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季小白进了卧室,花凤鸣第一次主动叫住她,“别管太多”他知道地上的鱼是怎么死的,她还没来得及擦拭水渍。季小白没有看到,他瞧一眼也知道事情的大概。跟他的妈妈接触下来,那个女人一点也不简单。于小瑶似懂非懂的看着他,花凤鸣知道她没有理解自己的好意提醒,心里叹了口气,只说道,\"明天帮小白收拾好行李,他回他妈妈那里。\"话说至此。他回自己房间了。

    第二天的拍摄很顺利,林导演非常满意一大一小俩男人的表现。其他工作人员陆陆续续的收工,花凤鸣蹲下身握了握小白的手,轻轻笑道,\"合作愉快。\"他们订了下午的动车票回自己城市。于小瑶提了一个透明塑料盒装了水和两条一红一黑金鱼走上前,\"小白,这两条鱼是阿姨赔给你的。\"还没等小白伸手去接,温茹楚冷下一张脸,拉过自己的儿子,表情不悦的看了小瑶一眼,冷冷道,\"我儿子不养鱼。\"季小白动了动嘴唇,隔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说自己想要。于小鱼尴尬的笑了笑,递出去的手又不好意思的收回来。\"玩物丧志,花先生的助理不明白这个道理吗?\"女人不屑的看着于小瑶,嘴里的讽刺却没有停止,\"小白以后离这样的人远一点,你以后是要站到最耀眼的舞台上的。

    \"季小白小声的嘀咕,他喜欢那两条金鱼,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此刻却一次一次跟自己唱反调,温茹楚脸上的表情越加难看了几分。她几乎是夺过于小瑶手上的盒子就往外走,季小白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后面,小声的说着。\"我的小鱼。\"温茹楚脸上的表情越加难看了几分。她几乎是夺过于小瑶手上的盒子就往外走,季小白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后面,小声的说着。\"我的小鱼。\"温茹楚几个快步走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的位置,盒子一抬,里面的金鱼和清水一股脑儿的往洗手间里倒去,季小白可怜兮兮的看着转眼间又不见的小鱼,委屈的红了眼眶。他扁了扁小嘴巴,每次羡慕的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宠物,他除了练习还是各种补习,愤怒的小宇宙控制不住的爆发了,他冲着他的妈妈大喊,“坏妈妈,坏妈妈,还我的小鱼”于小瑶赶到现场的时候就看见温茹楚扬起的手扫在季小白的小脸上。小家伙楞了一会,哇的一声哭着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了。温茹楚呆愣愣的感受手心传来的微微同感,心里莫名的也跟着痛了一下。她是气疯了头了,她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就后悔了,她捧在手心里的孩子以往那次不是自己哄着他,这次她怎么了?一抬头就看见季小白哭着跑出去,她刚要追上去,看见赶来的于小瑶。顿住脚步,冷若冰霜的瞪着她,“于小姐看了一场好戏吧,你满意了吧?”昨天的饭桌上季小白几次提前大哥哥家的怪阿姨煮的饭菜好吃,央求她以后也煮给小白吃。又提起大哥哥家的怪阿姨会陪自己玩耍,他央求她以后也陪自己玩耍。她花了那么多的精力和心血,甚至放弃自己的事业在家全职陪着想要培养他,到头来还不如一个保姆助理的几天相处时间,一看到儿子脸上的满足笑容,她就不淡定了。

    “温小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闹成这样”她诚恳的向余怒为消的年轻妈妈道歉道,她把昨天季小白因为一条鲫鱼把自己反锁房间里的事情说了一遍。所以她没有问过她的意思今天特意去花鸟市场带了有盒子的小鱼过来。“花先生,”大厅的服务台小张慌慌张张的跑上来,“跟你一起的小朋友刚刚跑出大门了,我们上前拦了一下没拦住”工作人员对着女洗手间外的花凤鸣着急的说道。里面的两个对峙的女人一听,也顾不上较劲,她们难得意见一致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温茹楚一把抓住服务员小张的胳膊,紧张的质问,“你们几个大人都拦不住一个孩子吗”小张结结巴巴的开口解释,又不敢直接甩了抓疼自己胳膊的手。“小朋友哭着出去的,我们也不敢真拦他”要是一不小心惹怒了小孩子,躺地上撒泼,家人看见了还没剥了自己一干人的皮。“他朝那个方向去了?”于小瑶顾不上指责小张,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季小白找回来。“出门往右跑了”他自己留了一个心眼,看了一眼方向记下就往这儿跑了。“哼,小白要是出了事,我找你算账”温茹楚撂下一句狠话随着小张下去了。“我也去”于小瑶也急着下楼帮忙。花凤鸣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说了一会话之后他挂了按键,看了一眼窗外渐渐暗下来的云层,要下雨了吧,他坐了电梯下到车库,从自己车的后备箱里拿了一把折叠的深色伞,往大门的右侧出去了。

