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遇见大叔请矜持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你才傻
    贺景衍点点头,“嗯!”

    “那六年前,她趁你酒醉爬上你的床,怎么解释?你在江南,她在滨城,难道是她穿越了?还正好是在你酒醉的时候穿越的!”

    “还有,你身边不总是有贴身保镖跟着吗?没有你的允许,或是你亲自带着,他们怎么会让一个不相干的女人随便进入已经酒醉的你的房间去?”

    “别告诉我,你是这件事儿之后,才带隐身人一样的保镖的!”

    贺景衍捏了捏那软乎乎的脸蛋,“还真是这件事之后,才把楚旭带在身边的,信不信由你!”

    “好吧,这个不重要!”苏沫挥了一下手,“你见过她,这点没错吧?我猜还是跟她一起把酒言欢,让人家给你灌醉了,或许你当时是想起她绿你的事情,心情极度不爽,贪杯而醉,但你还是给了人家机会啊!”

    苏沫觉得此时简直是柯南附体,虽然听到蓝若嫣和贺景衍的对话,并没有来得及想前因后果,但现在分析的却条条是道。

    贺景衍又要捏她的小脸,却被她啪的一下打开那只修长的手。

    “别捏我,快点说,现在我可是在给你解释的机会,”

    傲娇的抬起下巴。

    “要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

    贺景衍笑,“我想知道,从严是怎么样的从严?”

    苏沫词穷,她还真不知道,怎么从严,但是也只是一秒,嫩生生的手指,戳着贺大叔的喉结处,“你没发现,楚旭其实挺听我的话吗?”

    “嗯!发现了,但是,你觉得,让楚旭打我一顿,能打得赢?”别说,楚旭还不敢!

    “呵呵,我可没有那么暴力,不过……”摇晃着小脑袋,眯着眼睛,凑近贺景衍,“可以试试,把你打扮成女人,”

    手指挑起贺大叔的下巴,“啧啧,这小模样,化妆成女人也是个尤物!扔到原始部落去,也会很抢手!”

    “哦!你想我变弯的?”

    苏沫耸了耸肩,“不是我想,是因为在我没想到更好的严惩手段之前,以你的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不错!只是,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没有那种原始的母系氏族,让你去给女族长做男妃子。所以,只能把你打扮成女人了!”

    拍了拍贺大叔的脑袋,“当然,你完全可以不用变弯,老实交代就好了!我还是比较善待俘虏的!”

    “噗!”一个没忍住,贺大叔笑喷。

    “不许笑,你说不说?”苏沫瞪大了眼睛,怒不可遏。

    贺景衍捏着她的小手,决定选择坦白从宽,换他,也会有她这样的疑问的!

    “记得你问过我,高峰为什么有点怕我,对吧?”

    “说高峰干嘛,说你自己!”

    “因为这件事跟高峰有关,这也是他怕我的原因!”

    “我和高峰在大学时期很谈的来,是很好的哥们。”

    “说重点!”苏沫有点不耐烦,这家伙扯这么远干嘛!

    “前因后果,我得给你交代清楚了。乖点,好好听着!”

    苏沫翻眼睛,不置可否,但还是安静下来。

    “高峰家里有点小生意,但还算不上富二代,”指了指套间外面,“甚至比她的家境还差点。可他一直喜欢蓝若嫣,我跟她分手以后,高峰就一直追随着她。”

    “毕业以后,大家都回了国,各自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城市。高峰的家在临市,跟滨城很近,这个你知道吧!”

    “废话!”她能不知道吗,小时候,爸爸经常带着她和苏翊短途游玩去临市海边,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

    “回去以后的高峰为了继续追求蓝若嫣,就想把家里的生意做大,但是苦于在国外读书的这几年,费用高,家里的生意也就够维持他学费的,根本没有资金运作,加上,他的人脉也不够丰富,所以很难!”

    “我当时已经开始接手辉煌,又有自己的事务所,所以,出资出力帮了高峰一把,让他的生意做起来了。”

    “他跟蓝若嫣之间一直有联系,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并不清楚。六年前的一天,他像以往一样去上海找我,说是哥们一起聚聚,把酒言欢,我并没多想,他一年里怎么也要去上海几次,在一起喝酒聊天太正常不过了。”

    “但是,那天他的情绪明显不好,生意上没有问题,我很清楚,所以,我猜他情绪不好应该是个人情感的原因。我们男人的情谊,不会让你们女孩子的闺蜜情一样,喜欢絮叨个人的事儿!”

