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戏做的很足
    苏沫没有回答,只是嘟了嘟唇,该死的家伙,她都这样表现了,能不可以吗,干嘛非得问出来。

    不满的,不高兴的翻了翻眼睛。将头扭开了,不要拉倒!

    贺景衍却用大手将她的脑袋扳正,让她看向自己,“我很想,但是,怕你还没有完全恢复!”

    苏沫赌气的把小脑袋再次扭开,还打了一下他的手,“烦人!”

    不知道她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吗?他是不明白她在暗示什么,还是故意的?

    烦人两个字的意思,贺景衍充分理解了,再次扳正她的小脑袋,捧着她的小脸,将唇按在了她的唇上,舌尖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探进了她的唇齿之间,捕捉到她的舌,吮得苏沫的舌根都有些发麻了,才放开她。

    两个人的气息都乱了,微微喘息着。但,贺景衍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他在看她眼里的内容,果然,那黑漆漆的眼瞳里隐藏了丝丝恐惧。

    大手爱抚着她的小脸,“沫沫,其实我真的很想,有时候,都会涨的发疼,可是,我担心,你会怕,会抵触!”

    苏沫不说话,黑漆漆的眼睛,又浮现出那种无辜状,她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有点怕,一想起那晚他疯狂的举动,就会莫名的抵触。

    在那一夜之前,他带给她的都是快乐,虽然,每次之后,她也会浑身酸痛,但过程中她是快乐且享受的。

    和那一夜的感觉截然不同。那夜之后,她有好几天,连去厕所都会紧张,她甚至不敢多喝水,为了是减少如厕的次数。

    可是,苏沫明白,她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他毕竟是一个有需求的,身体健康的男人。她更明白他的担心。

    所以,一个翻身,趴到了他的身上。不好意思说,那就用实际行动表达吧。之前,他不仅一次的跟她说过,喜欢她主动。

    可她不好意思主动,每次都是半推半就,才达成他所愿。但这次,她主动了。

    附上来的软腻腻的小身子,让贺景衍的瞳孔猛烈的一收。很想变被动为主动,但却没有,只是用大手轻轻婆娑着她的背。

    一点点的,极其温柔的带动着她。

    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和缓慢,他在让她渐渐的适应……

    对于她和他来讲,这又是一次极为新鲜的体验。两个人都获得了充分的快乐和满足。却没有以往的大汗淋漓。

    虽然,贺景衍意犹未尽,但却忍耐住了,抱着苏沫冲了澡,又抱着她回到床上,重新躺好,紧紧的将她圈在怀里。

    苏沫并不是很困,闭着眼睛像只小猫一样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歌声,还是一首儿歌,好像叫鲁冰花,还是什么的,她记不清了,只觉得,曾经听过,但好像都没有她的大叔给她唱的好听。

    这一趟荷兰之行,足足有二多十天,回到滨城,已经是三月下旬了。

    天气渐暖,街边的柳树已经开始抽芽,远远的看去,是若有若无的绿意。冬青也长出了新的绿叶。

    冯天宇按照贺景衍的要求,已经安排苏翊参加了驾校的考试,就等着发放驾照了。

    当然,也提前弄了一辆低端高配的日系车子,为了配合老大演戏还特意跑回上海,弄了沪字头的拍照挂上,且将内室做了旧。

    哦,还在公司不远处,找了一个停车场装模作样的存放着。

    也真是亏得冯助理心思缜密,老大一句话,就能理解到精髓。

    事情办得很漂亮。

    等到老大回来的转天,冯帅哥亲自把车子开到苏沫家的小区,他可不敢让苏小姐自己去停车场,万一真的像老大说的那样她要跟人家理论要回停车费,那他做的一切不就白做了!

    果然,被冯帅哥猜到了,苏沫见车子开回来,第一句话问的就是,

    “师傅,他们有退剩下几个月的停车费吗?”

    冯天宇赶紧掏口袋,从钱夹里拿出几百,递给苏沫。

    “有,按月退的,一分不少!”

    苏沫满意了,咧着小嘴笑,笑过之后又问,“他们有没有胡搅蛮缠不想退?”

    冯天宇憋着笑,点点头,“有是有那意思,但我据理力争,所以成功了!”

    贺大叔在苏沫身后朝着冯天宇竖起了大拇指,做戏吗,就要做足了,天宇好样的!

    苏沫更高兴了,瞪着小眼,“你还真适合做我师傅,打架讲理这事儿像我!”

    冯天宇汗啊,师傅像徒弟,这是什么理论?

