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都怪该死的老男人
    贺景衍的大手按了按她的小脑袋瓜,“你以为人家都像你,对着我这张脸,一点不拘谨,能吃饱?”

    “嘿嘿,她们是不是都有点怕你啊?”

    “你说呢?也就是你不怕我!”

    “其实,也不是不怕你,是因为我喜欢啊,不管你是笑还是冷着脸,或是一本正经,我都喜欢啊!”

    苏小白同学的深刻检讨还真起了作用,居然知道说点甜言蜜语,哄她家大叔开心了。

    贺大叔果然禁不住她这样的哄,低头亲了下那软糯糯的小脸蛋,“上午偷吃巧克力了,小嘴这么甜?”

    苏沫眯着小眼,仰起小脑袋,“还有更甜的想不想听?”

    贺景衍稍稍俯下身,低头将耳朵凑到小女友唇边,“想!”

    苏沫压低声音,踮着脚尖,在他耳边低语,“今天晚上,给你吃肉,开心不?”

    贺大叔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看着已经红云密布的小脸,“说话算数,到时候不能变卦!”

    苏沫嘿嘿,大叔趁机在那翘着小嘴上偷了香。

    两个人如此旁若无人的大秀恩爱,丝毫不顾忌身后不远处还有谢爱媛和美女秘书。

    秘书小姐姐看老大和苏小姐亲密,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习以为常。

    可谢经理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有羡慕,有嫉妒,还有不甘。她就不明白,哪哪都不如自己的这个闺蜜怎么就这么好命?

    傍上了大款不说,还是一个男神帅哥级别的大款,听说买了大房子,连带她老妈和她那没血缘的弟弟都一起养着!

    可她就不信,贺景衍真的能经得起诱惑,对苏沫忠贞不渝。

    当然,这天晚上,贺大叔如愿以偿了。

    虽然,苏小白同学没有主动进攻,但那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的姿态,又不是故意造作,全是小白同学,自然而然的流落,更让他欲罢不能。

    尤其,今晚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苏妈妈和苏翊都没有在家。他们不需要克制,动静多大也都没关系。

    苏妈妈和养子去参加老房子那边的社区的联谊会了。

    这可是每年春节的惯例。

    尤其苏翊是那一片居民区里出了名的多才多艺,个子高高的,人长得好看,又阳光的大帅哥小鲜肉,联谊会的主持人非他莫属,已经担任了好几年,即使搬家走了依旧还要把这项任务完成。

    苏妈妈又难舍老邻里之间的情谊,自然也要去参加,再说,会场布置的那些中国结什么的手工制品都是她一手提供的,人总是这样,想看看出自自己手里东西,展示出来是何等漂亮。

    且,今年,社区包了一个电影院做会场,结束之后,还要放电影。苏妈妈已经多年没有看过电影了,又养子陪在身边,自然不怕晚。

    苏沫不去,并不会引起苏妈妈任何不满,因为她从来没去过。苏沫自小没有什么艺术细胞,唱歌跑调,跳舞肢体不协调,就连大学毕业联欢,作为学生会成员之一的她,被会长要求必须带头表演节目,她才勉为其难的跟着几个同学的屁股后面给系里的歌神做了伴舞。

    排练的时候不是顺拐就是错了节奏,等正式演出的时候,还跑错了位,闹了不大不小的笑话。

    做主持当然也没她什么事儿,先不说,站到台上,她的腿会不会哆嗦,说话会不会不利索,单单男主持人是苏翊就不会再有她什么事儿。

    社区活动,重在全民参与,哪能两个主持人都让他们苏家的姐弟承包了。

    苏沫也不是不喜欢看热闹,只是去了的话看人家一个个的能歌善舞葛秀才艺比较伤自尊,所以,自从社区有了这项活动的那年,她就没参加过,做观众,她也不参加!

    好在,这件事上苏妈妈没有强求过苏沫,所以,她不去的顺理成章。

    可想而知,家里没有任何拘束的两个人,是如何放纵与酣畅。

    因为小白同学,稍稍主动了一小下,贺大叔就变身脱缰的野马,不,是脱了桎梏的狼人,不知疲倦的一次又一次索取。

    苏沫虽然很累,但却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带动起来,跟随着他的节奏,不断的起伏。每一次都觉得自己不行了,但下一次又倾情奉献出自己,同时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虽然随着时间的过去,她会有些紧张,怕老妈和苏翊随时可能回来,但这样似乎更能刺激到她敏感的神经。

    直到,中场休息的那片刻,贺大叔悠悠的说,“忘了跟你说,等电影结束之后,苏翊会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他们!”

