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这样最好
    苏沫感觉到了他似乎有事儿,但他不说,她也不问,管理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还有律师事务所,难免会有些闹心的事儿,她帮不了他,但是也不会添乱。

    她能想到的也只是他在工作上有些烦恼,却不知贺景衍脑子一直在琢磨圣诞和旺财为什么会对邢月仪出现了那么大与以往不同的反差。

    到了后楼,管家为首的佣人们整齐站在大厅门口, “大少爷,少夫人晚上好!”

    贺景衍颔首,牵着苏沫直接上了楼,送进卧室,

    “你洗澡,睡觉,别等我,我要去书房处理点公事!”

    苏沫点了点头,不一起睡最好,能逃避开这家伙让她实践那些高难度动作了。

    不过,顿了顿,她说,“你别太晚了!”

    贺景衍揉了揉她的头,

    “我知道,应该很快就能处理完,书房的门我开着,你要是害怕,也把卧室的门打开,随时喊我一声,我都能听见,乖了!”

    苏沫的心里暖暖的,果然,他记得她一个人会害怕的事儿。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的苏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而贺景衍看着管家送来的监控录像,紧紧的锁着眉头。监控房间里没有,只是走廊上的,能看到邢月仪进了他的卧房。

    这一点,贺景衍很反感,虽然,以前出去游玩的时候,他们大多住的都是酒店的套房,但即便如此,他的卧室向来也是不允许她涉足的。

    这点,她应该很清楚。

    再有就是,被两个狗子从他的卧室里拽出来的邢月仪,居然狠狠的踹了旺财。

    这应该是激怒狗子的根本原因,而非管家猜测的是因为开春,狗子烦躁,情绪不稳定。

    合上电脑,贺景衍揉了揉额头,他想不明白,邢月仪进他的房间做什么?

    她对他一直有爱慕之心,他始终都知道,可是他并没有在卧室,邢月仪偷偷进去干什么?

    会不会,在房间里做了什么手脚?想到这,贺景衍紧张起来,急匆匆的奔向卧室,整个心,都系在睡在那里的女孩身上。

    卧房的门果然开着一到缝隙,台灯还亮着。女孩蜷缩着,团成一团。甚至连脑袋都埋在被子里。

    她一定是害怕了,但是却没叫他,是怕影响他工作吧?修长的手,掀开被子,将女孩的小脑袋落出来,为了让她能够畅快的呼吸。

    苏沫并没有睡实,她确实害怕,当贺景衍那熟悉的气息传来之后,她动了动身子,伸直了腿,迷迷糊糊的睁了睁眼,落出一个浅笑,

    “你完事了?”说完,又闭上眼。却抓住了他的手臂放在脸侧,下一秒,呼吸变得清浅。

    贺景衍坐了一会儿,见她眼皮不在抖动,知道她睡实了,才缓缓的撤出自己的手,苏沫的头在枕头上蹭了蹭,似乎在找他的手。

    他又将自己的手放上去,拍了拍那张粉嘟嘟的小脸,

    “你好好睡,我去洗个澡就回来!别怕!”

    女孩悄无声息,她太累了,也太困了,他没来之前,她一直处于朦胧之中,似睡非睡。

    虽然,庆幸今晚终于不用被某人折腾运动,但她一个人也真的害怕,虽然有灯光,虽然知道,他就在不远处的书房,但她依旧害怕,但却也知道,不能打搅他,所以一直强撑着。

    当她感受到他的气息就在身边,听到他低语的声音,她就已经坚持不住了,而当那大手附在他脸上的那一瞬间,她就彻底睡了过去。

    贺景衍站起身,并没有进洗漱间,而是将整个房间,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才去洗漱。

    洗漱之后却没有马上就寝,而是再次出了房间,走到书房,按了内线,

    “这些天,注意着点邢月仪的举动,有什么异常举动立即通知我!”

    是的,他不放心,虽然检查过卧房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但他还是不放心。或许,是因为太过熟悉,太过了解,他总觉得邢月仪会暗地里做什么手脚,伤害苏沫。

    并非是他对苏沫的保护欲过度,而是因为曾经发生过的事儿他并没有忘。

    记得那是几年前,律师事务所来了一个女律师,这个女子处理案子冷静、果断,很多观点和贺景衍不约而同的一致。

    而贺景衍对这个女子也极为欣赏,也仅仅是欣赏并无其他。但因为有共同的话题,接触的就频繁了些,关系也比较要好,关键他很信任她。

    某次,他和邢月仪自驾游的途中,因为女律师接手的一个案子比较复杂,路上她给他打的电话多了些,且因为贺景衍对这个案子也比较重视,所以在接了几次电话之后,决定打道回府,提前结束了那次旅途。