    苏沫翻了翻眼睛,表示自己不爱听。

    贺景衍没搭理她,继续说,“索性,我就陪着他喝,不醉不归!最后,把自己也喝的晕乎乎的了!干脆就接受了高峰的建议,留宿在他下榻的酒店!”

    “当然,我自己又开了一个房间,没有和他挤在一张床上哦!但其实,那天我要是跟他挤了,大概就不会有如今的这事儿了!”

    苏沫耸了下肩,还不经意间吐了吐舌头,遂不及防的被大叔亲了一口,该死,她怎么忘了,她吐舌对老男人来说,有着不可抵御的魔力呢!

    “不许亲我!”瞪着小眼表示异议。

    贺大叔坏坏的一笑,“已经亲完了!”

    “你!”苏沫要急眼,贺大叔大手按住她的肩头,“还要不要听,重点来了!”

    苏沫重重的点头,“听,当然要听!”他说了那么多废话,她都耐心的听了,不就是为了这重点吗!

    “重点就是,我一觉醒来,发现蓝若嫣在我的身边!”当然,蓝若嫣是赤膊上阵的,而他也是只穿着一条平角裤,和酒店的睡袍而已,这个贺大叔可不敢说。

    这要是说了,小东西肯定立刻炸毛!

    当时,他醒了之后,也是把自己吓坏了!但稍稍冷静下来以后,贺景衍笃定自己和蓝若嫣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他虽然醉了,睡的很死,没有发现她进到他的房间。但是,做没做其他的事儿,他还是很清楚的,因为不是一点意识没有,换句话说真是醉到一点意识没有,也没可能跟女人做什么!

    “我当时,气的把蓝若嫣提起来扔到了地上!然后就冲动的去了高峰的房间,把他胖揍了一顿,打断了好几根肋骨!”

    “虽然生气,但是我做不到弃他不顾,最终在离开前叫了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他当时苦着脸跟我说,他也不想,但是他不愿看蓝若嫣伤心,所以才出此下策!还说,我不是问他喝酒时为什么情绪不好吗?”

    “他苦笑着说,把自己喜欢的女人送到这个女人一直念念不忘的男人床上,谁的情绪能好?我当时懒得搭理他,所以送上救护车之后就回家了,那之后,没再联系过高峰!”

    “没想到,这个高先生这么痴情,我看他痞痞的做派,还以为他是个玩世不恭的人呢!”

    苏沫眨着眼睛,想着高峰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儿,怎么也联系不到他是个痴情种。

    “哼,岂止是痴情,在蓝若嫣身上我觉得他就是冥顽不灵!而我,确实,在这次之后,才把楚旭调到自己身边,做了隐身人,以防自己不经意间被人算计,有人阻止!”

    “那你跟高先生怎么又和好呢?”苏沫对他什么时候给自己安排了贴身保镖一点也没兴趣。

    “他伤好出院,多次找我道歉,甚至是有几次后背插着荆条,跑到辉煌和事务所去请罪,就差下跪了,我也没理他。”

    “直到后来,他公司的生意出了问题,虽然没有亲自找我,当然,后来他说是没脸找我,但是我还是从其他渠道知道了,毕竟是多年的兄弟,他也是为情所困,所以,最后还是出手相帮,那之后我们就恢复了关系,但是他却一直怕我!”

    “怕你打他吗?”

    贺景衍坏笑着点头。

    “可是,我特别不明白,高先生,”指了指外面,“对她那么好,她为什么没嫁给他,而是选了一个家暴自己的男生?哦,一定是那个男人比较富有吧!”

    “她为什么这么选择,我不知道,后来,高峰在我面前也不敢提蓝若嫣三个字。直到,你去我住的地方给我做饭的那次,高峰给我打电话说是蓝若嫣遇到了家暴,孩子又得了肾病。钱,他能帮,但有的事儿还需要我出面!”

    “电话里他吞吞吐吐没说清楚,我以为不过是,借助我的权势,而且,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所以就去赴约了,这也是我当时为什么说一两个小时就能回来的原因。”

    “但是,没想到一到约好的那个茶社包房,就看到蓝若嫣也在,盛怒之下,我转身离开,却听到蓝若嫣说,丫丫是我的孩子!还丢给我一份亲子报告。”

    “说实话,那一瞬间,我也怀疑自己了!”

    苏沫翻眼睛,“你傻啊?蓝若嫣怎么可能拿到你的血样或者毛发,去做这个鉴定?还是之前你还见过她?”

    “你才傻,我来滨城之后,高峰从临市过来过几次都是住在我那里,他从我下榻的地方取到我的头发,不是很简单吗!”

    “继续说!”

    苏沫被噎了回来,索性不理会这茬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