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六十三章始作俑者还是他
    贺景衍一顿,但也不掩饰自己,点了点头,

    “嗯,我心疼了!因为我不够小心,被人设计,却要你一起吃苦!”

    确实是他的疏忽,一直以为,邢月仪会对苏沫不利,却没想到,她会直接对他下手,但不管怎样,还是变相的伤害了苏沫,小东西估计真的要几天下不了床了。

    他心疼,是真的心疼,一直以来,他只想好好呵护她,哪怕是在情 事上,他虽然想跟她夜夜笙歌,春 宵 不眠,但却很顾忌她的感受。

    他要带给她每一次都很极致的感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动的承受他发疯的状态后,带着一身伤痕,再来听他解释原因。

    而不管怎么解释,苏沫的身体最终还是受伤了!

    “今天,好好休息,我会告诫乔乔,让她别来闹你!还有,一定要原谅我,以后,不会再有了!”

    苏沫抿了抿唇,艰难的抬起手,附在他那修长的手上,

    贺景衍看到她那白皙的胳膊和肩上,布满了青紫,那不是吻痕,而是他发疯的时候用力抓的。

    “我不会怪你的!不过,”小丫头的眼里闪过一丝丝狡黠,

    “要惩罚你,最近不能再碰我!”

    贺景衍苦笑一下,不用她说,近期,他也不会再胡来。

    将她圈在怀里,在她发顶上轻轻的印上一吻,“睡吧!乖!”

    苏沫已经困倦的不行,乖乖的闭上眼睛,睡过去之前,像是对他说,又像是自言自语,“能看到你为我流泪,嘿嘿,身上痛点也值了!”

    见她睡实了,贺景衍轻轻的掀开被子下床,先是将苏沫的手机静了音,放到梳妆台上,才去洗漱。

    换了家居服之后,又回到床前,将被角掖了掖,看了一会睡的很香的女孩,才转身离去。

    乔乔已经起床了,正在餐厅吃早餐,看到贺景衍,视线越过他,并没有看到苏沫,

    “大哥哥,小白呢?”

    昨晚,大哥哥的异样,乔乔感受到了不寻常,还有,她追着他们到楼梯口,被大哥哥那句骇人的“回去睡觉!”吓了一个哆嗦后,不得以的往回走,却看到邢姐姐从大哥哥住的那间客房里出来,样子看着有点狼狈。

    她叫她,想问问,是不是找大哥哥有事儿?顺便告诉邢姐姐,大哥哥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发神经,带着怒气把小白抢走了。

    可是,她叫了几声,邢姐姐都没搭理她,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还咣当一声关上了门,那样子很是仓皇,好像怕跟她面对面一样。

    早上等乔乔起来,就听说邢姐姐回去了,说是家里有事儿,连夜定的机票。爷爷奶奶都很奇怪,但人家邢姐姐都说了家里突发急事,也不便挽留。

    可乔乔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她在睡觉,你别去吵她!”贺景衍面无表情,乔乔是最害怕他这样的,比他黑脸还要瘆得慌!

    “那大哥哥,你自己吃早饭吧!”小丫头要遛,虽然不知道是谁惹到了大哥哥,但是别管谁惹的,她还是溜之大吉的好,免得溅一身血。

    “管家!”

    “大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昨天我房里的牛奶是谁送进去的?”

    “是我亲自送的,怎么了,大少爷?”

    贺景衍拧眉,管家在牧场里做了二十几年了,他小的时候就在,他断然不会被邢月仪买通,帮着邢月仪在他的牛奶中动手脚。

    那么应该是送进去之后的事儿了。

    前楼不仅房门没锁,二楼也没有监控,只有大厅入门处有一个摄像头。

    看来,只能直接质问邢月仪了,不怕她不承认,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交代。

    看了一下手腕上的钢表,贺景衍对管家说,“二十分钟之后,带邢月仪到后楼的书房见我!”

    已经走到楼梯上的乔乔,竖起了小耳朵,大哥哥直接说出了邢姐姐的名字,而不是像以往一样称呼月仪,还要去后楼书房,这是要避开爷爷***节奏,有事儿,肯定事儿!

    “大少爷,邢小姐一早就离开,回国了!说是家里有点急事!”管家如实禀报。

    贺景衍的眉微不可察的拧了拧,跑的还挺快,做贼心虚吗?但这并不能当成她在他牛奶里下药的证据。

    邢月仪完全可以把自己逃走的原因,解释成因为魅惑他不成没有颜面,才跑的。

    他必须拿到真凭实据才能对邢家发难,是的,他不仅要收拾邢月仪,连带着邢家,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世交又怎么样,谁让他们的女儿招惹了他呢!

    “昨天,她都做了什么?”

