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真是反了她了
    原本美丽的心情瞬间不好了!坐在床头看着那托盘傻傻的发着呆。连贺景衍推门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怎么了?”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沫抬头,看了看已经穿戴整齐走到身边的男人,不过是一身普通的家居服,却依旧遮挡不住他身上与生俱来的矜贵。

    苏沫的小嘴抿了抿,把视线移开,但眼睛里失落被贺景衍全部捕捉到了。

    瞟了眼那些未动的衣物,“不喜欢?”

    苏沫摇了摇头,并不看他,而是看着房间的某个角落,“是不是我给你丢人了?”

    顺着她的视线,贺景衍看到了行李箱,明白了她那失落眸光的深意。

    修长的手托起她的下巴,

    “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给我丢人!要是不喜欢,就穿你带来的好了,这些,”另一只手将托盘里的衣服拿起,往床里面扔了扔,

    “都是外婆给你准备的,她听说我要带你过来,就问了你的尺码,特意让人给你定制的,还有好多套,都在衣帽间呢,说是送给她外孙媳妇儿的礼物!”

    其实都是他让人准备的,他总是想把最好的给她,可是却忘了她的敏感,不经意间就触发了她藏在内心深处的自卑。

    善意的谎言该撒就得撒,让外婆背锅,也不能让他的小白不开心。

    果然,听他这么说,苏沫的心里好受多了,脸上的表情也不再纠结。

    “那我还是穿吧,外婆看到我穿,也会高兴,对吗?”

    贺景衍的手在那软软的脸蛋上蹭了蹭,“当然!但是前提是,要沫沫高兴才行!”

    刚刚还皱在一起的眉头舒展开了,

    “那我先去换上!”说罢,拿起衣服,起来要走。

    “去哪?”

    “去洗漱间换衣服了啊!”

    “在这换!”

    苏沫瞪了瞪眼,“我不!”

    在这换,同着他,天知道,这衣服还能不能穿好!

    贺景衍看着那走路都有点别扭的背影,笑出了声音。

    洗漱间的门一开,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内。贺大叔不得不在心里夸赞,自己给苏沫选的衣服太适合她。

    那不过是一件款式很普通的羊绒齐膝裹身裙,鹅黄色将白皙的小脸,衬托的更加细腻光滑。

    包身的剪裁把本来就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饰的更加玲珑,也让她多了一份小女人的温婉。

    圆领的设计恰到好处,多一份就太过暴露,少一份则无法突出她那精美的锁骨。

    “真美!”情不自禁的夸奖出声,那双汇集了天杰地灵般的秀眸泛着浓浓的柔光,紧紧锁着不远处的小人。

    冲着小人招了招手,示意她到他身边来。

    苏沫没理,而是转身回了洗漱间。

    他夸她真美的时候,她的心里也真美。不过,马上意识到一件事儿,出来之前忘了照照镜子了。

    这衣服的领形,可是将她的脖子全部暴露出来,她刚才好像没注意,脖子上有没有什么不妥,昨晚,他们那么疯狂,她怕草莓印在人前显落出来。

    对着镜子一通照,还好落着的地方,一片白皙,没有任何不妥。

    她哪里知道,贺景衍要就计划好了今天让她穿这件衣服,再怎么折腾,他也是保持了一丝丝清醒。

    她容易害羞,脖子上、锁骨上要是都印上了他的烙印,一定不会穿这件衣服。所以,他故意避开,将那些草莓全部都种在了她的心口上。

    当然,那里软糯又Q弹,他也喜欢种在那里。

    苏沫看过之后,放心了,刚要出去,又想起后脖梗子那里自己看不到,想喊贺景衍替她当当镜子,可是转念一想,拍死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他进来,能不能当镜子不好说,没准又要在她身上腻歪一会儿,她可要跟外公外婆一起去早餐的,好容易没睡懒觉,时间可不能耽误在腻歪上。

    这会忽然觉得留长发也挺好,本来松松垮垮的帮着的马尾全部散了下来。

    黑如海藻般的长发,披在肩头,似乎比刚刚梳着的时候又多了些妩媚。

    而且苏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居然觉得有了母亲的几分神韵。

    从小她就羡慕妈妈的美和精致,可惜她不像她,不仅仅是容貌,连气质都不像。也因此,她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架势,让自己的打扮和行为,越来越偏离女孩子的轨道。

    甚至,到后来再也不喜欢穿裙子。

    大学室友曾经玩笑说,如果不是她有两个傲人的大白馒头作证,她们甚至想不起来,她也是个女人。

    当然,被人调侃说是可以充当女同中男生的也不在少数。

    表面上嘻嘻哈哈,似乎把这些玩笑不当事儿,但心底到底是在意的,可越在意她就越反其道行事。

    所以,活脱脱的把自己弄成了一个假小子。

    不过,好像遇到贺景衍以后,她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尤其是最近。前几天给姑妈拜年的时候,姑妈还夸她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呢!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挑了挑眉,“难怪,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果然不假,原来,我也可以这么美!”

