就不要再让星星伤心!这也是苏翊小说下面一个读者的留言,当然这个留言是给那个女主的,也是他变了主线,让女主跟男二在一起以后的为数不多的支持者。

    但是,苏翊觉得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如果,苏沫是他心里的月亮,那么欣阳就是那颗不起眼的小星星。

    他确实不应该让欣阳再伤心了!他很清楚,虽然两家已经敲定他们的婚事,但是欣阳并不开心。她只是不说,不问,安静的陪伴着他,但是她一定能够察觉到他对她的淡漠。

    自从那天他发疯冲动之下占有了她之后,他对她就在没有过任何亲昵的行为,只是偶尔会牵下手,只是偶尔!

    包括订婚那天,欣阳故意在他送她和李家父母回家之后,让父母先上楼。似乎期待他说些什么,或者什么也不说只是亲吻她一下。

    但,他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在楼下站了几分钟,欣阳说了句,“回去早点休息!”便情绪低落的离开了。

    想到这些,苏翊伸出长臂,将身边的女孩搂在自己肩下,“冷吗?”

    “还好,不是很冷!”说着不冷,声音却有点微颤。苏翊停了下来,把自己的围巾从脖子上摘下来,要给李欣阳裹上。

    这是他难得的温柔和体贴,但是,李欣阳却阻止他的动作,,“我不冷,你快戴上,这大半夜的,风又大,你会感冒的!”

    不容分说的,抢过他手里的围巾,踮着脚尖,重新给围好。因为说着话,有些热气喷洒在苏翊的脸上,他收了一下手臂想躲,却意识到不应该如此。

    心一横,吻上了那张小嘴。脑海里却出现了苏沫的脸,他闭着眼,幻想他吻的是自己心里喜欢的那个女孩。

    可偏偏欣阳身上有着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苏翊知道,那是她衣服用了这个香型的柔顺剂的味道!

    而这个味道是苏沫最不喜欢的,记得有一次,养母买了促销的薰衣草香型的洗涤剂,而苏沫却嚷嚷着,让母亲去换别的香型的,哪怕是换没有香味的劣质洗衣粉都行,就是不要这个味道的,她说她闻这个味儿,脑袋疼。

    想到这,苏翊无法再将这个吻继续下去,但却能感觉到怀里的女孩紧张又激动,身子都在微微的发颤。

    甚至有些傻兮兮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提醒自己,这才是你的女人,是你今后一生要面对和呵护的女孩。要试着喜欢她,试着爱上她。最终,他没有放开怀里的女孩,却吻的索然无味。

    身下没有任何冲动和正常的男女亲近时应有的生理反应,幸亏冬天,两个人穿的都很多,不然,苏翊真的怕被李欣阳察觉到什么。

    如果是那样,她一旦问起来,他要怎么回答,说自己自制力好吗?又有谁能信,自制力好那天会对人家女孩子做那种事儿吗?

    这个吻,对苏翊来说就像是演戏,一段按照剧本要求的吻戏,不参加任何感情,且还是演技不怎么样的表演。

    但对于李欣阳来说,是惊喜,是满足。

    等他放开她时,羞涩和兴奋,全在哪双圆溜溜的黑眼睛里袒露无疑。

    苏翊学着贺景衍揉苏沫脑袋的样子,揉了揉欣阳那油乎乎的头发,

    “明天不要那么早出来,洗洗头发,彻底干透了,再到商场找我!”

    “可是,那么多东西,你自己怎么拿?”

    一句话给苏翊逗笑了,“除了几个个小马扎,一个画板,我也不需要再带什么,这大包小包的,还不都是你带的!”

    李欣阳不好意的笑,咬了咬唇,才问,“你是觉得我脏兮兮的,身上有不好的味道了吗?”

    苏翊心里一沉,难道刚刚吻她的时候,她察觉到自己的不专心了吗?

    虽说很清楚他是李欣阳经历的唯一的一个男生,也知道她对接吻这件事和他一样不在行,但是,女人都敏感!

    苏翊有点心虚,干脆顺水推舟,“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味道,是刚刚碰到你的头发,”晃了晃大手,“油腻腻的感觉!”

    李欣阳有咬了咬唇,“我都五天没洗头了,肯定出油了,我明天早起会洗,不耽误我去家里找你,跟你一起出来!或者我今天晚上就洗。”

    苏翊看了她一眼,心里有点复杂,明明知道她在讨好他,却很烦。同时又觉得不该如此对她,压抑住心头的那点点烦躁。

    “乖了,明天多睡会儿,起来再洗,然后中午前过去就行,这样一点不耽误你给我带午饭!”

