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七十八章真是可笑死了
    “能不能给我些时间,容我找到新工作?这段时间如果你不想见我,可以不出现在公司,反正你也经常遥控指挥的!”

    要辞职的人是她,却把不让人家boss去自己的公司办公说的理直气壮!

    “苏沫,你觉得我被一个女人戴过绿帽还不够,还要我再来一次喜当爹?”

    苏沫一惊,喜当爹是什么意思,他还想嘴硬死扛不承认吗?都那么温情的邀请蓝若嫣过来见面是什么意思?

    真是,可笑死了!

    “贺景衍,丫丫是你的骨肉,又患上那样的病,你觉得你没有责任吗?”

    苏沫说的话是夹杂了怒意的,她不管他是怎么想的,反正说出来自己想说的话,才能让呼吸顺畅一点。

    “我走了,就不说再见了!”因为不会再见,即便还有些账务问题还需要处理,但能避开他,她会尽量避开,很多事儿,可以让苏翊代替她出面。

    “坐下!”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传来,吓的苏沫一抖,手里的包没拿住掉到了地板上。弯腰捡起,但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我让你坐下!没听到么?”

    “我真的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心大,贺景衍,虽然我愿意退出,但却做不到看你跟蓝若嫣面对面的谈你们以后的事情!”

    贺景衍不由分说的拽住她的小细胳膊把她按在沙发上坐好,然后开始漫不经心的泡茶,倒出一茶盅之后,递给她,“掉了这么多眼泪,补补水,一会儿还有你哭的时候!”

    他说还有她哭的时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会有什么更大的刺激?难不成他要当着她的面跟蓝若嫣来个热吻,让她看么?

    是,跟他一直耍小性子是她的错,但错的理直气壮,为什么要惩罚她?

    再说,她都表示退出了,有必要做的那么狠吗?

    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早知道应该听妈妈的话,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没有一个好东西,她苏沫真的不该招惹他,不该爱上他!不该想着把一生托付给他。

    知道贺景衍如果不想让她走,她就根本走不了,这就是胳膊和大腿的区别!

    索性,低头坐着,不说话,也没喝那杯水,贺景衍也没强迫她,一样沉默的坐着。

    半个小时,在平时两个人好的时候,苏沫没觉得有多难捱,甚至会觉得过得快的很。但今天却第一次,他在她身边的情况下,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如此沉默和压抑分分秒秒都如煎熬。

    终于响起敲门声,声音很轻,但吓的苏沫却是一抖。

    手里的包再次掉落在地板上。

    贺景衍微不可察的叹息一声,捡起包,顺势拉着她起身,直接推到了那个套间里,

    “老实在里面待着!”

    “你到底想干嘛?”

    “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不过,你要确保安安静静的,敢闹腾一下,试试!”

    “你这是威胁!”

    “随你怎么想!”冷冷的一句话丢下,关上了套间的门,剩下一条门缝时,再次发出警告,“不许出声!不然,后果自负!”

    门关上了,隔绝了外面的一切,苏沫腿一软,瘫坐在门边,上半身无力的倚靠在冰凉的门板上,又哭了!

    后果自负,呵呵,还能有什么更糟糕的后果吗?

    外面有了动静,有男人恭敬的叫了声,“大少爷,人带来了!”,

    苏沫听出那是楚旭的声音。

    之后,就是女人那像动听小溪流水,软糯但不嗲的话语。

    “景衍,这么着急找我什么事儿?”

    蓝若嫣并没有天真的认为,贺景衍约她见面是想要跟她旧情复燃,自己做了什么她自己清楚。

    贺景衍是什么脾气,她也很了解的。

    早到约苏沫见面之前,就想到贺景衍会跟她算账,她逃不掉,也没想逃,破罐子破摔的打算。反正,搅和到他和苏沫,她就很开心了。

    “把门关上,在外面守着!”

    对还站在门口等着复命的楚旭挥了挥手,贺景衍说。

    “是,少爷!”楚旭退了出去,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关上了那扇厚重的门。

    “坐啊,站着干什么?怕我?”

    蓝若嫣真想说,是有点怕,因为不知贺景衍这是要唱哪出,她看不出他的喜怒,更猜不透他见她的目的,如果说是跟她算账,怎么会这么温柔?

    没等蓝若嫣回答,也没管她坐还是不坐,贺景衍自顾自的坐到了沙发里,又开始捣鼓着沏茶,只是倒出来茶水后,自己喝了。

    蓝若嫣站了片刻,还是坐到了另一侧的沙发上,但没有说话。

    “丫丫的身体恢复的还好吗?”

    “还好,目前没有出现排异症状。”

    “哦!后续的保健费用,对你来说是不是很难?”

