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五十九章 烽火女儿情 九
    秋明绣跌跌撞撞的出了姚家大小姐的闺房,她脚下走得既不稳妥,脸上却没有露出明显的痛苦。“姑娘”穆清有一头微微有些凌乱的碎发,帅气的脸棱廓分明,让人移不开眼,笑容是暖暖的,大而灿烂,就像是那轮暖阳的化身,满满的都是阳光的味道。他在秋明绣出去的小道上轻轻叫住她。秋明绣停了脚步,疑惑的回头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他拉着她的手走到旁边的流水边,用手鞠了水往她烫红的胳膊上轻柔的缓缓倒下。秋明绣楞了楞才发觉被眼前阳光般的男子魅惑了,她竟然没有对他的举动做出丝毫的反抗。

    \"秋小姐,我们之前见过面\"穆清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秋明绣也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男子。温和的笑容,秋明绣对他有一丝印象。\"谢谢上次穆先生出手解围\"他的眼底闪过一道失落的神情,他们的相见比那次的宴会还要早了一年,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了。他的心里空落了一片。那是的他奉了姚司令的命令,为了窃取重要的情报,乔装打扮成功混入土匪的据点,他绘制了完整的地形图离开的时候被凶狠的头目刺伤了,那时的他灰头土脸的全身狼狈的回到城门口的时候几乎昏死过去。

    那时的球明绣偶然间代替她的师傅卢斛出城免费的替穷苦城外散落的平民义诊。秋明绣只把蓬头垢面的奄奄一息的穆清当做普通的平民顺手看了一回。她仔细替他包扎了身上的伤口,用草药止了他身上的血迹。她把这样稀疏平常的事件早已抛到脑后,可是眼前的男子却日日夜夜惦记了她三百五十六个日子。那次宴会是他再次遇见自己魂牵梦萦的少女,看着她站在人群的另一头清冷的表情一瞬间就唤起了他一颗柔软的心。他利落的出手帮她解了围。

    “回去注意上些药”穆清温柔的注视着,她是大夫需要怎样处理伤口比他懂得多了多,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语。秋明绣疏远的点了点头直接站起身朝着大门的方向而去。

    卢斛摇着头心疼的看着自家的乖徒弟最近总是带着大伤小伤的回来,秋明绣一副不碍事的神情,让他也无计可施。仙乐思点名要见秋明绣的客人却如雨后春笋一般多了起来,一开始妈妈桑还没在意,一看自己又多了一棵摇钱树,她每天左右逢源的在各类客人中间讨巧卖笑。秋明绣原本清冷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不耐。她的身价一涨再涨,如果这时候想抽身离开已经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喝的醉醺醺的中年男子一把拉住秋明绣的胳膊,整个人毫不避讳的就往她的身上靠去,酒精的气味瞬间让秋明绣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她微微侧过了脸。她纤细的身材哪能挣脱来眼前粗鲁男子的蛮力的熊抱。她原本清冷白皙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她的眸子瞬间眯了眯。如果仅仅凭借她的力气显然不可能逃脱这个男子的蹂躏,她的师傅卢斛早就开始对她进行地狱般的训练,她对人体的骨骼和构造相当的熟悉,这个时代学习中医的人并不多见,很多人都是避之不及,可是卢斛是个例外的存在,他除了精通中医之外,还学习了解剖等被人们认为把自己灵魂献给魔鬼的行径。

    秋明绣没有推开对方如同饿狼见到小羊羔的行为,她反而侧过身双手顺着对方粗壮的腰肢轻轻的环上去,这个举动显然鼓舞了中年男子。包厢里的一对俊男美女饶有兴趣的看着外面的一幕,姚明珠嘴角边笑意很浓,她清冷的姐姐也有热情主动的时候,她派出去的人总算不是饭桶。池予墨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可眼底闪烁的光芒却不明所以。一个高大的人影笼罩在中年男子的头上,他打手一拉,直接把他硬生生拉开秋明绣的身上。穆清温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肃杀的眼色,他恶狠狠的一脚踹在男子的胸口上,男子原本就站不稳的身体一下就被踹倒在地上。他怒气冲冲就要站起来揍人,可看见眼前的男子后态度软了下来,他认得他,除了池少帅,闵兰地区他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年纪轻轻却是姚司令的左膀右臂。

    跟着姚司令出生入死,办了不少光辉的事迹。那窝土匪就是靠着穆清才清理掉的。“滚”温柔的男子现在全身充满了杀气,秋明绣也是呆愣了一会,才知道有人帮了自己。实际上,她已经摸到男子的软肋,只要她对准了,保证刚才的中年男子而已卧床不起一两天。

    “你没事吧?”穆清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直接披到女孩的身上,脸上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柔。“嗯,”秋明绣点了点头,每次见面都是自己狼狈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犯了小人。“我送你回去吧”温柔的男子不由分说的拉起她的手大踏步出了仙乐思。妈妈桑看了看却没有胆量上前把人拦下来。包厢里还坐着两位等着她交差的祖宗。

    “都是一群废物”秋明珠手里的杯子扔在地上,溅起一地的水花,妈妈桑赔着笑脸站在一边唯唯诺诺的不敢吭声。池予墨到时显得淡定,秋明珠气了一回之后美丽的眸子一转,她偏过头看着池予墨,“我们合作如何”她要她的富贵,他要他的权势,两者不谋而合。池予墨要的不仅仅是权势,他要整个姚府的人一个一个的都跟当年的他的村庄上的无辜村民一般消失。

    于小瑶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般默默地跟在花凤鸣的身后,要不是自家雇主及时替自己洗了冤屈,指不定又会出什么事情。花凤鸣进了房间就开始找起水杯,他总觉得今天的嗓子干渴,于小瑶忙着倒了水,一边问道,“花先生,你是不是不舒服”看他的样子不像平常的一般毒舌了,只顾着灌了几口水。他坐在床沿上,看着于小瑶不说话,于小瑶又是不自在的缩了缩脖子,她似乎又哪里惹得他不高兴了。“过来”花凤鸣冷冷的吩咐道,还没等她走进,花凤鸣长臂一伸,直接把人捞进他的怀里,“你和他很熟吗?”花凤鸣抱着于小瑶坐到他的腿上,他轻轻的把头埋进她的脖颈间。“谁?”于小瑶疑惑之余,想到他应该是指邵景。“认识几天,他人不错”瞥见花凤鸣明显紊乱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脖颈间,赶紧开口解释,“我喜欢跟服装打交道”她是因为喜欢服装才去了服装组帮忙,她并没有过多的关注邵景这个人本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