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小瑶从进入大厅就下意识的低着头,进了电梯心里惴惴不安的站在另一个角落。到了6楼,花凤鸣像是没有注意到旁边女孩的异样,泰然自若的走到自家门口,用指纹和密码开了房门。“花先生,已经是你个人的休息时间了”她站在门外没有动,看着进了房间的花凤鸣小心翼翼的问出自己的疑问。员工手册她看的不仔细,凭女人的第六感,助理应该是不被允许踏进主人的私人空间。想到这里,她不自觉的背后汗毛倒立,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是他想出的新的整自己的幺蛾子吧?花凤鸣从鞋架上拿了一双米白色拖鞋动作不急不缓的换上,然后回过身有点好笑的看着门外站着浑身充满戒备却不怎么起眼的女孩。“我家之前有点小意外,现在需要一个清洁工”他突然露齿一笑,“今天下班的早,你正好可以开始打扫了”

    于小瑶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见对方笑的一脸无害,将不安的心情压了压,抬起脚也跟着迈了进去。站在门外因为背着光,她刚刚踏进客厅就知道花凤鸣所谓的打扫卫生根本就不是托词。她趁着对方进卧室的空隙,仔细打量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左边靠阳台的地方是厨房,厨具一应俱全。厨房的对面是一个改造过的大客厅,中间只有一堵半长的墙稍微挡住人的视线,避免一进门就一览无余的尴尬感。低头看了一眼地面,深深浅浅的一串脚印并排而行,是从房间的侧边方向衍生出来的。“除了这个房间,所有的地方都要一尘不染”花凤鸣显然是换了一件外套,从门内施施然走出来,他指了指身后的房间说道。“好的”于小瑶内心无比抓狂,嘴上到是应承的干脆。这房间至少有150个方吧,一尘不染,亏他站着说话不腰疼,有钱人还如此抠门,不叫保洁阿姨,直接把脏活累活扔个自己了。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无非只有一条路可选,早点干完活早点回自己的小窝,一想到这里,她也顾不上跟花凤鸣讨价还价了。自己找了一圈,从厨房里拿了一条男士围裙系上,看着不是自己尺寸的围裙,她在脖颈的带子上系了一个节,尽量避免围裙拖到地上,拿了一块看起来很干净的毛巾,套上一双厨房专用手套,朝着脚印的始发地走去。拉开唯一一扇玻璃门,小瑶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地上铺着的白瓷砖上面一滩滩混着泥土的水渍还没完全干透。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小瑶深吸一口气,光着脚踩了进去,拜花凤鸣所赐,他家只有唯一一双男士拖鞋。从大门口开始打扫,等到了打扫浴室的时候,小瑶累的差不多直不起腰了,最让她咬牙切齿的是,花凤鸣还时不时从不同方向冒出来,挑剔的一会指着这里不合格,那里不干净。

    于小瑶心里冷笑一声,脸上还能维持普通表情,“花先生,请你把鞋子脱下来或者你坐在一边不要时不时的走动吗?”也不看看他自己嫌弃的地方都是他有意无意弄出来的。刚刚拖过的地板最忌讳鞋子踩上去,他还不止一次这么干了。“哦”花凤鸣不置可否的发出一个字,眼看着外面的绝大部分区域都打扫过了,他像是没听见于小瑶的不满。直接走进自己的房间,随手从里面关上了门。终于把不稳定因素扫除之后,于小瑶松了一口去,拿了毛巾往浴室的方向大踏步走去,就剩最后一个地方,她暗暗给自己打气。

    花洒放到浴缸里,装了满满的一缸清水,小瑶用仅有的一个小脸盆一盆一盆的倒到有泥土的位置上,污水顺着瓷砖往滴漏而下,她半蹲着的身体正要站起来,脚下却踩到一块方形的物体,身子一晃,一个没站稳整个胳膊伸进浴缸里,缸里的水因为小瑶的动作溢出少些,花洒因为小瑶的意外动作直接从浴缸里掉了出来,没有关掉的花洒喷了于小瑶一头一脸。“呵呵”无比郁闷间,小瑶隐约听到玻璃门外传来一声低底压抑着放声大笑的声音。她把额前挡住视线湿哒哒的刘海往旁边一捋,恼羞成怒的瞪了幸灾乐祸的人一眼。

    “生什么气,我是第一次见到你怎么笨的人”花凤鸣笑的连眼睛里都闪着点点精光,显然他是真的看的高兴了。于小瑶看了一眼脚下害自己摔跤的罪魁祸首,是一块方形香皂。她除了自认倒霉,还真没有出气的对象。抬起手臂揉了揉,还想没有骨折以及伤到筋骨。她在花凤鸣的看好戏的目光中慢慢的站起来。走到花洒开关的位置,关了。

    “花先生,所有的位置我都打扫好了,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可以先回去了吧”水珠从刘海的位置滴到她的脸上,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要不你先洗个澡再回去”花凤鸣收了笑容,似乎是良心发现般提了一个建议。于小瑶垂下眼皮,心里暗骂一声变态。他家的浴室也真是与众不同。几乎全透明的玻璃一层,半圆形的,如果有人从客厅经过,里面的一切一览无余。真真是变态的恶趣味。于小瑶不知觉间打个一个寒颤,冲着花凤鸣摇了摇头,谢绝他的提议。从茶几上抓了一把餐巾纸,道了一声谢,抓了自己的包包赶紧开溜。轮到花凤鸣疑惑的看着女孩接近落荒而逃的身影,再看看自己的浴室玻璃门一眼,自嘲了笑了。除了这道玻璃门,实际上里面还有一层不透明防水的帘子是可以通过开关降下来的。有多少年轻漂亮的女人变着法子接近自己,他一开始还是欣然接受对方的一次次主动投怀送抱。当她们刚刚踏入一点点自己的私人生活时,各种要求,各种想要牢牢成为自己的唯一时,他突然间就不喜欢这种你侬我侬的爱情游戏了。斜靠着阳台的门框上,他低下头看向楼下的街道,夜晚的马路上车水马龙,灯光里站着的女孩用纸巾抹了一把额头的刘海,一边留心着从自己前面开过的不同类型的车子。等了好一会儿才拦下一辆车子,她弯下腰,对着车里的司机问了什么,不过根据以往自己对她的认知无非是关系到车钱。想到这里,他的嘴角边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连他自己都没意识自己不知何时把注意力或多或少的放在一个小助理身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