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七十六章 鸢尾花 无望的爱 十二
    于小瑶站在场外,拍摄现场的花凤鸣一早就嫌弃的看着自己买回来的水果,直接连袋子丢给自己,“这水果能吃啊”他用两只手指捏起一个熟透的柑橘。“我问了花先生喜欢什么口味了”于小瑶小声的反驳。花凤鸣俊美的面容瞬间裹了一层薄薄的冷意。“是我对花先生的喜好了解不够”于小瑶赶紧放低自己的态度,跟自己的衣食父母较劲她是不想过的好了。“哼”花凤鸣不悦的哼了一声。

    果蔬机和买来的水果都被她拎回来了自己的房间。她突然觉得跟在花凤鸣的身边待遇还是不错的。

    昏暗的房间里,阮燕儿推开门的时候,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她皱了皱眉,迟疑了片刻还是决定走了进去。床榻边的地上坐着一个人影,从窗户斜进的月光里可以看出人影的大致轮廓。阮燕儿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靠近,牧琉沄一改往日的意气风发,他气息微弱的跌坐在地上,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开来,挡住了他眼中的思绪。薄薄的嘴唇泛起一丝丝黑色。阮燕儿本能就要点了房间的蜡烛。他瞥见她的举动,低声呵斥。“不准点”尽管语气低沉,其中的威慑力仍在。他现在是出门与达官显贵饮酒作乐的存在。这时候自己的山庄的房间有灯亮着,无疑等于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姓黎的狗东西警觉性格外的高,他还没靠近他的身边行刺,那边就有暗卫冲了进来,他们的果然心狠手辣,每把刀上都是喂了剧毒的。他接着掩护才能全身而退,身体的毒性这时候慢慢的显现出来。阮燕儿接着微弱的月光看见他的右手臂的衣服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里面有黑色的血液冒出,她惊讶的甩开他的胳膊,自己害怕的跌坐一旁。“滚出去”牧琉沄脸色阴沉,他现在实在连她也打不过的,不然一定一掌拍死了。

    牧琉沄想着自己第一时间是略过阮府的屋顶,已经引起黎氏一族暗卫的注意了。他勉强的笑了笑,如果今天熬不过,他也会让她和阮府一并给他陪葬。

    牧琉沄眼皮慢慢变得沉重,他精神有点涣散。阮燕儿跌坐在一旁,她看着他渐渐低沉下去的气息。她只要当做什么也没发现的走出房门,不用自己动手,明天的早上就不会有牧琉沄这号人物了。可是她就像被钉子钉住了脚步,半分半毫都移不开。那个性情大变的男子,那个背上伤痕累累的男子。她忆起桥上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情景,现在想来都觉得回忆里都是甜的。她硬不下心肠放他不管,阮燕儿抓起他的胳膊,撕开衣服上的那道口子,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嘴一口一口帮他吸出伤口上的有毒的血液。

    牧琉沄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身上沉沉的压着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映入眼帘是阮燕儿一张惨白的小脸,她的嘴唇边hi沾了少许没擦拭的黑色血迹。他原本淌着黑色血迹的伤口此刻已经凝固了。他从自己怀里艰难的掏出一个瓷器小瓶子,倒了两颗红色的药丸塞进自己的嘴里。努力咽了下去。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阮燕儿,倒了一颗药丸到自己手上,犹豫了好一会,才把手里的药丸扔了出去。他对自己的仇人之女何必心软。他嫌弃的推了她一把,阮燕儿微微的张开眼睛,她记得昨晚自己头一昏,就不省人事了。

    他抬脚往她身上一踹,阮燕儿原本虚弱的身体往侧边一歪,直接扑倒在地上。紧接着她被赶了出来。

    几天后华丽的马车停在暮云山庄的门口,牧琉沄紫衣束发,俊美无双。阮燕儿也穿了一件明艳的衣裙在青儿的陪同下,一起坐上了去黎府的晚宴的马车。

    奢华极致的府邸,水榭楼台。假山清泉。阮燕儿跟在牧琉沄的身边,她不住的打量四周的场景。宴会摆在一个四周环绕水的凉亭里。不远的地方的水面上搭着一座舞台,舞台的上面早有妖娆的女子轻歌曼舞。黎文煊眯着眼睛盯着看向走进的牧家夫妇。阮燕儿不自觉的颤了颤身体就往牧琉沄的身后靠,她觉得被一道森冷的目光盯着,就像被一条躲在暗处的毒蛇盯上的青蛙。

