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怎么哭了
    苏妈妈知道女儿的老毛病又要犯了,急忙拽着她,

    “你少管闲事,走了!”可苏沫不干,毕竟是母女,老妈的习惯很了解,一伸手,就从老妈口袋里把她那总是随身携带的弹簧秤掏了出来。

    “苏沫!”苏妈妈大声呵斥,但无效!苏沫已经将那小小的弹簧秤递到正和卖虾老扳争吵的大妈跟前,“大妈,咱用事实说话,称给他看!”说着便把那袋子挂在称勾上,苏妈妈想拦也拦不住了,又生怕惹怒了卖虾老板。

    菜市场里卖鱼虾的没有一个善茬,大过年的,她真怕一言不合打起来,再动了手。

    贺大叔拍了拍苏妈妈的肩头,“妈,别担心,我在呢!不会让沫沫吃亏的!”

    苏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太爱管闲事,早知道不带她出来了!

    果然,如苏妈妈担心的那样,卖虾老板,看到那那显示只有两斤多点的弹簧秤不干了!扒拉开苏沫晃在他眼前的秤,“我还说你这称有问题呢!”

    苏沫一点不示弱,“那可以去市场前面的公平秤那里秤,你敢吗?”

    “小丫头片子你少管闲事,你要买东西就买,不买就滚!”

    擦,一言不合就骂人,苏沫急了!

    “你骂谁滚呢?你缺斤短两也就算了,一少还少了一半都多,骗这么大年纪的老人,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一手提着称,一手指着买虾老板。

    那老板用手捏住苏沫的手腕,想挥开她,但他捏住苏沫手腕的同时,自己的手也被一双大手钳住了!

    “缺的分量补全了,差一两也不行!”贺景衍语调不高,但绝对霸气。

    卖虾老板转头,本来想要骂人的,他今天出门前没看黄历?怎么一个个的都多管起闲事儿来了!

    但,一碰触到贺景衍那淬了寒气的眼神时,不由的颤了颤,更何况,被着的手腕,一阵酸麻传来。

    他知道今天遇到了一个厉害的主,算了,过年图吉利,生意还要做的!于是,乖乖的给大妈补足了分量。

    那大妈一个劲儿的给苏沫和贺景衍道谢,还不停的夸贺景衍,“这小伙子,真俊,一表人才,还热心!”

    围观的人也都同时发出了一样的赞叹声!

    苏沫的自豪感又爆棚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伸张了正义,还因为人家夸大叔俊!微微摇晃着脑袋,洋洋得意。

    贺景衍一手牵上她的小手,一手挽着苏妈妈的胳膊,“走了,我们还要买东西呢!不要在这耽误了!”

    一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三人购物的热情,且苏沫的心情格外好!哈哈,她的大叔,不仅出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能像模像样的在公司当老大,也能在菜市场给她当保镖,真好!

    美的她,一路哼着小曲,当然,都是跑了八百里调的小曲。弄的苏妈妈的耳朵好难过,一个劲儿的给女儿提意见,拜托她,别让她跟贺景衍的耳朵遭罪了!

    苏沫不以为然,依旧哼着不在调上的歌。

    贺景衍捏着她的小手,眼里全是宠溺的笑,即便那歌他根本听不出来唱的是哪首,但却觉得很好听,因为,她笑的开心,笑的没心没肺,他看着就赏心悦目。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迎来了除夕。

    这应该是苏爸爸过世以后,苏沫最开心的一个除夕了!

    破天荒的天没亮就醒来了,这个时候,半夜里偷摸猫到小女友床上的贺大叔还没有遁走。

    睁开眼,看到他还在自己的身边躺着,苏沫难得的踏实。真想快点过完年,跟他去领结婚证!

    只要有了那两个带着红章的小本本,他就不用每天赶在母亲起床前跑回自己的房间,她也能大大方方的随时在他的怀里起腻了!

    小手滑过那挺拔的鼻梁,贺景衍睁开眼,“这么早就醒了?”声音带着晨间的慵懒,梦幻般的暗哑。

    苏沫浅笑,不语!稍稍的抬起身子,亲了一下贺大叔的鼻子尖!凝视了他一会儿才说,

    “有你真好!谢谢!”

    贺景衍被窝里的手紧了紧那纤细却有料的小腰,“我也一样,有你真好!谢谢老婆!”

    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苏沫瞬间感受到了他的强壮和坚实,看来,以后,大清早的自己得老实点,再喜欢也不能表达。

    贺景衍带着急切的唇瓣凑了过来,苏沫一歪脑袋,“别闹,起来吧!估计我妈已经醒了,很快就会起床的!”

    大叔无奈,在那柔软又诱人的唇上,浅尝辄止的亲了一下,跃身而起,

    “你再睡会,我下去准备早饭!”

    看着大叔蹑手蹑脚的开门出去,苏沫脸上笑的格外灿烂。

    这还是,她第一次清早醒来,他在她的身边没走呢!

