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很想主动把他扑倒
    苏沫看了看贺景衍手里的手机,脸上一直保持的笑容瞬间消失,接个电话要避开她,那么这个来电话的人是谁?会不会又是那个破前女友!

    贺景衍看到她脸上表情瞬息万变,笑了笑,将手机伸到苏沫眼皮底下,苏沫怄气的低垂着眼皮,表示没兴趣看,但却偷偷的打开眼缝,扫见屏幕上母亲两字,原来是他妈妈呀!

    好吧,这个女人的醋她就不吃了!乖乖的点了点头,开门进去。

    客厅里的灯已经关掉了,只有楼梯处的壁灯亮着。

    苏沫想老妈和苏翊应该都各自回房了,房子大就是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不像以前,除了睡觉大家都集中在那个小方厅里。

    听到动静,苏妈妈从自己的屋里探出头,她依然保持着不会关房门的习惯!

    “怎么就你一个回来?景衍呢?”苏妈妈看着苏沫身后的房门轻问。

    “他接电话呢!”

    伸了个懒腰,“妈,我累了,上去洗漱睡觉了,你也洗洗睡吧!今天折腾了一天呢!”

    “嗯,景衍带钥匙了吧!”

    苏沫笑,“妈,你忘了,这门带不带钥匙没关系,指纹和密码都能开锁的,你放心休息吧!”话说完,人已经在楼梯转角处了,还打了打哈欠。

    “苏沫,你等下,妈有事跟你商量!”

    “啥事儿!”停下脚步,趴在楼梯的铁艺栏杆上,懒兮兮的问。

    “景衍哪天回家?我想买些滨城的土特产,让他带回去!人家景衍给咱们家付出那么多,咱们也得懂得相应的礼节不是!”

    苏沫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贺景衍要离开几天的事儿,可是不想面对也得面对啊,老妈说的在理!

    “嗯,回来我抽空去市场看看。您别管了!”

    “东西买的体面点,别不舍得花钱!你身上还有钱吗?”

    “有!”苏沫又打了一个哈欠。

    “妈,这事儿交给我吧!”苏翊端着杯子出来,他口渴想去厨房打点水喝,正好听到母亲和苏沫的对话。

    “行,那你们姐弟两人商量好了!”

    “安了,安了,明天再说,我困了,今天先去睡觉了!”苏沫摆了摆手,上楼去了!她的确困,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一提贺大叔要回家,她就烦躁,本能的回避!

    看着消失在楼梯转角处的身影,苏翊怅然若失,难得有个能跟苏沫单独聊天的理由,虽然是为了商量个贺景衍家买礼品,她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上了楼的苏沫,进了那间卧室,看着昨天两人翻云覆雨过的大床,想着那场酣畅淋漓的动作大片,不免面红耳赤。

    继而又想到了贺景衍即将离开的事情,失落再次袭来。摇了摇头,告诫自己,

    “苏沫,不要想了,他势必要回家的,春节又不比其他的节日!不过就是一周时间,就算他是老大,假期会长些,最多过了正月十五也该回来了!不要这么粘人,去洗澡!”

    嘟囔完,拿了自己的换洗衣物进了卫生间,当然,她拿的那些衣裳还是在带来为数不多的旧衣服里找的。

    贺景衍虽然从里到外都给她准备了新的,可是贴身衣物没洗过,她可没有穿的习惯。

    温热的水流冲刷下来,疲惫有所缓解,却洗不净她心里的落寞。

    十几分钟后,苏沫从洗手间出来,第一反应就是出卧室看看,二楼的客厅依旧是一片昏暗,只有楼梯转角处的那盏小壁灯亮着。

    厅里很安静,对面的房间门没有关,但也没有灯光,苏沫朝里面望了望,

    “接个电话要这么久,澡都洗完了,还不回来!”抱怨的低语,朝着对面的墙壁走去,她想打开灯,记得老爸曾经说过,每当晚归的时候,抬起头看到自家窗口亮着灯,心里就会特别满足,因为那是家人为晚归的人留的亮光。

    苏沫想如法炮制,等贺景衍上楼的时候,看到二楼灯火通明,一定知道是她特意给为他打开的灯。

    “过来!”

