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七十四章 鸢尾花 无望的爱 十
    “滚”眼看阮燕儿就要背过气的样子,牧琉沄烦躁的松了手,用力一推直接把人狠狠的推倒到地上。阮燕儿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出去了。她从原本对他的喜欢到现在的既恨又怕,再回想他背后的可怖的伤痕,是否他对自己的态度的转变是出于什么原因。廊下的柱子后面,张婶默默的看着阮燕儿跌撞狼狈的身影,她是庄主从死亡边沿救回来的,她的孩子还有丈夫都已经不再人世,她看着庄主从一开始的落魄,到现在的强大。看着阮燕儿并没有被这样的折磨失去她原本的自己,张婶有意让她试着改变自家庄主成为复仇的工具。

    “你允许你进来的”牧琉沄冷着一张脸,看着阮燕儿像换了一个人的样子,面对他的时候不在战战兢兢,她一早就准备了早餐,她对着牧琉沄的斥责,只是报以微笑。“砰”一桌精心准备的早餐牧琉沄看了不看就全数扫到地上,瓷碗碎了一地,汤汤汁汁撒了一地。牧琉沄拂袖而去。留下阮燕儿独自收拾一地的烂摊子。次日的早上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不过从摔碗碟变成了掀桌子。阮燕儿始终微笑着收拾糟糕的地面。

    只要有任何可以接近牧琉沄的机会,阮燕儿一次也没有放弃过,她喜欢他,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希望他能开心的笑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她都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书上不是说烈女怕缠郎吗?她相信他也有一天会被自己感动的了。山庄的后院有一大片蓝色的鸢尾花,听庄里的下人说,这是牧琉沄最喜欢的花,她每天都会过去精心照顾这片花海。牧琉沄冷眼看着蓝色花海里像只勤劳小蜜蜂的阮燕儿,这花配她真真是绝配了。他无声的笑了。

    阮府,阮老爷握着李氏的手,眼眶都微微泛着红。“老爷,燕儿还没回来吗?”苍白的脸色,虚弱的声音。李氏躺在床榻上,嘴唇没有一丝血色。请来的大夫都说夫人得了一种怪病,剩下的时日不多了。阮老爷赶走了好几个大夫,骂着庸医误人,可他的夫人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眼看就要熬不过去了,他们的女儿却没有一次回来看望过。排过去通知的小厮换了好几拨还是没有女儿的身影。阮老爷气的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暮云山庄。一个小厮慌慌张张从门口跑了进来,“是燕儿回来了吗?”李氏欣喜的抓着自家老爷的说问道。“老爷”小厮跪在他的面前。“小姐呢?”阮老爷抬眼看向他的身后。

    “老爷”小厮战战兢兢的没有说下文。“有什么事情直说”阮老爷气的只喘气。“小的说了,小的看着小姐和姑爷一直在后院细心呵护一片花园,连小的面都不见”他这话一说完,阮老爷脸色铁青,李氏更是脸色大变。他们的女儿喜欢牧琉沄他们是知道的,可是女儿如此迷恋到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顾了吗?真真让他们心寒了。

    阮燕儿第一次乘坐了回家的马车,青儿留在暮云山庄,赶车的是牧琉沄身边的贴身小厮明砚。阮燕儿坐在车厢里情不自禁的的掀开帘子的一角,今天的牧琉沄看着特别的古怪,她刚一提想回娘家看望父母他眼里含着古怪的笑意干脆的应允了。阮燕儿心里已经想好了几种甚至十几种理由她要回家的理由,可话到嘴边都被牧琉沄的一句可以打住了。直到马车停在阮府的大门,阮燕儿这才真真意识到自己回来了,她想过回来之后有一种选择就是不会暮云山庄了,她的父母一定不会让自己再回去受苦的,另一个声音却不停的告诉自己,必须回去,青儿还在庄上,而且牧琉沄的性情大变也许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她从马车上跳下来,守门的家丁一看见她回来,大门瞬间毫无预警的当着她的面狠狠的关上了。阮燕儿回过神之后慌忙提了裙摆快步跑上去,她抓住大门的铜青色门环用力的敲着门,“爹,娘,燕儿回来了,你们开门呢?”她带着哭腔大声的喊着。门内一片死一般的寂静。“福伯,开门呢?”她的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她的身体看着冰冷的大门慢慢的滑坐到地上,一张小脸布满了泪痕。“老爷”旁边一身素白的福伯惴惴不安的看了自家老爷一眼,他刚要开口替自家小姐说句话。那边的阮老爷手掌重重排在桌案上。“传我的吩咐,谁到不许出去开门,这个不孝女,我跟她已经断绝父女关系了”下人得了命令赶紧下去了。

