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五十六章 烽火女儿情 六
    “上次的事情谢谢你”木凝霜略微思索了片刻还是当着她的面道了一声谢。上次她走的匆匆忙忙,这个女孩子虽然不是跟自己一样的类型,她的性格却毫无疑问是她欣赏的类型。于小瑶连连摆手,她纯粹就是当了一个完全不重要的摆设,木凝霜靠的都是她的绝佳的实力演技才让刘制片一眼相中的。“你这是?”她问的隐晦,毕竟人家一个女孩在这里兜圈子也是属于正常范围,她贸贸然的问的仔细难免让对方觉得尴尬。于小瑶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笑得有点尴尬,“你们都只有一本剧本吗?”她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道。木凝霜没有料到她问的是这个。清冷的面容上难得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暖。“你请跟我来”她的房间正好有备份的一本,原本剧组纸提供了一本,她的习惯每次都会在自己的剧本上对自己的需要饰演的人物角色做了许多自己的备注和理解,因此她都会有一份备份。剧本的注解写了多了,有时候也会有后遗症,所以她的备份通常都是跟剧组当天发下来的是一样。她饰演的角色不多,也是头一次有人向她借用。

    镜头下的池予墨饶有趣味的挑起眼角的一丝余光看着跟着一群女孩慢慢走出宴会的秋明绣,她白皙的清冷的面颊上有丝丝嫣红的血珠,他嘴角边勾起一丝魅惑的笑意,人人都巴结着刚刚回来的姚司令的掌上明珠,可是在他看来,真的明珠是哪颗还是一个未知数。秋明绣没有用手去擦拭脸上的血珠,他们的技术确实烂的可以,可也没有真正伤到自己的容貌,轻微的擦伤她实际上是不放在心上的。回去敷些特制的膏药隔着十天半月的伤口就没有大碍。她现在所处的生存环境,绝美的容颜对她而言算不上好事。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可她的想法恰恰相反。舞池中央的俊男美女相拥翩翩起舞,姚明珠笑的一脸温婉,她尽力收敛自己原本张扬跋扈的个性,垂眸间眼波流转,绝对算上的大家闺秀的典范。穆清绅士般的揽着她纤细的腰肢带着她在舞池中央翩然起舞。他的视线快速的掠过已经淡出宴会的女孩身上。看他一如既然的对任何事情与人都是冷冷淡淡的估计是不记得他这号人的。他自嘲的笑笑。随即把心思放在面前的姚明珠身上,,逢场作戏的天赋他是有的。

    “绣丫头,”卢斛一边摇头一边似有心疼,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徒弟倔强的脾气不输给自己,“药膏在老地方你自己去取”秋明绣点了点头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只有车轮碾压地面发生的一声细细的轱辘。“姚司令府邸的福管家刚刚派人送了帖子”卢斛找了一个话题重新说起,秋明绣一听是姚府,心底没由来的一紧。闵兰百姓传闻中的姚司令有着各种不同版本的说词。但是让人津津说道的无非是他迄今为止娶了几房风姿绰约的姨太太。秋明绣看着闵兰这块她赖以生存的环境没有大规模的战乱,可见姚司令的手段和谋略在一定程度上是无可厚非的。

    夕阳的余晖中女孩的纤细身影被拉得很长,安静的小巷里这时候来往的行人很少,小巷的尽头坐落一幢半新不旧的哥特式奇异的建筑物,尖尖的的屋顶,跟其他的大众物屋舍显得格格不入。秋明绣继续往前走去,她的看着前面的教堂的大门清冷的面容里终于有了一丝暖意。那年的傍晚她怀里揣着几个讨回来钱币,也是悠长僻静的街道,一个双腿布满血迹的上了年纪的老人用了最后的一丝求生意识拽着了她的脚腕。

    她害怕慌乱的踢着自己的脚下,飞快的跑远了。寂寞的街巷里老人全身爬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秋明绣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小块她剩余的馒头以及破了一个口子的瓷碗。她的内心挣扎了许久之后还是选择回到刚才的地方。老人确确实实还在原地死一般的寂静。

