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四十二章 人鱼之殇 四
    两人僵持在门口间,“于小姐拉着孔导不放这是做什么?”不远处看了一会好戏的尹容悄然出声,他阴柔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尹先生哪只眼睛看见我拉着孔先生不放了”她依然用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抓住大门边沿,她只要一松手里面的孔霖阳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当着她的面重重甩上门,避之不见。“哦”他不置可否了撇了他一眼,也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孔导,剧本上有几个小细节我想请教你一下”他故意跨过于小瑶的身边,脸上的笑容灿烂。“你进来吧”孔霖阳不悦的瞪了于小瑶一眼,眼色里命令她赶紧识相的就离开。尹容代替孔霖阳站到门边,他嘴角边勾起一丝阴冷的笑,举手就拍在于小瑶的手背上,“于小瑶,我要关门了”他故意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她不松手,他不是孔霖阳,觉得粗鲁的对待一个女孩子违背他的个人修养。于小瑶看着他脸上始终挂着一抹笑意,可眼底一片冰凉。她讪讪地松开了紧握门沿的

    嘴角边勾起一丝阴冷的笑,举手就拍在于小瑶的手背上,“于小姐,我要关门了”他故意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她不松手,他不是孔霖阳,觉得粗鲁的对待一个女孩子违背他的个人修养。于小瑶看着他脸上始终挂着一抹笑意,可眼底一片冰凉。她讪讪地松开了紧握门沿的手。花凤鸣远远的看着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的背影,海风吹得她的发丝不断地往她的脸上飘,她只是维持一个动作,看向前面的海面,也不伸手去梳理自己一头凌乱的发丝。他无声的陪着她站了好一会,才转了身回自己的临时住处。于小瑶再次站在孔霖阳的门外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只有屋里透出一些光亮。她伸手敲了敲门,门却很快就从里面打开了。孔霖阳本来有笑意的脸一看到是于小瑶就冷了下来,“你又来干嘛?”他明显的不悦。

    \"孔导,\"花凤鸣手上拿了一个本子从另一头走了过来,\"她这人平时除脑子笨点,我也没看出其他点什么\"花凤鸣一边陪着笑,一边走到孔霖阳的面前。\"孔先生,我就耽误你几分钟时间,我说完了如果你觉得还是行不通,我明天一早就离开拍摄现场。\"她感激的看了自家雇主一眼。

    看了电脑存储里的照片原型,于小瑶抽了一张空白的纸张,没有绘画专用的炭笔,她看了看四周,借了一直画眉笔,停顿了好一会之后她低下头开始在纸上画了起来。虽然有一段时间她没有真真正正的直接构思画图,可怎么多年的基础和实践不是因为没有再操作就生疏了手法。不一会儿的功夫,于小瑶面漆的纸上慢慢的勾勒出一副婚纱简约的框架。虽然细节还没完全,但是就现在的程度也可以看出这套婚纱跟照片原型相差无几。她的模仿能力惊人。

    孔霖阳的瞳孔不自觉的缩了缩,他眼里闪过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花凤鸣倒不惊讶看见自己的小助理把慕容尚的得意之作三两下就抄袭完毕了。嘴角边不知觉的勾出一道小小的弧度。他的第一次服装问题,以为是她的侥幸,第二次绘画作品,他实际可以估摸于小瑶在不是他的助理之前应该是接触过绘画和面料的。至于是什么原因突然转变了职业,他并不关心,他现在关心的事情如果把于小瑶开除了,还能不能找到一个合自己心意的助理。于小瑶画完最后一笔收了手,她抬起眼满怀希望的望着孔霖阳“孔先生,我可以把沈小姐的后期服装缝制出来”。“胡闹,”他呵斥了一句,语气却没有一开始的怒气,她纸上的那张栩栩如生的婚纱图稿跟原型真的相差不多,如果不是慕容本人出来澄清,估计不会有人跳出来说什么。

    更何况,他们剧组在没开始拍摄之前就把对方的心血丢进大海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果这时候跟慕容先生要一件一样的衣服,显然是直接打对方的脸。孔霖阳思索了片刻,有点怀疑的看着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即便你画的再好,现在岛上也不具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处他能体会,于小瑶听他怎么一问,心里松了一口气,“孔先生,岛上有一对夫妻他们不久前刚刚因为20年的结婚纪念日特意购买了一套全新婚纱”花凤鸣挑了挑眉头才知道于小瑶借他钱的由来,她的脑袋瓜是分成两个独立的部分的吗,有时候聪明的可爱,有时候笨的厉害。