    “我觉得,不仅仅是衣服,你现在这么美,不觉得有我一分功劳吗?”温润带着点宠溺的声音响起,苏沫才发现,贺景衍那家伙斜身靠着门,那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额,这家伙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过来了,走路没声音也就算了,推门也能没声音,不对,她好像反锁了门的?

    小脑袋一歪,瞪着一副悠闲的男人,那表情让贺景衍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抬起手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这么久不出来,我只能就善做主张打开门看看哦!”

    说着人走了过来,长臂从背后圈着苏沫的腰肢,下巴放到她的肩窝处,

    “我以为,你的腿没力气了,没想到对着镜子自恋呢!”

    苏沫的小脸泛起一片绯红,嘟了嘟小嘴,得意的摇了摇小脑袋,

    “是谁刚刚说真美来着!”

    “是我!”贺大叔老实承认。

    “我是过来对着镜子检验一下某人是否说了真话!”

    “检验的结果是…….”男人停下不说,指腹摩挲着那娇嫩的脸蛋,苏沫以为他又要夸她,美哒哒的等着。

    哪知人家说,“自我欣赏!嗯?”

    “难道我不美吗?”挑着眉毛,摇头晃脑,

    “想好了再说,不然后果自负!”

    苏沫还嘚瑟开了!

    “什么后果?”

    “你猜!”

    “不猜!”下巴在肩窝处蹭了蹭,唇瓣贴近了小白同学的耳根。

    知道他又想亲她,忘了身上穿着一套精美的服饰,屁股一撅,小腿后踢!

    “不猜就别碰我!”

    “哎呦!”贺景衍惨叫一声,松开苏沫,双手捂着小腹,一脸痛苦状。

    苏沫一惊,玩笑开大了,她没用力啊!怎么他会这么痛苦,视线移到他俯身捂着的地方。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糟糕,她刚刚抬脚那一踢,好像,踢的不太是地方。

    “你没事儿吧?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不知所措的一脸紧张,

    “要不叫救护车吧?不对,你们这种大户人家都应该有家庭医生的,我去让人喊他过来!”

    说罢苏沫就要跑走,却被猫着腰的贺景衍扣住了手腕,

    “要医生来怎么说?”

    “说你踢了我的命根子?”

    这还真不好说,可是不是她踢,难道说是他自己撞的?不管了,还是先看看有事没事儿吧!

    “别管怎么说,还是让医生来检查一下的好!”

    说着要挣脱开拽着自己的手,一脸焦急。

    贺景衍看的出来,她是真着急了,眼里滑过一丝狡黠,手上用了力气,身体也瞬间直起,苏沫堪堪的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

    “担心了?怕被自己踢坏了,下半辈子的幸福就没了,嗯?”

    “你别逗,到底有没有事儿?”

    贺景衍憋着笑,“有事儿没事儿试试才知道!”

    苏沫恍然明白自己上当了,嘟着小嘴,拧着眉头,“老流氓!”

    贺大叔瞪大了那双好看的秀眼,骂他流氓就流氓吧,还老流氓!要知道,他最讨厌那张小嘴里说他老呢!

    惩罚性收紧了收紧了手臂,双眼紧紧锁着她,甚至故意的落出了一丝冷冽和戾气,

    “再说一遍老字试试!”

    苏沫被箍的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还有从来没见过他跟她用过这样的眼神,让她有点嘀咕,心里想求饶,但却拉不下面子。

    眉毛一挑,眼睛翻了又翻,三层眼皮都翻出来了,贺景衍特想笑,却死死的憋着,依旧保持那份冷冽和戾气。

    小东西欠收拾,不吓她一吓,怕是以后会经常嫌弃他老,纵然在床上的时候,他身体力行的让她对他肝脑涂地的佩服了。

    还用那软软糯糯的声音求放过,在他咄咄逼人的态度下,更是小鸡哚米一样,承认他不老。

    可是,下了床找到机会就说他老,真是反了她了!

    所以,才摆出这副她从来没见过的这幅表情,不过也是本色出演,他贺景衍从来也只是对苏沫例外而已,不,不仅仅是苏沫,在滨城的贺大少和以往截然不同。

    而这样的改变,不过都是为了她,为了不让她和他有距离感,为了让她觉得他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比一个普通的男人还要温和,温和的像个好脾气的大暖男。

    只是,他这样的想吓唬到的某人,丝毫不怕他此时的表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