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她的体力真心跟不上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已经经历过几次,但苏沫还是有点承受不来他的强大。尤其今天,似乎比之前还要茁壮,还要迅猛。

    各种千奇百怪的姿势尝试个彻底。

    一次又一次的索取,一波强过一波的撞击,苏沫有点撑不住了!

    到最后,只能带着哭音求饶闹疼,贺景衍才收了攻势!但是依旧是意犹未尽,小东西没有了任何束缚,不管是一开始的轻声哼唧还是后来不自控的大叫,都如催化剂一般,缠绵在他耳边,让他有着挥之不去的动力,让他变身为饥渴的困兽般的不愿停下来。

    不过,到底是理智占了上风,她累了,疼了!她需要休息,自己的女人当然要他自己疼爱。

    所以,他选择放过她,但嘴上却问,“还惦记照片上的那个我吗?”

    苏沫平躺在床上,累的浑身酸软,心里不服,但是连翻白眼表示抗议的力气都没有了!

    有气无力的抱怨了一句“还不都是你!”

    “但你说那是年轻时的我!所以,这会儿,我想问,现在,你老公老了吗?”

    苏沫赶紧摇头,“不老!”

    心里并不服,嘴上却不敢招欠了,老男人怕被她说老,就总是身体力行的告诉她,其实,他很年轻,比她还年轻。

    不过,她的体力真心的跟不上啊!

    见她累的连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时软糯的许多,额头上贴着被汗水打湿的几缕碎发,整个人懒洋洋的半趴着,如抽去了筋骨,贺景衍也不再闹她。

    翻身下床去了洗漱间,拧了温热的毛巾出来,发现,小白同学的呼吸已经均匀而清浅,双眼紧闭,睡着了。

    轻轻的,很轻很轻的,将额头上的碎发撩起,用毛巾擦拭了残留的细汗。依旧是轻柔的动作,如对着一件珍宝般的,给她全身擦干净之后,自己又去冲了个澡,才躺在她身侧,长臂一伸,将熟睡的小人圈在怀里,闭上了眼睛。

    晨阳的一抹微光从窗幔的缝隙里射进来,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唱起了歌,苏沫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有一刻的恍惚之后,才意识到她在哪里。

    她的后背紧紧的贴着硬朗的胸膛,脑袋枕着他的手臂,周遭都是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这还是第一次清晨的时候她在他的怀抱里醒来,之前在家里,她醒的时候,他早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侧,跑到楼下的厨房里忙活。

    听着外面的鸟叫声,苏沫心情无比美丽。

    如果,不是身上酸痛,苏沫觉得自己的心情还要更好些。

    小脸在那条被自己脑袋枕着的手臂上无意识的蹭了蹭,小舌尖又无意识的在手腕的内侧抵了抵之后,脸上的绽开了笑容。

    这种感觉真好。

    “这么早就醒了?环境不适应?”

    头顶上方传来男人略带嘶哑和慵懒的声音,异常魅惑人心。

    “不是!”怎么会不适应,她这一觉睡的很好,很踏实,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的随遇而安,连个梦都没有。大概真是被累惨了!

    “那是要去厕所吗?”

    贺景衍觉得如果不是环境不适应,早上不被轰炸根本没法自然醒的苏沫,怎么会这么早就醒,且昨晚她这么累,那只有一种可能是被憋醒的。

    “嗯,可是不想动!”

    “我抱你去!”说罢就要掀开丝被,却被苏沫按住了,“不要!”

    “嗯?”

    “我想……就这样抱着躺一会儿!”

    “去了厕所再躺!”

    “不要,不想动!”

    她不愿意动,贺景衍也没强求,大手揽着她的细腰,让她的背和自己的胸膛贴的更紧些。头移动到她的肩膀处,下巴抵着她的肩窝。

    吸了吸鼻子,“真香!”

    苏沫偷笑,小脸在他的手臂上蹭了蹭,舌尖再次不老实的抵了抵他手腕内侧的皮肤。贺景衍抖了下。

    “宝宝,你不知道男人早上的时候会怎样的吗?在勾 引我?”

    温热的气息全部喷洒在耳后和脖颈上,苏沫身上如跑过细微的电流。

    缩了缩脖子,“我没有!”

    “没有,嗯?”大手已经不安分起来,顺着腰际缓缓上移。

    苏沫扭了扭身子,拍开那作祟的手,“别闹,我累!”

    “你躺着,我出力!” ”被拍开的手,又跑到下面去了。

    “不要,疼!”苏沫哼哼唧唧,表示拒绝。

    “怎么还疼?

    “我怎么知道!”怼了一句,声音低了几分,继续哼唧,“还不是你,太强了,尺码不合适!”

    “不是”贺大叔立刻否定,还不要脸的补充,“是运动太少,做多了,就不疼了!”

    说罢,将怀里那软乎乎的小身扳了过来,四目相对!

