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晚饭你去准备一下”花凤鸣帮着季小白放下他私人行李箱,回头说了一句。于小瑶脑海里正想着,她晚上住哪里?花凤鸣的大房间,她连看一眼都没机会。季小白的小房间,就小恶魔刚才的一系列行径,她还是找找客厅的地板能不能将就了过几天吧。在买好煮面食材回来的路上,于小瑶真想大喊一声她又不是山顶洞人,也不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为什么碰上花凤鸣这只花狐狸之后她天天都是打地铺的悲惨命运。客厅里,花凤鸣和季小白小朋友正各自坐在茶几两边的椅子上,中间摆了一盘跳棋,小家伙对着几个不同颜色的弹珠非常感兴趣。她进来的时候两人只是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又调转头回去继续刚才的手上的动作。于小瑶识趣的拎了食材进了另一边厨房。上次打扫之后她知道花凤鸣虽然从来不用厨房,但是所有的作料和厨具都是具备的。真真是浪费了一个应有具有的好厨房,放在这里只看,不用。

    她先洗了几颗小青菜,新鲜的虾处理干净后装盘备用。煎了两个荷包蛋,她自己就喜欢研究各种好吃的,所以准备晚餐还算顺手。厨房里一阵忙碌之后,季小白被一阵香气吸引了过来。他好奇的看了看桌上分别盛好的拉面,上面放着青菜虾和鸡蛋。他家里的妈妈很少下厨,一方面妈妈宁愿花更多时间陪自己去各种补习班,一方面下了厨房的女人容易成为黄脸婆。他的妈妈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黄脸婆估计是很不好看的吧!小家伙在自己脑海里补上一些坏人的影子。于小瑶帮他拉开桌边的木椅子,做出要抱他坐上椅子的动作,季小白小身子一扭,躲开于小瑶的魔爪,“我自己上的去”他毫不客气的拒绝小瑶的好意。小瑶看着他坚决的目光,摇了摇头也不强迫自己当好人了。

    他能自力更生自己乐的清闲,她正要朝客厅的方向走去,就见花凤鸣收拾好茶几上的玩具朝这边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桌上的三碗热气腾腾的面,季小白已经端了其中配料最多的但面条最少的一碗,用汤勺配合着筷子开始吃上了。小家伙吃的很香,这会也顾不上不跟于小瑶同桌吃饭的事情了。“鸡蛋只有两个吗?”看着于小瑶端走其中一碗上面飘着几根可怜兮兮的小青菜,花凤鸣讶异了,他出的饭钱不止这些吧。刚要动筷子的动作顿了顿,于小瑶抬头看向花凤鸣投来怀疑的目光,她堵在心头的一口老血险些没喷出来。这老妈子当的她自己都开始嫌弃自己了,她朝旁边跟面条奋战的季小白挪挪嘴,小声的解释道,“就你带回来的小贵客,看到我碗里的大虾鸡蛋什么的,还不一股脑儿的抢过去”她才没有心疼别人的钱,她也不想亏待自己,可是才初来乍到就把小朋友吃撑了,倒霉背黑锅的还是自己。“你的钱我已经放到厨房的抽屉里。”

    花凤鸣尴尬的咳了一声,拿了筷子开始吃起碗里的面食。季小白小朋友吃光了碗里的所有面条,还喝了几大口的面汤,砸吧砸吧小嘴唇,一副与犹未尽的感觉。“小白原来喜欢吃面条的”于小瑶看他吃的又快又顺溜的,随口说道。“我才不喜欢吃阿姨煮的面条”小家伙一听是于小瑶说的话,立即扳起小脸蛋否认道。“不喜欢吗”小瑶有心为难他一次,“怎么连面汤都喝了不少”瞧着小男孩憋红了脸的可爱模样,于小瑶想想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我妈妈教的,不能浪费食物”他气呼呼的跳下椅子,回头目光不善的看了于小瑶一眼,“果然怪阿姨最讨厌了”。得,于小瑶没有讨到便宜还让人记恨上了。花凤鸣嘴角边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意,耳边听着两个的斗气声,生平头一次觉得孩子和女人也没那么麻烦。于小瑶眼尖的看到花凤鸣一边吃面一边还露出一丝在她看来等同于幸灾乐祸的笑容,“花先生,我看起来有那么好笑吗?”她没好气的问了一句“你想多了”花凤鸣收起脸上的表情,不紧不慢的说道,“刚刚想到一出幽默的画面才忍禁不惊”动作优雅的放下筷子,从桌上抽出两张纸巾,擦了擦手,起身离开了厨房。