    听了这话,李欣阳傻傻的愣在原地,苏翊可是从来没有对她用过这样的语气和语言。

    看着傻呆呆,都忘了迈步的李欣阳,苏翊扯出一个笑,这笑是真心的,但仅源于李欣阳傻乎乎的反应,因为,他还从来没有看过她有这样的时候。

    但苏沫会常常出现这个样子,当然,有的时候,是苏沫装傻。他似乎在欣阳身上找到了一点苏沫的影子。

    但接下来李欣阳的话,是苏沫无论如何也不会有的。

    “好,我都听你的!”

    苏翊不自觉的皱了下眉头,苏沫可不会说都听他的!她让他听她的还差不多。

    只是李欣阳沉浸在来之不易的的幸福中,低着头,并没有留意苏翊那眉头的变化。

    “那个,”苏翊深吸一口气,还是不自控的说了想说的话,“换一个洗涤剂的味道吧!这个薰衣草味的太难闻了!”

    李欣阳抬起自己的胳膊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还有味儿啊,可能是我经常用,都闻不到了!”

    “回家我就跟我妈说,全部换掉!”笑眯眯的歪头,看着苏翊,“你和姐姐为什么都不喜欢这个味儿呢?姐姐也说她不喜欢,说闻了头晕,你呢?也会头晕吗?”

    苏翊心里的烦躁更盛了些,“让你换,换了就好,哪这么多问题!”

    李欣阳愣了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呢?不敢再多说什么,低下头走路,开始默不作声了。

    苏翊的心里也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自责,搂着李欣阳的肩膀的手紧了紧,

    “你知道我不喜欢总是被问为什么,不是要凶你,别生气。”

    低着头的李欣阳,扬起脑袋,圆圆的眼睛,眯成了月牙,“我没生气,只是看你发火了,就少说话呗,不然两个人会吵架的!”

    声音小了些,“吵架会伤感情的!”

    她那样子和语调,让苏翊觉得,面对自己,欣阳总是如此的小心翼翼,本应美好的感情,她却如履薄冰。

    假笑了一下,“吵架其实也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比如苏沫,经常会跟他吵,甚至会骂他,可是他却很喜欢她的那个样子。

    但是,心里也清楚,那个人只能是苏沫,如果换成李欣阳,估计他会特别没有风度的掉头就走。

    李欣阳觉得今天的苏翊有点不同,他不仅继那次之后第一次吻了她,还一直这样搂着她的肩膀。

    这才是一对情侣应该有的样子!

    如果,一直能保持这样,李欣阳觉得她就很开心了!

    后面的路,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默默的走着。只是一个沉浸在微乎其微的那一点点温柔里却荡漾着浓浓的化不开的幸福中。

    而另一个却五味陈杂,满腹纠结。

    到了李欣阳家的楼下,看着她提着大包小包进了楼门,楼道灯一层层的亮起又熄灭。苏翊无声的叹息了一下,做了几个深呼吸,才举步离开。

    脚下的速度并不快,直觉告诉他,属于欣阳的那个窗口一定站着她小小的人影。回头,果然看到灯影下女孩的身姿。

    背光下,并不能看清女孩脸上的表情,但苏翊知道,她一定在笑,那种暖暖的,干净的笑!

    朝窗口处的女孩挥了挥手,女孩也朝他挥了挥手,但却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苏翊转身向前,再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身后始终有一双眼睛在追随着自己,直到他渐渐消失在墨色一样的冬夜街头。

    两家的小区毗邻,所以很快苏翊就到了自家的楼下,仰头望去,楼上唯一的一个亮着灯的窗口。

    他知道那盏灯是给他留的,但却没有任何激动和兴奋。

    连日来,那个窗口都会亮着灯,但不再是苏沫一个人的等待。每天打开门,看到的都是苏沫依偎在贺景衍的身边打着瞌睡。

    他心底甚至有些埋怨养母,为何对贺景衍留宿家里的事儿没有一点点异议。但是,他也清楚,养母已然完全接受了贺景衍这个女婿,视他为一家人了。

    再说,老话讲,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段,养母给欣阳家的订婚礼金是人家贺景衍出的,且很明确的说了,那是提前给苏沫的聘礼钱。

    他的婚事,虽然并不情愿,但是在自己做了那混账事儿之后也只能这么定下来了!而苏沫和贺景衍的婚事因为他的婚事要定,也算是定了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