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五十四章 烽火女儿情 四
    有好几个年轻的男人吞咽着口水看着尤蔓儿,却没有人挑中她站到五米开外的指定场地。美人要是毁了容貌或者命丧当场他们不是少了许多乐子。所有跳过尤蔓儿往后面的几个看去。年轻的男子宋公子最先停了脚步站在一个清秀高挑的女孩面前,用手一直就说道,“她吧”恍如随手点了一道菜肴一般轻松。被点名的女孩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她的眼里瞬间蓄满了泪水,她不要站在那个可怕的地方,她不要自己被刀子扎成马蜂窝,她还要养活自己的家人,她需要自己这张清纯的脸包住自己在仙乐思的饭碗。她哽咽的望着宋公子,小声的恳求他。“啰嗦,站过去”宋公子满身的戾气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似乎下一刻就要亲自动手把她拽过去。

    青儿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当场吓得一屁股摊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我去吧”秋明绣从几人当中向前跨了一大步,她看着哭的伤心越绝的青儿,没有一丝犹豫的站了出来。她长大并不倾城倾国,可骨子里一股清冷的气息随着她站出来让人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宋公子还在怒羞成怒中,见有人主动站出来给了自己一的大好台阶,脸上虽然仍是不悦,可语气不似刚才的强硬以及咄咄逼人。“好”。姚明珠看着站出来的女孩似笑非笑,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往烂事上凑。她根本不会为她的逞能行为感到一丝好感,这个世界哪有正义而言,如果不是她的果决和狠心,她就没有今天的位置。

    秋明绣头上顶着一个红色的苹果,她清清冷冷的笔直的站在那里。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她的目光直视前面却没有任何焦距。姚明珠眯着漂亮的眸子眼底一片笑意。她的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天生就是这样一副清冷模样,她要让她痛苦,她要抢走原本属于她的一切。死丫头,就怎么点铜币”一个粗壮的男人恶声恶气的吼道。接着是雨点般的拳头落到她的背上身上。秋明珠蜷缩着自己的小身子缩到角落里,她不敢大声的哭泣,因为那样的话男人的拳头会落得更密集。比她稍微高挑一些的秋明绣这个时候总是奋不顾身的扑到她的身上,替她挨了不少的打。秋明珠痛苦那个男人,她的亲生父亲,一个游手好闲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不顺心就打骂女儿的混蛋人渣。

    秋明绣是他一次从外面领回来的,那个清冷的小女孩身上穿着最昂贵的华丽小裙子,脖子上戴着一条纯金色的项链,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她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那个暴力的男人搜刮一空。穿的跟她一样的破破烂烂。她仍是不哭不闹。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嫉妒的心就像野草一般疯狂的蔓延,那个昏暗的午后,喝得醉醺醺的中年男人拿出那条纯色项链对着自己的女儿沾沾自喜的说道,“姚司令,闵兰第一土皇帝正在找他失散多年的女儿,凭着这条项链他就可以吃香喝辣的”他嫌弃的踢了一脚自己的女儿,“戎老爷看上你了,要收你做她第十一房姨太太”这个消息如图晴天霹雳重重的击中她的心脏,她的亲生父亲为了自己的钱财不惜把自己的女儿直接推进了火坑,戎老爷年纪与她的父亲一般大,除了有钱之外最喜欢一个一个的娶年轻漂亮的姨太太。她的眼底闪过一道凶光。她低垂着头,手里的拳头握的死紧。

    次日的清晨,打扫大街的大叔发现了一具没有生命气息的中年男人的尸体摔得血肉模糊。姗姗来迟的例行公事的警卫,简单的查看了当时的地理位置和死者的房间,最后只得出一句因为死者饮酒过度,没有看清自己所处位置从窗户上不慎摔落致死。警卫判断这是一次意外事故,收了笔录匆匆的离开了。哭的伤心欲绝的秋明珠看着警卫的离去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拿了抽屉里的唯一一条挂着一个圆形挂坠里面放着一张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一个襁褓中婴儿照片的项链头的也不回的走了。

