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有个条件
    以前,她始终觉得父亲母亲的爱情是最好的。但现在却觉得,真正的爱情应该是外公外婆这样的。

    不仅是相濡以沫,更多的是相互间的给予。

    相比较于她的父亲母亲,一向是以父亲的付出为主,母亲被宠成了傲娇的公主,却从来不对父亲有一点点付出。

    甚至,她记忆里从来没有母亲用外婆看外公那样的眼神看过父亲。

    没恋爱的时候,她不懂。但是现在她恋爱了,贺景衍对她的宠爱比不比得过父亲对母亲的那种宠爱,她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她在他的宠爱中,幸福满满。

    看他的时候,她认为自己的眼神中会是外婆看外公的那种眼神。但她妈妈对爸爸似乎没有,从来没有过。

    这一顿晚餐,苏沫几乎是腻在外婆怀里,被外婆喂饱的。

    当然,外公也会时不时的喂外婆一口。

    而苏沫并不是不懂的讨好卖乖的孩子,只是,她讨好的只能是真正对她好的人。

    所以,小爪子偶尔也会用筷子夹点什么喂外婆。

    所以,餐桌上是这样的场景,外公外婆苏沫,吃的热热闹闹,三个人互相喂食。

    贺大叔坐在对面运气,他就这样被抛弃了么?甚至不如那两条金毛狗子?小狗子还时不时的会被外公照顾一下,而他,如果不是佣人会伺候着,根本没人理。

    不过,看到外公和外婆跟小女友相处的这么好,运气之后的大少爷还是很高兴的。只是高兴归高兴,这样没人理他的场面他也太孤单了吧……

    不行,他得刷刷存在感,对一旁伺候的佣人招招手,“给我倒酒!”

    佣人依言而行,高脚杯里倒入了半杯红色的酒液。

    他说话的声音不小,佣人也有了动作,可是那三位依旧没人理会他。

    “外公,我陪你喝点!”不得以,没人理会,自己开始拉盟友。

    果然,外公的注意力被成功吸引过来,举了举自己跟前的酒杯,“好!”

    说是陪外公喝酒,但是端着酒杯的贺大少爷,看向你腻在外婆怀里撒娇的苏沫,人家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好你个小白,我都要喝酒了,你都没反应,一会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贺大叔心里恶狠狠的对苏沫腹诽!

    “外婆,我要撑死了!”苏沫揉着自己的小肚子,“可是,我馋,嘿嘿,还想吃!”

    “那就吃!”外婆说着,微微回头,吩咐佣人,

    “给少夫人准备点消食片!”

    苏沫的眼眶有有点湿,她想起小时候,奶奶也是这样,她吃多了,还想吃的时候,奶奶会给她准备消食片。

    不过,她忍着没有让眼泪掉出来,这么美好的氛围,她可不想总是哭哭啼啼的,那不是她苏沫的特性。

    被冷落的贺大少爷,无奈的跟外公喝着闷酒。

    两只狗子吃美了,趴在地板上打起了瞌睡。

    外婆拉着撑得都不愿意的动的苏沫出去散步。

    贺大少和外公心有灵犀一般的放下酒杯跟在那一老一少身后。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星空灿烂,牧场里很安静,一片祥和。

    苏小白同学早已忘了要深究蓝若嫣照片的事儿,和外婆手牵手的溜达,谁也没有说话。

    只是散步回来,到客厅门口,贺大少爷一把拽住要跟外婆一起进去的苏小白。

    “天色不早了,外公外婆习惯了早睡,我们回去吧!”回去,狠狠收拾你个小东西。

    醇香的酒气袭来,苏沫意识到什么,抬眼望向贺景衍,月光下,他的眸子更加清澈,如这浩瀚夜空中的两颗星辰。

    “你喝了多少?”

    终于发现他喝酒了吗?还不是因为整个晚餐她把他当空气,甚至连刚刚散步也是,就知道跟外婆腻歪,理都不理他。贺大少很不满,“不多!”

    苏沫抽了抽鼻子,“还不多,呵呵,空气里都是红酒味了!”

    “那是因为外公的酒好!”

    苏沫挑了挑眉毛,这家伙带着点酒劲儿,回去肯定又得折腾她!长夜漫漫啊,不行,她不能回去。

    不喝酒,他都疯,喝了酒还不定要把她折成什么样的奇怪姿势了,她的肢体柔韧度又不是很好,把腿折叠到肩膀上,真心受不了。

    要是他再闹个什么新花样出来,她弄不好就得韧带拉伤。

    且,看那家伙眼底迸发出来的神韵,小白已经清晰的明白乖乖回去必将是水深火热。

    不行,今晚,她得躲开他才行。

    抱着外婆的手臂摇了摇,“外婆,今晚我想跟您睡,行吗?”嘟着小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不行!”还没等外婆说话,和大少爷先行否定了,“外婆要跟外公一起的!”

    不长眼的外公老人家却说,“小衍衍,我睡着了打呼,影响你外婆的睡眠质量,早就跟你外婆分房睡了。”

    外婆看看苏沫,又看看自己已经黑脸了的外孙,“好,沫沫今天跟外婆睡!”