    才走出一段路程,昏暗的天空一开始是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于小瑶出来的匆忙,自己的背包都放在摄影室里。她回头看了一眼大厦的位置,咬了咬嘴唇,没有往回走。乘着雨点小,她赶紧找人。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躲在屋檐下和车站站牌下躲着雨,于小瑶尽量往有屋檐的地方走着。越下越大,路上的行人几乎少了一半,车辆也少了。她站在一家便利店门口,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除了两个硬币,钱包和手机都不在身上。她心里哀嚎不已。前面不远处正好是一个大型的公园广场,她决定去前面的小凉亭上看看。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于小瑶站在凉亭里跺了跺脚,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半。紧紧地贴在她身上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于小瑶站在凉亭里跺了跺脚,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半。紧紧地贴在她身上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天边却在此刻响了一声闷雷,一道闪电划破天际。于小瑶弯下腰,正要脱下自己的鞋子。透过外面的雨帘,她眼里极好的看见一张不远处的乒乓球桌下面蜷着一个小小的人影。是季小白吗?她停下手上脱鞋子的动作一边朝那边飞跑过去。“小白”她蹲下身,看着瑟瑟发抖蜷缩成一团的小身影轻轻的唤了一句。“妈妈,”小家伙泪眼朦胧,一看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第一时间就以为是自己的妈妈来找自己了。擦了擦眼泪再仔细一看,外面蹲下腰一脸关心看着自己的是他讨厌的怪阿姨,小身子不自觉的往里面缩了缩。“快过来,你妈妈比阿姨早一点出来找你了”她放缓音调,生怕再次吓到他。季小白听了眼睛亮了亮,又黯淡下去,“你骗我,她生我的气了。”。敏感的聪明的孩子能想到的问题就是比较多,雨点滴答滴答的敲打在小瑶的头发上,衣服上。

    她耐下心温和的说道,“我看着你妈妈追着你跑出去了,她跟阿姨一样没来得及带雨伞,这会儿也一定是冒着大雨在路上满世界的找你,你不担心她会淋雨生病吗?”小家伙果然抬起头看向她,目光犹豫不定,小瑶向他伸出双手,坚定地看着他。他的身上比此刻的小遥好了不少,下雨之前他就偷偷躲在石桌下面,再加上刚才的一声闷雷吓得他更不敢出来了。于小瑶脱下自己唯一一件外套,披在他的身上,虽然起不到任何作用,她蹲下身背起季小白,穿过马路到对面的街道上。头顶上的雨什么时候截然而止了,她疑惑间看见自己站立的位置上方出现了一把深黑色的雨伞,打伞的人不是花凤鸣又是谁。他把雨伞递给浑身狼狈不堪的小瑶,大手一伸把季小白从她的背上抱过去。他把雨伞递给浑身狼狈不堪的小瑶,大手一伸把季小白从她的背上抱过去。“花先生”于小瑶惊喜的接过雨伞,她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背一个六岁的男孩还要一路冒雨走回大厦想想她的双脚就发软。“没脑子,不自量力的本事倒不小。”花凤鸣腾出一只手细细的帮她把贴着额头凌乱刘海往旁边顺了顺。于小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的这个动作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有点不自在的往旁边退两步,拉开与他的距离,手上的雨伞也随着她的动作跟着她一起移动。季小白从花凤鸣的怀里探出一个小脑袋不悦的瞪了一眼于小瑶“阿姨坏,我被雨淋到了”花凤鸣也投来一记她恩将仇报不识好人心的表情。于小瑶讪讪地笑着走上前,努力的抬高手上的雨伞往花凤鸣的头上举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