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六十一章让他坐享齐人之福
    按说,人家开车出去兜风也未尝不可,但贺景衍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他离开的时候,貌似没有注意邢月仪,但实际上却把她的表情和小动作全部尽收眼底。看的出来,她嫉妒,嫉妒的发狂,却又无可奈何。

    以贺景衍对邢月仪的了解,并不认为,邢月仪会善罢甘休,什么也不做。

    这也是他为什么让管家安排前面二楼的客房,还要在两个小丫头的隔壁的原因,他怕邢月仪对苏沫不利,而乔乔没什么大脑,平时跟邢月仪关系又好,他担心,乔乔被利用,不知不觉的帮着邢月仪伤害苏沫。

    晚饭的时候,因为两个小狗子不在,邢月仪也下来跟大家一起吃饭了。依旧是举止得体,大方贤淑,且很主动友好的跟苏沫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了些话题。

    苏沫虽然不喜欢邢月仪,但毕竟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就是在丽江巧遇的那次,邢小姐不待见她而已,又同着外公外婆,苏沫不喜欢也忍了,好歹应付的聊了几句。

    吃了饭,邢月仪就回房间了,外公外婆还有苏沫几个一起在牧场了散了会步,又陪着圣诞和旺财疯跑了会儿,才各自回房间休息。

    臭不要脸的贺大少爷,跟着两个小丫头屁股后面进了人家的房间,赶都赶不走,还大言不惭的说,

    “现在才九点多,你们两个都是夜猫子,才不信你们要睡觉,不如我们玩会扑克牌怎么样?”

    乔乔一听乐坏了,以前她拿着扑克牌求着大哥哥跟她玩,大哥哥都得不理她,难得这次这么主动。

    于是,扑克大战开始,最初还能好好玩儿,可是玩着玩着苏沫不干了,她水平太臭,不过一会儿,脸上已经贴满了纸条。

    贺大叔此时还特别不要脸的加了一个新规则。

    那就是苏沫输了必须得亲他一下,没脑仁的乔乔还战鼓助威。

    小白表示不高兴,瞪着小眼问贺景衍,“那你要是输了呢!”

    贺大叔,“我输了也会亲你!”

    没脑仁的乔乔,继续拍巴掌“公平!”

    小白气结,指着乔乔,“那她要是输了呢?”

    用意在于将贺大叔一军,乔乔输了,他总不能也亲乔乔吧,看他怎么说!

    可没脑仁的乔乔自告奋勇,

    “我输了就学狗叫,小白你输了,也得亲我一下!”

    “不行!你学狗叫可以,小白不能亲你!”贺大叔果断否定,小白只能亲他,亲那两个小狗子,他都要气死了!

    没脑仁的乔乔不开心,瞪着着小眼跟她的大哥哥理论,“为什么不能亲我!”

    “没有为什么,想玩就这规矩,你输赢都靠边站,这是我跟小白的对决!”

    乔乔不愿意,可是为了多玩会儿,只能接受不平等条件。

    热热闹闹的玩了一个多小时,苏沫被亲了无数次,乔乔学狗叫学的嗓子也都哑了。

    贺景衍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两个小丫头也该睡了,扑克牌一收,

    “今天就到此为止,你们两个老实睡觉了!”

    乔乔意犹未尽,带着一脸的期待,“大哥哥再玩会,就一小会儿!”

    “没商量!”

    贺景衍果断的拒绝,拉过正在打哈欠的苏沫的脑袋,在她的小嘴上吧唧了一下。

    “晚安!”

    “晚安,拜!”苏沫嘟了嘟唇。

    虽然,她闹腾着说很想和乔乔同住,躲开欺负她的贺大叔,图一天的清净,可是,看他真的出去了,心里忽然就失落了,可那也不能说话不算数,打退堂鼓那多没面子啊!

    只能拿了睡衣,去了洗漱间洗漱,心里劝着自己,就一夜而已,睡着了过的就快乐。

    回到隔壁的贺景衍并没有睡意,而是打开电脑,收发了几份邮件,又跟冯天宇通了个电话,问了问滨城分公司的情况。

    听着汇报,顺手拿起桌上的牛奶,一口口的喝了。

    从小,他睡前,外婆都会让人给他准备一杯牛奶放在房间里,就是长大以后,每次来牧场,佣人们也都会延续这样的一个习惯。

    这次过来也是一样,佣人都会提前将牛奶放到他的卧室,只不过是两杯,有一杯是苏沫的。

    但苏沫不喝,她说睡前喝奶会长胖,女孩子都爱美,贺景衍也没强求她。

    所以,对于已经放在房间的牛奶,他并没有怀疑。

    可是,工作处理差不多的时候,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没来由的燥热不说,脑子晃悠开了小白那白花花,水嫩嫩的身体。

    贺景衍苦笑一下,看来,他都不适应没有小白的日子了,不过分开才这么一会儿,他还有工作分心,怎么就那么想跟她翻云覆雨呢?