    客厅里季小白好奇的看了那台跑步机,小家伙也想上去试试,被花凤鸣制止了。厨房里于小瑶刷好了碗,整理好桌子。一手脱下围裙,换一手把围裙挂在墙壁上。客厅里季小白小小的身子窝在沙发里,眼睛看着电视大屏幕,显然看的很入迷“花先生,”于小瑶犹豫了好一会儿鼓起勇气向花凤鸣走过去,“我晚上睡哪?”沙发上的男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指了指他现在坐的地方,“这里。”于小瑶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她的临时住处。她站在他的旁边犹豫了好一会又开口问道,“花先生,你这儿有类似帘子的布吗?”花凤鸣的视线从电视上转到她的身上,“过会我会拿被子给你,一块布,我这里可不提供”现在的天气还没热到只盖一块布吧?季小白听着他们的对话,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四处乱转,当看到浴室的透明大门的时候,他咦了一声之后,也问。“我也要一块帘子遮玻璃”沙发上的小家伙瞪圆了眼睛,旁边的于小瑶也是一脸怒意。“小白,到洗澡的时间点了”让她一提醒,他觉得也是时候洗洗澡换件舒服的居家服了。

    季小白小朋友扭着小身子赖在沙发上不起来,“我再看一集嘛”撒娇加打滚,于小瑶看的一愣一愣的。“洗好再看,允许看两集”花凤鸣抛出一条诱人的饵,季小白小朋友只考虑l了片刻就同意了。他屁殿屁颠的跑去自己的房间开始找起自己的睡衣睡裤。不一会儿又欢快的跑出来。

    于小瑶进花凤鸣领着小白进了浴室,她刚刚抬脚要转身避开,浴室里传来季小白小朋友兴奋的声音。一道帘子从玻璃的上方慢慢的降下来,这次显示的是可爱的卡通图案。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任何影子。瞥见浴室里花凤鸣有意投来的嘲弄眼神,于小瑶在心里默默的画个圈圈诅咒他。等他们都洗好各自放假后,于小瑶才拿起自己包里的运动服走向浴室,衣服刚刚挂好,“墙壁上除了一个灯开关,另一个就是帘子的开关”花凤鸣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于小瑶拍了拍胸脯,回头不悦的看了他一眼。人吓人吓死人好吧,她自己不会研究嘛,有小白在前面做示范,用得着特意过来提醒自己笨嘛。刚走到门前,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于小瑶哎呦一声头直接撞到对方的身上。

    迷糊间她脑海里闪过有小偷进来的可笑念头,刚要开口大喊“抓小偷”三个字,前面的人影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她的嘴巴,“看清楚,是我“昏暗的灯光里花凤鸣穿一身居家服,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于小瑶一副家里进贼的紧张模样。于小瑶朝他点了点头,想开口道声歉,发现自己整个人被对方捂着嘴推到一边的墙壁上。她皱起眉头,花凤鸣透过昏暗光线看出她的不自在。他拿开放在她唇上的手,从她柔软紧贴的身体上退开一步距离。于小瑶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俊美的男性魅力的脸微微撇开头,心砰砰跳的好快,她咬着嘴唇,正要从的胳膊下钻出去。花凤鸣的动作比她快一步,他收回撑在她身侧的手臂,不咸不淡的说道,\"屋里的小鬼睡的很踏实。\"而后转了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躺在沙发上的于小瑶不甘的咬了咬被角,随即想到身上盖的被子也是花凤鸣的,小脸腾的一下红了。她咕哝一声把被子拉过头顶,一边强迫自己赶快睡觉。