    次日拍摄的现场果然只有花凤鸣过来,他身边没有出现了于小瑶的身影。沈心月眉眼弯弯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碧海蓝天里一个年轻的女孩身着小碎花白色底的上衣,蓝色宽松的到膝盖的裤子。渔家俏皮可爱的阿碧姑娘正在礁石边上弯着腰用手里的小铲子挖着新鲜的贝类。她跟她的哥哥步君梓一直都是生活在这座美丽的小岛上。她无意中踩空了脚底一滑整个人就直直的掉进大海里,渔家的女孩别的可能不行,天生的水性就极好。阿碧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并没有显得多么惊慌失措,她在落入水中的一瞬间就冷静下来。她的水性一直都是佼佼者,她刚要借助海水的浮力往上水面上游去。自己的脚不知被什么海草缠绕住了,她越是挣扎越是往下。她慌乱间呛了好几口海水,眼前的景色也由清晰变得越来越模糊。海水中有人伸手冰冷不似人体温暖的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有一道温和的气息输入她的嘴里。阿碧努力的试图睁开自己的眼睛,她最后脑海中只闪过一双湛蓝深邃的眼眸。

    岸边的阿碧躺在沙滩上,一个漂亮异常的年轻男人弯下腰扶起她,用力的拍了拍她的背脊,她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海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不远处的礁石边上一头蓝色长发随着海水漂浮着散在,深蓝面无表情的看着岸边两道人影渐行渐远。他找到了破除族人的身上的诅咒的关键了。“OK”孔霖阳满意的喊道。人鱼的开场戏拍的很顺利。他接着赶拍下一个场景。

    步君梓的渔家小院里摆着几张干净的圆桌,他们是小岛上唯一一家接待外来游客的小旅店。阿碧每天的工作都非常的充实,早上采摘最新鲜的食材,然后是负责店里所有杂货的全能店小妹。相比较步君梓的工作就简单的多,客人点了菜他去厨房弄好,再把钱收了。

    深蓝站在步家小院的外面就看着那天被他救下的女孩穿着最普通的裙子,阳光里纯真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干净漆黑的眼眸如果一汪清泉,他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这里。他用自身携带而来的原始珍珠换取了一些人类流通的人民币,他留在了步家小院,当了一名服务员。柜台后的步君梓推了推鼻梁上的紫色镜框的眼镜,他的目光冷冷的落到外面跟着自家妹子忙碌的男子身影,薄唇微微抿了抿,似乎看见什么特别有的生命一般隐隐的笑了。他等了那么久,终于在他有生之年等来了他的实验品。

    导演接连拍了前半场,三个主要人物表现的相当不错,看着天色还早,但是他朝众人挥了挥手,原地解散了。花凤鸣手里拿着刚刚从厨房那边送来的解暑椰果汁,一边朝自己的临时房屋走去。他们拍摄组一行人临时租下来了当地渔民好几间没有屋主的老式屋子。他开了门进去,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就见自己对面于小瑶居住的房间房门打开着,他好奇的走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铺了满床的白色柔软婚纱面料,于小瑶小小的身子淹没在白色的海洋里。他饶有兴趣的喝了一口椰汁,然后漫不经心的走了进去。“花了三万块钱,你就怎么糟蹋了”于小瑶冷不丁听到背后突然出现的声音,不由自主被吓了一跳,她抬眼看见是自家雇主,心里正疑惑他今天收工的好早,再看见他手上的东西,整个人窜的一下就站起来,张开双手就往他面前拦,“花先生,你先出去,你的椰汁要是沾了我的婚纱,你的钱真的就是打水漂了。

    ”哼了一声,花凤鸣转了身回自己的屋子了。他态度冷淡的开口吩咐,“去帮我打盆洗脸水,要温的”于小瑶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悠闲出去的背影,她现在的时间恨不得一分掰成2分用,他要温水,岛上的温水基本都是靠柴火烧出来的。于小瑶肉痛的看着自己的宝贵时间一点一点的从柴火中流逝。端了水进了他的房间,花凤鸣擦了一把脸之后,找了靠窗的位置悠闲的坐着。他看了眼站在一边的于小瑶,缓缓的开口,“晚饭准备粥”于小瑶压抑心里的不满赔着笑脸应了声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