    李氏最终没能熬过去,小厮禀告了之后的当天夜里就撒手人寰了。他的女儿连自己最亲的人都没有回来看一眼,他一直等等她回来给李氏送行,结果只得到青儿那丫头捎来的一句,小姐跟姑爷出门游玩了。他当即气的差点跟李氏一起走了。这个不孝女,她的母亲早就不在了,她现在回来做什么。

    天空渐渐地下起了细雨,阮燕儿跪坐在大门外,雨点由小慢慢变大,雨水打在她的发梢上,顺着滴在她的小脸上,身上的衣裙也慢慢的被雨水打湿了,她却浑然未觉的呆呆的坐着。车上的明砚透过密密实实的雨帘看着阮府外面的女孩纤瘦的身影倔强的在哪里跪着。直到夜幕降临,阮府里面也没有一个人出来。

    “夫人,我们回去吧”一把雨伞撑在阮燕儿的头上,明砚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这儿是我的家,除了这里,我能回哪?”阮燕儿抬起头,脸上的悲凉之情刺痛了身后少年的心。她好不容易回家了,连家门都没进,她的父母一夜间就抛弃了自己了吗?她吃了那么多苦,却已经沦落到无家可归了。她笑的凄凉。“夫人”阮燕儿陷入黑暗之前就只听见耳边回响的那句夫人。

    阮燕儿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熟悉的木质床榻上,青儿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搬了一张矮凳坐在她的床前。“我怎么在这?”她一开口,声音沙哑的厉害,喉咙也是火辣辣的疼,连吞咽口水都觉得格外吃力。“小姐,你都昏迷好几天了,淋了雨又加上伤心过度”青儿从床边的桌案上端了一碗黑色药过来,“姑爷请了大夫,开了药,你赶紧服下。”青儿殷勤的扶起她半靠着床头。

    “小姐”青儿见自家小姐眼神黯淡下去,她试着把碗里的药喂进小姐的口中,阮燕儿不着痕迹的偏开了头。她呆呆的半靠在床上,身上已经换了干净柔和的衣服,可她不由自主的用被子裹紧了自己的身体,以此来驱逐心里的寒意。“我不在的那段时间,阮府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半晌之后,阮燕儿悠悠的问。“青儿不知”少女低垂了眼眸,小声的回答。阮燕儿苦笑一声,她和她一样是禁锢在暮云山庄的人,她问的唐突了。“你先下去,我想一个人静静”青儿听不出自家小姐的语气,应了一声好,就端着冷却的碗出去了。阮燕儿侧身躺在床上,闭目假憩。门外的走廊下,青儿对着清冷邪魅的男子轻声说了几句,那人微微一笑,挥了挥手让她下去了。

    时隔一日,阮燕儿再次恢复刚刚进山庄的那副任劳任怨的模样,只是原本少女天真纯真的笑脸一次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她面对自己爱慕已久的牧琉沄也没有了之前的狂热,但每次还是变着法子的靠近他的身边。牧琉沄冷眼旁观,却不点破。他仍是各种刁钻为难,阮燕儿一如既往的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一连几天的拍摄,于小瑶自从自己没有及时接了花凤鸣的电话之后,她再也没有机会单独的享受他在拍戏的时候,自己偶尔可以开溜的好处了。开水没味道,饮料不健康,什么,他现在想喝新鲜水果榨成的果汁。于小瑶有点无语的看着悠闲自得的花凤鸣穿着一身还没换下来的紫色飘逸的长裳。玩着手里的手机,一边命令自己完成他的要求。“好”她咬了咬牙,先答应了下来。那边的顾琳儿也往这边走来,“凤哥哥”她微笑着看着花凤鸣说道,“是讨论吃的吗?”她的眉眼弯弯,一颗小虎牙若隐若现,于小瑶只觉得这小姑娘跟邻家小妹一般可爱讨喜。

    “于姐姐”她见花凤鸣的视线落在于小瑶的身上,并不回答她刻意的讨好,换了一个询问的对象。“你还是叫我名字吧,”于小瑶看着眼前的比自己年纪小了几岁的小姑娘实在生不出厌恶,她即便见过她趴在花凤鸣的怀里,两人关系异常密切。一开始就是花凤鸣先招惹人家的好吧,她亲密的称呼他,他没拒绝,她拉着他出门,他没拒绝,她扑上他,他更没有拒绝。她心里莫名有点不舒服了,不会以往他对自己的逾越的举动只是他的习惯而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