    蓝若嫣抻了抻衣服,苦笑,“那怎么办呢,再难,她是我女儿,我也得想办法不是?”

    “哦!你觉得,丫丫要是跟着我,是不是对你对她都好?”

    “景衍,我……也是没办法!”

    蓝若嫣猜到,苏沫应该已经质问过贺景衍了,这些天,她并没闲着,千方百计的从高峰嘴里套话,知道贺景衍一直都没回滨城。

    她也去过辉煌分公司的楼下,躲在暗处观察过,虽然会有车接送苏沫,但她一直是独来独往,贺景衍并没有出现过,且,小丫头那一身颓废很好的说明,两个人因为她的一番话,怄气了!

    贺景衍今天这个态度,难道是觉得苏沫不懂事,想起来她的好了?

    “你没办法,可以直接找我,或者,求我收养丫丫,或许我会考虑,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她还那么小,可是,为什么要找苏沫?”

    “我……”

    “哦,是因为苏沫小,很好骗,对吗?”

    “景衍,我……”

    贺景衍一笑,“喝点水,别急,慢慢想该怎么跟我说!”

    “景衍,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苏小姐很善良,想让她帮忙而已!”

    “是吗?要她帮忙,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非要给她看亲子鉴定?”

    贺景衍的眸光晦暗不明,但蓝若嫣却紧张的手心了出了汗。

    “说吧,给苏沫看的那份亲子鉴定是怎么回事儿?”

    “……”

    蓝若嫣低着头,眼里快速的积蓄起泪水,然后抬头,别说,那模样,真是人见犹怜,换任何一个男人都有会产生拥她入怀,好好安慰的冲动。

    可是,贺景衍是个例外。

    “若嫣,你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

    “没有,不是,我…….”

    “我只是想让丫丫后续的治疗能有着落,不想她再受病痛的折磨了!”

    “你怎么那么笃定,你给沫沫看了那东西,我就会出手帮忙,难道,你说谎成性,连自己都相信,丫丫是我的孩子了?”

    “蓝若嫣,上一次你说我是丫丫的亲生父亲时,我就说过六年前我虽然酒醉但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我并没有碰过你,你不信,但亲子鉴定出来时,明明清清楚楚写着我和丫丫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我想知道你给苏沫看的那份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了,让他用了我的名字?”

    蓝若嫣吞了吞口水,“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做的亲子鉴定,够不够权威,但是后来我偷了你的头发,又做了一次,就是苏小姐看到的那个结果!”

    “啪!”贺景衍手里的茶盅被捏的粉粉碎,眯着眼凝着蓝若嫣,

    蓝若嫣的手不可控的开始发抖。

    “你抖什么?”

    “……”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要不,让你尝尝楚旭的拳脚,哦,忘了告诉你,这小子可是在狼人集中营特训出来的!”

    “你应该知道的,狼人训练营里很重要的一项培训就是,面对敌人的时候,眼睛里是没有性别的,只有猎物。”

    “哦,还有,楚旭后来练手,用的都是黑熊、藏獒什么的,他若势不一招将对方打残或是击毙,那么就只有他死!”

    “所以,我不敢保证,楚旭一拳头下去,你会怎样!”

    蓝若嫣已经抖的很厉害了,颤颤巍巍的“景衍,你不要吓我!”

    “吓?呵,你想多了,楚旭,进来!”

    楚旭应声推门而入,贺景衍往沙发背上一靠,指了指蓝若嫣,

    “告诉她,说谎的后果是什么!”

    “是,大少爷!”楚旭稳步走来,双只手在胸前握到一起,一下下按着骨节,发出咯咯的声响。

    蓝若嫣的脸被泪水糊满,眼里全是惊恐,但她想赌一赌,万一赌赢了呢!

    “景衍,你真的是丫丫的父亲啊,就是不看我,看在丫丫的份上,也不能这么绝情!”

    话才落,小腿上就挨了一脚,迎面骨剧烈的疼了起来,好像,好像是骨头裂开了!

    “啊!不要!”一声惨叫之后,整个人跌倒在地板上。

    安静了几分钟,贺景衍见她并没有要讲出实情的意思,挥了挥手,

    “继续!用全力,先废了她的一条腿!”

    “是!”楚旭爽快的答应,太长时间的太平盛世,他既没有机会展示拳脚,也没有机会练手的过过瘾了。

    虽然,面对的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但看在楚旭眼里都跟猎物一样。不能有性命攸关的厮杀,好歹听听对方的惨叫以及骨骼断裂的声音也行啊!

    只是,当他再次抬腿踢向趴在地上的大声求饶的蓝若嫣时,听到一声暴呵,

    “住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