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三十七章大叔吃自己的醋
    这一点就是贺景衍不说,苏沫也早有认知。

    自那次从贺景衍告诉她,他父亲瘫痪多年,母亲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在父亲身边,就对贺妈妈有了很大的敬佩之心。

    贺景衍说他七八岁的时候,他父亲瘫痪的,还是高位截瘫,也没有了那方面的能力。

    那时候,贺妈妈应该还很年轻,却一直守护着高位截瘫的老公,如果不是爱,不是专情,不是长情,又怎么能坚持下来!

    还有,贺景衍小叔的故事,对苏沫来讲也很震撼,一个男人因为爱,即便遭到的背叛,依旧为了那个女子终生不娶,试想,这人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

    在这样的家庭里成长起来的贺景衍,一定也很专情。苏沫明白,她真的是捡到了宝。

    真的很幸运,他遇到了她,还爱上了她,而她正好也很爱他!且,他还这么帅!当然,多金是附加值!

    苏沫想,就算贺景衍一无所有,她也会爱他义无反顾!

    吃过饭,又聊了一会儿天,外公外婆就去院子里散步了,贺景衍拉着犯懒的苏沫也一起出去。

    经过长途飞机的颠簸,到了之后,又疯玩了一通,苏沫很累,撅着小嘴,跟她的大叔撒娇耍赖。

    没想到贺大叔根本不顾忌佣人还有外公外婆都在,背起苏沫,在牧场里溜达,开始,苏沫还有点难为情,但悄悄的观察一番,好像并没有人笑话她。

    甚至外公还跟外婆打趣,要学小衍衍背媳妇的样子,背外婆。外婆也笑着说,“如果你再年轻五岁,我真的就让你背着了!”

    然后,关键是然后,清凉的月光下,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相拥热吻。

    苏沫都看傻了。

    可是,当她的视线扫过佣人们,似乎大家都是司空见惯的样子,一点没像她这样的好奇。

    贺景衍微微侧脸,对着肩头上的女孩说,“这是外公,外婆的常日生活!不仅恩爱,且,很有生活情趣!”

    苏沫踢了踢脚,现在她倒是不难为情了,可是依旧想从他身上下来,

    “散步就是为了消化,你背着我,我消化个屁,还是自己走走吧!”

    贺景衍拖着她双腿的手,拍了一下她那富有弹性的翘臀,“没事儿,一会儿回到房间里,有你用力气的时候,现在还是省这点的好!”

    苏沫的脸一下子红成了猴子屁股。

    这家伙一定是又要半夜里又要偷偷的摸到她房间里了!

    只是,小白同学想错了,人家大叔这次根本不用偷摸,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和她同宿一室且同床共枕。

    散步之后,两位老人就回房休息了,毕竟年纪大了。

    而贺景衍领着苏沫再次出了客厅,苏沫不解,“不是散过步了吗?还出去干嘛,要我陪你一起看星星吗?”

    她想到的也只有这一点了,毕竟这里的天空很蓝,白天的时候,很清透,又是大晴天,她当时就想过,晚上的星空一定很美。

    然而,并不是,贺景衍不过是带着她穿过院子,来到牧场靠后的一幢三层小楼。

    “我们的房间在这里!”

    苏沫再一次大惊小怪,牧场很大,她知道,但是,前面的那幢小楼,房间一定少不了,为什么不跟外公外婆都住一起呢?

    “这里是我在回国之前一直住的地方!我父亲养病的时候,也住在这里。前面的那栋楼,是外公外婆生活的地方!”

    “哦!”苏沫应声,那种忘却的距离感又有冒头之势。

    只是贺景衍一直牵着她的手,让她莫名的踏实。

    小楼里很干净整齐,并没有因为长期没人住而蒙上灰尘,不过,苏沫并不惊奇,牧场里这么多佣人,分工有序,一定有人每天清理打扫,才使得这里并不会没有人气。

    这一处的装修风格跟前面那栋房子的复古风截然不同,这里偏现代一些,但依旧是田园风格,色调以蓝白为主,苏乎更喜欢这里的明快。

    贺景衍牵着她的手上楼,“一楼是我父母住的地方,这样比较方便我父亲到院子了晒太阳!二楼就都是我的地盘了!”

    捏了捏苏沫的小脸,“以后也是你的,我们的!”

    苏沫翘着小嘴,听他这么说,很开心。不过,此时她更关心另一个问题,这么一幢大房子,就他们两个人吗?

    即便有贺大叔的陪伴,她也有点害怕。正要问,还没开口,楼底转角处就下来两个穿制服的佣人。

    一见到他们,便恭敬的贴着墙壁的一侧站好,“大少爷好,少夫人好!”

    “嗯!房间收拾好了?”贺景衍脸上的笑意散去,虽然是轻问但声音清冷,且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拉着苏沫继续上楼。

    苏沫端详了下女佣,看面孔应该是亚裔,但是哪的人,她不确认,虽然女佣会说汉语,但似乎这里的佣人或多或少,不管是什么肤色的,都能讲汉语。只是流利不流利,吐字标准不标准的区别。

    “是,大少爷,收拾好了!少夫人现在需要沐浴更衣吗?”