    晚宴上,黎文煊喝着杯中的佳酿眼光一直落到阮燕儿的身上。好几次阮燕儿都想离席而去。可牧琉沄像是什么也没发觉一般陪着笑喝着酒赏美人。凉亭的小阁楼里,青儿守在门外,她的裙摆被倒酒的丫鬟弄湿了,她来到小阁楼,正要换上新送来的衣裙,那边上锁的房门一下子被人打开了。酒色熏天的黎老爷一脸猥琐的笑着把身后的门关上了。“青儿,青儿”她着急的抱紧要换的衣服,一边往桌子旁边靠。“小娘子,外面没人”他一边说一边往阮燕儿的身上扑。阮燕儿惊叫一身侧过身,躲开了他的饿虎扑羊。“滚开,我是暮云山庄的夫人,我夫君就在外面”阮燕儿故作强势的开始大喊。黎老爷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嘿嘿咧开嘴笑的好不猥琐。“小娘子不知道,你家的夫君十年前也是伺候过本老爷的”阮燕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背上的伤痕原来是10年前留下的。

    把手里的衣服一扔,阮燕儿就想往门口的方向跑。黎老爷毕竟是练过武的,一把拽住阮燕儿的手,用力一甩整个人被摔在矮榻上,他欺身而上。死死的拽住她的双手举到头顶,阮燕儿乱蹬乱踢的双脚也被他制住了。黎老爷嘟着嘴就往阮燕儿身上拱,恶心的感觉瞬间席卷她的全身。她偷偷的咬住自己的舌尖,即便是死,她也好过被眼前看上去就很恶心的人糟蹋了。一双粗糙的大手在她动作之前捏住她的下巴,“想死,没那么容易,老爷我还没玩够呢”他话一说完,就狠狠凑上前咬住她的嘴唇。阮燕儿胃里一阵恶寒。

    “着火了,着火了”小阁楼的门外有人大声高喊。黎老爷从自己的yun望中回过神来,放开身下的女孩,他站起身就从门边方向走去。果然凉亭里依然冒了烟,连小阁楼都有被蔓延的趋势。他顾不上到嘴的美色,率先大踏步走了出去。

    阮燕儿脸色惨白的瘫软在矮榻上,她哆哆嗦嗦的抖着手好半天才系好自己身上半裸的衣裙,拢了拢凌乱的秀发。她摸索着榻角慢慢的站起身来。凉亭里面早已乱成了一团。凉亭的四周都是湖水,往来的小画船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迟迟没有过来。凉亭里的贵客以及陪酒的侍女都慌了神。有着急害怕的本身又会水性的人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地位,扑通一声率先跳了下去。人工凿开的天然湖水并不深,离对面的走廊也不远,对面的已经点燃了火把和灯笼,显然也是做了接应的准备。见有第一个人下水了,其余的跟跟着往下跳。阮燕儿被人群挤到一边,她茫然的看着平静的湖面上随着落水的人荡漾开来一圈又一圈。

    “下去”牧琉沄冰冷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他身上若有似无的烟味。“我不会游泳”阮燕儿脸色变的有点难看,眼看凉亭的浓烟越来越密,虽然火势不大,持续待在浓烟的凉亭实在熏得够呛。

    “陆导”凉亭上的顾琳儿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拍摄戛然而止。陆洲有点疑惑的从镜头那边站起来,他顺着临时简易搭起来的竹筏划到凉亭上。“什么事情?”浓密的白烟已经被驱散了。“我的脚刚才不小心扭了一下”她略微皱了皱眉,弯下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脚踝。陆洲脸色变了变,这个场景已经准备了差不多了,现在停止不拍,明天还是需要从头开始,既浪费时间也耽误进程。他略微思索了片刻,马上有了主意。“顾小姐,你先回对面休息”陆洲朝四周看了看,吩咐自己身边的副导“去对面找几个年纪跟顾小姐差不多的女孩过来”这个场景就是女主跳下湖面,没有正面镜头。而且拍摄的时间是晚上,用替身一定也不影响效果。

    以往有些大牌的女主自己都会带替身过来,像今天这场戏,如果没有意外,顾琳儿主动提出要用替身也在合理要求范围之内。不一会儿功夫,副导动作利索的领了两三个年轻女孩过来了。听说是替演女主的戏份,青儿的扮演者和另一个跑龙套当丫鬟的女孩脸上掩不住的欢快。于小瑶一脸疑惑的也跟在两人身后走了过来。她只不过是替花凤鸣送果汁的,副导不由分说的就把她也拉过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