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七十八章 鸢尾花 无望的爱 十四
    顾琳儿有点幽怨的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于小瑶,她心心念念的凤哥哥,对她冷淡的拒之千里之外。相比较于小瑶,她的待遇不止好了一点。

    被同为女孩羡慕嫉妒恨的于小瑶此刻无语的看着面前的花凤鸣,什么叫做她演溺水的动作很逼真,他哪只眼睛看见自己在演戏了,她是拿自己的生命在演戏好吧,刚才哪种惊险万分的情况下,如果不是他顺便捞了自己出来,自己的这条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这两天花凤鸣总是阴阳怪气的看着自己。她也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借着自己回去换衣服的理由,也顾不上看他的脸色照顾他的心情回去了。

    于小瑶换了一身宽松的睡裙,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面用手随意拔了拔自己刚刚吹干的头发。她正找着自己的简易橡皮筋打算把一头半长的头发扎起来。门外响起敲门声,于小瑶楞了一下,这时候是谁过来了。她家的雇主只要一有事情一定是连环夺命call电话的。她放下手里的动作先走到门口,门一打开就看见花凤鸣一身帅气的白色T和浅色休闲裤站在那里。

    于小瑶第一反应就是当着他的面下意识的就要关门。花凤鸣从她的动作中马上理解她的意图,大手往门框上一放,于小瑶看着他的这一举动,嘴角不由得抽了丑,她还真没那个胆把门用力甩上了。他的手要是废了,她的小命也估计玩完了。干笑两声,于小瑶识趣的把人让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刚转了身继续找自己绑头发的发饰。下一刻,花凤鸣高大的身躯从她的后面贴上来,双手从后面环着她纤细的腰肢,把刚毅的下巴靠近她的脖颈间。

    于小瑶自从上次亲眼目睹了他与顾琳儿的亲密举动,本能的就撇开头,身体下意识的就要挣脱他的怀抱。他感觉到怀里的女孩对他真真实实的抗拒,不是欲拒还迎的羞涩。“送你回来的是谁?”花凤鸣闷闷的开口问道,\"因为他,你才躲着我吗\"于小瑶挣扎了几次仍在原地被他抱了个满怀。她诧异的听着他在自己耳朵喃喃自语。于小瑶又好气又好笑的听着他类似责备的口吻,明明有问题的人是他,拈花惹草的人也是他,到头来怎么觉得犯错的是自己了。

    于小瑶低低的笑着说道。\"花先生,你身边不是有顾小姐了吗?\"她语气有点吃味,可表情却显得平淡冷静。耳边传来花凤鸣愉悦的低沉的笑声。他亲昵的吻了吻她露在外面白皙的一节肌肤。“记得喝一碗姜汤”他不正面回答于小瑶的问题,而是显得心情不错的样子靠在她的身上蹭了蹭,摞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走了。还没等于小瑶明白过来,那边的门又敲响了,这次门外站的是手里端了一个托盘的年轻服务生。

    “于小姐,这是按照花先生吩咐给你送的”年轻的服务员看着开门的女孩只露出一个头,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看。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于小瑶疑惑的伸出一只手接了过来,随即又把门带上。原来自家雇主的那句话是这样理解的。一个有星级的酒店既然也同意额外做一份简单的姜汤,他这不是为难酒店的大厨师嘛。想来他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不会考虑在这层。她略微想了想,还是就着碗把姜汤喝了个干净。

    顾琳儿换好一身的浅绿色长裙看见一旁的同样浅红色古装长裳的花凤鸣。眼里闪着幽怨和爱慕,她刚一靠近花凤鸣,并排而坐的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助理,用眼神示意她跟上。不给顾琳儿跟自己搭话的机会,自己先去了片场。他已经跟她说的再明白不过,他们从一开始的关系就不是朝着她期望的方向发展,何况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陆洲指挥了场上的工作人员摆好各种摆设以及调好灯光角度的最佳效果。顾琳儿随后才到片场,她痴痴的目光始终落在花凤鸣一个人俊美的身上。

    阮府的朱红色大门外面已然围了一列队伍整齐的官兵,他们肃然的站在那里。其余的围观老百姓早就一股脑儿离得远远的,即便众人心里都好奇却也无人敢凑前看热闹的。为首的官兵首领的旁边站在一个谄媚讨好的中年男人,指着阮府凑近大人的耳边窃窃私语。看着紧闭的大门,为首的大人不耐烦的皱起浓眉,他低喝一声,“把2门给我砸开”他奉了黎大人的命令,阮府今天就得遭殃。昨天夜里好好的一场湖中宴会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火搅黄了,黎大人气的当即处死了几个管事的下人,更可气的是黎大人不知中了谁人的背地里暗算,他回到自己的主房时,唇上泛着一层青黑色的印记。

