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六十四章这主意不错
    想到这一夜,他的疯狂,想到苏沫眼泪汪汪,满是恐惧和排斥的表情,他真想把自己捏碎了。

    邢月仪可恨,但说到底还是他的错!罪该万死的人应该是他,可是他要把自己惩罚死了,他的小白谁来疼,谁来爱,谁来宠?

    所以,他以后对小白要更好,更关爱,来弥补曾经自己不够决绝的错误以及这次他因为药物影响导致的鲁莽了。

    站起身,出了书房,他要去看看他的小白。

    一出门便看见走路姿势很别扭的苏沫朝楼梯口走着,“怎么起来了?”

    苏沫听见声音,回头。如果,床头上有水,她一定不会起来,可是,她的喉咙感觉都要冒烟,再不补充水源,苏沫觉得自己会干死,才不得以爬起来的。

    撅了撅嘴,“我渴醒了,想喝水,渴!”那小眼神委屈的不得了。

    还好,她在跟他撒娇,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贺景衍快速的走过去,将她抱起,

    “回去躺着,我给你打水。”

    苏沫挑挑眉,他说他去给她打水,而不是让佣人送上来,这话让很受用,虽然,醒来以后,浑身上下就跟被碾压了一样,连脚趾头都疼的苏沫抱怨这家伙用力过猛,但却真的没有怪他。

    甚至想到睡过去之前,他的那几滴眼泪,心里还甜甜的。

    贺景衍将她放回大床上就出去了,苏沫睁着眼睛躺床上等着。

    很快贺大叔就端着水杯进来,扶着她起身,将杯子放到她唇边,

    “喝吧,我试过了,温度正好!”

    苏沫皱了皱小鼻子,“我自己来!又不是手断了!”

    将水杯放到她手里,贺景衍又看到她露在袖子外面的那截手臂上的一片青紫,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了下,“疼吗?”

    苏沫眨了眨眼,“不碰不疼!我没有那么娇气啦,你忘了我是个淘气包!”

    贺景衍揉了揉她那乱蓬蓬的黑发,不得不说,小白的确不娇气。

    “对不起,昨天是我要的太狠了!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几下,嗯?”

    苏沫仰头,脸上是没心没肺的笑,

    “你都说了是有原因的,我为什么要生气,如果,你当时要是跟别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儿,我才会生气呢!”

    小爪子在贺景衍的手臂上抓了抓,“现在,身上虽然有点难受,但我心里很舒坦!但是,”

    一双黑漆漆的眼睛,迎上贺景衍的那双秀眸,“最近这段时间,你要消停点了!”

    贺景衍用头抵住她的额头,“嗯,放心,我绝对消停!”

    他知道她需要好好休整,刚刚看她那别扭的走路姿势,他就清楚,他近期不能再碰她了。

    “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你做?不是让厨师做吗?”

    “你想吃谁做的?”

    苏沫想了想,又皱了皱小鼻子,“还是厨师做的吧,你做的没有厨师做的好吃,嘿嘿!”

    其实,她是心疼他,昨晚他也消耗了不少体力,虽说,在这件事儿上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但是,他不是铁人,那样过度的消耗,她想他也一定很累。

    更何况,这一上午,她在补眠,而他一定没有闲着,以她对他的了解,他怕是去彻查整个事件了。

    “好,我让厨师给你做汤面,好吗?”

    “嗯嗯!”苏沫点头。

    贺景衍松开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座机拨了内线,让厨师做一碗鸡丝汤面送到卧室来。

    挂了电话,回头看苏沫,见她倚在床头,瞪着眼睛瞅着他,还不停的搅动自己的手指玩,

    “有话想问?”

    苏沫翘了翘嘴角,“事情你调查清楚了?”

    “嗯,是邢月仪干的,证据基本确凿,就差一个血样和药品成分的对比报告!”他没有瞒着她,也没有必要瞒着。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你想我怎么处理?”

    苏沫抿了抿嘴,她问他,他却把问题给她丢了回来,小脑袋一晃,

    “她伤害的人又不是我,问我干嘛!”

    敲门声响起,贺景衍对着门口说,“进来!”

    门开了,佣人端着托盘,连带着鸡汤的香味一起进来。

    苏沫的小眼,眯成了月牙,她还真饿了!

    东西放下后,佣人礼貌的退了出去,苏沫迫不及待的抓起筷子,丝毫不顾形象的开吃!

    “小心点,热,别烫着!”

    “真香,嘿嘿,饿死我了!” 吸面条的声音充斥在房间里。

    “邢月仪已经逃回家了,我起来去前面的时候就已经走了!”

    “哦!做贼心虚了,嘿嘿!”小白继续吃面喝汤,但不妨碍她答话。

    “她做了一个化妆品的国内总代理,我已经安排人去跟那个品牌接洽,把代理权拿到辉煌,还有,准备安排打压邢氏旗下所有的医馆和药店!”