    苏沫在外婆身侧,找了个外婆看不见的角度,冲着贺大叔做了个鬼脸还吐了吐舌头。

    于是,这一夜,小白成功的逃脱了水深火热的命运。

    而贺大叔也没有回后面的三层小楼,而是住在了客房里。孤枕难眠,没有小白香喷喷,软乎乎的小身子抱着,睡觉成了难以完成的任务。

    苏沫其实睡的也不好,她倒是很快就睡着了,但是习惯了被他抱着,习惯了身边有他的气息,半夜里醒了好几次。

    且,到了天刚刚放亮的时候,就再也睡不着。

    外婆因为年纪大了,本来就睡的少,所以,苏沫醒的时候,外婆已经起床了。

    没有贺大叔在,苏沫也懒的再赖床,索性也起来洗漱。

    跟着外婆一起出去早锻炼,一出门两只金毛狗子就疯了般的跑过来,求抱抱,求抚摸。

    外婆摆弄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苏沫跟两只狗子玩的不亦乐乎。高兴之余忘了自己五音不全,唱歌走调的事儿。

    开心的哼起了歌,外婆笑着说,“沫沫,大声的唱出来,别在嗓子里哼哼!”

    苏沫备受鼓舞,居然真的大声高唱起来,不在调上不说,还飚开了高音,关键还破了音。但她却全然不觉,只是开心,从来没有过的开心。

    贺大少爷还在客厅里就听到外面,小女友那堪称鬼哭狼嚎般的歌声,这哪是歌,简直是年度最新神曲!

    尤其还在外婆跟前,她这样彻底放飞自我,真的好吗?

    要知道年轻时的外婆可是出了名的金嗓子,外公就是因为外婆的一首歌,没见其人就已经爱上外婆的。

    迈开大步从客厅里出来,看到却是,外婆笑意满满的一边修剪花草,一边给苏沫那丝毫没有节奏的歌声打着拍子。

    而苏沫仰着小脑袋看着天空,唱的浑然忘我。

    他看出来了,她开心,真的很开心,从来没见过的开心。

    走到外婆跟前,贺景衍蹲下身,捡了一片树叶在手里把玩,“外婆,这个外孙媳妇你可还满意?”

    外婆笑,“满意,太满意了!很真实简单的一个姑娘,小衍衍,你的眼光不错!”

    得到外婆的肯定,贺大少爷心满意足。

    “我还没有带她见我母亲,如果母亲她不接受……..”可怜巴巴,还有点撒娇的眼神看向外婆。

    外婆调皮的挑了挑眉,“是不是有求于我!”

    “外婆!”贺大叔居然用脑袋蹭了蹭,外婆的手背,嗯,跟那金毛狗子撒娇卖萌如出一辙。

    “你母亲那里不是问题,一切交给我!”

    贺大叔笑了,笑的花枝烂颤,他此行的目的就在于此,贺夫人和贺先生关于他婚姻大事做的什么打算,他心知肚明。所以,需要外公外婆强而有力的支持。

    “不过,我有条件!”

    花枝烂颤的笑容在听到外婆的这句话之后,顿时僵住,“什么,什么条件?”

    外婆慈祥的笑,抚摸外孙的头,但就是不说自己的要什么条件,贺大叔不紧张那是假的!他大致能猜出外婆的条件是什么。

    果然外婆缓缓的收回了看着苏沫的视线,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已经想到了对吗?”

    贺景衍点点头,外婆要的无非就是他来荷兰定居,陪着她和外公,“你的条件是我过来陪您!”

    “我知道,贺家的生意重点是国内,你在我这里定居很难,不过,你来不来的无所谓,把丫头给我送来就行,有她在,我们两个老的,想寂寞都难!”

    贺大少爷被嫌弃了!

    “您这不是想让我们两个还没结婚就两地分居?”贺景衍举着外婆的手,让她抚摸自己的脸。

    “丫头在我这,你自然要过来哦!”外婆狡黠的笑。

    “可是,”贺大少面露难色,“外婆,沫沫家里的情况有点特殊,她爸爸已经过世,只有妈妈了,当时岳母大人同意我们交往的条件就是我要定居滨城!”

    虽然,苏妈妈并没有提过这个条件,但贺景衍却心知肚明,况且,苏沫也绝对不会扔下妈妈跟他走。

    “她家里没有兄弟姐妹吗?”

    “国内的情况你忘了,大多都是独生子女!不过,沫沫家算是特殊的,她还有一个弟弟,是她家小时候收养的!但,毕竟不是亲骨肉,再说,沫沫离不开她妈妈!”

    外婆点了点头,“有没有可能,说服你岳母一起搬来荷兰,把她那个弟弟也带过来,这边也有分公司,给他安排了职务那还不简单!”

    “外婆,人家沫沫的弟弟还在上大学,学的是绘画,不可能进咱们的公司工作,且,人家已经订婚了!这要是都带过来,动静可就太大了!再说,人家那女孩还有父母呢,能接受么!”

    “况且,我岳母比较个性,不太爱与人交际,她是不会离开的滨城的!”

    虽然这些苏妈妈没说过,但贺景衍能感觉到她是不愿离开滨城。直觉告诉他,苏妈妈是个有故事的人。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不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