    又是那该死的深邃的眸光,如两汪深不见底的清泉,要将苏沫吸纳进去一般,都忘了回嘴还击。

    不过即便没忘,小白同学大概也不知该怎么还击,长长的睫毛抖了抖,她在他那双秀眸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小脸,无意识的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唇。

    贺景衍的喉结滚动了下,该死的小东西!下一秒,绯色的薄唇就要贴上那两片粉糯的唇瓣,只是没想到累的不愿意动的苏沫居然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不要你亲!”因为盖上了小手,声音含糊了些,却异常撩人。

    薄唇的主人遂不及防,亲到的是嫩生生的小手。

    “为什么不让亲?”明显的不高兴。

    “没刷牙!”

    “昨晚上不是刷了,又没吃东西!”

    “可是,可是,你昨晚亲了…….”亲了哪里没说,小脸已经是红艳艳的一片了,眼睛也不敢在和那双深邃的秀眸对视

    贺景衍哑言失笑,明白过来,“原来是嫌弃你自己,不是嫌弃我?”

    “讨厌!就不能好好的躺一会吗?不知道我珍惜这样的早晨吗!没有情调的家伙!”一个翻身,继续把后背给了某人。

    笑意在贺景衍的嘴角徜徉开来,他不再闹她,就这样抱着她,不着寸缕,肌肤相近的抱着。

    纵然,体内那叫嚣渴望,不可抑制的膨胀着,但他却按捺着那份躁动。

    他并没有打算真的要带着她一起做晨起运动,只是想逗逗她。

    她疼,他知道,即便不说,他也知道,昨晚他的确用力过猛,也的确很过分。给她擦拭清理的时候就看到红肿的不像样子的地方了。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静静的躺着,听着鸟儿叽喳,看着窗外越发明亮的晨光,岁月静好。只是苏小白同学实在憋不住了,都怪贺景衍昨晚给她惯了那么多水。

    “贺景衍”

    “嗯?”

    “我想上厕所!”

    “好!”

    身边的人翻身而起,下一秒,丝被离开的身体,带来丝丝凉意,苏沫抓了头顶上的睡饱,胡乱的遮挡住自己。

    虽然坦诚相见并非一次两次,昨晚又是如此激情盎然,可让她大咧咧的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她还是很害羞。

    反观某人却很不要脸,一点不懂遮羞,不过,那身材,呵呵,真是大饱眼福。脸好看也就算了,这身板怎么也这么好看呢!

    还没偷看够,人就被直上直下的抱了起来,直接朝着洗手间而去。下意识的双手挂住他的脖子,身上披着的浴袍不经意间掉落在地

    趴在贺景衍肩头的苏沫想提示某人捡起,只是一抬眼,看到地毯上的那一片狼藉,惊呆了,地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只小雨衣。

    还没等她来得及羞涩,人就被放到了洗漱间的门口,知道她肯定不会当着他的面如厕,贺景衍替她关上门之后,走到床前,穿上浴袍出去,到另外一间卧房的洗漱间洗漱。

    迷迷糊糊的苏沫上了厕所才注意到,浴缸周围也散落了着用过的小雨衣,即便只有她自己,看到那东西,脸也火烧火燎的。

    猫腰低头,将那些东西捡起来,刚要丢到垃圾桶里,又觉得不妥,一会儿佣人们肯定要收拾房间,让人看见了多难为情。

    幸好,马桶上方放着纸巾盒,从里抽出了好张,将那些东西里三层外三层的裹好,才丢到垃圾桶里。

    然后,迈进浴缸,打开花洒,开始洗漱,腰真酸,两条腿也没有力气。该死的贺景衍!心里虽然低骂着,却又很开心。

    洗漱的过程很快,等洗完了以后,才想起,浴袍掉在外面的地毯上,此时,她并不知道,贺景衍已经不在房间里,不敢不着寸缕的大摇大摆的出去。

    视线搜集一圈,看到毛巾架上的大浴巾,拿过来将自己围了个严实,才打开门。

    房间里空空的,苏沫松了一口气。走到自己的行李箱跟前正要打开,敲门声响起。

    “少夫人,可以进去吗?大少爷让我给您送衣服来了!”

    苏沫的眉头拧了一下,送衣服干吗,她又不是没带。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地毯上还乱糟糟呢。

    “等,等等啊!”

    手忙脚乱的捡起那些垃圾,按照先前的做法扔到洗漱间的垃圾桶里,又把地上的浴袍穿在身上,才去开门。

    不过,她真的是想多了,人家佣人根本没有要进房间的意思,在门口含着笑把手里的托盘恭敬的递到苏沫手上,“少夫人,这是大少爷让给您准备的!”

    “哦!”苏沫傻傻的应下,根本反应不过来,佣人笑着离开了!

    端着手里的衣服,领口处那商标历历在目,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牌子,但无论从做工还是手感,苏沫知道一定价格不菲。

    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行李箱,他一定是嫌弃她带来的那几件换洗的衣服还不如这里佣人们的制服精致吧?

    他怕她穿着那样的衣服,给他丢脸吗?有点后悔出门时,为了舒适只带了一两件贺景衍给她定制的那些衣服,剩下的大部分都是自己之前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