    收了电脑,进了洗漱间,用微凉的水冲了澡,体内的躁动缓解了些。可是,才躺到床上,那股劲儿又上来了,且比没有冲澡之前更为强烈。

    那种渴望,膨胀到他几乎不能克制了,几个深呼吸之后,再次起来进了洗漱间,打开冷水,想要浇灭心中的那团火。

    邢月仪一直在暗中竖着耳朵听动静,隔音太好,她不得不打开一条门缝,站在门边上,眯着眼偷听偷看。

    贺景衍回房间她自然是知道的,掐算着时间,估计差不多的时候,她并没有马上过去,而是又等了十分钟,她那药下的量比较猛,等待的时间越长,用药的人就越没法控制自己。

    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她才缓步走到那间客房门口,伸手推开了门。

    幸亏,贺景衍今天住的这边。

    前、后楼最大的区别就是,前面的每个房间都没有锁。

    而后面的就不行了,要是贺景衍自己一个人老老实实的住后楼,卧室落了锁,她想进他房间,难度系数那就高了去了。

    她甚至想好了所有的后路,万一,贺景衍没喝那牛奶,她就豁出去脸面,说自己爱他,平日里见他跟苏沫秀恩爱,她知道自己的爱将得不到任何回馈,所以想趁着他今天一个人睡,过来偷偷看看他!

    这样,就算贺景衍恼火,也不会对她怎么样,谁又会对一个痴情于自己的女孩怎样呢?

    如果喝了,到了这个时间段,怕是一沾上女人的身体,就不能自拔了,苏沫就在隔壁又怎样?

    事情一旦发生, 她就会跟他表白,不在乎名分,愿意做他身后见不得光的女人,跟苏沫一起伺候他,让他坐享齐人之福。

    然后,立马打道回府,让自己老妈找贺夫人要说法去。

    估计到时候,贺家会出一笔钱打发掉苏沫,哪怕这钱她们邢家出也可以!

    轻轻的推开门,进去,卫生间亮着灯,还有水流的声音,她猜他在洗冷水浴缓解,不由得笑了笑。

    她特意要了那种除非在极寒的冰水里泡个把小时才能缓解的烈猛 药。冲冲冷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甚至还会让效果发挥的更为极致。

    将身上的睡袍全部褪去,滞留了一条真丝的吊带裙,掀开被子藏了进去。她深知,这样的自己比不着一物更能让男人疯狂。

    贺景衍从浴室里出来,吸了吸鼻子。

    嗯?房间里怎么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刚才,进洗漱间之前,有这个味道吗?他想仔细回忆,但心中的躁动,让他根本无法集中思绪。

    虽然冲了冷水,身体的那种躁动一点不见缓解,脑子里全是苏沫那曼妙的身体,以及两个人交缠在一起的画面。

    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遭了道。

    也是,在自己的家里,谁能想到会遭到设计呢。他只是认为,连日了习惯了夜夜与他的小白翻云覆雨,偶尔分开极为不适而已。

    或许,真的像小白骂他的,春天到了,他跟所有的雄性动物一样,发 ,情了。

    低笑一声,忍着躁动走向床畔,然而,被子里那鼓起的一团是什么?

    小白?难道,她也适应不了没有他的怀抱,睡不着,偷偷的跑来吗?

    带着心里涌起的暗喜,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掀蚕丝被,只是还没看清楚里面的人,便有一股香水味袭来,这不是小白,他的小白从来不用香水!

    不知是不是那香氛的作用,本来已经躁动不安的贺景衍,身体里突然燃起了近乎于狰狞的**,大有无论是谁,此刻都能将人拆吃入腹的冲动

    眉头拧紧,他意识到了问题,同时,松开了手上的被子,“滚!”

    半趴着的邢月仪紧张又期待着将要发生的事情,她不仅仅在牛奶里动了手脚,自己的身上还用了一种特效的香氛。

    那店铺老板说,这香氛就好比是催化剂,让用了药的男人,一旦吸入鼻息,就会变得疯狂。可是,她怎么听到了是“滚”呢?

    邢月仪抿住红唇,一不做二不休,从被子里幡然而起,一下子扑向床边站立着的男人。

    她不信,她黏住他的身,他还能有自控力!

    香氛加药物,让贺景衍近乎失去了自我,全身的血液沸腾着,嚣张的念头叫嚣着。这一瞬间,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扑倒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管她是谁,也不论美丑,只要是女人,甚至是只要是雌性都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