    赶紧连请带抓的把全镇医术高超的大夫都揽到黎府里,大家各自诊看了一遍,得出了一样的结论。黎大人是中毒了,至于如何中毒的,大家众说纷纷,有说吃了带了毒性的食物,有人说黎大人的嘴唇直接接触到有毒食物。黎文煊眯起眼睛回忆昨晚自己接触过的人与物,食物都是有自己贴身的仆人试吃之后才会动筷子,身居他这个位置上的人没有把自己的生命看的更重的人,女人,金钱,权利以及地位他都不缺,唯一就缺自己的生命不能永生永世的延续下去,他比谁都怕死。

    那么他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那个娇小柔弱的小女人映入他的记忆了。他接触过她的娇嫩的唇,他心里的杀意一闪而过。上次针对暗杀自己的刺客最终也是朝着阮府的屋顶略过的。他把手里把玩的杯子往地方狠狠一砸,厉声喝道,“既然大家知道本大人是中毒了,限你们3日之内制出解药,否则就是”黎文煊阴沉着一张脸对着屋里的几个大夫比了一个死的姿势。也不管其他人听了之后吓得战战兢兢的狼狈不堪的样子,接着就有仆人把忐忑不安的几个大夫一起带了下去。

    “吱呀”一声,大门从里面由两个小厮打开了,阮老爷穿着一身藏青色的上好绸缎阮老爷出现在缓缓打开的门后。绣着暗纹祥云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发簪交相辉映。头上黑发中夹杂着几根白发,面容虽不可避免染上了岁月的痕迹,却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出过去的英俊豪气。“任大人贵临寒舍,不知有何指教”他是黎文煊身边的得意左膀右臂,帮着黎文煊处置了不少他看不上眼的人。这会儿如此大的阵势摆在自己的府邸之外,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他的院落听着砸门的声音,也知道自己这是惹不起也躲不起,旁边的是杨府的老爷。他站在任大人的旁边,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不无透着一股子怪异。

    “搜”任大人面无表情的对着身后的士兵下达命令,阮老爷的身体挡在大门前,一脸怒意的看着发号施令的男人。“且慢,”他再次不为所动的矗立在朱红色的大门口。“我们是本本分分的乡民,任大人这是意欲何为”他即便知道自己的这样的举动只不过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而已。

    可他骨子里的那股傲气以及练武之人的不服气的性格摆在那里。尽管他已经退隐江湖,不再打打杀杀的过日子的现在。“本分良民”任大人身边的杨老爷嗤笑出声,他轻蔑的看着垂死挣扎的阮家老爷,冷冷的说道,“我们可有很多证人亲眼看见有黑衣人在行刺黎大人的当夜跳进你的府邸”他狡猾的眼睛眯了眯,“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宝贝闺女也是刺客之一”他说的畅快淋漓。

    当初自己好心好意上门提亲,他阮家什么面子里子都没有给自己留一点。这会可逮着机会可以狠狠报复当初的那种耻辱,暮云山庄既然敢跟自己的儿子抢女人,就要做好落个没好的悲惨结局的心里准备。黎大人有意出掉阮府,以及暮云山庄,他这时候讨好巴结再合适不过了。

    一群士兵来势汹汹,阮老爷一时之间没能拦着,人已经都冲到里面了。不一会的功夫就从不同厢房搜出黑色夜行衣,以及锋利带着干涸血迹的武器。阮老爷脸色难看了几分,不想自己的府邸竟然能一时间搜出这些完全陷自己不利的物件。他刚要反驳,那边的士兵已经得到命令开始屠杀在场的男男女女,一时间阮府的大院惨叫声,凄厉的哭喊声响成一片,犹如活着的地狱一般。阮老爷再挡下几个士兵的攻击之后,也渐渐处于下风,他且战且退,一直退到大堂的客厅上,再无可退为止。他眼睁睁看着利剑刺穿自己的腹部,他的身体微微的一僵,随即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士兵们砸了所有的值钱物件,推出去的时候又在门上贴上了黄色的大大显目的封条,这才扬长而去。

    阮燕儿跌跌撞撞的来到阮府大院的时候,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她看着门上的贴条,愣了片刻。紧接着上前一步直接撕了。推开门的一刹那,阮燕儿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用手紧紧的捂住嘴才能让自己的惊叫声脱口而出。她知道自己昨天的举动可能惹怒了黎大人,可不想结局比她想得最坏的还要糟糕几百倍,她的家人,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一下子就成了人家地狱。她顾不上伤心,直接跨过院落血淋淋的可恐情景,一直往大厅的方向跑。果然,她疼爱自己的父亲也在那里。她赶忙跑上去,裙摆绊住了她飞快的脚步,一个不稳,狠狠的栽倒在地上。她看着同样躺在冰凉地上的父亲,哆嗦着嘴唇,好半响才喊出一句父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