    贺景衍的声音响起,吓了苏沫一跳,回头,见那家伙坐在沙发里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怎么一点动静没有,也不打开灯呢?”苏沫拧着眉头,但是乖乖的走到他跟前,坐在他旁边。

    “刚上来,”他捏过她的小手,双目炯炯的锁着她。她刚刚那些小抱怨以及动作,表情,他早已尽收眼底。

    看来,小东西等他等的着急了!缓缓的低下头,还带着点凉意的唇瓣缓缓的凑到那张因为才洗浴过后,红彤彤的小脸,先是在脸蛋上吧唧了一下,随即便转战到了那果冻般的唇上。

    因为近来在贺大叔的监管下,苏沫每日摄入的水分很多,再加上水果从来没有中断过,所以,那两片软糯的唇,没有再起皮,吻起来更加的滑嫩可口。

    一经黏上,便让他不愿离开。

    她才沐浴过,除了沐浴露那淡淡的香气,还有点水润的味道,不需要做什么就能撩起他体内躁动的因子。

    不过贺大叔今天比较老实,没有发挥咸猪手的功力,只是一只紧紧的扣着她的后腰,而另一只手似乎怕她会逃离般的按住她的后脑,将这一吻加深,再加深!

    本来红彤彤的小脸,因为无法喘息更加的红了,然而,她却不愿推开他,去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两只微凉的小手紧紧的环绕在他的脖子上,整个身体也如软胶一样吸附在他的身体之上,呼吸急促且凌乱。

    空间、时间在这一刻全部静止下来,只有那蔓延不断的情愫环绕,没有欲,只有情。

    直到,感受到,如果再不放开她,她就会窒息,贺景衍才渐渐的离开那两片唇瓣,却牵扯了几条银丝,藕断丝连般的。

    此时,他突然觉擦到,唇角处的一丝咸涩,望去那依旧紧闭着的双眸,眼尾处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水泽!

    他按在她后脑的手,渐渐移了过来,想要擦拭她那眼尾处的晶莹,却不想,她此刻已经是泪眼婆娑,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紧闭的眸子里滚落,如突如其来的滂沱大雨,无声的悄然而至。

    “怎么哭了?”语调低沉,除了以往两人厮磨时的魅惑还带着隐约心疼。

    她打开泪眼,哽咽着问,“你是不是明、后天就要走了?”

    不怪她这样问,虽然,一直知道他要走,但是刚刚的那个吻太过不寻常,跟以往他亲他时太不一样,她感受到了他的不舍还有深情。

    “小笨蛋,三天后公司年终聚餐,我怎么可能明、后天就走!”

    苏沫才想起,是啊,作为分公司老大,他肯定要参加完年终的聚餐才离开。可是,那也不过再多两天。

    他终是要走的,聚餐之后,外地的员工就都要离开了,而再有两天就是除夕,估计最晚,除夕的前一天他就要启程。

    他不说具体哪天走,一定是还没有定好票,而刚刚他母亲来电也一定是催促他回家!他便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他也是不舍得跟她分开这几天的,一定是!

    小脑袋埋在他的胸口上,眼泪流个不停。

    贺大叔却推开她,牵起她的手,从沙发上站起,直接朝着那间卧室走去。

    苏沫心里一惊,身子向后仰了仰,压低了声音,“不行!我妈和苏翊都还没有睡呢!我们还不能……”

    她以为他和她回卧室是要缠绵一番,可是苏沫知道自己在最忘我的时候,会放纵自己的声音,虽然他们才有过两次的肌肤之亲,但她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德行!

    还有,这家伙那卖力的折腾劲儿,不可能不发出一点动静,而楼下的老二位要是没有睡着,肯定多少能听到一些吧?

    贺景衍淡淡的一笑,没有理会她,手上用了力气,将她拖进房里,并没有关上门,且把她按在了梳妆台前,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洗完头发一定要吹干,就是记不住!”摸过那头海藻般黑发的手,在苏沫眼前晃了晃,看看,都是水!

    他说着,打开了吹风机的开关,强力的风吹过头皮,带着暖意。他五指当梳,一边晃动着吹风机,一边把她的头发梳理好。

    苏沫抬眼,仰视这那张百看不厌的俊脸,他认真的样子,让她着迷。很想,很想放下所有的矜持,主动的把他扑倒!

    然而,她也只是想想。

    头发在大功率的电吹风的作用下,很快就干透了!贺景衍放下吹风机,将苏沫抱起,放到了大床上,扯过被子,给她盖好。

    “我去洗澡,你乖乖睡觉!”

    苏沫眨了眨眼,很想问,你洗了澡还会过来吗?但话并没有出口,眼睛盯着他的背影,一直到再也看不到为止,也没有收回。

    他依旧没有关上卧室的门,苏沫听到他的脚步声进到了隔壁的那间卧室,但并没有听到他关门的声音。

    他记住了她胆子小,即便家里有人,一个人在一个房间也会害怕的事儿,所以才没有关上房门吧?

    可是,过两天他走了呢?她要去楼下跟母亲起腻吗?虽然,楼下那房间的床也很大,虽然,以前妈妈不喜欢她粘着她,但苏沫还是会找一万种理由,跑到母亲的床上,钻进母亲的被窝。

    但,现在,她却不想,她只想让贺景衍陪着自己,时时刻刻的陪着自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