    也正因为此,邢月仪开始背后给那个女律师使绊子。不仅如此,还找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女律师晚归的途中进行骚扰,那次,幸亏,人家女律师的男友赶到的及时,才避免了后面可能发生的事儿。

    但,女律师和男友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好了之后,人家就辞职了。

    那一次贺景衍动了怒,虽然调查的结果,证据确凿,是邢月仪做的,但却无计可施,一来,两家世交的关系没办法撕破脸,再来,贺夫人从中调和,邢家也出钱赔了那个女律师,人家也没有再追究。

    再有,贺景衍当时也本着体谅邢月仪一个暗恋者的心态,毕竟从十几岁就暗恋他,而他虽然对她无感,但也不讨厌。

    又有到了三十五岁,他未娶,邢月仪未嫁就打算凑合过的想法,所以也就姑息了。

    说到底,是他的错,或许是因为他的态度始终不够明朗,才让邢月仪有了误会。

    因此,那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此时此刻不一样了,他觉得得他必须明确态度,让邢月仪清楚,苏沫,是他最爱的那个人,是他不久以后的妻子。

    但,以邢月仪的性格,有可能会狗急跳墙,虽然在牧场里相对来说是安全的,但他还是不放心。

    他又不能把邢月仪赶走,人家是跟乔乔一起来牧场玩的,世交的关系摆在那,怎么能无缘无故的赶人。

    所以,只能谨慎行事,保护好苏沫。

    好在,没有他跟着的情况下苏沫不会自己出牧场,而在牧场里,估计邢月仪也不敢作妖,就算她作,也折腾不出什么大的幺蛾子来。

    唯一的,是,乔乔,他那个个没脑仁的妹妹,保不准会被邢月仪利用,而现在,小白和乔乔似乎已经成了非常好的玩伴。

    他得想着明天醒来再嘱咐一下苏沫,不要受了乔乔那小丫头的唆使,在他不在的情况下出去玩。

    看着睡熟了的苏沫那张嫩滑白皙的小脸,想着苏沫说的,在砍他烂桃花的路上披荆斩棘的话,不仅叹息,他的烂桃花是多了点。

    其他的还好说,这个邢月仪,确实怪他,是他之前态度不够明确,明知道人家喜欢他,他还一直跟她暧昧不清,纵然他们之前没什么实质性的关系,甚至连牵手都没有过,但那么多年经常出去旅行,任谁都会误会。

    更何况还有那个我未娶,你未嫁的约定呢!

    这是他的错!

    但,贺景衍又想,现在他的态度已足够明朗,单单今天这一见面,邢月仪应该知道,苏沫对他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她知趣,就不要做什么手脚,那么她还可以是他的一个妹妹,跟小乔一样,也纵然不会影响两家世交的关系。

    但,她如果不明智,那么就不要怪他了。

    这一夜,贺景衍辗转反侧没有睡好,但苏沫却睡的很香很甜,一觉睡的自然醒。比较意外的是,她身边的这个家伙,居然也没起,陪着她一起赖床。

    两个人在被窝里腻乎了会儿,苏沫率先爬了出来,她脑子里惦记着去找乔乔,想跟她学习搏击。

    贺景衍无奈,真的学会了搏击,他的小白是不是更爱打架惹祸了?

    不过,学了总是好的,最起码自己能保护好自己,打架的时候,不被人伤到,至于伤到别人,贺景衍觉得无所谓了,伤了人不就是赔医药费,损失费什么的吗?

    他完全可以出面为她解决这一切。

    苏沫洗漱完毕,果断的抛弃了还在磨叽的贺大叔,自己小跑着去前面找乔乔了。

    可惜,乔乔那个懒丫头还没醒,外公外婆已经都吃完早饭了,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吃,有点无聊,拿出手机给贺景衍发了一条微信:大叔,别磨叽了,快来陪我吃饭。

    “没人理你的时候,想起我来了!”

    正端着手机,等回复的苏沫听到熟悉的声音,脸上堆砌起萌萌的假笑,

    “你来了,”摇了摇手机,“我还傻傻的等消息呢!”

    “笨!”说了一个字以后,贺景衍环视了一圈,问旁边伺候的佣人,“邢小姐呢?”

    “大少爷,邢小姐可能是怕了圣诞和旺财,让把早饭送房间去了,没出来!”

    贺景衍点点头,“知道了!”这样最好,她最好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里。

    苏沫却撇了撇嘴,一脸的不高兴,醋意蔓延。

    贺景衍揉了揉她软乎乎的小脸,“快吃,一会都凉了!”

    乔乔打着哈欠过来,一看见苏沫,顿时不困了,“小白,你都起来了!”

    苏沫嘴里正嚼着一块鸡蛋糕,点着头,“嗯呢,快来吃早饭吃完,我们去玩!”

    乔乔一出现,贺大叔再次被抛弃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