    贺景衍看向苏沫,他知道,他的小东西,肯定不适应被人伺候洗澡这件事,他也不想让别人碰触她的身体,女人也不行。

    苏沫并不知道,女佣问这话的意思,她以为就是给她准备睡袍放水什么的。其实,人家贺家的女眷,沐浴都是佣人在一旁伺候着,岂止是放个水那么简单。

    “你们去休息吧。少夫人自己可以!”

    虽然知道“少夫人”是对她的称呼,但苏沫也依然没把这三个字跟自己联系上,好像与她无关一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似乎像是很坦然的接受了少夫人的身份。

    进到贺景衍所说,他从小到大一直住的那间卧室,苏沫心底又是一阵唏嘘,其他东西先不说了,就是那张床,可真大啊!

    别说自己以前那个隔间里的小床,就是现在住的大房子里那一米八的大床都没得比。估计在这样大的床上怎么折腾也不会掉下去吧?

    哦,苏沫想的折腾,可不是做那件事的折腾。她是在想,自己睡觉不老实这事儿,半夜从隔间那小床上掉地下去,惊醒她的美梦的经历可不是一次两次呢!

    不过,很快,苏沫的注意力就被床头上放的一张照片吸引住了视线。

    甩掉贺景衍紧紧握着她的手,跑过去拿起那张照片仔细端详。

    照片上的男子,穿着学士服,手里握着一本书,面容俊朗,满脸书卷气里夹杂着青涩,和苏翊身上的气质很相像,只是那面容上多了些清冷,少了笑容,不似苏翊那般阳光。却很好看,好看的让她有点移不开眼睛。

    咽了咽口水,才问,

    “这是年轻时的你吗?”眼睛却仍旧盯着照片上的人。

    一万只乌鸦从贺景衍头顶飞过。

    什么叫年轻时候的他,他现在很老吗?还有小东西看那照片的是什么神情。

    好像都要流口水了,贺大叔的脸黑了。

    而小白同学还不自知,纤长白皙的手指,滑过照片上的脸,再次吞了吞口水,“好帅啊!怎么能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俊朗飘逸,还带着点冷傲,真是太,太,太…….”

    太了半天,也没想到用什么词形容,干脆吧唧亲了一下那照片。

    “真人就在你眼前,亲照片干嘛!”大叔酸溜溜的开口。

    苏沫抬眼望向他,嘿嘿一笑,眯着眼睛,“你是在吃你自己年轻时的醋喽!”

    真是不知死的小白,竟然无所谓他的黑脸,这是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我现在也很年轻!”

    他话声才落,苏沫手中就空了,那装着照片的相框,跑到了贺景衍的手里,啪的一声反扣在床头柜上。

    苏沫继续嘿嘿,她家大叔吃自己的醋这事儿挺好玩儿,她想继续逗逗他。可是,还没来得及发挥,脚下就悬空,被直上直下的抱了起来。

    “你干嘛?”

    “洗澡,睡觉,做运动!”

    宽大的浴室里,苏沫的上衣瞬间变成了一条条的破布条。

    “我自己洗!”

    “我帮你!”

    “不用,我有手有脚!”

    “那你帮我洗!”

    “贺景衍!”

    “叫老公!”

    “你还不是,我们没领证呢!”

    “再说一次试试!”

    苏沫怂了,嬉皮笑脸,“你先出去,我快洗!”

    “一起!”

    好么,这黑脸,吓人啊!不过,小白不怕他,黑脸就黑脸呗!

    “那你先洗,我出去!”

    “嗯?”

    他说着,大手已经在白馒头上拨弄着,作祟开始。苏沫晕啊!

    “你确认要一起洗!”

    “确认!非常确认!”

    一起洗就一起洗,谁怕谁!

    只是,没有谁怕谁,只有谁的体力透支。浴室里一通翻天的闹腾,解锁了新姿势。

    苏沫已经累到瘫软如泥!不过,这种感觉挺新鲜,也挺奇妙的。

    尤其,贺景衍告诉她,整个二楼只有她们两个,没有其他人,且,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让她彻底放松,不要害羞,不要有所顾忌之后,小白同学真的放飞自我了!

    贺景衍体谅到她长途旅行,还没到时差,肯定会困,在浴室里不过折腾了一次之后,就抱着回到卧室的大床上。

    本来准备放过她,让她好好休息。可是不知死的小白,在大叔去给她打水的功夫,又把那反扣的照片拿到手里,流着口水欣赏。

    贺景衍端着水杯进来,看见小东西那毫不掩饰,有点贪婪的食色目光,顿时火冒三丈。

    “喝点水!”压抑着身下再次生机勃勃的叫嚣。扶着苏沫起来,喂了她半杯温水。

    “从照片上看,你年轻时好像比现在的肤色还要白!”苏沫拿着照片摆到贺景衍的脸旁边,特别认真的对比。

    “我看你还是不累!”相框再一次从手里被夺走。于是,小白同学不能幸免的被再次被华丽丽的扑倒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