    一夜之间她成了姚司令的千金,留下来的秋明绣成了她的替嫁新娘。

    五米开外的男士已经有人拿了锋利的刀子跃跃欲试了,在他们的眼里舞女的生命不过是一文不值而已,即便真的闹出了人命,以他们一个个显赫的家族背景也一样可以轻松搞定。秋明绣看着被人群围着的女孩,眼里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神色,那个从小与她一起长大的妹妹突然间不告而别,她担心了整整好几天,找遍了大街小巷,最后等来了戎老爷上门的红轿子。她当时错愕了,而后就知道她那个养父把妹妹已五十个大洋卖给了戎老爷。她只是很意外,那个嗜酒如命的养父既然破天荒的没有廉价的卖掉自己,她冷静的看着围观看热闹的群众以及吹吹打打的唢呐声,她冷冷的站在门栏前,一身素白色的一群,头发简单的束成两条辫子。“我的父亲刚刚去世,我是不会嫁入戎府的”她声音清凉,表情决绝。

    最前面穿红戴绿的中年妇人捻着手里香气味十足的绢帕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的好姑娘,戎老爷可是花了大价钱让你进府吃香喝辣的”她说的天花乱坠。秋明绣仍是没有一丝动容。见软的不行,其他家丁模样的人就要动手抢人。秋明绣掏出一把锋利的剪子抵在自己的脖颈键,冷眼看着就要凑上来的人,“欠你的钱你们明天到这里来拿,否则你们就抬着我的尸体回去吧”她说的决绝。秋明绣掏出一把锋利的剪子抵在自己的脖颈键,冷眼看着就要凑上来的人,“欠你的钱你们明天到这里来拿,否则你们就抬着我的尸体回去吧”她说的决绝。

    花枝招展的妇人跺了跺脚,嘴里骂了一声晦气,先回去请示戎老爷了。秋明绣最终还是签了卖身契,把自己卖去了仙乐思。那个闵兰最大的歌舞大厅。尤蔓儿贴身伺候的姑娘莫名其妙的死了,妈妈就用不少的价钱把她买了下来,她成了尤蔓儿身边端茶倒水,偶尔抵挡客人的让人厌弃的小可怜。秋明绣是七岁那年跟家人走散的,七岁的女孩应该记得自己的家人和住址,可惜她在一次被男人暴打中失去了原先的记忆,他的养父按照自己女儿的名字给他起了一个秋明绣的名字。

    一把锋利小巧的刀子从她的侧脸擦过,脸上传来一丝微微的刺痛,秋明绣从记忆里回过神来。失了手的男人叹息的摇了摇头退到一边,后面的人更是跃跃欲试。有一只刀子从她的头顶略过,削掉了她几缕青丝,苹果仍是纹丝不动。尤蔓儿眼底有一丝丝担忧,却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其他的同行的年轻姑娘脸色都变得越加惨白,同时也庆幸站在那里的人不是自己。秋明绣微微握紧自己的手心,她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前面,她极力的克制自己内心的恐慌以及身体的颤抖,她这个时候除了镇定的站着不乱之外别无选择。那个置身事外的女孩始终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看着她。接连失手的男士一一摇头退了下来,秋明绣两侧的脸颊各有不同轻微的擦伤,女子的容颜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值钱的,她的眼底却始终波澜不惊。场外端着酒杯的戎装男子微微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他慢慢的走了过去,执起一只小巧的刀子,轻轻的投掷出去,刀子不偏不倚的正中苹果的红心。

    “姚小姐,请”绅士十足的穆清微微弯了下腰,伸手一首干净洁白的手。秋明珠看着眼前陌生却十分温暖的高大男士微微曲了曲膝,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宽大掌心里。悦耳缓慢的音乐正在此刻慢慢想起。舞池里越来越多的男男女女加入到其中。秋明绣跟在一群女孩的身后退了出去,她脸上的丝丝血丝着实让人看着渗人。尤蔓儿掏出一方丝巾递给她,秋明绣露出一丝感激,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少帅”一个年轻副将打扮的男子站在池予墨的面前小心的汇报着。他看到的那个背影确实是秋明绣,她是来送节目清单以及表演清单上的人员。会场中央站立的那个毫无惧色的年轻女孩也是秋明绣,她的背景他刚刚调查了一番,这个清冷的女孩着实让人眼前一亮,最重要的是她也许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姚千金。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OK,今天的拍摄先到这里,”严导演看着镜头下的场景跟自己预期的**不离十,非常的满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