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他就这样走了
    贺景衍知道,现在他说什么也没用了,当务之急,得先调查一下,他不在的这两天,苏沫都接触了什么人,尤其是突然闹脾气的那天。

    他记得,那天早上和中午跟小东西通电话的时候,她还美哒哒的,且特别二百五的问,她不在他身边,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抱枕头了?是不是又跟五姑娘偷偷的在浴室里约会了?

    当时他还逗她,说是自己确实抱枕头了,但是没约五姑娘,因为五姑娘没有她的感觉好。还说自己梦见和她一起共赴巫山,相约**,结果弄的被褥湿漉漉的。

    苏沫便没心没肺的笑,笑够了之后才说,“幸亏你是梦见我,要是梦见别的女人,我就给你剪了,让你做二十一世纪,穿西装的大太监。”

    但是,到了晚上她就不接他电话了,还冲着上楼叫她的苏翊乱发脾气。

    一定是那天下午发生了什么事儿,等等,天宇说那天下午小白请假说是看望生病住院的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是谁?跟她发脾气有关吗?

    见苏沫确实没兴趣吃早饭,贺大叔也不再唠叨,小东西的脾气就是这样,他越说,她就越会跟他犯犟。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苏沫喝了半杯牛奶之后,上楼换衣服,准备去上班了。她这两天可是天天迟到,工作状态也不怎么好。

    即便去了公司也就是混个出勤,根本没有正常工作。

    王师傅没有来,苏沫清楚一定是贺景衍看她没醒,就提前通知他不要来了。所以,穿上风衣换好鞋子,理都没理贺景衍自己出了门。

    贺景衍也没理她,只是跟在她身后,一路步行去了地铁站。但进站的时候,贺景衍懵圈了,他没有零钱,没办法买票。

    快跑了几步,追上前面的苏沫,可怜巴巴的摊开掌心,“给我点钱,买票!”

    苏沫连眼皮都没抬,也没好心的给他钱,自己在购票机钱点来点去,只买了自己的票,然后检票进站,把贺大叔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进站口那里。

    没办法,贺景衍只能由着闹脾气的小东西自己走,好在这个时间点已经过了早高峰,地铁也不是很拥挤。

    举步离开地铁站,叫了出租,直接去了公司,路上给楚旭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想办法查清楚苏沫请假的那天下去去了哪里,见了谁。

    到公司以后,他也没有去苏沫的工位前晃悠,虽然他一直造势,是他追的她,可是好歹也是公司的老大,自己在员工面前的威严还得保持不是。

    苏小白的驴脾气这么猛,没准一点颜面都不给他留,他还是自己给自己留点脸吧。

    所以,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上午。

    原本律师事务所那边都安排好了,今天没什么事儿,他想好好陪陪小白,晚上下班以后给她做点可口的饭菜,小吃货看在好吃的份上,没准能消消气。

    可是,不到中午,事务所那边又来了电话,原告方不知又出了什么幺蛾子,被告这边忽然提出要撤诉!

    这个案子很明显,原告方面依靠势力一直在打压被告,而且至今为止,员工幕后的大人物。他也没弄清楚到底是何许人也,却始终在背后神秘的操作。

    本是一个普通的民事纠纷,没想却越搞越复杂。贺景衍不得以又要回去。再怕丢脸,他也得跟小东西说一声才能走。

    想了想按了内线,让新秘书小段去叫苏沫进来。

    苏沫听段秘书说贺总让她去办公室一趟,一百八十个不情愿,可是又不想难为人家新人。

    她也是从新人小菜鸟过来的,刚入职的时候有多紧张,自己太清楚不过。更何况,第一天跟小段发生了那点不愉快之后,人家秘书小哥哥见到她总是谨小慎微。

    苏沫不是盛气凌人的人,更不想狐假虎威,让人背后骂她狗仗人势。所以,勉为其难的去了总经办。

    但为了防止像每次她进总经办的时候,贺景衍总是出其不意的藏在门后,抱着她索吻,进门的时候特别谨慎。

    可她白谨慎了,因为人家大叔,规规矩矩的坐在宽大的楠木老板台后面,貌似看着什么文件,手上的笔麻利的签着字。

    虽然说进来时防备着被某人偷袭,然而,某人没有偷袭却让苏沫很失望,站在门口连门都没关,踢了踢脚,还假装敲敲门,呵呵,她都进来了,敲门有意义吗?

    苏沫说有,为了引起假装认真工作的某人的注意力,提示他,她已经来了。

    贺景衍抬头,好笑的看了一眼低着脑袋,别别扭扭的小东西,放下手里的笔。

    “过来!”