    管家意识到出事儿了,不敢有任何隐瞒,也没必要隐瞒,

    “您出去以后,邢小姐要了辆车子,但没要司机,自己开车出去的。也就个把小时就回来了,之后,一直在房间里,晚饭的时候和大家一起吃的,你当时也在!”

    “晚上,我陪着那两个小丫头玩的时候,她在干嘛?”

    “好像一直在她自己的房间里,没见她下过楼!”

    贺景衍的眉头拧的更紧了些,没有监控,还真不好找到证据!

    “去查她昨天都去了哪!”她不可能随身携带那些药物,那么肯定是出去的那一趟买的。

    “还有,通知医生过来,给我采血样化验!”房间里的牛奶杯,佣人们肯定一早就收走,清洗了,没办法再去化验,也只能验他的血。

    事情过去还不到二十四小时,虽然他大量的消耗了自己,但贺景衍认为血液里肯定会残留用过药的痕迹。

    楼梯拐角处的乔乔听的惊心动魄,难道邢姐姐给大哥哥……?难怪,昨晚的大哥哥跟神经病一样,把小白拽走了!

    没脑仁的乔乔长了一次脑仁,但,一个没留神,脚下滑了下,暴露自己偷听的罪证,

    “乔乔,管住你的嘴,不要给邢月仪通风报信!”

    贺景衍阴鸷的眼眸射过来,乔乔吓的半死,大哥哥不会以为她跟邢姐姐串通一气吧?

    “大哥哥,我没有…….”摆着小手要为自己解释,

    “回你房间老实待着,无聊了就去和圣诞、旺财玩,不要去闹沫沫,她今天不能和你疯!”

    “哦!”不敢再多说什么,乔乔乖乖的回去自己偷偷打游戏了。

    贺景衍回了后楼,先是去卧房,轻轻的推开房门看了看熟睡中的苏沫,小东西还保持这他离开时睡姿,看来是真的累坏了,睡觉一向不怎么老实的她连动都没动过。

    无声的叹息了一下,转身去了书房,面壁思过!

    很快,管家送来了医生检验血样的报告,如贺景衍猜想的那样,血液里残留了某些药品的成分。

    不久后,楚旭敲门进来,

    “少爷,已经确认邢小姐去了一家成 人 用品店,不仅买了药,还买了搭配使用的这种香氛。”

    贺景衍接过楚旭手里的东西,打开那个做工精美的香水瓶,闻了闻,是昨天他房间里那若有若无的香气无疑!。

    秀眸里,瞬间迸发出凛冽的寒光。站在他身边的楚旭感受到老大身上透出的隐约的戾气,好久,他都没见过这样的少爷了。

    楚旭觉得,少爷似乎动了杀念!

    邢小姐这次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把药送去医生那里检验,并且出一份和我血样里残留的成分详细对比报告!”

    “是!”楚旭毕恭毕敬的点头,拿着手里的东西要走。

    “药店老板所述的一切录音了吗?”

    “录音了,药店里监控录像也已经拿到手了。”

    “嗯,先去吧!”贺景衍挥了挥手,打发楚旭出去,其实不用再需要等什么对比报告,他已经很确认,这一切是邢月仪做的!他只是为了让自己手里的证据有绝对的说服力。

    收拾邢月仪办法多的很,甚至可以人不知鬼不觉的暗中就可以解决掉。但他却不能这样做,虽然,正如楚旭感受到的那样,贺景衍的确动了杀心。

    但理智战胜了他。

    毕竟,邢、贺两家交好多年,而当年父亲车祸病危之时,也幸亏有已经退休在家的著名外科专家,邢月仪的祖父,七十岁高龄,却亲自披挂上阵,在手术室里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才救了父亲一命。

    怎么说,邢家对贺家也算有恩,而邢月仪是邢家一脉单传,他不能做的太绝。

    他可以不杀邢月仪,或者说邢月仪的行为尚不至死,但是他需要让她明白,让邢家明白,她恶劣的行径,已经将两家人的交情以及的曾经的恩情已经全部消费,甚至还透支了。

    那么以后,长辈之前还愿意往来,是长辈的事儿,而他与她,再无任何交集!

    同时,收集好这些证据也是为了堵住自己老妈的嘴,贺夫人心里的想法,贺景衍很清楚,无非想让他娶邢月仪为妻。

    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且证据确凿,相信邢月仪的人品在他老妈心里也会大打折扣。

    当然,贺景衍也清楚,导致邢月仪这么做的始作俑者,其实还是他本人。

    如果不是他在没有遇到苏沫之前,明知道邢月仪对他有着爱慕之心,却没有明确的拒绝,甚至还弄了一个什么三十五岁他未娶,她未嫁就在一起的荒唐约定。

    若不是这些,或许邢月仪早已不在他身边,又怎么会有她给他下药的行为。

    这一切,是给他的惩罚,只是,这惩罚最后受累的是苏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