    “对于她个人怎么惩治,想听听你的意见!”

    苏沫喝了一口鸡汤,抬起头, “怎么惩治她?难不成,要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她来一次药物作用,让她也享受一次?”

    贺景衍看着苏沫的眼睛,小东西的眸光里居然有了一丝戏虐,就如同,他每次那种戏虐的眼神一样,难怪,有人说,夫妻在一起久了,会越来越像,其实像的不是容貌,而是很多神情。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呵,她可是女孩子,听乔乔说,她一直暗恋你来着,所以也没有男朋友,要是来一次药物作用,随便找个人解药,那她一生不就毁了吗?”

    “你同情她?同情一个差点消费你老公的人,嗯?”

    苏沫晃了晃脑袋,一碗面已经见了底,端起碗,把剩下的鸡汤也全喝了才说,

    “我又不是圣母,且很记仇,怎么可能同情她,只是觉得你做的已经够狠了,她犯了错,连她家里的生意,你都动手了,差不多了!”

    “再说,我始终就是个普通人,接受不了你们有钱人那种报复游戏,她毕竟是女孩子,以后还要生活,不能一下子毁了人家的一辈子!”

    “还有,要说有错,你也不能免责,你不可能不知道她喜欢你吧?”

    贺景衍睨苏沫,小东西看着挺不着调的,但遇到事儿,说起话了却调理清晰,不能不承认,苏沫曾经说过自己聪明,也确实挺聪明的,只是大多时候稀里糊涂的,喜欢装傻犯二。

    “回答我啊!”见贺景衍不说话,只是看着她,苏沫挑着眉毛,一脸质问的神情。

    “知道!”贺大叔选择坦白从宽,他不承认也不行,这几天,乔乔跟小白好的跟一个人似得,邢月仪暗恋他的事儿,邢家、贺家没有不知道的,估计他那没脑仁的妹妹早跟小白泄了底。

    其实,这点还真错怪人家乔公子了,她还真没跟小白提这码子事儿。不是不想,而是玩的太开心了,把邢姐姐这个人都忘了,更不记得其他的。

    邢月仪喜欢贺景衍是苏沫自己察觉到的,这或许就是女人的敏感,尤其针对情敌,更何况,小白同学还是个大醋包。

    第一次遇见贺景衍,他带着邢月仪一起自驾的事儿,小白其实是耿耿于怀的。

    “既然知道,你还跟人家到处去玩,走的那么近,别说你把她当成跟乔乔一样的妹妹哈!就是两家关系再好,你们之间没有血缘,她又喜欢你,你都没有刻意回避过,那就是给人家错觉,也是一种暧昧,懂吗?”

    小白不仅仅是聪明,如今分析起感情来,也条条是道。其实,贺景衍想的没错,苏沫就是喜欢装傻犯二,好多事情心里明白着呢。

    以前没恋爱的时候,有的事情还云里雾里,稀里糊涂。但恋爱之后,好多情感上的感悟就深刻了许多。

    “嗯,我的错!”贺大叔刚才在书房里自己已经深刻检讨过了,此时认罪态度非常好,且,小白说的没错,明知道对方对自己有情,不拒绝就是暧昧不清。

    说到底,导致邢月仪有这样行为的是他一直以来的态度,即便有了苏沫以后,他开始疏远她,但为时已晚,那个女孩从十几岁就跟在他身后,多少次暗示过对他的爱慕,他始终都没有明确的拒绝过。

    虽然说是怕伤了对方的自尊心,却又何尝不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备胎呢!

    “所以,最该受罚的是你。对她,差不多就完了!别斤斤计较,再说,”话没说完,苏沫的脸上已经腾起一片红云,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脚丫,

    “如果没有这个突发事件,我猜你不会对我那样,不会这么放纵自己的! 你昨晚不是……”说到这,忽然停住了,两腮红的跟涂了胭脂一样,

    贺景衍歪着头看苏沫那欲语还休,羞答答的小样子,猜测着她要说什么。

    “不是也挺快乐的吗?”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样,“这何尝不是一种新鲜的体验呢!”

    说过之后,便翘起了两个脚丫,不好意思看贺景衍。

    贺景衍先是愣了愣,他还真没想到,他的小白会有这样的觉悟,但却不能不承认,她说的很对。

    他心里除了因为弄伤了她满满的心疼之外,确实还有一份窃喜。

    昨晚他的感觉真好,正如苏沫所说,如果没有药物的作用,他绝对不会如此放纵自己。当时,他便处于一种纠结之中,理智上他心疼她,但是却控制不了自己,无法停下来。只能任由自己疯狂,疯狂到极限之后,是足够的满足。

    确实,他很快乐!

    而在纠结矛盾的心态下得到满足,也确实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