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四十三章 鱼人之殇 五
    从导演处的主厨房拿了一些必备的食材往门口走,还没等她避让一下就觉得自己被人迎面撞了一下,她手里的食材一股脑儿的掉到地上。看着撒了一地的白色大米以及一些绿色圆形的小豆子,“你怎么在这里”匆匆进来的艾薇挑起眉头瞪着她。“我没必要跟你汇报”她无缘无故的碰掉了自己的食材连句道歉都没有,反而一脸兴师问罪的口吻。她可以忍受花凤鸣偶尔的坏脾气,毕竟人家给自己发工资了。眼前一脸气焰嚣张的女人她实在不愿意在步步退让。蹲下身子伸手正准备把倒扣在地上的碗捡起来,一只穿着浅绿色凉鞋的脚毫不客气的踩到她的手背上,于小瑶突然被人踩住手背,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指尖上传来。她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艾薇居高临下的冷冷的看着她,“好狗不挡道,踩了也是你活该”她哼了一声,再次踩着地上的米粒和豆子得意的进了厨房。

    坐了许久的花凤鸣忍不住从二楼的房间走到一楼的位置,就见一楼的渔家土灶还是一片冰凉,他皱了皱眉头,拿个东西也需要发这些时间。她不会在半道上跑出去玩耍了吧。于小瑶端着手里的碗进来的时候见看见自家雇主对着土灶在出神。她赶紧跨过门槛,唤了一句“花先生”。“就拿了这些东西,”花凤鸣看着她带回来的食材,眼神略微变了变,太简单了吧。就让他干吃绿豆粥解暑吗?于小瑶把手里的碗放在灶台前,堆了笑脸放低自己的姿态,“其他新鲜的食材明天船大哥才会送过来,孔先生说我们先将就一晚”她其实有分到一部分新鲜的海鲜的,那个踩了自己手背的女人一看到她拿了什么她就毫不客气的要去了。

    她在厨房里还似笑非笑的看着于小瑶,指着门口散落的食材故意说着,不爱惜食物还要去那么多,果然惹得周围其他人怪异的目光。她几次张了张嘴,想开口替自己辩解一句。事实摆在眼前,谁又会去关心碗是怎么掉在地上的,她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脸上本来有点的怒意也悄悄被她压了下去。她跟她此刻争辩的再多,也无济于事。她拿了唯一的一份大米和绿豆在众人指指点点的目光里坦然的出了厨房。花凤鸣的目光无意间落到她接水洗东西的手上,她本来白皙的手背上隐隐浮现一小块淤青,刺的他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眯。

    他难得一言不发的走到土灶烧柴火位置上坐了下来,他看着土灶前的那把有点旧旧的火钳子,又看了看身后的一堆杂乱无章不规则的柴火,拿着打火机就要开始点。于小瑶刚刚把米和豆子一起放进铁锅里,一回头没看见花凤鸣的身影,正庆幸他离开了,回头往锅里添加清水的空当就看见花凤鸣的举动。她的眼皮跳了跳,扔了手里的碗身子就扑了过来。她紧紧抓住花凤鸣握着打火机的手,心里惊讶,脸上却是挤出一丝笑意,“花先生,你去那边歇着吧”花凤鸣不悦的看着她一脸警惕自己会一不小心烧了房子的架势,很不配合的缩回自己被她紧紧拽着的手,脸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我在这边歇着就行”他酷酷的坐在原地不动,于小瑶骂娘的心都有了。

    “花先生,点柴火的地方在你前面”她指了指花凤鸣前面的灶台下一个烧的有点灰暗的洞,她小的时候在农村乡下的外婆家住过一小段日子,所以对于这样老式煮饭的灶台她并不是没有见过。但花凤鸣不同,他出生在富贵家庭,从小就生活在繁华的都市。于小瑶见他不走,只捡了一把柔软的干柴点了放进去之后,再添加一些枯枝,而后乘着火势越来越好,直接扔了2根木桩进去,花凤鸣看着她熟练的做完这些动作,眼皮抬了抬,却什么也没问。

    于小瑶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胳膊,又看了一眼自己床上的整套婚纱。这对婚纱款式和材质都不错,最重要的是婚纱几乎是全新的。他们一开始是舍不得把怎么又纪念意义的婚纱卖出去了,奈何出门求学的孩子们需要费用。于小瑶就着屋里的唯一一盏节能灯拿了自己包里随身携带的小巧锋利的裁缝剪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婚纱的一侧的线头全部拆开了。中年妇人的身材明显比沈心月的苗条腰身大了2个码子,如果不拆了重新返工,沈心月穿的哪是婚纱,是白色宽大的麻袋了吧。洁白的婚纱最见不得灰色,这里不是她以往的工作室,有合适的大桌子,以及各种可以挂衣服的架子,墙面也是一尘不染。她现在唯一可以派上用场而且还算干净的就是自己的这张床了。想着有一段时间不用打地铺的自己又一次摊上了烂事。婚纱一直放床上也不行,容易起褶皱,她需要找个架子把它们挂起来。垂直挂着的婚纱才会好看。

    饭后心情很好的花凤鸣溜达了一圈之后回了自己的房间,经过于小瑶的房间时,他不由自主的停了脚步,转头朝里面看了一眼。本来就不是特别的结实的木质床板上,于小瑶一手拿了一根白色的绳子,一边不停的向上跳跃着,从她的动作可以看出是想把绳子甩进头顶的房梁上。他好奇的打量了屋里此刻上蹿下跳的古怪的举动。于小瑶好不容易把绳子甩进了横梁,她把两端的绳子拧在一起打了一个死结,她的双手抓住绳子打好节的地方准备自己用力的拉一拉,“砰”的一声脆响,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后脑勺被什么物体击中,痛的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在眼眶了打转。她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凶神恶煞的回过头,就见花凤鸣站在她的房内手上还维持一个抛东西的动作。

    “你干什么?”于小瑶几乎是吼着喊出来的。看着地上击中自己的椰果壳滚了几圈在门口停止的时候,她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你没想不开”花凤鸣难得露出一丝心虚的模样,问出的一句个话让于小瑶差点当场吐出一口老血。她怒目而视,“你才想不开,你全家都想不开”看见花凤鸣越来越黑的脸色,她又闭了嘴。“我就找个地方挂我的婚纱,走了什么霉运,没被你砸死算我命大”于小瑶找了两个自己带来的衣架勾住绳子的打结的地方,把自己拆成两半的婚纱挂了上去,高度正好,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