    “不去!”让她过去她就过去,当他是谁啊,真以为是她老大?

    额,不是你老大那又是什么?这可是在办公室呢!

    不过,在苏小白面前已经忘了尊严两字的贺大叔见她不动地方,只能自己贱贱的走到她身边。

    “我一会就要回上海,事务所那个案子又出新问题了!这两天你乖乖的,好好吃饭,就是跟我生气,也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苏沫听了心里有点不好受,说好了今天陪她,又要走。虽然看着他她不想理,但那是她想当着他的面耍小性子啊。

    他走了,她还耍给谁看?

    不过,心里不好受归不好受,绝对没有表现出来。也不用表现了,她可是始终对他拉着二尺长的脸子呢。

    所以,人家贺大叔根本看不出来她是不舍得让他走冷脸,还是不高兴冷脸。

    无声的叹息了一声,贺景衍说,“正好,这两天,我也好好想想,到底什么地方没有做好,让你生了这么多天的气!”

    “那就好好想吧!”苏沫翻了翻眼睛,好歹给了贺景衍一个回应。

    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子,“亲一下行吗?”

    苏沫侧脸,表示不行。但贺景衍自我解读为,不让亲小嘴,但可以亲下脸蛋。所以,薄唇在那软乎乎,滑溜溜的小脸上印了一下。

    苏沫的脑袋在他亲过之后躲开了老远,还嫌弃的用手擦了擦。

    贺景衍感叹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事务所的事儿很少有太过棘手,需要他亲力亲为的,可是偏偏在小白跟他闹脾气冷战的时候就来了事儿,真让他分身无术。

    不过,貌似这样也不错,至少在他没弄清楚小白到底怎么了之前,不出现在她眼前,就不用遭她烦了。

    “送我去机场,嗯?”

    “不去!”苏沫声音冷冷的。

    贺景衍再次无奈,揉了揉额角,在明知她可能会挣扎,会暴跳如雷的情况下,还是没有控制住,将那具柔软的小身子,抱在怀里。

    虽然那个小身子在明显的抗拒,但又怎么是贺大叔的对手,所以,某人轻而易举的吻上了那两片软糯糯的唇瓣,舌尖霸道的敲开了她的唇齿。

    本意是想给她一个温柔的细吻,怎奈小东西的不配合让某人心头徒生了些怒意出来,舌尖霸道且直接抵到了女孩的喉咙,双臂箍的紧紧的。让她想挣扎都挣扎不了,除了发出那愤怒的呜呜声以外,奈何不了他丝毫。

    贺景衍任性的吻着她,她也一样任性的抗拒着。一点也不配合,不仅不配合,挣脱不开的苏沫,心一横,贝齿狠狠的咬住了某人的舌,且一经咬住就不解恨一样,不肯松开,直到嘴里血腥味蔓延开来。她才意识到什么,松开牙齿。

    但那人似乎没有痛感神经一样,继续吻着她,纵然她一点点回应也不给她,瞪着两只带着诧异的小眼睛,气呼呼的。

    两个人不像是接吻,更像是在博弈。

    直到她的喘息急促,不是因为动情,而是真的被他弄的无法喘气了,他才松开她。

    抹了一下带着血丝的嘴角,秀眸里的情绪晦暗不明,一言不发的走向办公桌,收好电脑,越过气鼓鼓站在门边的苏沫,走了。

    留下苏沫一个人在宽大的总经办,有点傻。

    好久,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她清楚他生气了,也算是第一次跟他发脾气了。但是,他就不能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吗!

    大概,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跟蓝若嫣有一个五岁大的女儿的事儿被她知道了吧?只是认为,她在无理取闹,不可理喻!

    回想着刚刚的那个吻,回想着她咬他的那股狠意,苏沫说不出心里是后悔还是什么,总之,他就这样走了,她很难过,也很烦躁。

    有一种想要把他办公室砸得稀巴烂的冲动。好在,残余的那点理智战胜了她,还知道这里是公司,她不能任性。

    办公室里他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净,苏沫坐到了沙发上,努力让自己冷静。

    这次贺景衍离开以后,没有像之前那样早中晚准时给苏沫来电话,更别说视频了,甚至连个微信都没有。

    头两天,苏沫还硬挺着,不理她更好,让他自己好好反省去吧!可是到了第三天,她绷不住劲儿了,似乎每时每刻都在想他。

    尤其到夜里的时候,她失眠了,不是因为害怕,不是因为没有他的怀抱,而是因为他不理她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