    看着他出了门,她已经没有什么睡意,躺也躺不住了,苏沫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洗漱之后下了楼。

    楼下厨房里,已经升腾起雾气,她知道那是贺景衍在煮早饭,苏妈妈和苏翊也都起来了,正在贴窗花。

    过年的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苏沫也加入其中,当然,她又开始捣乱了!

    其实,以前,苏沫很勤快,所有的家务都会跟着一起干,而且绝对不会捣乱。但是有了贺景衍以后,这一切全变了。

    她不仅喜欢在他忙着的时候捣乱,还喜欢在家里任何人忙着的时候都捣乱,然后,看她的大叔一边收拾残局,一边笑吟吟跟对着不停念经唠叨的老妈说,“沫沫还小,玩心重,让她闹,闹够了我收拾就行,您歇着吧!”

    每当这个时候,苏沫的心就像吃了丝滑的巧克力,融化在唇齿间的那种感觉。甜腻腻的,吃不够一样。

    不过,今天闹了一小会儿,苏沫就消停了。

    吃过饭,贺景衍自告奋勇的当司机,带着苏翊一起去接李欣阳一家,本来苏沫也想去,可是一算人数,去的时候没问题,回来的时候,车里就坐不下了,只能作罢。

    不过,她也没觉得时间有多难捱,拖了遍地,突发奇想的跑到小区外面的一个花店买了一捧康乃馨,看到刚好有含苞待放的风信子,顺便买了两株回来。

    风信子是放在一个锥形的玻璃瓶子里的,里面灌了水,放在阳台上,虽然还没有开花,但那花苞一个个的非常饱满,都呲着小嘴,便能看到里面藏着的花珠的颜色。

    苏妈妈说,估计明后天就会盛开了。

    苏沫想象着那花朵全开的样子,小嘴翘上了天。她也不明白,忽然怎么就有了喜欢花草的心。

    原来,她可是对这些向来不屑一顾的!

    抱着老妈的肩膀,来回来去的摇着,“这个比你养的那些萝卜叶子,好看多了吧?”

    苏妈妈难得的捏了捏女儿的手,还捏了下那细细的指尖,

    “嗯,好看,谢谢闺女!妈知道,那些康乃馨也是给妈买的,你不说罢了!”

    苏沫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快到,她自己都没想到会哭!

    二十二年,不,过了年,她就二十三了,这二十几年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妈妈跟她这样说话,更是妈妈第一次说,谢谢闺女!

    “妈妈!”抱着老妈的脖子,苏沫撒开了娇,眼泪蹭了老妈一脸还有脖子。

    “好了,哭什么,大过年的。去洗洗脸,看时间,你李叔他们也该到了!”

    “不嘛,妈妈,你让我多抱一会儿!”苏沫一边抽鼻子,一边抱着老妈来会摇晃着。

    苏妈妈又揉了揉女儿的脑袋,苏沫哭的更凶了,从来没有,这是妈妈对她从来没有过的动作,以前,妈妈就算会揉王大妈家的那条宠物狗的脑袋,也不会揉她的,她怎能不哭!

    “快去!别哭了!一会儿景衍回来,看到你这样,该以为我欺负你了!”

    苏沫嘟着唇,“哪有妈妈欺负自己的女儿的!您疼我还疼不过来呢!要是他欺负我,您还得削他,替我出气呢!”

    苏妈妈笑,“景衍欺负你,可能吗?就他护你的劲儿,平时我看你没正形,多说你两句,他都不爱听!和颜悦色的表情,却变着法的表达异议,妈妈是没什么职场经验,但不是没生活阅历!能不明白?”

    苏沫吐了吐舌头,又缩了缩脖子,她家大叔确实是这样,老妈但凡说她两句,贺大叔准保笑呵呵的接话,护短,绝对是护短!

    正说着话,门口传来动静,苏沫抹了一把脸,秒变甜美的笑颜。当然,她今天的落泪本身就是高兴的哭。

    哭的时候,小脸都是笑的。

    门开了,一群人进来,李欣阳挽着苏翊的手,笑颜如花的看着父母和未来的婆婆寒暄。

    苏沫打过招呼以后,挑着眉毛摇晃着身子,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嘿嘿着。

    贺景衍走到她身后,牵了牵她的小手,示意她跟他走,苏沫不明所以,以为他要去厨房看看,为晚上的大餐做什么准备工作。

    只是,一进到厨房里,他就捧起她的小脸,“怎么哭了?”眼里的关切和紧张,苏沫看得出,那不是装的。

    小嘴一翘,踮起脚尖,情不自禁的在大叔的俊脸上打了个kiss,然后嘻嘻笑着,“是高兴,刚刚我妈,揉我脑袋来着,还说谢谢闺女!嘿嘿”

    贺景衍顿了顿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锁着苏沫,他的小女友真是容易满足,不过,他想,苏沫盼着妈妈对她的那份温柔的慈爱,大概已经很久了,久到她从有记忆就开始了吧!

    虽然依旧不知道为什么苏妈妈对苏沫总是有着点距离感,跟一般的母亲对女儿的态度不一样。但贺景衍知道,苏沫一直渴望着那份母爱。

    而她也确实缺失了一份母爱,纵然母亲始终在她身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