    后来的后来她断断续续的把自己的那份微薄的食物匀出一些给了街上的老者。他既然奇迹般的恢复了生机。卢斛没有料到自己在那样恶劣的绝境下还螚生活,他并不是秋明绣眼中七老八十的老者,落魄如他的那时也不过才四十不惑。卢家世代为医,到了他这辈他除了学习博大精深的中医之外,也迷上了更加先进的外来西医,他的双脚因为被人暗地里陷害硬生生的折损了。

    \"绣丫头,回来了。\"卢斛坐在轮椅上,双手推着椅子下的轮子从院落里慢慢的推着出来。他的得意学生秋明绣经常抓住机会就往他居住的教堂跑,怎么多年下来,他毕生的技艺凭着她的聪明和勤劳也学的差不多。欢喜的笑容在看到秋明绣的脸上硬生生顿住了。\"怎么伤了\"他的语气充满了阴霾,他的腿是不中用了,可是他卢斛的神医名号还是存在的。他的敌人他用自己的方式让他们一一消失了。

    \"师傅,没事,就一点擦伤。\"秋明绣满不在乎的忽略自家超级护短的师傅,上前几步帮他推着轮椅往里面走去。她的师傅再厉害也不可能直接找了姚司令的千金算账,她一边走一边看着两边盛开的花朵。\"明珠妹妹现在过的很好我们不用打听她的消息了。\"当初一是为了逃避嫁人狼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寻找毫无音讯的妹妹,秋明绣才果断选择了进了仙乐思。

    “绣丫头,”卢斛一边摇头一边似有心疼,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徒弟倔强的脾气不输给自己,“药膏在老地方你自己去取”秋明绣点了点头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只有车轮碾压地面发生的一声细细的轱辘。“姚司令府邸的福管家刚刚派人送了帖子”卢斛找了一个话题重新说起,秋明绣一听是姚府,心底没由来的一紧。闵兰百姓传闻中的姚司令有着各种不同版本的说词。但是让人津津说道的无非是他迄今为止娶了几房风姿绰约的姨太太。秋明绣看着闵兰这块她赖以生存的环境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乱,可见姚司令的手段和谋略在一定程度上是无可厚非的。

    “师傅的意思由我代你过去”秋明绣推着轮椅的步子并没有放慢,她眼睛直视前方。“姚家大小姐和三太太都在列”姚司令的个人事迹除了有几房漂亮的姨太太之外就是他没有自己的亲生子嗣,一开始也有姚家大少爷,五少爷相继出生。年纪最长的大少爷莫名其妙的战死了,五少爷小小年纪也夭折了。其余的几个姑娘也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闵兰。“绣丫头,你不愿意”他倒不是责备的语气,虽然看不清楚姚明绣此刻的表情,可相处多年的师徒关系怎么不难感觉自己的徒弟今天回来之后除了一如既往的清冷之外,多了一丝不一样的情感在内。“师傅都开口了,我义不容辞”秋明绣快速的收起自己的情绪,赶紧应承了下来,她的师傅从来不会把自己接到的任务直接转手给了自己,显然这次他是真的不方便亲自出面的。

    帖子上是大红色的烫金的字体,秋明绣没有仔细看上面的文绉绉客气的话语。直接揣进包里穿着普通的浅白色袄裙就出去了。姚府的门卫斜着眼打量了一身寒酸不起眼的秋明绣,语气里透出一丝明显的不耐烦,“姚府不是闲杂人等顺便可以进的”他拦下秋明绣显得理所当然。秋明绣也没有被人当下拦下的恼火,她态度不卑不亢的从包里拿出大红色的请帖递给年轻的门卫。一开始小警卫并不放在心上,看了一眼上面的签字,他的脸色变了变,由原来的高高在上立即变成了一副讨好伏低做小的姿态。他朝着秋明绣笑的殷勤,嘴里赶紧客气的说道,“是卢先生的派来的人,看小的有眼无珠,您赶紧请进。”他一早就接到上面的指示,有一位姓卢的先生会过来,信息上不是显示是一位腿有残疾的先生吗?怎么来的却是一位年轻清冷的女孩。他看着远去的女孩背影挠了挠头,眼中露出一丝不解。还在他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这些弯弯绕绕他并不放在心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