    一门之隔的房间内,花凤鸣走进自己独立的洗手间,用双手接了一捧冷水自己脸上倒去。在她撞向自己的时候,不是第一时间推开她,反而不受控制的靠近她,如果不是她偏开头,有点不安的看了自己一下,他鬼使神差的就想低头吻住那张看起来美味无比的樱桃小嘴。再次泼了一脸冷水之后,花凤鸣冷静下来,自嘲的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扯了扯嘴角。

    早上季小白从房间里出来就闻到一阵早点的香味。于小瑶把萝卜条切成丁,回头朝季小白温和的说道,\"去洗脸刷牙,皮蛋瘦肉粥已经煮好了。\"季小白哪肯乖乖的去洗漱,他一心被美味的早点吸引了小跑着冲过来,围着桌子好奇的四处打转。于小瑶用不同大小的瓷碗盛了三碗粥,她无语的看着桌边的小朋友,打算把他的克星花凤鸣找过来,一物降一物。她走到卧室门口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大门此刻却是从外面被人推开,于小瑶一回头就看见花凤鸣头上顶着运动衣的帽子走了进来。“小白,跟我一起去洗脸”花凤鸣一眼就瞧出这个围着桌边转悠的小屁孩显然刚从床上下来没多久,一脸的刚睡醒的可爱萌样。季小白小嘴巴耷拉下来不情不愿的磨蹭了一小会才跟着花凤鸣进去了。

    “怪阿姨不准跟我们一起出去玩”吃完早餐浑身充满活力的季小白带了一定可爱的运动帽,穿了一身浅蓝色运动服跟在花凤鸣的身边,不友善的冲着于小瑶做鬼脸。“好”于小瑶顺势做可怜状。我的小祖宗,也不看看家里的烂摊子搁谁身上的,她即便想去也没个时间呢。站在门口目送一大一小的身影出了门进了电梯。她心里默默的叹气,她一个年轻的姑娘怎么老是干一些老妈子干的事情。

    收拾好厨房,她抓了自己的钱包和手机急匆匆的出了门,往超市的方向而去。逛了一圈满载而归,回来的时候房间里面是空的,显然出去玩high的二世祖一个也没回来。袋子里面的食物一部分放进冰箱。另一部分是中午的食材。做好这些她有进了浴室,果然季小白小朋友换下来的衣服都挂在哪里。她四下看看,没有看到花凤鸣的衣服。转念一想没看到最好,她可以帮小男孩洗衣服,可不喜欢给一个大男人洗衣服。

    今天外面的阳光很好,于小瑶卷了沙发上自己的被子往阳台栏杆上一放,拍拍打打。季小白这个孩子除了脾气不讨喜,其他的一切好的没话说,看看他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整洁度就很高。午餐准备到一半,花凤鸣冷着一张脸从外面回来了,季小白小朋友规规矩矩的跟在他的身后,像个犯了错的小可怜。他这次也不急着看中午吃什么了,小心翼翼看了花凤鸣一眼,又赶紧调转视线。于小瑶刚刚把锅里炖好的可乐鸡翅盛好,回头就瞥见花凤鸣一身狼狈。裤子的膝盖部分像是被什么钝器划了一道口子,出门前笔直的衬衣此刻也是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有几个明显的小掌印。不用说也知道是谁留下的。她好奇的多看了几眼,却什么也没问。花凤鸣瞪了一眼身后的季小白,大踏步进了自己的卧室。小家伙缩了缩小脖子,也不吭声。“看什么看,我什么也不知道”小家伙警惕的瞧了一样旁边充满好奇的于小瑶,粗声粗气道。

    女人最八卦了,他才不会一不小心自己说漏了嘴。他的小命可是大哥哥救得,一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他的小心脏还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花凤鸣一言不发拿了自己的衣服就往阳台的洗衣机里赛,于小瑶看到他这个动作马上跟上去,“花先生,你的衣服还是我帮你用手洗吧”按他的步骤机器洗还不如现在就扔垃圾桶了。那几个小爪印一入水衣服直接就等于报废。花凤鸣瞧了她一眼,见于小瑶态度诚恳的望着自己,衣服放在洗衣机上。花凤鸣一落座,季小白立即勤快的跑去帮他拿筷子,小脸堆满讨好的笑。席间,于小瑶巴拉着自己面前的白米饭,看看自家雇主和小家伙的不平等互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