    贺大叔悄悄揉了揉太阳穴,偷笑不止。

    因为假期休得太长,贺景衍只休息了一天,适应了一下时差,就按时去公司处理相关工作了。

    本来他想让苏沫多休息几天的,毕竟她很少出门,不像他习惯了长途旅行,倒不到时差无所谓。

    可苏沫不干,非要跟着他一起去公司,还说自己是个爱岗敬业的好员工,让贺景衍带坏了,有事没事的总休班。

    还架起小胳膊,绷紧根本没有的肌肉,说自己年轻,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行程根本不叫事儿,睡一觉就全缓过来了,不像某人,岁数大了,还得倒时差。

    贺大叔扶额,好容易忘了他年纪大这事儿,小白一回到滨城就又想起来了。

    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她一起去上班。

    当然,苏沫急着去公司,并非是她真的爱岗敬业,而是急着把带回来的小礼物分发给同事们。

    她确实有点小财迷,但大事上绝对不吝啬。再说,她还是贺总经理的女朋友呢,出趟国门,不给同事带礼物怎么能行!

    再说,把礼物分发给小伙伴们还是苏沫平生第一次,她有点期待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

    虽然只是一些巧克力,小瓶香水什么的,但是大家收了老大女友的礼物都非常开心。

    可不包括谢爱媛,她可看不上,苏沫给她的那5毫升的香水,虽然牌子和香型都是极为时尚和流行的。

    不过,样子,谢经理很能装,满脸笑容,表现出极为开心和喜欢。

    苏沫丝毫没有察觉谢爱媛心里的不屑。

    茶水间,谢美女冲了两杯咖啡,递给苏沫一杯,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闲扯着荷兰的风土人情。

    苏沫说的眉飞色舞,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牧场里的事儿,比如骑马,比如圣诞和旺财那两只金毛狗子。

    谢爱媛没有什么兴趣听,她才不关心这些呢!

    找了个合适的空档,谢爱媛说,

    “沫,那天年终聚会去夜总会玩,你没去,真是可惜了!我让贺总给我们献唱了呢,”其实她想说,“给我献唱”的。但是没敢那么直白,我和我们都一样,目的想说后面的她还和贺总跳了贴面舞呢!

    “贺总唱歌可好听了!你听过吗?”

    她猜,苏沫一定没听过,那知苏沫嘿嘿着说,“我知道啊,他天天晚上给我唱,不唱我就不睡觉。哈哈!”

    她并没有炫耀的意思,只是想和闺蜜一起分享自己的幸福。

    但,谢爱媛听得却极为不舒服,心里的那份嫉妒又开始蔓延,只是,她会伪装,不落声色。

    “那这次去荷兰,是不是把你们的婚事定下来了?是不是很快就要去领证?”

    苏沫喝了一口咖啡,又出了一口大气,

    “他是这么说,但估计没这么快,我只是见了外公、外婆,他爸爸妈妈还没见到呢!”

    低垂下眼帘,“他也没说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他们!”

    她是掏心窝子跟谢爱媛说心里话,却不知对方在套她话。

    谢爱媛眉峰一挑,看来还是八字没一撇呢!

    “为什么不带你去?”

    对于贺景衍不提见他父母的事儿,苏沫心里是有点小疙瘩的。撅了撅小嘴,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没问!”

    她确实没问,也不敢问,虽然外公外婆挺喜欢她的,可是一想到见未来的公婆,苏沫就紧张。

    好在,她跟乔乔打成一片了,估计乔乔回去了,也会不遗余力的在贺景衍的父母面前替自己美言吧!

    事实也正如苏沫想的样,乔乔回到家,跟姑母姑父把小白夸的跟一朵花一样,还说,不准姑妈姑父为难大哥哥娶小白嫂子。

    贺夫人很奇怪,“不是你当初哭天抹泪的闹腾,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你大哥哥娶她了?”

    乔乔挥挥手,“之前那是误会,误会好吗?小白我喜欢,真性情,和我对脾气!”

    “你之前不是只喜欢邢姐姐,希望她做你的傻子吗?”

    乔乔皱眉,虽然不确定邢姐姐那天到底做了什么,但她知道邢姐姐惹怒了大哥哥,但是大哥哥有命令,让她管住自己的嘴,她就什么也不说了。

    以大哥哥的行事作风,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乔乔打了个马虎眼,说自己现在认为小白更适合大哥哥。

    贺夫人对苏沫产生了极大的好奇,自己的父母和侄女都在夸这个女孩,看来不错,找机会她得问问自己的儿子。

    抓紧时间把婚事办了,别再做做单身贵族,近况给她生几个小猴子出来。

    至于儿媳妇的人选,虽说,她和老公相中了邢月仪,但儿子的媳妇,还要儿子自己喜欢才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