    所以,这之后,苏沫又彻底放纵了自己一次,而这次之后,她几乎累瘫,胳膊、腿动都不能再动一下。

    连清理身体和沐浴,都是贺大叔代劳的。

    身上那沐浴后的湿意还没尽数褪去,小白同学就爬进了梦乡之中,而神采奕奕的贺大叔给她盖好被子,去厨房里捣鼓点宵夜之后,苏翊的电话也到了。

    接了岳母大人和小舅子回来,又招呼着母子二人吃了东西,才回到房间,将小白同学抱在怀里,安静的休息!

    第二天,苏沫一睁眼,就被窗帘缝隙里射进的阳光吓到了,意识到至少十点了以后,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拿过手机一看,妈呀,都十一点了!

    穿鞋,洗漱,下楼,嘴里不停的埋怨,“妈,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叫我呢!贺景衍呢?他是不是,也还没起呢?”

    刚才下楼时,忘了过去他那屋叫他,一定是怕老妈叫她时发现他在她房间,回自己屋里睡回笼觉睡过头了!

    “景衍已经走了,上班点走的,他说今天公司已经没什么重要的事儿了,就一项工作,年终餐会,下午三、四点钟你到就行。”

    “他说让你多睡会,要我午饭时叫你起来收拾,两点半他安排司机过来接你!”

    苏沫嘟了嘟嘴,懒洋洋的坐在沙发里,放心的继续瞌睡,脑子琢磨着,这男人跟女人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要按体力的消耗,就昨晚他那劲头,绝对比她付出的要多,可他居然还能正常起床,真是想不明白。

    可等苏妈妈一边编手工,一边夸贺景衍,昨晚去接她和苏翊之前还特意做了宵夜,真是个懂得照顾人的好男人的时候,苏小白就更想不明白了,他的体力为什么这么好?

    她都累瘫了,他不仅去接了老妈和苏翊还能做宵夜?

    一定是从小吃牛肉吃的多,才身强体壮不怕累的!

    苏妈妈看着女儿脸上那小表情,“你不知道景衍给我们做了宵夜吧?”

    苏沫摇脑袋,她昨天都累散架了,怎么知道他跑楼下干了什么,她甚至都不知道他离开过她的身边。

    她以为他一直抱着她睡觉呢,哦,又忘了,中场休息的时候,人家大叔说了,还要去接妈妈他们的!

    她一定是太动情了,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她都没往耳朵里进。只知道不用担心老妈他们突然回来,被撞见他和她翻云覆雨了!

    “就知道你一睡过去,就是把你抬走扔大街上你也不知道!我跟你说,苏沫,女人啊,要贤惠,你不能什么事都指着人家景衍。他大你多些,懂得疼人,可是,你也得疼他不是?”

    苏妈妈又开始了念经模式,不过这次苏沫没表示不爱听,坐的规规矩矩的听老妈念。

    “景衍管着你们整个公司,本来就操心,脑子累,你不能替他分担工作上的事儿,家里总要料理好了吧!你说你,现在进厨房就是捣乱,连饭也不做了”

    苏沫撅着嘴,伸直了两条腿,蹦着脚面,老妈说的有道理哈,可是她家大叔不让他做那些啊!弄的她现在也不愿意再做饭了。

    苏妈妈一念经,苏沫就有坐不住的毛病,但又不敢不听,何况老妈今天这经念的很有道理。

    可苏沫还是坐不住,一会儿抱过沙发上抱枕,一会儿又抻抻身上的睡衣,像个多动症的孩子一样。

    实在烦了,在沙发上打了滚,就滚到了老妈怀里,

    “哎呀,妈,我知道你是心疼您女婿了!”伸着脖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我不就是贪睡了点吗!等过了冬天,天暖和了,我就勤快了!”

    她说着话,手还不停的抻衣服,忘了,昨晚贺景衍疯狂时在她脖子上,心口上留下的那些杰作了!

    而这些杰作,此时此刻,全被苏妈妈看在眼里。眼神凝了下,轻问,“你们两个是不是已经做过了?”

    苏沫没明白老妈的意思,躺在老妈大腿上,仰着小脑袋,二百五的问,“做过什么?”

    这个动作让锁骨下面,那粒深深的草莓印,一览无余的被苏妈妈尽收眼底,如果,刚刚只是怀疑,那么现在苏妈妈心里跟明镜一样。

    “别跟我装傻,我告诉你苏沫,女孩子要懂得自重,自爱,我承认景衍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但是那也等到你们领证之后才能在一起睡!”

    苏沫抖了抖,马上从老妈身上爬起来,坐得端正,“您这就是想起啥了,念着念着怎么跑题了!”

    苏妈妈没有说话,眼睛盯着她的脖子下面,伸手指了指,然后抬起眼皮,盯着苏沫,那眼神很严厉!

    苏沫心虚的低下头,看到睡衣的衣领处,打开的两粒扣子,猜到老妈是看到了那些印记。

    都怪该死的老男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